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夜星(HP:夜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HP:夜星)HP:夜星最新章节列表

主角厄瑞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出自穿越重生小说《HP:夜星》,作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厄瑞涅不愿意承认自己对爆破方面的天赋,一种点什么什么就碎的无奈感攀上自己还尚且年幼的心这应该算是一个晚宴,在马尔福庄园里属于黑暗势力的聚会,当然也有很多并非食死徒阵营的纯血家族参加,大家其乐融融的表象下深藏一颗颗虚伪无比的心,大家都知道普林斯家族找到了一位后人,可谁都没见过厄瑞涅谁都没跟,只是自己安安静静的坐在花园角落里的靠背藤椅上,手中紧握的花束开开合合,她在用这种办法掌控魔力的收缩利用“……

小说:HP:夜星

作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角色:厄瑞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穿越重生小说《HP:夜星》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精彩内容:”卢修斯差点笑出来,没什么比转手麻烦这种痛快事更令人开心了。厄瑞涅看见那沾满粘液的穿孔日记本先是恶心了一下,“你不能把它包起来吗?”“哦,菲力,包起来。”那个名为菲力的家养小精灵非常听话的准备好了锦盒。厄瑞涅在离开前还给德拉科留了礼物,一只定制羽毛笔,下学期的全套教材书,以及一只看起来就暖和的貂绒帽…

HP:夜星

Chapter10 错的离谱 免费在线阅读

厄瑞涅在这个暑假先是完成了那手链的修复工作,只根据一张印在泛黄羊皮纸上的一个符文法阵就完成了这次修复工作的厄瑞涅骄傲的差点把下巴昂起来翘到天上去。

课程结束后她连晚宴都没参加马不停蹄的前往马尔福庄园,唯恐卢修斯把那东西扔掉。

“卢修斯,我想拿回那东西,当初你就该给我,而不是把它丢进一个小姑娘的书包里。”

“是啊是啊,我错的离谱,它该是你的,快拿走吧。”卢修斯差点笑出来,没什么比转手麻烦这种痛快事更令人开心了。

厄瑞涅看见那沾满粘液的穿孔日记本先是恶心了一下,“你不能把它包起来吗?”

“哦,菲力,包起来。”那个名为菲力的家养小精灵非常听话的准备好了锦盒。

厄瑞涅在离开前还给德拉科留了礼物,一只定制羽毛笔,下学期的全套教材书,以及一只看起来就暖和的貂绒帽子,她想他去霍格莫德会需要到。

她还看见了纳西莎,分享了一个美发魔药配方才离开。

“厄瑞涅真的很善良,卢克,你说她怎么还没找个男朋友,我想追求她的不会少吧。”纳西莎看着手里的魔药配方又瞧了瞧那堆留给德拉科的礼物。

“追求她的人恐怕都从普林斯庄园门口排到了这儿,我当初还指望她诞下的孩子能给小龙做未婚妻呢,现在看来小龙没那个福分。”

“哎,我还想当孩子教母呢,她生出来的孩子一定很漂亮,也能满足我没有女儿的遗憾呢。”

厄瑞涅:?你们夫妻俩在我肚子里做未来规划呢,我生出来个儿子吓死你俩。

厄瑞涅侥幸的以为她也能把这个日记本修复个七七八八,但是她也错的离谱。

一场爆炸发生在普林斯庄园后院的地下室,爆破产生的能量差点把这里震塌,厄瑞涅从废墟里爬出来,都没来得及拍拍身上的灰,刚拿到日记本又被释放出的能量掀了个跟头。

白衬衫从里到外都灌满了尘土,殷红的鲜血在上面浓墨重彩的展开画作,她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搅在一起,胸口的疼痛和遍布全身的伤口让她的思维都乱了起来,脑海里充满着耳鸣的嗡嗡声,毁坏的符文法阵因为故障还在运转,不断的向外涌出压力,她觉得这快塌了,可是自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剩下。

