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眠洛九川(无边星夜落九川)免费阅读无弹窗_无边星夜落九川沈星眠洛九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热门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是作者“余浮生”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星眠洛九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星眠抬袖散出一手星花镖她并没动杀念,但好歹也让这无耻之人吃些苦头!不然难解心中之气!······独步蕤侯在一旁时刻待命,方才也被这女子的容颜惊了一惊竟是比少主夜无缺还要美上三分,堪称天有之人,怎得先前并没听闻,九川有如此绝色少女的镖逐渐逼近,他看着自家少主茫然在地,迟迟没有动作,很是疑惑仔细凝视一眼,才发现此时的夜无缺眉头紧锁,仿佛在忍耐什么!“不好!”独步蕤快步上前准备截住那些镖剑鞘……

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

作者:余浮生

角色:沈星眠洛九川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余浮生”的一本书《无边星夜落九川》。简要概述:“没想到,这醉春堂,还有这样一个地界儿。”沈星眠撩裙坐下,喃喃道。刚刚这青衣公子追来,引她弯弯绕绕,不知经过了几处假山与小泉,最终来到这风雅之地。······“这地方,姑娘可喜欢?”慕凉坐在她对面,眼中满含柔情…

无边星夜落九川

第6章 凉川异动 免费在线阅读

–慕念轩–

“姑娘请。”

“嗯嗯。”

沈星眠走进室内,环顾四周。

轩窗软榻,彩屏锦帘,俯瞰窗外凤凉云雨,坐感窗内温暖如春,两边名画高悬,翡翠如意在间,别有一派风雅。

“没想到,这醉春堂,还有这样一个地界儿。”沈星眠撩裙坐下,喃喃道。

刚刚这青衣公子追来,引她弯弯绕绕,不知经过了几处假山与小泉,最终来到这风雅之地。

······

“这地方,姑娘可喜欢?”慕凉坐在她对面,眼中满含柔情。

“自是喜欢的,这地方,比外面暖和多啦~”

沈星眠没说假话,凉川的凉,她可深有体会。

慕凉眼神却忽而黯淡。

只是这样吗?

这慕念轩,一草一木,一屏一盏,都是他亲自挑选。

和与她初遇时的那间屋子,别无二致。

可她却没有流露丝毫熟悉之感。

短短三月,竟把他忘得干净。

把他们的回忆也忘得干净了。

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会这样。

······

“咕..咕..噜噜..咕..”

沈星眠慌忙捂住肚子,眼神不知飘到哪去。

“那个…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那现在…我们…可以开饭了吗??”

沈星眠诚恳的问道,眼神流露出些许期待。

“当然。”

“泉杨,上菜。”

“是,少…少爷。”泉杨退出门外。

沈星眠转而笑了,饿了许久,终于能开饭了。

但愿这次不要蹦出个什么人,非要跟她打架才好!

慕凉看着沈星眠的神色变化,死水般的心微微泛起涟漪。

他喜欢看她笑,明媚、绚丽,三月灿阳,四月春水,皆不及她一抹笑意。

念念,没关系,忘记便忘记了。

从头再来就好了,这一次,我会让你记住我。

······

“烤鸭来咯。”

一声呼叫后,二宝带着一众小倌风风火火的来到室内,每人双手塞满满当当的菜肴。

泉杨站守门外,宛如石狮子。

二宝笑眯眯地上一菜报一名,

“两份招牌烤鸭、四喜天瑞、五彩缤纷、六六大顺、年年有鱼、玉兔报福、山海宜春、八仙过海、龙凤呈祥、雪虞羹、广寒糕、冰壶酿、白玉饭、星夜漫、喜乐平安粥、吉祥如意汤、三鲜龙凤球、芙蓉荔枝卷、红火白灼虾……”

霎时间,一张桌子上山珍海味、色彩纷呈,令人眼花缭乱。

······

“哇,这些…有我方才点的菜诶。

咦,怎么还有星川的样式呢。”

少女声音轻灵,软糯溢耳,透出股子清甜。

慕凉笑笑,拂袖抬手,缓缓持起那壶星夜漫,

“凉川星夜碑,星川星夜漫,一处绝色,一处绝味,还真是,绝配。”

慕凉取过对座的杯盏,斟了满满一杯,望向少女,与其目光相对。

星眠其实并没认真听。

对于沈星眠来说,天下唯二乐趣,美食与话本子,皆不可辜负呀。

眼见这一桌子美食琳琅满目,怎能不激动?

咽咽唾沫,手上动作却无比诚恳。

取一鸭肉、蘸酱、落饼、卷起、送入口中,一气呵成,慢慢品味。

回望着对座的男子,口齿不清地附和道,

“绝配?啊对对对,是绝配是绝配,这鸭肉和酱饼还真是绝配,好吃好吃~!”

