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陪着你(叶严皓刘嘉)精彩小说_叶严皓刘嘉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想陪着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猫猫没饼

角色:叶严皓刘嘉

简介:叶严皓从没见过像刘嘉这样的倒霉蛋儿,从小妈妈不疼爸爸不爱,东家一口饭西家一口水的活这么大,他觉得不可思议
更令他觉得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没有人替这个摆脱这一切
他来了,他们认识了,他们互相帮助了,他们一起长大了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我想陪着你

《我想陪着你》免费试读

第5章 刘嘉

一大早楼底下就有人吵架,硬是把叶严皓吵醒了,离闹钟响还差一个小时,他躺床上静静地听外面的声音,又是一个女人在嘶吼,好像在问什么人要钱。

昏昏沉沉躺了一小时,期间似乎又听见姥姥跟小姨出门的声音。

等他起来,感觉头昏脑胀的,很显然,没有休息好,非常不舒服,打开手机一看,原本今天要来找他的王楠竟然说来不了了,等下次放小长假了再来找他,叶严皓心里头有点小失落。

早餐店里人很多,但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刘嘉!

他震惊地看着刘嘉穿着校服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坐在角落里小口小口地喝着白粥。

“皓皓!站那干什么,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刘嘉,昨天说的就是他,他带你认认路,嘉嘉,这是叶严皓,我姐的儿子。”何舒介绍完就给叶严皓拿了五个包子一碗黑米粥,转身忙去了。

刘嘉看了叶严皓一眼,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叶严皓也没说话,两个人安静地吃完早饭,仿佛之前根本没见过一样。

刘嘉带着叶严皓从早餐店里出来,叶严皓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报完名字后刘嘉半天没吭气!合着对方压根儿认识他!

“你当时怎么不说你知道我?”眼看着刘嘉迎头就要撞到小摊上了,他捞了一把刘嘉的胳膊:“想什么呢?”

刘嘉闷哼一声,猛地将胳膊抽出来:“哇!你这力气差点把我胳膊卸下来!”

“你这身板儿,我能把你这个人拆了重组!看路!”

叶严皓说完,刘嘉抬起头朝他笑笑,那张脸不能用白来形容,那简直是病态白!

叶严皓刚想张口问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结果一道异样的目光让他有些浑身不舒服,他转头看过去,是刚刚差点被刘嘉撞到的摊子的摊主,。

那人正用着很嫌弃厌恶的目光瞪着刘嘉,甚至像在避瘟神一样避着刘嘉,要不是后面有别的摊子,那人都想把自己的摊位往远处搬了。

叶严皓不明所以,只觉得怒火中烧!他皱着眉就问:“你看什么呢!”

“叫唤什么!你们差点撞到我了!”那摊贩站起来就对着叶严皓吼上了。

“差点撞上那就是没撞上!你吼什么吼!”叶严皓本来就那么一问,这摊贩一吼就给他把火拱起来了,本来就不舒心的几天这下子引线烧到头了。

那摊贩年纪少说得四十多岁,被小孩子压一头瞬间觉得丢脸,气的脸红脖子粗地就嚷嚷着让叶严皓跟刘嘉赶紧滚蛋,嘴里不干不净地嘟囔着,刘嘉试图拉叶严皓离开,但是那人越发的变本加厉!

“小畜生!”

叶严皓手上拎着空书包,猛地甩过去就将摊子上摆的整齐的葡萄砸坏了不少,突如其来的动作将在周围人都吓了一大跳,之后其他摊贩一个两个叉着腰开始看好戏,没有一个劝的。

那摊贩被叶严皓吓一哆嗦,心里头有点发怵,本以为小孩子不敢说什么,他骂就骂了,谁知道碰上个硬茬,看着叶严皓结实的胳膊他有些心虚,但是面子上不能过不去,扯着嗓子让叶严皓赔他的葡萄。

叶严皓甩开刘嘉拉扯他的手走过去直愣愣地盯着摊贩:“我再问一遍你刚刚什么意思?”

那摊贩喘着粗气指着他身后的刘嘉就骂:“婊子教的东西一天就知道给人添晦气!身边混的也没一个好东西!你赔我葡萄!不然我报警!”

