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唐溪芷青柠汽水)完结版在线阅读_《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青柠汽水

角色:唐溪芷青柠汽水

简介:小白捉鬼师一步步被引进路子,我本来想要的只是平静的大学生活,现在看来似乎距离目标越来越远了,晦暗不明的角落暗藏杀机,我的身份也开始扑朔迷离,出现在我身边的他们究竟是谁,我的平静人生终究是被激起浪花了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

《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免费试读

第1章 邪风乍起

第一章 邪风乍起

我呢,是一个平凡又不平凡的普通女孩,在一个普通的大学过着咸鱼般的生活,每天奔波在上课的路上,一天下来又仿佛除了累什么也没获得。

“唐溪芷!”

呃,这是我的名字,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听他说祖上有一个很有名气的捉鬼道士,辉煌过一段日子,所以老人家一直很清高,哪怕我们家过的很清贫。给我这个名字也是为了让我在清贫里保持高尚的情操和美好的品行。

刚刚喊我的是我的舍友,听说我祖上捉鬼的就缠着我让我算命,我伸了个懒腰:“我就是个半吊子,也没正经拜过师。”她不依不饶地说:“那你祖上是很厉害的道士,你肯定也遗传到什么特别厉害的天赋吧。”

天赋倒是有一个,也不算特别厉害,灵力强一点的,出生都会自己打开阴阳眼,因为从小就看得见它们,也没觉得多特别,说到这个,我小时候花了挺多时间区分人和它们,因为并不是所有鬼都长的凶神恶煞,死时不带怨气的鬼一般比死前还好看,带了一层滤镜的感觉。

看着一脸期待的舍友,我叹了一口气:“我会画符。”爷爷生前就叨着我练画符,说是灵力强的会引来恶鬼,它们为了长留人间或者在医院自己选择人家直接投胎会大量吸食灵力。所以为了自保,书中的符我倒是一字不漏的学了。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们没有太悲伤,肉身虽毀,因为生前勤于修炼灵力很强,所以住在牌位里,我时不时喊出来拉拉家常什么的。

慢悠悠从包里取出一叠黄符纸,取出罐罐装的朱砂,掏出毛笔大手一挥给她们一人画了一张。

看时间差不多了 ,我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吃个饭,路过走廊中间的浴室时看见一个男孩子在那边探头探脑,我皱皱眉头,走过去:“你是谁,这里是。。。”有两个女孩子谈笑着掀开浴帘穿过那个男孩子的身体走了进去,我顿在原地,

无奈地揉揉太阳穴,然后大步过去拉起他往外走,他倒像被我吓了一跳:“诶诶!你谁啊?”我将他拉到走廊尽头,盯着他:“刚死没几天吧。”

他“嘿嘿”一笑:“今天第六天,一直有贼心没贼胆,这不是打游戏猝死了吗,变成鬼了还不能好奇好奇女浴室了?”我从背包里拿出符纸,吓了他一跳:“你不是鬼啊?你你!你是捉鬼的?!”

我挑了个眉:“好家伙,家里为你哭的要死要活的,你搁这儿偷看女浴室?这样没良心的鬼我不得收了?”

他连忙求饶:“好姐姐,我不敢了,我这就走!”我拉住想跑的他,认真地告知:“明天是你头七,过了明天还不走,就会变成恶鬼,到时候阴间会派使者来捉你走的,到时候可不太好受。回去看看吧。”

他应付了两句就穿墙跑了。

我收好黄符纸,总感觉我们还会再见的。

在去食堂的路上遇到了陆小娆,每个班都有个万事通,她就是,而且她也是我从幼儿园

拐上来的小老婆。她以一记大鹏展翅向我飞扑过来:“溪溪子!”我张开手接住她,她170的身高110斤的体重,**,且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初恋脸,打探消息万分容易。

我伸手揉揉她的头:“咋啦宝。”她一脸震惊地说:“园林专业那边有个男孩子网吧打游戏猝死了。”看我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她疑惑地歪头:“你怎么这么淡定?不过你从小有阴阳眼,鬼都见得多了何况死个人。唔~”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咬牙切齿地威胁:“陆!小!娆!”她笑得眯眯眼,把我的手拿下来:“别紧张嘛,你不想知道那个男孩子叫什么名字?”我摇摇头:“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哼了一声:“难怪他们老说你们神神叨叨的,知道个名字会怎么样嘛。”我微微一笑:“你喊他名字,他会有感应喔,说不定哪天你在说他的时候,他就站在你背后听呢。”