······

慕凉稍一敛眸,扯了一抹苦笑,又把那杯盏放置在她身侧。

“慢点吃,不急,都是你的。”

星眠顿首如鼓,心想这男子可真是大大大好人,请她吃饭的都是好人~

······

苍蝇搓手,美食我有。

一口烤鸭,一口美酒。

可别说,真别说,这烤鸭,真是百闻不如一品。

嗅一下,鲜香浸入鼻腔。

咬一口,油水溢出嘴角。

肉质鲜美、外酥里嫩、烘烤得恰到好处、蜜汁酱料色泽鲜美,十分可人。

一口飘飘欲仙,二口快乐加倍,三口登峰造极,四口直接被征服得五体投地。

沈星眠的评价是:比她那大哥的厨艺好上千百倍!

······

看来逃出宫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

不用被章夫子整日催着读史观今,吟诗作赋。

不用被婉君姨时刻盯着习武练剑,风雨不误。

不用终日困于一处,两耳闻不见窗外事,两眼看不到世间景。

遥望庭院深深深几许,了无出处。

终于!

有了这一天!

从此能够实现美食自由,话本子自由,我也自由~

从此仗剑江湖,拔刀相助,路见不平一声吼~

从此花前月下,酒过三巡,黑白双煞绕路走~

她的江湖之路,就此,正式开始!

——

树叶簌簌,寒风凛凛。

密林深处,袅无人烟,偶有几声鸦叫,更显出一派凄凉。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四个身着黑衣的刺客此刻都齐刷刷跪成一行,面罩早已被挑下,都直直的看向地面,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好,你们不说。那就让我猜猜。”

洛九川依次走过几人身前,脚步缓慢,只听见步步踩践树叶的咔擦声。

“洛裴与?”

洛九川观察着这几人,扯扯嘴角,微微歪头。

“那,洛安亦?”

几人依旧不为所动。

“或者,洛辞?”

几人依旧注视着地面,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

洛九川突地暴怒,眼眶发红,狰狞如魔鬼,钳住当前一个人的脖子,

“再问最后一遍。

说还是不说?”

被制住的男子全脸通红,命不久矣,终于从嘴里蹦出几字,用尽全身气力,

“我死,都不会说一个字!”

眼神却瞟向旁边,紧紧瞪着三人。

旋即齿龈微动,下一刻鲜血流出嘴角,怒目圆睁,直直栽向地面,再也不动弹。

洛九川松开手,眸色黯淡,眼底满布冰霜。

竟是一帮死士,宁愿自戕,也不供出幕后之人。

“看来你们三个,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说罢便一抬手。

“不,我说!我说!”

“石磊!你!你忘了自己的誓言吗!”

“石磊,不能说!”

洛九川绽开一抹邪性的笑来,“真是聒噪。”

掌风乍起,两人纷纷毙命,鲜血四溅。

洛九川拿出怀间的帕子,边细细擦拭手边染上的殷红,边踱步至那在原地吓得发抖的男子身畔。

须臾开口,“嗯,干净了。”

洛九川缓缓收起帕子,笑意凉了几分。

“我的耐心有限。现在说出来,饶你一命。”

洛九川攥住那男子的下巴,强迫他抬着头颅,眼睛与他四目相对。

男子惊恐如斯,世人都道这小少主被宠的狂傲不羁,只有他们知道,他并不是狂,而是彻头彻尾的疯,恐怖至极。

男子颤抖着张口,

“指示我们杀你的人,是…是…”

洛九川眼睛微眯,眸光犀利,周身都是薄凉的压迫感。

······

唰唰声突起。

无数飞箭从暗处袭来,林中鸟雀四起逃窜。

箭矢密密,来势汹汹。

洛九川耳畔微微一动,身子腾跃而起。

倒翻几次,翻旋双臂,空中挡箭,几个来回后,杂乱如麻的箭方才歇住,洛九川双足落地,轻盈无声,呼吸依旧平缓。

地上那男子开始还躲上了几个回合,可终没架得住乱雨般的狂袭。

此刻他全身无一处安然,布满赤红洞眼,连一只眼睛都没能幸免,眼珠被贯穿,挂在箭上。

他张着大口向后倒去。

咚的一声后,林中只闻风声,再不见他处作响。

洛九川没料到,竟还有一波人紧随这些杀手之后,隐藏于更远处。

方才他只顾处理这些废料,并没有仔细察觉到更远处的威胁。

或者说,他们早就在那里了,一动也不动。

只为看,他究竟是死是活。

······

鸟声渐回,林中一如常态。

风起,叶落,那伙人的气息早已探查不到了。

洛九川忽而笑了,赤红如血的嘴唇微抿起高挑的弧度,浓密的剑眉叛逆扬起,乌黑深邃的眸,泛着光泽,几滴晶莹透出来。

远看紫袍清贵,狐裘染血,墨发飞扬,丰神俊朗的少年肆意狂笑,湛然若神,笑声传遍整片森林。

不管是谁。

想要杀我。

呵。

下辈子吧。

——

“少主!”

