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骁棠蜜)喂,妖妖灵吗?有病娇霸宠我_容骁棠蜜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是容骁棠蜜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喂,妖妖灵吗?有病娇霸宠我》,小说作者是“懒懒的一小只”,书中精彩内容是:【先婚后爱 虐渣爽文 两大佬互宠互坑】
渣爹后妈偏心,棠蜜被迫让出未婚夫,替嫁给那个人尽皆知的废柴植物人
然而新婚夜,男人红着眼眶,将她圈在怀中低声诱哄:“糖糖,爱本尊好不好?本尊毁灭世界哄你开心”
棠蜜:“???你也提前黑化啦?”
后来,她发现自己老公不仅神秘尊贵,还又撩又欲体力好,每天都把她宠到神魂颠倒
棠蜜只好捂起马甲,做个甜软小娇妻 
直到某天,首富跪在她面前:“女王陛下,我们今天收购谁?”
容骁:“还有精力出去搞事情?看来是我不够卖力!”
棠蜜:快来呀,别只会用嘴说!
 
1v1双洁,反虐文!走反派的路,让反派无路可走,送渣男贱女进火葬场!

小说:喂,妖妖灵吗?有病娇霸宠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懒懒的一小只

角色:容骁棠蜜

热门小说《喂,妖妖灵吗?有病娇霸宠我》是作者“懒懒的一小只”所著。小说精彩片段:低哑温柔的嗓音极其缱绻,配上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棠蜜差点没把持住。她心头突突跳个不停,下意识退后两步想要躲开:“还是算了吧,我怕你的身体支撑不住,我们以后再……”其实现在洞房也不是不行,主要是怕他……不行。棠蜜:⁄(⁄⁄•⁄ω⁄•⁄⁄)⁄“你是说我不行?这个世上,还没有人敢对本尊这么说话。”容骁眼里的笑意瞬间褪去,黑眸中凝结出一层可怕的寒霜。“我……”棠蜜手忙脚乱想解释,刚说一个字,一只冰凉的手掌已经抚上她莹白的脖颈……

评论专区

从一击男开始:挂开的太大了,无敌流完全燃不起来啊,燃不起来这书还有什么价值,幸好这次学乖了没直接开全订,明明一开始还不错的啊

暗夜君王:拂晓晨星当年也是有封神潜质的人呐,只可惜没写完就去世了

娱乐点金手:唉,头疼,这书真心一般,后悔没看评论就看了。

喂,妖妖灵吗?有病娇霸宠我

《喂,妖妖灵吗?有病娇霸宠我》在线阅读

第3章 老公你到底行不行?

低哑温柔的嗓音极其缱绻,配上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棠蜜差点没把持住。

她心头突突跳个不停,下意识退后两步想要躲开:“还是算了吧,我怕你的身体支撑不住,我们以后再……”

其实现在洞房也不是不行,主要是怕他……不行。

棠蜜:⁄(⁄ ⁄•⁄ω⁄•⁄ ⁄)⁄

“你是说我不行?这个世上,还没有人敢对本尊这么说话。”容骁眼里的笑意瞬间褪去,黑眸中凝结出一层可怕的寒霜。

“我……”

棠蜜手忙脚乱想解释,刚说一个字,一只冰凉的手掌已经抚上她莹白的脖颈。

容骁的手指缓缓收紧,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究竟是想跟我洞房花烛,还是……算了?嗯?”

“呃……这不好吧?”他虽然在笑,眼眸却阴鸷幽冷,棠蜜寒毛都竖起来了。

“花枝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良宵苦短,自然应该及时行乐,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否则,本尊可是会生气的。”

容骁低低轻笑,苍白的手掌抚在她颈间。仿佛只要一用力,就能掐断她脆弱的脖子。

这种就感觉,就像是冰凉滑腻的毒蛇在耳边吐出长长的信子。

棠蜜头皮发麻,都忘了去纠结他称呼的问题:“你都已经昏迷一个多月了,天天靠营养针吊命,你确定你真的能洞房?”

“营养针?”

“对啊,你之前酒后飙车出事故,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

“飙车???”

滴滴滴——

汽车特有的喇叭声远远传来,夹杂着发动机的轰鸣。

容骁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周围的房间,然后……愣在原地。

久久不能回神。

原来……

不是蛊惑人心的幻境吗?

