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建设卓深蓝《拈花不微笑》全文阅读_(拈花不微笑)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拈花不微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馨隅

角色:第一建设卓深蓝

简介: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柯迦叶”这就是禅宗有名的“拈花微笑”的典故得道众人识得拈花微笑境界的,也只迦叶一人,红尘中又有几人?
  世尊当年所传乃纯净无垢、淡然豁达、超凡脱俗、坦然自得、无痴癫妄想的心境可真正论及,何人真能成就这化外高人?有时纵不贪心,造化却也弄人,拈花不能微笑,也就不奇怪了……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拈花不微笑

《拈花不微笑》免费试读

第5章 心动

高二下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高中的大多数课程已经提前修完。年前就有不少人参加了托福考试(90年代,托福为主),成绩出来后,很多人陆陆续续向国外的大学寄出申请。收到大学通知的校友们,多数不再来校。每年这个时候,学校总会合并班级,重新排定座次。

我已经1米81,依旧坐在最后一排,同桌自然还是1米85的阿武。十多年来,我们五个人感情不变,身高分水岭却已经形成。其余3人楚怀算是中等身材1米75,慕白将近2米,阿峻的身高却始终维持在1米63,这让徐家众人心急如焚,恁是听信谣传,非给这哥们打什么“长高针”,也没见甚疗效。

疗效的凸显却在两年后的大学时代。不知道是晚发性作用,还是阿峻晚长,大二的时候,阿峻忽然如同晚开的芝麻花,节节攀高,一年不到,长到2米14,在他嫌弃着自己日益增多的膨胀纹的日子里,我们却在“嫌弃”那单独摆在寝室一角孤孤单单的超长单人床,并以这嫌弃的名义,让他承包了收晾衣服的工作,天然衣叉呀!很多时候,生命中的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要轻易用现在的眼光和想法,去估量不确定的未来。谁也不知道,奇迹会在哪天发生!

周亚男这假小子能够长到1米68,没什么好奇怪的。按照阿武的偏颇之言,周亚男这是皮实,常常挨打,所以筋长骨也长。倒是卓深蓝,好似不忍和周亚男分开似的,也长到了1米66,这两人依旧同座。当时为了杜绝男女生成堆讲话,多是男女生一隔一排的坐着。作为女生当中的高海拔 ,这两人居然被老班指派到了我们前面。

我风轻云淡的坐着,看着两个女生搬座位。忽然觉得自己够矫情,内心早就万马奔腾,期待万分,偏偏不能露出一丝声色。连阿武都不能说。我手中的水笔越转越快,居然幻化出夏天食堂老风扇转动时咿咿呀呀的噪声,让人不得安宁。

刚刚调好座位,周亚男呲牙咧嘴的回头冲阿武挥了挥拳头,露出个轻蔑的笑容。阿武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低声说道(那音量又恰好可以被周亚男听到):“老班,你这不是造孽吗?人间至惨就是前座是爆戾女霸王龙。”

周亚男回头飞了个大大的白眼,揉了揉鼻子,鼻腔里发出轻蔑的气流声。我抬头,发现楚怀他们几个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有如斯好斗的一双男女,外加n个热情观众,可以想见,以后的日子绝对精彩!

中国教育本质而言应试教育为主,我们班又是重点班,新任班主任更是灭绝师爹中的极品——庄悟诚同志。他接管我们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排座,全班前十名排在了一个组,美其名曰互相促进,顺带也把阿武和周亚男排了进来,一来这两人的家长在校董心目中分量不轻,老庄得罪不得,二来也算掩人耳目,本组也有中等生和一般生。

高三很快如约而至 ,开学后一个多月已是初秋时节。那一年温差比往年大,风沙也大,带着西北大漠的余威,势不可挡,一路南下。卓深蓝的鼻子(过敏性鼻炎)塞得也比往年早。只要外面一起风,她就会喷嚏一个接着一个,眼睛红得像小兔,鼻头也是红红的。一个星期至少有三天,善忘的女生总会逮谁就问,“有不用的草稿纸不,支援点,我忘带纸巾了。”然后捏着鼻子,冲你微笑,那双如斑比的眼中满是水汽。

看着别人殷勤的拿纸,我忽然意识到,涨满我心中的那样东西叫作嫉妒,和阿武的言语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希望,能够照顾她的人只有我一个,甚至不是任何一个女生。