烬燃从林中驰来,翻身下马环视一周,蓦然跪地,垂首行礼谢罪。

“属下来迟,还请少主恕罪。”

洛九川渐止住笑,摆手向身后,从容不迫道,

“罢了。我交待你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果不出少主所料。”

烬燃不敢迟疑,

“川主在宫外秘密接见一人。

此人黑夜而来,黑袍面具加身,声音喑哑难辨,属下不知是谁。

只听他对川主说,凉川恐有异动。

属下正要细听,却突然间被此人发现,此人功力深厚,身法不俗。

属下逃至许久方才摆脱,这才耽误了时间。”

烬燃久久跪着,一动不动。

洛九川摩梭着手指,似在沉思,喑哑开口,

“凉川异动,有趣。”

洛九川哼笑一声,抬手作势,烬燃方才起身。

树林荫翳,天光大现,晌午时分,血气蒸腾······

——

“啊,真饱啊!”

沈星眠一头栽进软榻中,顺顺肚子,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儿~

又一侧身,斜斜瘫在那里,和瘫在挽星殿的柔羽上一般慵懒至极。

“对啦,我叫…

沈星眠转念一想,既逃出宫来,就势必应该改头换面、改名换姓才对。

继续道,

“我叫沈自由。”

“还没问公子姓甚名谁呢?我将来好报答你呀。”

沈星眠一手支着脑袋,笑魇如花,如水秋波看着青衣男子。

······

沈自由?

这是她的全名么。

嗯,他记下了。

“在下慕凉,慕念的慕,凉川的凉。”

慕凉悄悄瞥她一眼,假装平静答之,双耳却染上不知名的红晕。

她与男子共处一室,丝毫没有羞赧之意,甚至如此豪放,曲线暴露无遗,双颊红粉,眸色勾人。

当真是没有一点防备之心!

饶是他在这里,若是换了别的男子,她还是这般姿态怎可以!

世间又哪里有那样多的正人君子!?

罢了,以后还要好好教她才是。

······

“慕凉。‘思慕予舟,几尽苍凉’好名字!你的父亲莫不是叫什么舟吧?”

沈星眠细眉微挑,语气浅浅。

“姑娘怎知?家父字中确有一个舟字。”

慕凉转过身来,眼神飘忽地看着榻上女子。

沈星眠缄默不语,心下微思。

她若是说出此诗真谛,乃是断肠别绪,情路波折,生死纠葛,难以相守,怕不是对他的一大打击?

沈星眠淡淡一笑,转而问道,

“你父母感情挺好吧?”

慕凉略一思索,

“家父家母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自是很好。”

沈星眠尴尬一笑,白牙似露不露。

妈呀,幸好她没说!

“那就好那就好,我方才就是瞎猜的,嘿…瞎猜的,不用在意,嘿嘿..”

慕凉只是薄笑着点点头,倒也不说什么。

······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

沈星眠眼珠一转,想着要转移话题,就便听见了窗外远处细弱蚊音的叫卖。

“张灯结彩添喜头,共迎圆月上枝头,

花灯油灯玻璃灯,凤凰烛台我样样有。

一送夫君生无虞,二送女郎事无忧,

三送郎君程似锦,四送红颜终可求,终可求。”

街头小贩叫卖着,语气欢快,招人揽客。

······

“你听!外面好热闹啊~我想出去走走。

慕凉,你陪我一起吗?”

慕凉饮下最后一口星夜漫。

“好啊。”

沈星眠从榻上三两下骨碌起来,拽上慕凉的手臂,

“走走走~”

沈星眠像只发现萝卜的兔子,拉着身旁之人就要跳出去。

走到庭内,才松开手,一拍脑袋,发现自己实在没记得来路。

“慕凉,我对凉川还有些不熟悉,要不,你带我转转吧,啊?”

语气委婉,声音软绵,充满恳求之意。

果真是个狡猾的小兔子。

慕凉此刻红的已经不止是耳朵了,甚至过了脖颈,渐显脸颊。

他不自然的偏开头不去看她。

“念…”

“沈姑娘,跟好我就是。”

沈星眠露出一抹得意的狡黠,跟在慕凉身后,寸步不离。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