所以眼前这个女子,是真实存在的???

棠蜜见他神色僵硬,继续解释:“你,容骁,宁城首富容家的三少。你之前在滨海路酒后飙车,已经昏迷一个多月了,被专家宣判为植物人。”

“你爷爷容世峰请玄门神算帮你卜了一卦,说是要冲喜。我,棠蜜,就是你的冲喜新娘。”

听到那个刻骨铭心的名字,容骁猛然抬起头:“你叫什么?”

“棠蜜。”

“棠……谧?”

“海棠的棠,甜蜜的蜜。”

“棠蜜?”容骁眼底闪过一抹失望。

“对,棠蜜。你自己先捋一捋,我去倒水。”棠蜜实在不懂他失望个什么劲儿,不过刚苏醒的植物人思绪混乱也正常。

她迅速端起水盆,逃难似的跑进卫生间。

太可怕了。

外界传说中暴躁无脑的废物容骁,私底下竟然这么恐怖。

即使已经有心理准备,她还是有点吃不消。

“呵……本尊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容骁目送棠蜜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门口,露出一抹嘲讽的讥笑。

修真界那几个老不死启动上古诛魔阵,布下层层幻境想要用诛心的法子跟他同归于尽。

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逆转了时空,将他的神魂送回现代。

还让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熟悉到就算以为是幻境,也舍不得那么快打破。

他在幻境里看到几十个棠谧,都不如这位新婚妻子惟妙惟肖……

棠蜜,不但有着八分相似的容貌,还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会是糖糖的转世?

“会是她吗?”

容骁套上病号服随手掐个法诀,一盏九瓣莲花灯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灯芯已经熄灭,灯壁内只剩一缕淡金色幽光。

糖糖的一缕精魂,曾经被温养在这盏菩提明灯中三百多年。

之前被那群老不死困在幻境里时,那缕精魂已经遗失了,好在依旧存了她的一丝气息。

如果棠蜜是糖糖,这丝气息一定会有所感应……

“噗……”

容骁缓缓将灵力灌注灯中,五脏六腑突然泛起一阵钻心的剧痛,一口鲜血也毫无征兆的喷在地毯上。

他急忙掐个诀点在眉心,一道耀眼的金光隐没入体内,勉强压制住翻涌的血气。

穿越前这副躯体实在太弱,无法承载他强大的神魂。

而且这世界的天地法则在排斥他,他只能暂时把大部分修为封印起来……

听见动静的棠蜜急忙从卫生间跑出来。

见容骁脸色惨白嘴角还有一缕殷红,脸色骤变:“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容骁抬起手抹掉嘴角的血迹,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一抹绯红。

“那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吐血?刚才有没有人来过?”

她好像察觉到有灵力波动,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容骁幽暗的眸中闪过一抹精光,猛然抓住她的手:“应该有人来吗?”

“呃,我随口说说。”棠蜜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这个世界有玄门存在。

“你最好别骗我,否则……我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容骁直勾勾盯着她,用最缓慢的语气说出最残忍的话,同时用灵力去探查她的经脉。

虽然已经穿回现代,但棠蜜出现的太过巧合。

如果她竟然还能察觉到灵力波动,他不得不怀疑当中有蹊跷。

在修真界那几百年,他遭受的算计实在太多了。

“我……我能骗你什么?”棠蜜脊背发凉,心里毛毛的。

她说错话了吗?为什么容骁这个反应?

“噗……咳咳咳……”话音刚落,容骁再次喷出一口血,剧烈的咳嗽起来。

苍白的嘴角挂着一抹殷红,宛如雪地里盛开的点点红梅。

冷清孤傲的脸染上绯色,竟有种诡异的瑰丽。

很好看很有味道,丰神俊朗,又带着几分病态的脆弱。

“你没事吧?”

棠蜜赶紧按响服务铃,回头拍着容骁的背帮他顺气。

“咳咳咳……”

容骁没有办法答话,只能一个劲猛咳。

现在这个身体真的太弱了,他只是随便动用一点点灵力居然又被反噬。

真可惜。

短期内是没有办法验证棠蜜的身份了。

“少夫人有什么事?我们很忙的,不要乱按服……”楼下的佣人听到铃声,不情不愿上楼推开门。

当看到容骁好端端坐在床上,愣了片刻后见鬼似的尖叫起来:“啊,三少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