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夜星(厄瑞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HP:夜星最新章节列表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HP:夜星》,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洛哈特对厄瑞涅的花式吸引小妙招没有停,他称得上是意志坚定,厄瑞涅差点去校长室告他骚扰厄瑞涅在看到哈利如同橡皮筋的胳膊时差点当场气的爆炸,她愤恨的举起冒着点点红光魔杖,胸口的起起伏伏也很明显,在施咒的一瞬间她被西弗勒斯抱住带了个偏,被击到的一处草坪被炸了个大坑“你拦我干嘛?我受够他了,我要把他的胳膊也扭断”西弗勒斯继续擒着还处于疯狂状态的女士,他甚至已经把她的魔杖抢下来了米勒娃最后也赶过来安……

小说:HP:夜星

作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角色:厄瑞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火爆新书《HP:夜星》是由网络作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小说内容概括:她存在记忆深处不断变换的片段只有一辆黑色轿车和一片瓦蓝纯粹的海,从光洁的纯白理石地砖上爬起来不合身的衣物松松垮垮的从腰间滑落,为什么衣服不合身?它们变大了嘛?“艾尔?亲爱的?醒醒,求你了,不要离开我,艾尔,不要离开妈妈。”慌乱紧张的哭腔不断的从穹顶传来,她明明记得自己没有这个外国名,自己刚活过来又死…

HP:夜星

Chapter1 不一样的相遇 免费在线阅读

对于死亡的第一感受是痛,铺天盖地的窒息感席卷她的身体,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着恐惧,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口鼻涌出,下一瞬海水粗鲁生硬的包裹了她,用它的冰冷和强势。

她能感受到腰间存在着某种力量,那股力量的决心并不是好心的将她拖出大海而是把她拉向绝望的深渊,当鲜血混着咸海水一起污浊她最后的希望之光时她缓缓伸出了右臂试图抓到什么,一片冰冷,再无其他。

洁白的羽毛顺着清冽干燥的风掠过这片寂寥之境,羽丝绒朵还在空中打着颤,最后停留在这空间内唯一的障碍物身侧。

涣散的瞳孔在强度白炽光下微缩成一枚纯黑的小米珠,她的思维停留在死亡的绝境,可跳动的心脏和体内奔腾的血液无不声张她的新生。

她存在记忆深处不断变换的片段只有一辆黑色轿车和一片瓦蓝纯粹的海,从光洁的纯白理石地砖上爬起来不合身的衣物松松垮垮的从腰间滑落,为什么衣服不合身?它们变大了嘛?

“艾尔?亲爱的?醒醒,求你了,不要离开我,艾尔,不要离开妈妈。”

慌乱紧张的哭腔不断的从穹顶传来,她明明记得自己没有这个外国名,自己刚活过来又死了吗?这是天堂吗?不等她作下一瞬的思考,那股力量又从腰间传来,更加强烈与匆忙把她硬生生拉倒在地,下一个天旋地转之后,厄瑞涅眼皮微掀看见了一张陌生的脸,可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她不该陌生。

“哦,我的宝贝艾尔,你醒了,太好了,梅林在上,艾尔,不要再这样做了,妈妈不能没有你。”劳拉克紧紧拥着自己的小女儿,滚烫的热泪从眼眶飞夺而出,她在庆幸自己的宝贝从波涛汹涌的洪水中捡回来了一条命,看吧,梅林总是宽恕她的,他再一次给了自己希望。

“妈妈?”厄瑞涅思绪十足的混乱,好像脑子在一瞬间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她的发丝上挂着水珠,衣服湿哒哒的贴在前胸后背,她怀疑是脑子进水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上一秒自己还是21世纪成年女性下一秒自己就变身异国小屁孩。

“我在,妈妈就在这里。”

一声短暂的惊呼过后,厄瑞涅再次陷入了昏迷,这一次她没能回到纯白之境而是将过去的记忆略过了一遍,被强行的略过了一遍,她觉得自己被操控了,操盘手意味不明,身份不明。

再次醒来那种被人强占思维的生硬感消失殆尽,她再次对上了那双充满了泪水的金琥珀色眼睛,来自劳拉克。

“宝贝艾尔,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跟妈妈讲好不好?”

“没什么,我们在哪呢,妈妈?”

“抱歉艾尔,我们的房子被洪水冲垮了,目前我们在一个山洞里,不过不用担心,这里很安全,曾经我们来过这里,你忘了吗?”

“哦,哦!我没忘,大家呢?”厄瑞涅努力适应了一下脑海里的记忆残影,闪过的淳朴身影应该是村民们吧,不能让洪水淹死了吧?