叶严皓打小接触的都是些高知分子家庭的人,难听话不是没听过,但都已经是克制克制再克制后的发言,大家骂人不说脏字,脑子快的能怼回去,脑子不灵活的根本反应不过来,从没有遇见过这么大咧咧张嘴喷脏字的。

脏话他说不出口,他随手抓起葡萄就往人嘴上砸,他第二下还没发力就被身后的刘嘉拦住了。

刘嘉脸色苍白,张嘴让摊贩给叶严皓道歉,他不想把事情闹大,先动手的就是没有理。

那摊贩看刘嘉不敢闹更是肆无忌惮,叶严皓觉得刘嘉太怂了,他扯开刘嘉拦他的手,一脚上去把摊子踹飞了,本就不大的三轮车搭起来的摊子现在倒在地上,周围一阵惊呼!

“啊!打人了打人了!快报警!”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快报警,刘嘉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一把拽住想要过去揍人的叶严皓,然后比他快一步跨过去照着摊贩的嘴就是一拳,打的人侧翻在地!

瘦弱的身板竟然力气这么大!这是叶严皓没想到的,他忽然想到刘嘉可能并不是怂,只是能忍。

人群开始混乱,看戏的拉架的趁机报仇的围成一圈,眼看着刘嘉莫名其妙的挨了别人揍,他赶紧过去把人踹开,就这样,混战开始。

叶严皓怎么也没想到来姥姥家的第二天能把自己搞到派出所去,不知道姥姥还愿不愿意收留他了。

抬起头看了眼旁边的刘嘉,目光从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往下挪一直看到他的手,手关节有些红,还有不少小口子,估计是打破皮了,叶严皓在刘嘉这头一回切身体会到人不可貌相这五个字的含义。

何舒急急忙忙的赶过来,紧张地问他俩有没有受伤,叶严皓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挨了几下也都跟闹着玩儿似的痛一下就没了,其实一直都是他捶别人,倒是刘嘉挨了好几下重的,他皮肤白,嘴角有一个食指大小的青紫圆块特别显眼,但他全程没有说话。

有几个人不依不饶的要让他俩拘上好几天,可是打架的又不是就他俩,错也不能全让他俩扛,最后还是何舒软硬兼施的让受伤看起来有些重的松了口,互相道歉,给他们一共赔了六千块钱加上将摊子上的葡萄全买了下来,一共花了快七千。

何舒表面上不露,但实际上心疼的要滴血,不过没办法,谁让俩孩子把人家脸打得肿的各个跟个猪头似的,还好没打出什么大毛病。

两个人出了这事,也就不用去学校了,跟着何舒一起去了早餐店,姥姥在店里焦急的等着,一看到他们就拉着不松手,发现都没事才放下心,转过头就开始站在门口指桑骂槐的骂人,变脸的速度看的叶严皓目瞪口呆。

他们俩吃了午饭就被赶回家,一人拉着一个推车把葡萄艰难的搬回家了。

叶严皓坐在沙发上看刘嘉洗葡萄,有些葡萄烂了也被他洗干净了,叶严皓看了半天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句:“你之前干嘛拦我?”

刘嘉抬头看了眼叶严皓,他的脸好像比早上还要白上几分,就连嘴唇都变得没有血色了,叶严皓心头一震:“你怎么回事儿?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被人打坏了?”

“没什么,没休息好太累了。”刘嘉笑了笑,看的叶严皓感觉他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

“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模样吗?”叶严皓说着就伸手把他揪起来了:“我带你看看你这张可以直接拉去火葬场躺盒子的脸。”

刘嘉这下是真心笑了:“你今天这玩笑开的比较好笑。”

“我开的玩笑一直很好笑。”叶严皓拉着他站在狭小的卫生间里,两个人一起挤在洗漱台前,墙上挂着擦的一点水渍都没有镜子,镜子里清晰的映着刘嘉惨白的脸,不过刘嘉的目光却是盯着叶严皓看的。

“看你自己,別盯着我,渗人。”叶严皓伸手在镜子上敲了敲刘嘉的脸,嫌弃的让他收回看自己的目光。

“谢谢。”

叶严皓莫名其妙的看着刘嘉:“谢什么?”

