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下酒中客(花下酒中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花下酒中客)花下酒中客最新章节列表

《花下酒中客》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林诉唐湘,《花下酒中客》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神医谷位于渭城南边,其实距渭城也就不到三个月车程但若想到达神医谷必须穿过枫华谷一年前,西南流民四起,组成叛军与朝廷对抗,在枫华谷展开几次大战那枫华谷如今已是尸横遍野,贼寇盛行,几乎成了无人踏足的禁地因而如今的官道上,除了一架褐色马车还在往南行之外,再无他物马车上,赶车的少女时不时回头看向车内,刚欲说些什么,却又挣扎着摇了摇头此人正是前些日子答应了林诉的委托,与他一同前往神医谷的唐湘唐……

小说:花下酒中客

作者:叶也爷

角色:林诉唐湘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叶也爷”的一本书《花下酒中客》。简要概述:擅闯他人房间也就罢了,还欺负主人家养的鸟,说出去多少有点不太好看……“少侠……”“咚咚!”唐湘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擅闯房间一事,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唐湘忙躲在了屏风后,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恳求着男子。男子却并不理会,只是整理了一下衣衫,打开了房门。唐湘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花下酒中客

第5章 临时委托 免费在线阅读

没有初见时那般清冷,此时的男子有些疲惫慵懒。长发披散在身后,面色较上次见面苍白不少。让唐湘看着莫名有些心疼。

唐湘拱手一礼,低头不敢直视。擅闯他人房间也就罢了,还欺负主人家养的鸟,说出去多少有点不太好看……

“少侠……”

“咚咚!”

唐湘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擅闯房间一事,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唐湘忙躲在了屏风后,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恳求着男子。男子却并不理会,只是整理了一下衣衫,打开了房门。唐湘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方才客人说有贵重物品被一女飞贼偷走,所以让小的来看看。”小二搓了搓手,忐忑地低着头说道。这天字号的客人非富即贵,都是道上的人物,不敢有一丝怠慢。若不是方才客人要求,他可不敢来这里搜寻。

“未曾见过。”男子清冷的声音在小二头顶响起,小二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小的也是没办法……”

男子冷冷地瞥了小二一眼就要把门关上,却被一只手拦住。

“林公子这就不对了,纵然这小二不识抬举,也不能不让人家办正事儿啊~”

屏风后的唐湘闻声一惊。这不是顾子陵吗?他怎么也来了?!他和这个少侠还认识?!

门外的顾子陵行了个礼,缓缓说道:“小生顾子陵在这家客栈丢了些贵重物品,烦劳少侠行个便,让小二进去看看。”语气委婉,可态度坚决。没等男子开口,顾子陵便示意让随从进屋。而男子则是堵在门口,丝毫没有移步的意思。

场面已陷入僵局,唐湘手中的飞镖已然蓄势待发,若是几人进屋,便只好动手了。

“等一下!”是白天说书的老先生的声音。唐湘手心捏了把汗。众人回头看去,只见老先生正不紧不慢地朝这走来。顾子陵眼神一暗,而男子则是好整以暇地倚在门框上,仿若胜券在握。

“二位客人,掌柜的说了,和气生财。雅栈店小,禁不住折腾。客人丢失的财物,回头账房核算完了就赔偿给客人。”老先生浑厚的声音算是打破了僵局。顾子陵怒气冲冲地瞪了老先生一眼,却也不敢在雅栈的场子上闹事,只好一甩长袖带着搜房的几个随从离去。

老先生作揖道别,回头看见依旧倚在门框上的男子,轻声说道:“林公子,掌柜的说的事还望林公子仔细考量。”

男子不作声,老先生却明白他的意思,慢慢悠悠地离开。

关上门,房间内又只剩下唐湘与男子面面相觑。

唐湘从屏风后出来,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先感谢这位仅有一面之缘的少侠救了她一命,还是先解释一下大半夜擅闯良家妇男的屋子所为何事。

“那个,少……”

“林诉。”

“嗯?”