“呃…他们,我不知道,大家都被洪水冲散了。”劳拉克没有把村民正在追杀她们母女二人的事情说出口,她还想在这恶劣的条件下给幼小的女儿留下一点希望。

山洞外的雨还在下,盘旋在山脚下搜寻的村民也暂时停下了脚步,一个男人嘟嘟囔囔着要把她们娘俩全都送上绞刑架,用邪恶女巫的命来平息上苍的怒火。

厄瑞涅还是没能搞懂自己到底是在哪个世界活过来了,只知道自己和妈妈相依为命九年了,妈妈靠着在小镇里的医院中做护工才勉强养家,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怀了孕来到这个小村庄,一个漂亮乖巧的女孩从她的肚子里降生。

劳拉克面容姣好,甚至曾经有过一位镇上的先生扬言要娶她为妻,但劳拉克爱她的孩子胜过爱她自己。她带着她心目中的珍宝艰难度日,即使这样她将日子过的也很好。

年幼的厄瑞涅是在母爱中成长起来的。她活泼开朗,天真可爱,所以当厄瑞涅从洪水中醒过来变的沉默寡言后总是温柔冷静的劳拉克也变得泪眼婆娑。

“妈妈,我有点饿。”

在这种喝水都靠大自然的馈赠的条件下,厄瑞涅觉得自己重回野人时代了,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出去找村里人汇合,也不让自己出去找吃的。

女孩像是林间的小梅花鹿,眨着湿漉漉的眸子,可怜巴巴的盯着年长一些的母梅花鹿,最终,妈妈起身,趁着夜色撒下的的浓黑还未黎明破晓,借助着已经有些许生疏的魔法技巧将破旧的煤油灯重新燃起。

劳拉克再次回来时已经要天明,她的双臂被夏日长势正好的荆棘丛割出不少伤口,厄瑞涅有些后悔叫妈妈出去了。

劳拉克并不觉得自己有多痛,她只知道自己的小女儿有了食物。

在劳拉克徒手生火后厄瑞涅又回想起了些许奇奇怪怪的事情,比如自动搅拌的锅铲,自己工作的扫把,一瓶瓶颜色各异的药水……

她算是弄明白自己在哪了,就是处境有点惨,不但没有与主角团的相遇,也没有显赫的家族背景,但她有个爱自己的妈妈,当兔肉被撕成小块塞进嘴里时她望着劳拉克温柔的眼眸,但下一刻一声火枪响击碎了这温馨和谐的画面。

“把她们绑住!”

“让你们跑!邪恶的巫女!等着上绞刑架吧!”

厄瑞涅不得不再次弄明白些事情,她对于妈妈善意的谎言没什么反应,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刚活过来就又死了,就算自己死了也没关系,可她想让劳拉克活下去。

劳拉克同样想让厄瑞涅活下去。

不知天日的茅草屋里,劳拉克再一次趁着守卫换班向门外乞求,“求求你了,杰克,我知道是你,让厄瑞涅走吧,她什么都没做,求求你了。”

“不,劳拉克,我没这个权利,如果我放了你的女儿,我的女儿就会死,别说话了,劳拉克。”门外的杰克也知道善良乐观的母女俩不太可能是什么巫女,但他胳膊拗不过大腿,他敢说一句反抗的话,那他的妻子幼女也会落得上绞刑架的命运。

“杰克…你,你能给我找张纸和一只笔嘛?”半晌后劳拉克像是认命般拥着厄瑞涅,母女俩如出一辙的悲痛。

“你要干什么?”

“一份来自将死之人的遗言,我在镇上的医院里有钱存着,你可以凭借这份遗言占为己有,为你能给我找东西的善良。”

“我会找的,算是对得起我的良心,即使没有那份小钱。”

杰克找人代班了几分钟归来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小心翼翼的从门缝塞进去,他又将玻璃上蒙着的黑布掀开一角,给了一束光。

那束橙黄色的夕阳光投射在劳拉克面如死灰的脸上,她的眼中存着悲悯,她将脖子上的紫晶怀表吊坠摘下犹豫了好久将它托付给厄瑞涅。

她写了两份遗书,厄瑞涅的眼中含着泪,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对她又亲又抱,嘴里念着永别,她想的是她们会在天堂相见,为什么劳拉克的态度像是上天堂的只会有一个人。

“对不起,我的艾尔,妈妈为你找了一条不那么好走的后路,你会不会怪妈妈自私的撇下你?艾尔会理解妈妈的对吧?艾尔,替妈妈好好活下去,艾尔,打开怀表,去找他。”

厄瑞涅在劳拉克期许的目光中打开了怀表,她觉得像是有什么把她变成了融化的蜡烛搅和搅和又塑形了一般,脑袋七荤八素心里七上八下,再落地后是冰冷的理石地板和昏暗的环境以及几双鞋和曳地的长袍。

“似乎有什么东西混进来了?”里德尔的毫无血色的手轻抚上魔杖,下一瞬所有食死徒胳膊下的桌子飞向了对门,露出了藏匿在桌子下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厄瑞涅。

厄瑞涅:哈哈,好消息是我与主角团相遇了捏。

坏消息:超级无敌变态杀人魔大反派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10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