刘嘉拧开水龙头洗了两把脸,带着笑意的开口:“帮我从黄毛手上拉出来,还有那个摊主。”

“谁帮你了,我动手是因为他们欠收拾,什么人啊!”叶严皓提起来就生气:“这种人就应该关精神病院去。”

刘嘉无声的笑了笑,两个人从厕所出来后又开始坐着洗葡萄。

叶严皓找个了小板凳坐在刘嘉对面伸手拿了一串完好无损的玫瑰香,边吃边说:“你要是不舒服就趁早说,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不然小伤变大伤了。”叶严皓伸手指了指刘嘉的手背:“你不疼吗?”上面破皮的地方红红的,显得他的手更白了。

刘嘉不在意地摇摇头:“这点破皮有什么可疼的。”

叶严皓点点头然后又问刘嘉:“你是不是不会打架,只会那一招可劲儿捶人看脸?”

刘嘉轻轻啊了一声,叶严皓带着点小得瑟的说:“我学拳击的,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看到刘嘉惊讶的脸,叶严皓挑挑眉笑着问:“想学吗?”

“想,不过可能没时间”

叶严皓有些失落,他在这边第一个认识的就是刘嘉了,无论是以什么身份,他现在想交刘嘉这个朋友。

想到这个,叶严皓突然想起来昨天姥姥跟他说有个弟弟要来,甚至还有钥匙,前面回来开门的人确实是刘嘉…

“你今年到底多大?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刘嘉没想到叶严对这个问题这么执着,“十八。”

叶严皓皱着眉在心里头想着:跟自己同岁啊!

这个刘嘉跟姥姥和小姨的关系极其亲密,但是姥姥跟小姨介绍他时并没有说明关系,代表他的身份不好开口明讲,往坏了猜是小姨未婚生子,往好了猜是小姨结婚后又离了。

姥姥给他准备的房间里有几件男孩子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角落,保不准就是刘嘉的,他现在过来了,把人家屋子占了,刘嘉心里不舒服所以昨天连家都不回了?…..

叶严皓脑子把能猜的全连到一起,但这一切设想又全都被击碎了,照何舒的性格不是苛待孩子的人,更不会放任孩子大半夜的不回家。

实在是猜不到,叶严皓就怕问了会戳人痛处,所以他选择闭嘴装作不知道,大不了晚上他睡沙发,把房间还给刘嘉。

刘嘉看叶严皓面色严肃的沉默了半天,他轻声问到:“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叶严皓摇摇头随口说了句:“咱俩同岁。”接着又说:“你昨天怎么没回来?是不是知道我要来?”

“还有,你真的问黄毛借钱了吗?咱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不然我就给小姨告状!”

刘嘉有点反应不过来,叶严皓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他不知道先回答哪个。

“我没回来是因为我……我在打工,昨晚没来是因为太晚了,在上班的地方直接睡了。”

叶严皓听完有点愣,打工?“小姨知道吗?”

“知道啊。”

叶严皓瞪大了眼睛看着刘嘉,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傻乎乎的问了句:“那你白天上学,不困吗?”

刘嘉想了想自己那上不了台面的成绩一时无语,看着叶严皓好奇的目光一时竟然有些臊得慌,小声地回答:“太薄的书一般砸不醒。”

叶严皓先是没反应过来,最后理解了后跟被人点了笑穴似得大笑不停。

他不知道现在不笑还能干什么,刘嘉怎么看不像是那种不好好学习,社会气息浓重的少年,人家打工连家长都是知道的那肯定是有必须打工的原因的,再问下去那就是没脑子了。

叶严皓笑着开始跟刘嘉讲之前王楠的糗事。

他想起来有一次寒假王楠把十张卷子放的找不见了,一开始没着急,想着先写别的,快开学了再找,谁知道一直到还有两天就开学了他才记起来,找到后连着熬了两天夜才写完,开学那天一大早就趴着睡,掉地上了把老师同学吓得赶紧扛去医务室,谁知道半路上他突然扯开呼。

叶严皓给刘嘉讲这事时边讲边笑,听他讲的人还没怎么样呢他自己先笑的四仰八叉的。话匣子打开后就开始不停的聊,主要是叶严皓讲刘嘉听。

两人之间的尴尬好像随着那一场架被打散了,忽然变的亲近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