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容疏卫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最新章节列表

古代言情小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男女主角分别是容疏卫宴,作者“采薇采薇”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你走不走了?”容琅眼中有泪,眼角通红,眼神倔强容疏一点儿不怀疑,她要是不松口,这孩子能把自己打成猪头“不走了,我跟你保证,绝对不走了”容疏就差对天发誓了,“杨成就是个闲汉,也不是真心想娶我;他只是想哄骗我跟他私奔,说不定离开这里就会把我卖了”容琅眼中露出不敢置信容疏:怎么样,姐姐是不是今非昔比了?我变了啊!我觉醒了“姐姐真的,这么想的?”少年依然不敢相信,“你是不是骗我,想稳住我,然……

小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作者:采薇采薇

角色:容疏卫宴

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采薇采薇”写的《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主要讲述的是:容疏还摘了桂花。卫宴在屋外晒太阳,隔壁就传来了奇奇怪怪的味道,而且似乎一直在开火。那女人,又在家里折腾什么?容疏把材料倒进去,一边加热一边不断搅拌,让油脂充分皂化。这个过程,十分消耗时间…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第9章 老娘要发财了 免费在线阅读

容疏:老娘要发财了!

果然得购物才能让人赚钱啊!

她要做香皂!

这个她真的会!

第二天,容疏坚决不上山了,她在家里采买一通,要做香皂。

其实香皂需要的东西很简单,猪油、烧碱、盐而已。

容琅和月儿舍不得耽误工,以为她累了要休息,就让她自己在家休息,两人还是去了山上。

——捡钱的事情,耽误了多心疼。

容疏还摘了桂花。

卫宴在屋外晒太阳,隔壁就传来了奇奇怪怪的味道,而且似乎一直在开火。

那女人,又在家里折腾什么?

容疏把材料倒进去,一边加热一边不断搅拌,让油脂充分皂化。

这个过程,十分消耗时间。

容疏弄了两个时辰之后,手累得都抬不起来。

算了,就算它好了。

容疏加入了盐,又搅拌了一会儿,加入了桂花,放在一旁等着成型。

她进屋去躺着休息。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就见已经混得脸熟的小十二,正在锅台上站着,低头喝皂液。

“小十二!”容疏一个箭步窜过来,直接把猫拎起来,“不要命了是不是!”

卫宴本来在屋里写信,听到她的声音,才发现小十二不见了。

他从屋里出来,就听容疏在隔壁骂:“赶紧吐出来,给我吐出来!”

卫宴下意识地以为,小十二偷吃了容疏的东西,后者正在发作。

“它吃了什么,便只当我跟你买了。”卫宴隔着围墙冷冽出声。

容疏:“???它吃了我锅里的东西!”

“那一锅我都买了!”

容疏:“……好。”

晚上,容琅和月儿满载而归,看着空荡荡的灶台,不由大惊。

容琅:“姐姐,锅呢?”

这人在家里,锅让人偷了?

容疏帮他们拿东西,笑眯眯地道:“卖了。”

容琅:???

他们家,还没到砸锅卖铁的程度吧。

别说现在日子好过了,就是之前不好过的时候,也没到这种地步。

“我做了香胰子出来,连锅一起卖了!”

卖了足足十两银子!

所以今晚不开火了,她买了烧鸡和馒头。

造作啊!开心啊!浪起来啊!

明天再做一锅!

除了成本,净赚九两多!

小十二,请如约而至!

与此同时,锦衣卫衙门,刚下值的人,每个人都被叫到一口大黑锅前,被切了一块东西分给他们。

“这,这玩意儿干嘛的?”

刚开始,昭苏还能耐着性子解释,说是澡豆,能拿回去洗澡。

请大家放心,不是让大家背锅的,就是卫大人对大家的关心。

“这玩意儿,咋还香喷喷的?”有人问。

昭苏不耐烦了,“回家洗屁股!洗干净了,等着挨板子!”

于是第二天,锦衣卫衙门都在传,这洗屁股的玩意儿,洗完了还挺光滑的。

昭苏偷偷潜来,“大人,昨天那锅……”

卫宴面如冷霜,“别跟我提那锅!”

天知道,他看到容疏吃力又狡诈地端着一个大黑锅放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容疏还特意跟他交代了,这是极好用的澡豆,让他不要浪费。

卫宴非常想把锅砸到她那张欠收拾的脸上。

但是不行,母亲还在。

更别说,看着小十二一直吐泡泡,他心情多么复杂。

“那……”昭苏是个老实孩子,不让提锅就不提了,“澡豆子很好用,属下代大家来谢谢大人。”

卫宴眉头一皱:“你就没正事了?”

昭苏屁滚尿流,忙说正事。

“您不在的这些日子……”

隔壁又传来了那种香气。

卫宴:老子早晚得想办法把这女人弄走!

容疏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会儿已经做得心应手。

她发现容琅心灵手巧,本着不用白不用,反正将来也是别的女人的原则,奴役弟弟给她用木头挖出来一排四四方方的模子。

别的花样先不搞了,先弄点方方正正的就行。

别一大锅定型了,家里刀都难以插进去。

也不知道,卫宴得了那一锅,到底怎么处理的。

容疏成功得做出来五十多块香胰子。

她留下几块用,然后把剩下的五十块收起来。

月儿道:“姑娘,咱们卖给谁去?”

这也挺愁人的。

虽然东西确实是好东西,但是卖给谁呢?

主要他们也不知道该定什么价格,容易被人骗。

容琅若有所思,“让我想想。”

抛头露面的事情,肯定他去做,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顶梁柱。

容疏大手一挥:“不用想了,我早就想好了。咱们不卖,咱们送人!”

“送人?”月儿大吃一惊,随即道,“姑娘,咱们这是有本钱的……”

“可是酒香也怕巷子深。”容疏道,“来,帮我把每块切成四小块。”

容琅倒是理解了。

虽然他也舍不得,但是为了以后长久地卖钱,自然得开拓市场。

但是问题是,送谁呢?

容疏:“当然是送给女人。”

最有消费能力的女人,要么在深宅后院,要么在勾栏花船。

前者不会随便用外面的东西,后面的人,才容易接触到。

可是容琅不是很同意。

他不愿意姐姐同那些人打交道。

“傻子,”容疏道,“咱们这些穷得饭都吃不上的人,你说脸面重要吗?”

“可是,别人会说闲话。”

“放心吧,有空盯着我们说闲话的,肯定都是酸我们的。如果他们有能力赚这个钱,跑得比我们快多了!”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难道这个,不偷不抢,凭借自己本事赚钱,比拿着命去捕蛇好?

好在容琅很快想明白这个道理,答应了下来。

不过他提了一个条件,说他必须也陪着去。

容疏答应了。

确实需要有个照应,毕竟是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不安全。

来,继续锻炼身体!

容疏说干就干,第二天就带着弟弟,挎着篮子去送香胰子。

两百块切好的香胰子,她尽数送了出去,然后和人说,她五日之后会来卖,定价也不贵,一大块是两串钱。

她按照澡豆的价格算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一块,是市场公允价格,可能还更便宜些。

一锅下来,也大概能卖十两银子。

所以,她没骗卫宴,不算糊弄傻子。

虽然卫宴是批发,可是她不还送了一口大黑锅吗?

大黑锅,真的很贵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2:57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