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田甜李灵云全章节在线阅读_(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田甜李灵云,文章原创作者为“望心灵韵”,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九重天玉矶仙子田甜,一时脚滑携同师傅灵云仙子跌落到了凡间
成为了一名被家暴后浑身是伤的尘世中人田甜和她的母亲李灵云
弊着这口窝囊气,玉矶仙子田甜在凡间开启了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一路开挂的生活
脚踢渣男,手撕白莲花,大展拳脚后深藏身前身后功与名,重回九重天上,继续自己不食烟火的仙人生活

小说: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望心灵韵

角色:田甜李灵云

热门新书《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望心灵韵”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肖警官,这人确实是田荣升的妈。”田甜对着肖云霞说着,然后眨了下眼睛。懂了?懂了!电光火石间,二人已经完成了一次交流。(婆子是田荣升的娘,和我没关系。)“听到了吧,俺就是她奶,还不快放开俺……

评论专区

我在土里埋了有些年:文笔可以,但是主角那言行举止犹如普通想当然的大学生,离设定很远。

动画世界大冒险:创意可以一看,但是主角非常不讨喜,干草水平吧。估计看几个世界没意思就扔了

都市之国术无双:低级别金牌打手,震惊了!

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

《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在线阅读

第5章 一口痰五十元

“肖警官,这人确实是田荣升的妈。”

田甜对着肖云霞说着,然后眨了下眼睛。

懂了?

懂了!

电光火石间,二人已经完成了一次交流。

(婆子是田荣升的娘,和我没关系。)

“听到了吧,俺就是她奶,还不快放开俺。”

这婆子听到田甜的话后,大声的喊道。

“是谁的奶奶都不顶用,你刚才的行为就是寻衅滋事,严重影响到了别人的人身安全,我要带你回警局问话。走吧…”

肖云霞说完,抓住周大花手一用力,就把周大花那粗壮的身躯从病床上拽了起来。

疼的周大花直咧嘴。

“啊~俺不去,俺不去,快放开俺。”

站直了的周大花听到要带她去**局,身子一边使劲儿往下出溜,一边喊着。

这吨位绕是受过正规训练的肖云霞也抓不住她,被周大花挣脱了束缚,坐在了地上哇哇的哭闹了起来:

“我苦命的儿啊,你怎么这么命苦,那狠毒的女人,不给你留个后不说,还被这赔钱货害的回不了家,我不活了啊,你把我抓走吧。来来~~”

说着就用头去顶肖云霞,肖云霞也没料到这婆子会来这么一手,猝不及防被撞了一个踉跄。

周围病房的人都被这大吵大闹给吸引来了,围在门口对着坐在地上撒泼的周大花指指点点的。

“这人撒什么泼呢?”

“你不知道吗?这个病房住的小姑娘是被当爹的家暴受伤住的院。

呶,地上的这位说是小姑娘的奶奶,来了也不问问小姑娘身体怎么样,上来就要去打人家。

这不**都来了要把她带走,这给**撒泼呢!”

“我的天咧,还有这样的人家,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啧啧啧啧——

周围的人都带着鄙视的眼神看着地上沉浸在自己表演中的周大花。

“哎呀,这是干什么呢,这里医院,不要大声喧哗,这是谁家属?”

几个护士簇拥着护士长走了过来。

小护士听到吵闹声先过来要制止来着,可是被那周大花的功力吓跑了,回去叫了护士长,这才过来晚了。

先把围在门口的一众病人先驱散了,然后对指着坐在地上的周大花问道。

眼神早已经撇到了田甜的身上。

田甜:别看我,我可不敢和她攀亲戚。

“没人认,小刘,通知保安把这个闹事的人请出去。”

“好的,护士长。”