她在地上艰难的挪动着,符文每二十秒运转一下, 每次她都会应声呕出一口血,本来莹润饱满的指甲渗出血来,背脊上的寒意越来越接近心脏,晕乎乎的脑袋给她的信号只有一个字:逃。

她从未如此接近死亡。

地下室等她爬上台阶后发出了一声巨响,后院坍出一个大坑,符文法阵被破坏了个完全,厄瑞涅用尽全身力气施展守护神咒,内心中的恐惧让她的行动有点困难,她要活下去,她还不想死。

她回想着与劳拉克的拥抱,拿到霍格沃茨录取信件的欣喜,进入斯莱特林学院后第一次在天文课上看到的星星,黑湖边上和煦的春风,过生日时西弗勒斯送给她的定制钢笔,教学后看到的一张张天真烂漫的笑脸,危险时西弗勒斯总是担心的语气。

一只银蓝色的和平鸽从她的魔杖尖端冒出,她尝试着让它赶紧传递信息,“来救我,普林斯庄园,带上灵魂稳定剂和白鲜。”

那只白鸽撞进了蜘蛛尾巷,西弗勒斯在夜色中不安的拿上家内唯一的一瓶灵魂稳定剂和剩余不多的白鲜急匆匆的赶往普林斯庄园。

厄瑞涅在血泊中被抱起,耳边依旧像是飞机的轰鸣声,她透过模糊的视线看着男人的脸,她的眼角滚落一滴冰冷的泪水,那颗晶莹的泪珠好像砸在了对方的心上,但是它是滚烫的,酸涩的。

“不要睡,不要闭眼,厄瑞涅!”

“厄瑞涅!醒醒,不要睡。”

“厄瑞涅,我们彼此立过誓言,不可以离开对方,求你,求你别走。”

“It hurts.My heart.”微弱的气息从厄瑞涅的嘴里传出来,她选择闭上了双眼,她觉得自己死不了,但灵魂或者心脏一定受损了。

厄瑞涅再次醒来是在次日的午后,她床边的椅子上坐着正在垂头沉思的西弗勒斯,他看起来很疲惫很颓废。

“我渴了。”厄瑞涅动了动男人手中被抓住的手,她的声音有些嘶哑,但足够让一个失去欢喜的人重新焕发生机。

厄瑞涅喝了半杯的水,然后眨着无辜水汪汪的双眸看着眼眶微红的男人。

“你到底做了些什么?”西弗勒斯站了起来,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与喷薄欲出的怒气。

“我想修好我父亲的日记本,仅此而已。不过看来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你怎么能这么蠢?你差点失去你的生命,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有多虚弱?我真……”西弗勒斯没再说下话,他也知道厄瑞涅醒来不是为了挨自己的骂。

“我是不是得喝一辈子补药了?”

“哦,梅林阿,你还知道?你知道你还那么做!”

“西弗勒斯,谢谢你,是你救了我。”厄瑞涅还想从床下下来但被立马拦住了。

“哼,救了个终身麻烦。”

“真是抱歉,恐怕你得给我熬一辈子药了。”厄瑞涅坐在床边还是笑嘻嘻的望着他,西弗勒斯不明白她哪来的这些乐观。

“西弗勒斯,你能扶我起来吗?”

“你还想做什么?如果你真的不想活了的话那你就下地。”

下一秒西弗勒斯的衣角被一只手拉住还轻轻晃了晃,她在对着男人撒娇,这种情况上次貌似是某个醉酒的夜晚。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或许你可以背着我。”

厄瑞涅落入了男人温暖的怀抱,她被猝不及防的腾空感吓了一跳,“背着就行,背着就行了。”

“再不老实我不介意把你扔下去。”她听后乖巧的环住男人的脖子。

“就在一楼尽头的挂毯后边。”墨紫色的挂毯上绘着一株巨大的荆棘藤,上面并没有厄瑞涅的名字,反倒那枚暗淡的粉白色花朵吸引了西弗勒斯的视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12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