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废皇子朱高煦朱棣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朱高煦朱棣)无敌废皇子最新小说

军事历史小说《无敌废皇子》,讲述主角朱高煦朱棣的甜蜜故事,作者“朕闻上古”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汉王,监国?东宫太子府,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朱高炽眼中闪过一抹凝重,随即眨巴了几下小眼睛,又呜咽了起来“好啊,这可是真是太好了……儿呐,咱们这就收拾收拾,明儿一早就请道恩旨回顺天去……给人家腾地方……”“应天容不下咱们了……腾地方……腾地方啊……”朱瞻基见状无语地以手抚额,随即挥了挥手,示意宫人赶紧把他架走,别在外面丢人现眼铁憨憨就这般一边呜咽着,一边被好几个宫人架了进去等到他们走后,……

小说:无敌废皇子

作者:朕闻上古

角色:朱高煦朱棣

经典小说《无敌废皇子》是网络作者“朕闻上古”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至少在老二朱高煦的心中,还有亲情尚在,他还是看重父子兄弟之间的亲情。一想到这儿,朱棣顿时心情好上了一点。只是老二始终贼心不死,还懂得以退为进前去就藩,这令朱棣又有些不满。象征性令二人跪了小半时辰,朱棣这才抬了抬眉头,喝道:“小鼻涕,让他们滚进来…

无敌废皇子

第10章 免费在线阅读

朱高煦兄弟二人刚走,朱棣脸上的怒气便瞬间消散,反而露出了一丝满意笑容。

虽然老二勾结靖难遗孤刺王杀驾,依旧搞出这些小动作觊觎太子的位置。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那么愚蠢,知道主动找自己坦白,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一切。

方才朱棣又趁机试探了这两个儿子一番,结果还是让他十分满意的。

至少在老二朱高煦的心中,还有亲情尚在,他还是看重父子兄弟之间的亲情。

一想到这儿,朱棣顿时心情好上了一点。

只是老二始终贼心不死,还懂得以退为进前去就藩,这令朱棣又有些不满。

象征性令二人跪了小半时辰,朱棣这才抬了抬眉头,喝道:“小鼻涕,让他们滚进来。”

“是!”

很快太子朱高炽与汉王朱高煦又灰溜溜地走了进来,跪倒在了地上。

朱棣坐在软榻上,斜睨着兄弟二人,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良久,他才对大胖胖吩咐道:“老大,你回去吧,这儿没你什么事儿了。”

太子爷一愣,“可是爹啊……老二他……”

眼见朱棣瞪大了眼睛,朱高炽当场认怂,老老实实地起身就走。

这个大胖胖,是从小就被自己亲爹吓破了胆啊!

瞧见他这副模样,朱高煦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谁料朱棣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只是这一脚明显比之前轻了许多。

朱高煦也不躲,任由朱棣发泄着怒火。

踹呗。

只要这事儿翻篇儿就成。

不然将这个隐患留下,指不定什么时候坑死自己。

朱老四见他这副滚刀肉的样子,顿时就气极反笑,也没了收拾他的兴致。

“老二,别说爹不给你机会。”

“爹把五城兵马司交给你,从明日追查建文行踪。”

“如果成功找到建文,什么事儿爹都可以忘了,如若不然,你就等着发配凤阳高墙吧!”

朱高煦一愣,整个人当场傻眼。

你娘咧!

发配凤阳高墙?

这未免也太狠了吧?

凤阳是朱明皇室的龙兴之地,太祖朱元璋不忍子孙为争夺皇位打的你死我活,于是建造凤阳高墙,为的是皇子皇孙们犯了大忌,也能留条活命。

所以这发配凤阳高墙的废人庶人,大多都是因犯过重罪而发配高墙的庶人、论死者,他们的子孙或多或少也受到播连,而论死者和朝廷所忌惮的对象及其子孙会被处死或被永远禁锢,如建文后人。

发配高墙之庶人及子孙会被支给一定粮薪以度日,这只是保证你不会被饿死,更别提什么依红偎绿、风花雪月了。

这样的终生圈禁生活,朱高煦只怕去了,分分钟就撞墙而亡。

朱棣见了嘿嘿冷笑几声,随即让朱高煦滚蛋。

小样儿,老子还治不了你了?

