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晓苏杨熠(穿成恶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免费阅读无弹窗_穿成恶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于晓苏杨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主角是于晓苏杨熠的古代言情小说《穿成恶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絮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于晓苏犹豫了一下决定照实说,红唇轻启,语速和缓,“《霍元甲》”不无意外地看到三脸茫然,她又解释道:“霍元甲是一个人名,一个……民族英雄”历史上真实的霍元甲是不是英雄她不知道,但是影视剧塑造的霍元甲可以称得上“民族英雄”了宋毓回忆毕生所学,遗憾地道:“竟没有听过这等人物他可有什么故事吗?”这个问题把于晓苏问住了,她沉吟一下,想着怎么解释呢看着杨熠投过来的目光,忽然有了主意,“有,但是我说不……

小说:穿成恶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

作者:絮来

角色:于晓苏杨熠

热门新书《穿成恶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絮来”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哒哒哒!”于晓苏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辆马车之中。她听着急促的马蹄声,静静地消化刚刚那段陌生的记忆。原主是振远镖局的大小姐,也叫于晓苏,十六岁,有一个大她二十岁的哥哥。真是佩服他们的娘亲…

穿成恶女,我反手拿捏重生大佬

第2章 识破 免费在线阅读

杨熠不得不揽住她的腰,以防她滑落下去。本以为再见到于晓苏,自己会厌恶她、憎恨她,但是看着现在这个奇奇怪怪的于晓苏,杨熠竟生不出一丝恨意。

“赤风,备马车,另外通知官府的人来镖局处理后事。”

“是!”赤风应了一声,便施展轻功赶往府衙。

“哒哒哒!”

于晓苏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辆马车之中。她听着急促的马蹄声,静静地消化刚刚那段陌生的记忆。

原主是振远镖局的大小姐,也叫于晓苏,十六岁,有一个大她二十岁的哥哥。

真是佩服他们的娘亲。

大哥于振山对自己的妹妹特别宠溺,纵得原主性子掐尖要强,稍不顺心就闹脾气。

那些黑衣人应该是来找于振山的,找不到就杀人泄愤,原主没躲过,所以她来了。

前后梳理了一下,于晓苏更加茫然了。家没了,唯一的亲人不知所踪,自己还不知要被带去何处?

还有原主的性格,她也骄纵跋扈不起来啊!

不对,原主家人都不在了,她跟谁演呢?

还好,可以做自己。

就算以后大哥回来了,见她判若两人,也应该能理解突遭变故的转变吧。

总之,未来还是有希望的。

想通了这些,她松松地动了动僵硬的脖颈,脖子瞬时发出“咯咯”的声音。

杨熠察觉到于晓苏的动静,缓缓睁开眼,许久没有说话的嗓音带着几分嘶哑,“醒了?”

于晓苏娇躯一震,循着声音看去,我丢!这是个什么尴尬的姿势?

她居然躺在那个男人的脚边,这个角度看过去,能清楚看到男人优越的下颌、略显苍白的薄唇,还有两个不规则心形的鼻孔。

她立即起身坐在男人对面,舔了舔干燥的唇,觉得有些事情该说清楚了,“你是谁?”

杨熠毫不意外她会这么问,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但他也不准备隐瞒身份,“镇北将军府,杨熠。”

“杨熠?”于晓苏喃喃道,在脑海中搜寻这个名字。

“镇北大将军唯一的儿子,杨熠?你不是在打仗吗?怎么在这儿?”于晓苏有些诧异地盯着杨熠,将脑海中的信息与面前的男人一一对应。

镇北大将军杨霖镇守越州,其子杨熠自小就入军营磨砺,十二岁跟随大将军上阵杀敌,至今已有八年,立下大大小小的军功无数,真正是虎父无犬子!天下无人不知。

传言杨熠长相俊美,引得无数女子倾心不已。今日一见,确实有这个资本。

原主被娇养,却不是那种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她经常出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大哥也会跟她说说。所以,杨熠这个名字她是听过的。

不仅听过,还很迷恋。如今人就在眼前,原主在的话,恐怕得乐疯了吧?

只是越州距榕城紧赶慢赶也得三日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他怎么会来?

杨熠黑曜石般的眼眸闪过一抹意外,她知道他?“战争结束,北狄退兵,镇北军准备班师回朝。”

于晓苏“哦”了一声,神色一松,不管在哪里,没有战争都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恭喜将军,不知您为何出现在我家?”

杨熠抬眼,一双深邃的桃花眼不带一丝温度。见她仍然直愣愣地与自己对视,心里倒是生出一丝赞赏,敢与他直视的人可不多,更何况是女子。

他冷肃着脸,薄唇轻启道:“家父与于家主是故交。奉家父之命,前来寻于家主,看他是否安好。”

于晓苏听出了些许端倪,思忖一会儿便问,“你父亲知道我大哥出事?”

“略有怀疑。”

“这样啊······他为何怀疑?可是我大哥做了什么?”她又问道。

杨熠拧眉,“于家主前些时日去越州见过父亲。他无意间发现了北狄奸细,并告知了我父亲,这对父亲乃至整个镇北军都是莫大的帮助。

战事结束以后,父亲再联系他,却没有回音。他担心于家主的安危,便命我前来看看。”

“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于晓苏看他们身材高大、体格粗犷,有了猜测,“是北狄人吗?”

“北狄奸细。”

果然!

“所以北狄奸细发现我大哥所为,又找不到他人,不惜屠我满门以示报复······”于晓苏蹙着眉自说自话,脑子很快反应过来,“你们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杨熠点头,“不过你放心,将军府会继续找寻。”

谈到这里于晓苏心里也有数了,便道:“既然这样,我懂了。将军的救命之恩,我记下了,日后定当相报。”

于晓苏一脸认真的模样,惹得杨熠嗤笑一声,“你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报恩?”真是个天真的姑娘。

“每个人的存在都是有价值的,而寻找这个价值,就是我目前所要做的。将军何不拭目以待?”于晓苏正色道。

她又何尝不知晓自己什么都没有,但是身处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不允许她躺平摆烂。否则她就如同街角的蚂蚁,谁都能踩死。

杨熠闻言,愣了一瞬,目光幽深地盯着她,前世的于晓苏说不出这种话。他至今还记得前世那个女人倾慕地看着他的眼神,说着“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但求将军怜惜”的鬼话。

后来他们确实定亲了。可是杨熠在北狄之战中右臂中了毒箭,没有解药,只能暂时抑制。两个月后,手臂全部青紫,已经抑制不住了,不得不断臂自保。

她又嫌弃他是个残废,闹着退婚,丢尽了将军府的脸面。后来,更是为了攀附权贵,甘愿做他人的棋子,害得将军府满门抄斩!

胆小怕死、自私自利、背信弃义!

所以他痛恨于晓苏。重生回来以后,他便决心要狠狠地折磨她一番,没想到遇到这么个情况,让他一时不知如何对她。

眼前少女的容貌与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乌溜溜的杏眼,挺翘的琼鼻,娇俏的嘴唇,嫩白的肌肤。可是神色、言语和行为都与之大不相同,若不是熟悉的人,谁能想到内里的芯子已经不一样了呢?

他倏地想起那道突如其来的轰鸣,上一世并没有这番异象。难道跟她有关?

杨熠并没有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平静地接受了,就像前两日平静地接受自己的重生。她换了个灵魂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说起来,俩人也算同类。差别在于,他的灵魂在自己的身体里,而她的在别人的身体里。

就是不知她从何而来?又因何而来?

于晓苏说完就一直关注着杨熠的反应,却见他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呆呆地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将军?”她凑近了一些,轻声唤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