这秘密折腾了我整整一个星期后,我终于毫不犹豫带着一长排纸巾去了学校,扔进卓深蓝抽屉,毫不在意的告诉她:“卓深蓝,张妈去超市,纸巾买多了,没地儿塞,看你常用,带点给你。”

我见过迟钝的,没见过像这丫头这么迟钝的,她居然笑得那么无害,“谢谢啊,你家有个小妹妹,用纸多,阿姨多买点,也是有备无患。我犯鼻炎的时侯,我家阿姨也会这样,不过我常常忘记带。占你们家灵儿光了。”

其实这纸巾是我今天刚去超市买的。如果我从家里带那么一大摞纸巾,张妈指不定会胡思乱想,以为我病了。纸巾我带了整整将近一年,大条的卓深蓝从来没有觉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那位同座的更加大条的周亚男自然不会发现我的秘密。以至于直到现在我依旧习惯常备纸巾。

有些感情,一旦生根,就会如同野草般疯长。思恋好像春韭菜,割了一茬,却会长出更嫩更长更鲜灵的苗儿,又好象河底的水草,虽然柔软,却密密麻麻将你缠绕。“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我不能对着那样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无动于衷,我渴望她对我笑,对我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可惜除了上课、写作业、复习,她最大的乐趣却是看武打书。

听周亚男说,深蓝的外公是A大著名的经济学教授,家中两样宝,书香满屋、乖孙深蓝。学问第一,对这样的老人家而言,武打书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书。她外公的反对,激起了卓深蓝的好奇心,武打书成了她课业之外最大的消遣,所幸自制力不错,主次分得清爽,难得自习课上会瞄两眼。

那天,庄老大离班没一会,这丫头瘾犯了,拿出小说,躲课桌下翻着。一会儿功夫,就看见那条乌亮顽皮的马尾轻轻颤动,双肩耸得厉害。眉眼弯弯的小女儿,低头间的温柔却不因我?没见过谁看个武打书还能笑成那样的。

每次看她那样,我总有踢凳子的冲动,想吓唬吓唬她,想看看她笑容突然凝固的模样。鬼使神差,那天我居然真的那么做了。我踢了踢凳子,带着兴味,低声轻言:“喂,老庄回来了。”那丫头立马抽手,一本正经地奋笔疾书。很快发现班上有人讲话,才抬了头,立刻回头,涨红了脸,瞪着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第一建设,不带这样的,哪有你这样不讲江湖道义的。”

小女儿的神情低转温柔,就算是责备也带着江南女子的妮侬婉转,让我的心悸动又沉沦。阿武低声轻笑,长身一探,一把抢过卓深蓝抽屉里的书:“《七剑下天山》,怪不得这两天小桌子满口的大话江湖呐。”

卓深蓝刚刚被我吓唬了一下,又被阿武调侃,不禁恼羞成怒: “第一建设,你管不管你的兄弟呀!我又不是小太监,干嘛老叫我小卓子?再叫我小卓子,我就叫你小勺子,你是我这桌子上的一把小勺子,永远得归我管!你那帮兄弟也得归我管,等我做了你们老大,陈开武你再喊我小卓子试试?”

我哭笑不得,什么歪理邪说?不过她若真愿意管着我,我倒是求之不得。哪怕这个小勺子如斯难听也让人甘之如饴!可惜,这话只能私下想想,却说不得。

“原来你想做我大嫂呀?第一,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以考虑一下。”阿武来了劲儿,开始胡搅蛮缠。

“胡说什么?谁想做你大嫂了?”卓深蓝虎了脸问道。周亚男踢了踢深蓝,俯耳说道:“卓儿,别理他。不过貌似你刚才那话是有点小问题。就算第一建设那家伙是小勺子,也不一定就是你这桌子上的勺儿呀。感觉你求着坐他主子,让人不得不乱想。少说两句,别着了陈开武那家伙的道儿,他就是个没正经的。”

周亚男向来大嗓门,就算压低了嗓门,依旧字字清晰。她一本正经的讨论着阿武的话顺带提出异议。周亚男,你知道吗?我只愿意做你同桌这张小桌子上的那把小勺子!

卓深蓝忽然发现刚才气晕了头,好像赶架子扒着要认领第一建设归属权的态势。两只耳朵嗖的爬满红云,心虚的偷瞄了一眼后桌男生那张沉静的脸,连忙静了声,低头沙沙写着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