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阮璃洛尹宸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最新章节列表

很多朋友很喜欢《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林羽夕”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内容概括:还真是个斤斤计较的男人望着男人先一步踏进王府的背影,阮璃洛在心里忍不住吐槽道阮璃洛亦步亦趋得跟在尹宸翊身后,总算是混进了雍王府不过——总跟着这男人,还怎么做坏事呀?于是,阮璃洛趁着几位大臣上前向贤王行礼的时候,便偷偷地溜走了尹宸翊用眼角余光淡淡地扫了一眼身后偷偷溜走的人儿,却并未阻拦他不动声色地睨了追风一眼,追风便立即心领神会追风向尹宸翊颔首示意后,便朝着阮璃洛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阮璃……

小说: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

作者:林羽夕

角色:阮璃洛尹宸翊

古代言情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林羽夕”写的《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精彩截取:“小姐,都是老婆子的错,我就该早点猜到李氏将我打发走压根没安好心,她们居然敢趁老婆子不在欺负你,小姐,你受苦了。”“陈妈妈,我没事,你回来就好。”阮璃洛情不自禁地拥住陈妈妈,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小姐,将军快回来了…

绝世小撩精,腹黑王爷把持不住了

第5章 阮赫率阮家军班师回朝 免费在线阅读

“小姐,你醒醒啊,别吓老婆子啊!”

阮璃洛被人硬生生地从睡梦中摇醒,刚想爆粗口,却瞧见了一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老妇人。

她便是原主临死之前拼尽最后一口气也想见一眼的人——陈妈妈。

“陈妈妈,我没事,你终于回来了。”

可惜原主看不见了……阮璃洛想到这儿,心口有些隐隐作痛。

“小姐,都是老婆子的错,我就该早点猜到李氏将我打发走压根没安好心,她们居然敢趁老婆子不在欺负你,小姐,你受苦了。”

“陈妈妈,我没事,你回来就好。”

阮璃洛情不自禁地拥住陈妈妈,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

“小姐,将军快回来了。”

陈妈妈欣喜若狂地和阮璃洛分享着她刚刚得知的消息。

“什么时候?”

阮璃洛倒是没有太多情绪,在原主的记忆中,她对阮赫这个父亲并没有什么印象,从她记事起,陪在她身边的只有陈妈妈。

“就这几日了。”

——————————

三日后,护国大将军阮赫率阮家军班师回朝,当今圣上下旨令太子、雍王、贤王十里相迎,可谓是给足了阮赫排面。

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踏得大地都在轻轻地颤抖,举目望去,只见城门口出现了大队人马。

鲜艳的旌旗在苍穹下迎风飘扬,将士们明亮的铠甲闪烁着夺目的光泽,参差的刀剑直插天空,泛着冷冽的寒光……

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呼:“是阮家军回来了!”

百姓们纷纷欢呼雀跃,那是保家卫国的阮家军,是用生命守护他们的阮家军,是他们的亲人回来了。

浩浩荡荡的阮家军终于凯旋归来,军队最前方的人是身骑战马的阮赫。

他一袭银色铠甲勃然英姿,如琼枝一树,栽于黑山白水间,终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没得人无处喘息。

岁月仿佛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除了两鬓稍稍发白的头发暴露了他的年纪。

阮赫胯下的骏马是乌云踏雪,骏马通体黑亮,只有四只马蹄是白色的,这样一匹神骏的乌云踏雪,是所有儿郎梦寐以求的宝马。

“阮将军,一路上辛苦了!”太子尹宸宇对阮赫拱了拱手。

“微臣见过太子、雍王、贤王。”阮赫向太子和两位王爷行礼。

“太子,您言重了!保家卫国乃是微臣分内之事,‘辛苦’二字实在是折煞微臣了。”

阮赫毕恭毕敬地说着场面话。

“今日父皇特命本宫携四弟和八弟前来迎接阮将军凯旋归来,请阮将军随本宫一同进宫面圣吧!”

“是!”既是皇帝的旨意,阮赫自然无法推辞,只能晚些再回府见洛儿了。

太子口中的四弟和八弟分别是雍王尹宸彦和贤王尹宸翊。

尹宸彦正是阮璃沫心仪之人,她可是恨不得天天都在阮璃洛面前炫耀自己马上就要嫁给雍王了。

可是尹宸彦到底对她有几分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阮赫随太子、雍王和贤王进了宫,在入大殿前上缴了他随身的配剑。

“微臣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阮赫身披战甲,单手抱着头盔,跪在了地上。

“免礼。阮卿总算得胜归来了,朕就知道阮家军不会让朕失望,阮卿也不愧是朕亲封的护国大将军啊!”

虽然这场仗打了不少时日,但终究还是他们宁远国胜了,皇帝龙颜大悦。

“皇上过誉了,一切都是臣等分内之事。”阮赫谦卑地应道。

“朕还有一事想与爱卿商议,听闻阮卿家中两位爱女及笈之日将至,却都尚未婚配,可有此事?”

端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摸了摸泛白的胡须,众人不知他在盘算些什么。

“回皇上,是,小女璃洛和璃沫均尚未婚配。”阮赫如实答道。

“太好了,那朕今日就做主为阮卿的两位爱女赐婚,阮卿意下如何?”

“臣……一切但凭皇上做主。”

阮赫本想拒绝,但他才刚刚班师回朝,此时风头正盛。

眼下这个时候,若是当众驳了皇上的面子,只怕是会给将军府带来杀身之祸。

“父皇,听闻阮二小姐阮璃沫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儿臣本有意娶她进门,可惜人家眼里只有四哥啊!”

老五燕王尹宸骞突然略带酸楚地嘲讽道,说罢,还瞥了一眼老四。

“雍王,可有此事?你与阮二小姐可相识?”

皇帝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向老四。

“回父皇,儿臣与阮二小姐确实相识,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上月初,她于青澄湖游玩时不小心失足落水,儿臣恰巧路过救了她一命,仅此而已。”

尹宸彦没有完全实话实说,他隐瞒了一部分事实,比如他和阮璃沫早已有肌肤之亲的事……

“既是如此,你二人也算是有缘,若朕将阮二小姐许配给你,你可愿意?”

皇上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着实让人猜不透。

“回父皇,儿臣自是愿意,只是儿臣已有正妻,阮二小姐若是嫁于我便只能以侧妃之名嫁入王府,儿臣只是担忧此举会委屈了阮二小姐。”

尹宸彦四两拨千斤,将问题又抛回给了“老狐狸”。

“雍王,朕倒是觉得你多虑了。有情人终成眷属,实属难能可贵,朕相信阮卿和阮二小姐都不会在意这些所谓的名分。”

皇上顿了顿,随即又侧眸看向阮赫道:“阮卿,你说朕说得对吗?”

“回皇上,微臣确实不在意所谓的名分,小女璃沫也定当不会在意。”

阮赫对待阮璃沫倒也没有太多感情,本来对他来说,她就是他和李氏之间的“交易”罢了,他当然不会为了她在皇帝面前言语。

再者,他也从未想过要依仗两个女儿的婚姻来维护将军府的利益。

他行军打仗,保家卫国这么多年都是心甘情愿为国家付出,为百姓拼命,从不肖想其他。

皇上要给阮璃沫赐婚便赐婚吧,看样子是想将她指给雍王为侧妃了,她本为庶女,能嫁入王府已是高攀。

只是他担心的是皇上要将璃洛指给谁,她可是将军府的嫡女,是他和婉柔的掌上明珠啊!

婉柔临走前,他答应过婉柔要护她一世周全,如若璃洛此生不能嫁于良人,百年之后,他有何颜面去见婉柔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