我的异灵体制林天文林之昂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的异灵体制)我的异灵体制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我的异灵体制)

悬疑惊悚小说《我的异灵体制》是作者“林之昂”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林天文林之昂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当决定码字的时候我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状态,从瘫痪到恢复,本以为可以开始新的生活,可是两年的社会空白期让我感觉已经和社会脱离了我必须赚钱养活自己,可是初中学历的我并没有什么一技之长,有的只是对文字的喜欢,所以我决定写小说赚钱写什么我想了很久,我没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没有很多大神的文笔,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写写我自己的故事,用最朴实的文字讲讲我的经历……很多人究其一生也遇不到什么奇怪的经历……

小说:我的异灵体制

作者:林之昂

角色:林天文林之昂

悬疑惊悚小说《我的异灵体制》的作者是“林之昂”。梗概:可是却没有人阻止这个人,好似他们都看不见一样。她穿着白底红花的碎花衣服,下半身穿着异常肥大的裤子,每一次蹦跳,裤子带起的风就会吹起她周围焚烧的纸钱。她光着脚,踩在火堆上,又突然跳起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每个火堆都要光顾一遍。当时幼小的我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以为只是一个精神不好的女人…

我的异灵体制

第5章 纸扎发辫 免费在线阅读

吃完饭老妈带着我往家里走,再次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很多人还没有散去,很多黄纸还在徐徐燃烧。火光映衬着人群的各种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人群里有的嘴里念念有词,有的默默流着眼泪,有的无所顾忌的嚎啕大哭,更有疯了一样围绕着烧纸蹦跳起舞……

我当时以为自己看错了,就揉了揉眼睛,没错,我确实看见了一个女人,应该说看上去不太正常的女人,就像跳舞一样在人群和烧纸中来回蹦跳的穿梭。

民间烧纸有大忌,任何人不能打扰烧纸的人,更不能去踩踏纸钱。可是却没有人阻止这个人,好似他们都看不见一样。

她穿着白底红花的碎花衣服,下半身穿着异常肥大的裤子,每一次蹦跳,裤子带起的风就会吹起她周围焚烧的纸钱。她光着脚,踩在火堆上,又突然跳起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每个火堆都要光顾一遍。

当时幼小的我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以为只是一个精神不好的女人。真正让我注意到她的原因是她雪白的脸上像抹了面粉一样,红红的小嘴唇看上去很不协调。而且她的头发还扎成两个大辫子垂在肩膀两侧,就像八十年代女青年那样。

最重要的是她用来扎辫子的东西竟然是——纸钱!

“妈,你看那个女的光着脚没穿鞋。”我用手指了指,轻轻的和老妈说着。

老妈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问我:“哪个女的?”

“就那个,穿着花衣服,脸上摸了面粉,可白了,还有两个大辫子,辫子上还有纸钱的那个……”我像发现了宝藏一样给老妈说着女人的模样。但是这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感觉到老妈牵着我的手明显用力攥紧了一些。

“哪有女的,你真看见了?别撒谎啊!”老妈蹲下身子,严厉的盯着我,让我有些害怕。

“我没撒谎,就在那呢,你看现在不跳了,她就蹲在那个老太太那堆烧纸前面,还用辫子扒楞火呢。”我急头白脸的解释,生怕老妈觉得我撒谎。

老妈回头看了好一会说到:“啥也没有,你啥也没看见,你就是这两天发烧看错了。别瞎说了,回家吧。”说完老妈就直接用手捂住我的眼睛,把我抱起来了。

“我没撒谎啊,你看她往咱俩这边蹦过来了,离近了你就看见了!”我透过老妈的指缝看见那个女人先是看了我们的方向一眼,然后就蹦蹦跳跳的朝我们过来了。

听了我的话,老妈抱着我飞快往家跑。到家后锁好门窗便给大娘打去了电话,同时也把辫子女人的事情和大娘诉说了一番……

“铛铛铛”很快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就见老妈手里拿着剔骨刀问:“谁啊?”

“姑娘啊,是我,开门吧,外面没事。”听见大娘的声音明显感觉到老妈的精神一下就放松了,撂下剔骨刀,立刻开门把大娘迎了进来。

进到屋子里,看到炕上的我,大娘便把手伸过来,像上次一样开始揉捏我的虎口和中指。揉捏了一会后对着我说:“没事了,啥事都不怕了,睡吧孩子,有我和你妈在呢。”就这样在她们的安慰声中,我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听见大娘对老妈说:“姑娘,你准备一碗清水,一根针放在清水里,把碗放在孩子头上方,这张符你烧了以后把灰放在碗里……”随着一句句的安排,老妈快速做好了一切。

“姑娘,我教你怎么念你就跟着我念,以后这些东西你都记着点,孩子还要靠你护着。”随着大娘的嘱托,老妈开始和大娘一起念念有词,听不清是什么,反正不是汉语。

这时我眯缝着眼睛偷偷看向碗里,只见一根绣花针漂在上面,时不时转一下(长大后才知道,针放在水里是沉底的,当时这个事情我现在也困惑),看着看着我又陷入了梦中。

“姑娘,针已经沉底了,现在把碗里的水泼外面去,然后把碗倒扣着放在窗台上,里面的针扣在碗下面,明天孩子应该就没事了。记住这碗和针天亮以后就扔掉,不能留着。”

“那我还需要注意啥不?以后老这样咋办啊?”老妈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以后家里多准备黄纸,另外准备毛笔和兽血,越凶的越好。唉!以后我教你写‘驹头马’再遇见这样的事,你也能自己心里有数。另外你还是要让自己戾气重,精怪不近才行。”可能是年岁大了,也可能是对我惋惜,总之大娘一边说话,一边叹气。

第二天我果然就没什么事了,精神也和好,但是从此老妈就开启了对我的叮嘱模式。“以后不要走夜路,如果遇到必须自己走夜路的时候,不管看见或者听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就当没看见。赶快往有光亮的地方走,赶快往……”

可是人总是要走夜路的,所以我的灵异经历也没有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