还想去云南就藩享福,老子这个皇帝都没享几天清福!

朱高煦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接过了五城兵马司的提督腰牌,忧心忡忡地走出皇宫。

看着手中这提督腰牌,朱高煦觉得十分烫手。

五城兵马司并不是一个衙门,而是五个衙门的合称,它们分为中城兵马司、东城兵马司、西城兵马司、南城兵马司、北城兵马司,它们将京城分为五个片区分别管理。

五城兵马司只设置一个“提督”官职,而这里的“提督”是一个动词,不是一个名词,比如朱高煦现在“提督五城兵马司”,汉王朱高煦就是五城兵马司的临时上级。

这个职小官微的武职部门,却手握四千余名巡逻士兵。

而且最令人胆寒的是,这些巡逻士兵不是大明中后期那些市井杂役,反倒是由京师三大营军中精锐战兵充任。

一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壮汉,能开大弓,也能拿刀剑肉搏,战斗力极为惊人。

朱高煦手握提督腰牌,回头看了一眼庄严肃穆的紫禁城,心中觉得沉甸甸的。

朱老四啊朱老四,你这又是一次试探?

把这支精锐战兵交给我,等着老子与赵王朱高燧一同起兵谋逆?

汉王朱高煦提督五城兵马司,军中还有着不少嫡系部队;赵王朱高燧执掌锦衣卫,随时可以切断皇帝耳目,将他困在深宫里面。

若是朱高煦还是以前那个朱高煦,得了这提督腰牌,只怕当真会头脑发热,落入朱老四的陷阱之中。

一想到这儿,朱高煦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帝王的心思,还真是琢磨不透啊!

……

锦衣卫,北镇抚司。

朱高燧有些头疼地坐在椅子上,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当年刺杀案件中抓捕的靖难遗孤,一个比一个骨头硬,严刑拷打了这么多天,竟然都没有撬开他们的嘴巴。

这些个刺客,说他们是靖难遗孤,其实有些不合适。

建文旧臣,才更符合他们的身份。

他们之中,甚至不少人都是建文朝的文吏,而不是武夫丘八。

但偏偏就是这些文吏,骨头最硬,嘴巴最严。

“呵,文人气节?老子今天算是见识了。”

正当这个时候,一人前来禀报道:“大人,有人求见,自称是您的故旧。”

老子的故旧?

朱高燧皱了皱眉头,命他将来人带了进来。

片刻之后,只见一俊逸清秀的少年郎走了进来。

“三叔,什么事儿,发这么大的火气啊?”

朱高燧扫了一眼这个举止轻浮的大侄儿,露出了一个古怪笑容。

“有什么事儿快说,你三叔我正烦着呢!”

对于这头心思重的小狼崽子,朱高燧一向不喜,看他很不顺眼。

朱瞻基见状也不恼怒,拱手笑道:“侄儿听闻靖难遗孤猖獗,所以特意来锦衣卫讨个差事,为三叔分忧。”

为我分忧?

免了吧!

朱高燧不傻,直截了当地拒绝道:“大侄儿,三叔这锦衣卫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被老爷子知道了,他还不扒了你三叔的皮。”

堂堂太孙殿下,与锦衣卫这些刽子手厮混,传扬出去他将来还怎么继承大统?

不料朱瞻基从怀中取出那块王命金牌,只是轻轻晃了晃,朱高燧便立马明白了。

这是老头子的意思!

他为何让这头小狼崽子来锦衣卫?

即便朱高燧不解,他也不得不给朱瞻基一个职位。

毕竟这是皇帝的意思,他也不敢违背。

只是,这职位高低,可就有些说法了。

“大侄儿,既然老爷子心里有数,那三叔我就放心了。”

“这样吧,给你个百户的职位,如何?”

朱瞻基一愣,随即暴怒。

百户?

我这太孙就值个百户?

老子手里还有王命金牌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2:53
下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