“我的名字。”

“噢噢!”

唐湘尴尬地笑笑。

“少侠和那个顾子陵是旧识?”

林诉没有回答,只是兀自推开窗户。窗外不知何时已下起了秋雨,一滴一滴地敲在窗沿上,奏出动人的旋律。

“那个,少侠我解释一下,我不是……”

“顾子陵不会再纠缠,”林诉合上窗,任凭那只金雀从肩头跳到窗台上,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明日起,做我的护卫,护送我到神医谷,一路上任我差遣,赏金十万两,入谷那日自会给你。”

“啊?!真的假的?!”唐湘睁大了眼睛。

“嗯?”林诉坐在椅子上,抿了口茶水,“觉得我付不起?”

“不是不是!”唐湘连忙摆手,“我是说顾子陵……”

“即便是出了雅栈,他也不会再纠缠于你。”林诉说道,“不用担心。”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笑死,十万两,不要是傻蛋!

林诉眯起眼,目送着唐湘离开。待脚步声消失后,忽地呕出一大滩鲜血,紧紧捂住胸口,跪倒在地,喘息不得。

“主人!”金雀见状立刻化作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扶住林诉,“主人你怎么样?!又开始疼了?!”

“咳咳!无碍……”林诉就地盘腿而坐,双眼紧闭,以意念驱动妖力为自己调息,脸上浮现出若隐若现的红色裂纹,看起来十分恐怖。半晌,林诉才睁开双眼,长长地松了口气。

自从上次在金府见到唐湘后,心脏便疼到不行。更不用说与顾子陵斗法之时消耗了太多妖力。此刻的他已经快要支撑不住。若不是雅栈之主相救,与顾子陵再起了争执,林诉还真没有把握能打败他。

脸上红色的裂纹渐渐消退,金雀担忧地看着这一切,轻声地唤着林诉“主人”。

自上次在金府外见到那个女人,林诉就开始心痛不已。他每次问起,林诉也不肯告诉他原因。只是派了白蛇前往神医谷打点。

一定是那个女人下了什么毒!金雀愤愤地想着。

林诉不知道自己的不解释给金雀和唐湘造成了误会,只是紧紧捂住心口。一颗不属于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膛里跳动,彰显着它的存在。林诉抬眼看向唐湘离开的方向,眉头紧皱。

不知这样,是对是错……

……

第二天,唐湘起了个大早。果真如林诉所言,顾子陵一行人没有来烦她,她也得以在马圈里安心地睡了一个好觉。虽说林诉的委托事发突然,也不符合流程,但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唐湘仔细思索后还是决定应约。主要是……天字号的客人真的出得起十万两哎!唐湘昨晚上掰着指头算了算,十万两,够她和师父师叔师弟几个人吃上好多年呢!说不定还能置办个宅院!

唐湘一边美滋滋地想着,一边走进前庭,抬眼便看见林诉在与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谈话。少年气鼓鼓地掐着腰,与林诉理论。少年生气的模样像极了昨晚与唐湘吵起来的那只八哥,唐湘看着竟忍不住轻笑起来。

“你来了。”林诉回头看见唐湘,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少年见此则是不情不愿地离开,到门口去招呼马车。

“他叫金元宝,”不待唐湘提问,林诉便答道,“我的护卫,会和我们同行。”

“原来如此……”唐湘并未多问什么,为了自保,主家多找几个人来防身也不是稀罕事。就算有什么,也不是她一个被雇来的杀手该问的。不过……

“林公子,你那只八哥呢?”唐湘走到林诉身前,又朝他身后望了一眼,不解地问道。

“放生了。”林诉淡淡答道。招呼完马车回来的少年听见这话又嘟起了嘴:“什么八哥?!那是金雀!高傲美丽的金雀!”

“是这样吗?”唐湘没有理会少年的话,“那么有灵气的八哥,放生可惜了……”

“喂!有没有听我说话!那不是八哥!是金雀!”

“可以多教它说两句话的其实……”

“喂!”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2:43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