陆小娆哈哈一笑:“没关系啦,我和他无冤无仇他不会害我的”

“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你怎么知道人家猝死了的”,她摆出一副“这你都不知道的表情”:“他家里人来闹了,说因为学校管理不严才导致她儿子网吧打游戏猝死。”我撇撇嘴:“那孩子可不像是个好管住的。”

忽的一阵风吹来,陆小娆惊呼一声一只手压下裙摆,一只手抱住上身:“这深秋的风好凉。”金黄的银杏树叶飘飘洒洒从树枝上脱落,像一场浪漫的雨,我不禁抬起头伸手去接,嘴角不自觉带了抹笑容感慨了一声:“好漂亮。”陆小娆也顾不上自己了,伸手替我拿掉头上的叶子:“你怎么像个小孩子?”我摇摇头:“按理我和爷爷一起生活着长大应该和他老人家一样喜欢兰花,但是我很喜欢银杏,喜欢秋天里它张扬把叶子洒在空中。”

透过飘落的叶子仿佛有个穿着黑色大衣身材挺拔的少年站在路尽头看着我们,我刚想看清楚一点,他又消失了。

我只当又是哪个夭折的小鬼,在觊觎我的灵力,没刻意去理会。转头替陆小娆捡去头发上的叶子:“我去食堂吃饭,要一起吗?”她点点头:“肯定要跟着的啊!我还要和你讲这些天我听到的八卦呢。”我无奈地挽住她的胳膊:“好好好,走吧,小祖宗。”心里却也不自觉想起了那个女浴室遇到男孩子,他这个性子,不像是一个会安安分分投胎的孩子,过了明天他不入轮回就会失去心智变成恶鬼,到时候会很棘手,回去给他抄几份经书吧,超度一下。

晚上我在图书馆认真地抄着经书,突然感觉到窗外的异动,抬起头往窗外一看,一团黑色的阴影贴着玻璃隐约露出四肢,以一个爬虫似的姿势趴在窗户上,仿佛在找人。我心下一惊,这是什么东西!捂住我自己的嘴,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那东西慢慢渗了进来嘴里呢喃着:“灵力,好强的灵力啊,哈哈哈哈哈。”我皱起眉头,抱着书包慌忙跑出门口,我感觉到它还追在我的身后,下楼时楼梯间楼道里的灯开始不稳定地闪起来,我脚步赶忙加快,还有半层楼梯,我身上寒津津的,我知道那东西已经离得很近了,随着一阵冷冽的风,我往旁边一闪。

“哐!”

楼梯不锈钢扶手被打弯进去,我摔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又是一阵冷冽的风,我躲闪不及被它掐着脖子抵到了墙上 ,脚背绷直了也碰不到地,脖子很痛,窒息的感觉让我急迫地想要空气,我从包里摸出一张驱邪符,费力贴到它身上,却只是被它的邪气一瞬间燎出蓝色的火焰之后化成灰烬。我挣扎起来,却只让自己更难受。我盯着它,想看清杀我的是什么东西,却依旧只看见模糊的黑影。我没有力气了,居然以这样的死法。

“噌!”

“啊啊啊啊啊!”

随着鬼影凄厉的惨叫,我感觉身子在往下坠,却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我干咳两声,双手紧张地攀着他的脖子。

“就凭你这样的小鬼,也敢伤她!”他的声音居然带着怒意,我抬头看着他,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好看的男孩子一定会让人印象深刻,可是我对他一点记忆也没有。

那鬼像被点燃了一样,渐渐化为灰烬,像过节燃烧的纸钱一样在空中消散了。

他低头看向我,我怔怔地看着他,同为捉鬼的,他怎么这么厉害。他伸手抚上我的脖子,我有了刚刚的经历,不禁吓了一跳,缩手护住脖子。他愣了一下,弯腰把我放到地上,眼神复杂:“是我唐突了。”

我赶忙伸出手:“你好,我叫唐溪芷,今天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他伸手握住我的手:“我是慕言景。”

我突然觉得他身上的黑色大衣很眼熟,这不是白天看见的帅哥吗?

