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南宫玥萧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最新章节列表

武侠修真类型《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现已上架,主角是南宫玥萧奕,作者“南宫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难道三姑娘真的有证据?怎么可能呢?南宫玥看出宝笙的心虚,心中不屑,指着那摊被砸烂的枣泥山药糕道:“祖母请看那摔碎的糕点,那碎糕点中有一点迎春花的花瓣,而府中只有花园有迎春花”她这么一说,众人都明白了枣泥山药糕一般是加了糖桂花提香的,桂花花瓣与迎春花的花瓣一眼看去,确是像极了,但细看之下,还是能分辨出来“宝笙,真的是你!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苏氏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霍地从圈椅……

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作者:南宫玥

角色:南宫玥萧奕

武侠修真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南宫玥”十分给力。讲述了:”闻言,意萱的眸子瞬间亮了,出了这趟子事,她自是待不下来了,越早走越好。于宝柱家的却是笑不出来,三姑娘这么容易的放过她们,肯定是有要求的。果不其然,南宫玥又道:“不过,我需要你们画押为证,从今以后为我用,如何?”她们还有退路吗?于宝柱家的无奈地闭了闭眼,艰难地点点头,面容有些沧桑。从曾经老夫人的贴身…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第22章 收服 免费在线阅读

一听到事情涉及大夫人,于宝柱家的一下子泄了气,任何事情一旦涉及主子,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肯定落不得好。

这事追究下去,背后的主使者很有可能直接杀人灭口!

再者,对主子下药,这可是为奴的大忌,这事一旦捅出去,不止意萱可能命不保,连她和孩子他爹的差事都可能保不住!

她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对南宫玥伏低身子,一派卑恭,“还请三姑娘宽恕意萱一次。”

南宫玥满意地笑了,淡淡道:“我叫你来,自是也不想将这事宣扬出去,不过我这里是万万留不得意萱的了。”

意萱的身子颤了颤,眼眶中溢满泪水,心里后悔极了,她本以为轻松就可以赚一百两赏钱,谁知道竟然会反转到这个地步……

于宝柱家的知情识趣,立刻知道事有转机,“三姑娘,您的意思是……”

南宫玥微微笑了,“意萱的年纪也不小了,我想着不如明儿你去二夫人那里求个恩典,领她回去便是。”

闻言,意萱的眸子瞬间亮了,出了这趟子事,她自是待不下来了,越早走越好。

于宝柱家的却是笑不出来,三姑娘这么容易的放过她们,肯定是有要求的。

果不其然,南宫玥又道:“不过,我需要你们画押为证,从今以后为我用,如何?”

她们还有退路吗?

于宝柱家的无奈地闭了闭眼,艰难地点点头,面容有些沧桑。

从曾经老夫人的贴身丫鬟,到如今的厨房掌事,她活得顺风顺水,见过多少风浪,却不想如今为了女儿竟栽在了这三姑娘手里!

南宫玥朝意梅看了一眼,示意她将之前写好的证词拿出。

于宝柱家的看了那张轻飘飘的澄心纸,咬了咬牙,终于在拇指上按上红泥,在纸上画押。
意萱也是依样画葫芦。

跟着,由安娘带着母女俩出了墨竹院。

看着于宝柱家的母女离开的背影,南宫玥静坐原位,久久不语。

这于宝柱家的做过苏氏的贴身丫鬟,如今是厨房掌事,而意萱她爹又是府里的二管家。
有了这两个助力,以后自己在府里行动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而安娘心里却惦记着另一桩事,三姑娘这院里有两个一等丫鬟,两个二等丫鬟,四个三等丫鬟,如今意萱要走了,便只剩意梅这一个一等丫鬟了,还得再补上一个。

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到底提拔谁更需要神思。
自己得重新观察观察这些丫鬟才行,也好留个心。

月西落,日东升,这多事的一晚总算是过去了。

南宫玥又起了大早,一切都是如常,等姑娘们抵达惊蛰居时,正好辰时还差一刻,她们还有时间做些课前准备。

南宫玥不紧不慢地把自己的字画放在书桌上。
昨天方先生让她们完成一幅字画带过来,可是只有南宫玥自己知道,她带来的却是一幅以前画的旧画。
她讽刺地勾唇,大伯母不喜欢她风头太盛,却不知她根本就不稀罕这些!

南宫玥不动声色地看着其他人,南宫琤面上是一贯的清高自信,南宫琰还是怯懦自卑的模样,南宫琳一脸骄傲,而苏卿萍……

南宫玥玩味地看着苏卿萍,她没记错的话,前世的苏卿萍对琴棋书画只是一知半解,而如今她一脸自信的模样……

这时,方如准时到了。
她还是一贯地严肃,面无表情,第一句就是开门见山:“几位姑娘,把你们的字画在书桌上展开。”

一如既往地,方如第一个看的是南宫琤的画。
南宫玥记得南宫琤的画一向是不错的,不过她的字相对弱了一分。

果然,方如看了南宫琤的画后,赞赏地点了点头,“此画山水相与,搭衬协调,可惜画工稚嫩,不过你这年纪能有此水准便算上乘。”

顿了顿,她又看了眼南宫琤的画,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为何不提字?”

南宫琤露出一丝窘迫,解释说:“学生的字差了三分,恐影响整体美感,便没有提字。”

方如点了点头,眼中含了丝遗憾,没有再说话,接着去看南宫琰的画。

南宫琰画的是小鸡啄米图,歪歪扭扭的几笔线体勉强勾成一只小鸡的模样,四只纤细的爪子,歪斜的撑着整个身子,鸡爪下是几滴浓墨,被当作米,画风简单幼稚,如五岁孩童所作。

可就算是这样,方如也仍旧面色如常,淡淡地说了一句:“多加练习。”

“是,先生。”南宫琰羞红了整张脸,整个人几乎缩成一团。

第三个是南宫玥,她带的是自己一个月前,由重生前的自己所作的画,一副夕阳晚照——当然,九岁的她,画技实在非常普通。

方如皱了皱眉,有些失望。
南宫玥的琴技让她高估了这位二姑娘。

方如抬头看向南宫玥,却见对方一派坦然,竟有一丝洒脱的味道。
她愣了愣,再看南宫玥,见对方一脸局促,与这个年纪该有的的稚嫩没有什么不符。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寸有所短,尺有所长。”方如没有直接评价南宫玥的画技,委婉道,“三姑娘平日里多花点时间练琴吧,有一门出挑的,便已不错。”

一旁的南宫琤闻言,不由挺直腰杆,脸上挂上自信的微笑,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南宫玥当然明白方如的意思,虽然她并不在意对方的评价,但还是装出虚心的样子,道:“是,先生,学生会好好练琴的。”

随后轮到南宫琳。
不同于别人,南宫琳带的不是画,而是一副字,只见那漂亮的梅花篆便跃然纸上,散发着幽幽墨香。

“不错。”方如微微点头,眼中有一丝赞赏。
原先受赵氏邀请的时候是说只要专注教南宫琤就够了。

却不想这南宫府的小姐,各有所长,南宫琤擅画,南宫玥精琴,南宫琳通书法,真是出她意料!

最后一个是苏卿萍。

她看向苏卿萍的话,第一眼的时候,方如的眼中隐隐闪过一抹赞赏,可后来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锐目微微眯起。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3:42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