我尴尬地没话找话:“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吗?”他摇摇头:“不是,这片区域最近异动的厉害,我过来处理一下。你灵力太强大了,暂时又没法好好运用,晚上出门很危险。”

处理异动?这小哥哥到底是什么人,越聊我越迷糊了。

“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明早起来你脖子上就是一圈勒痕。”他把手指放在我脖子上,顿时我感觉到一股清清凉凉的力量涌进来,很舒服。

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有些局促,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同时心里突然一沉,为什么那些恶灵突然开始动手攻击我了。从前虽然能感觉到有些灵魂来者不善,但是它们并没有明显的动手,一般是搞一些小动作,比如把电吹风插电垂在浴缸的一角,或者在楼梯口整润滑剂,尽量让我死的像个意外。

他偏头打量了我一眼:“在想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它攻击我,和你要处理的异动有关系吗?”

他收回手,又仔细端详了一下我的脖子:“可能以为我是来捉它们的,想尽早拿到灵力,免得夜长梦多。”这么扯的理由我自然是不信的,但是我也没有追问,毕竟萍水相逢,人家凭什么告诉我。

我后退一步和他拉开距离干咳两声,想着说些什么化解尴尬。他突然眉头一皱,手指掐了几下,脸色凝重地说:“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下,可能要先走一步,你要不要喊朋友过来接你,经过刚才那场折腾你的三把火弱了一些,怕是会有邪灵近身。”我连忙点头:“那你忙去吧,我喊朋友过来接我就好了。”他递给我一个铃铛:“这是镇魂铃,听到铃声邪灵自会退避三舍,也算是一个防身的法器,你先收着。”我下意识接过来,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飞快下楼离开了,我低头看着这铃铛,已经有些年头了,看起来是铜质的,上面刻着一些符文,凹槽处有些许黑色的污迹,我用指腹擦了几下没有擦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弄的,那个男孩子看着挺讲卫生的啊。我把它系在了我的衣服拉链扣子上,铃声响起,居然有一丝丝钟声的味道,但没有钟声雄厚悠扬。

第二天原先以为我的生活要重归与平静的时候,没想到下了晚自习在女生宿舍楼下居然遇到了先前偷看女生浴室的小鬼。他在楼下左顾右盼好像在找人,我眉头一皱,这家伙不会想捉弄哪个女孩子吧,死了都不消停 。他看见了我眼神一亮,向我跑了过来,还有五米的时候,铃声一响,只听“嗡~”的一声,他被震飞出去 。

我忙伸手捂住铃铛,让它不要发出声音。看向地上的他:“不好意思。”他脸色苍白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身上显现出紫色的斑,是要变成恶灵了吗,难怪镇魂铃把他当邪灵处置。

“姐姐,你救救我。”他声音带着哭腔,十分慌张,我不解地说:“不想成为恶灵,去投胎就好了啊。我给你抄了几份经文,回头烧给你。”他猛地摇头:“没用的没用的!”他想上前来,又忌惮我的铃铛,只好隔着老远把手臂扬给我看,上面的紫斑很显眼,“我已经开始恶灵化了,可是我没法去投胎,有人把我的灵魂困在这里,我没法和他们一样往上飘去投胎的门。”

我心里隐隐约约涌起了不安感:“你的肉身火化了吗?”让灵魂滞留于世的方法,一是被人圈养,二是失去意识成为恶灵,三是肉身不死。可是他这个样子一看就没有被人圈养,难道他没有死?不可能,如果他没有死,灵魂不会恶灵化,难道。。?!

我呼吸都停滞了一下,心里犯起了恐惧,今天是第七天,如果真是那样,今天不阻止,后果不堪设想,管不了那么多了:“快带我去你家!”

他赶忙在前面带路,我打电话给爸爸,他很快接了电话:“小溪?”“爸爸,你把手机放到爷爷牌位前面。”

“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听到爸爸脚步急促地走向祠堂,他知道我没事是不会大晚上惊扰爷爷休息的,“免提打开了。”

我把大体情况和爷爷讲了一下,爷爷苍老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来“阿芷,爷爷和你想的一样,恐怕是有人在炼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