被叫到名字的小护士忙跑出去叫人去了。

叽里咕噜,周大花停止了喊叫,从地上爬了起来。

用眼神狠狠的剜了田甜一眼。

又胆怯的偷偷的瞄了肖云霞一眼,看着肖云霞没注意她。

灰溜溜的沿墙根溜出了病房。

田甜背靠床背,眯着眼看着溜出云的周大花,隐隐的嘴角向上勾了勾。

敢这么对我这十世善人,虽说下凡间出了点意外,不过相信我这十世善人的功德可不会白积的。

到了走廊后,还有其他病房的病人在自己病房门口,看到她出来后,指着她,小声的对着旁边的病友说着刚才的八卦。

周大花这会儿也感受到了别人对她鄙夷的眼光,虽然心里还在骂着田甜和她娘,但是也不敢在医院闹事了。

低着头小跑着出了医院的大门。

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医院啊呸…吐了一口痰。

“同志,随地吐痰,罚款五十元。”一个带着红袖标的中年妇女站在周大花的身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罚款凭证。

唰…撕了一张,递给了周大花。

嗓子眼又涌上了一口痰的周大花,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硬生生把卡着的痰吞了下去。

“啥?罚款?我…你…”

“同志,你看这边写着标语,公共场合,随地吐痰,罚款五十元。你不会没看到吧,快点,别耽误我的时间。”

周大花不甘不愿的,拉开了脏兮兮棉袄的拉链,从里面的兜里摸出来了身上的钱,数了又数才把五十块钱给到了红袖标的中年妇女手里。

中年妇女一把把钱拿了过来:“以后一定要注意卫生,保持市容市貌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知道了吗。”

周大花看着走远的中年妇女,重重的咳嗽了两声,引的那人又回过头看了周大花一眼。

周大花忙把自己的嘴巴捂上,对着那人在摇了摇手,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老大,你快想个办法啊!老二这被关在**局里怎么弄出来啊!”

“我说娘,今天不是让你去医院求那娘俩了吗?

那娘俩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你倒是和咱们说啊。”

周大花这会儿在郊外的一处平房里。

大儿子田荣光和大儿媳妇张兰英坐在屋里的床边,看着对面坐在凳子上的周大花问道。

“那俩赔钱货坏了良心,根本不认咱家人,指不上了。”

“娘,不可能吧,就弟妹和田甜那熊样,还敢跟你硬气?”

周大花瞪了儿媳妇张兰英一眼,又转念一想,反正今天自己在医院没要到好处,而且今天被那小赔钱货一搅和,自己根本忘了去教训教训老二媳妇。

再看了张兰英一眼,何不让这老大媳妇去试一试:

“英啊!娘没本事。啪…

你弟媳妇她们不待见娘。啪…

娘知道这家里媳妇你最懂事了。啪…

老二媳妇也最听你的话,辛苦你明天就去医院一趟,和老二那口子好好说一说,让她们撤了对老二的控诉,把老二放出来吧。**…

咱们这个家还指着老二挣钱呢!嘭…”

张兰英的手被周大花抓在手里,说一句话拍一下,直拍的张兰英嘴都咧开了,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把手用力抽了出来,周大花没收住力,直接拍到了自己那粗壮的大腿上。

嘶——

疼的周大花倒吸了一口气。

张兰英把那只被拍的红肿的像猪蹄一样的手,放到自己嘴边轻轻的吹了几口气。

才觉得不那么**了。

“娘,你说话就说话呗,打我手干嘛,你不晓得你这个力气,连爹都打不过你吗?”

“行了行了,娘知道了。你就说明天去不去吧。”

“去去去,娘,我铁定把老二媳妇劝的妥妥的。放心吧。”

说完张兰英就把那只肿胀的手伸了过去。

“干嘛?”

“娘,给钱呀!去医院看人,那还能不带点东西。”

“啥,就那一棒子下去打不出个屁来的木头人,还给她买东西,那不纯属浪费吗?

行吧,给你二十块钱。你看着少买点吧。”

周大花一听张兰英给她要钱,蹭就蹦了起来,张嘴就骂,突然想起今天在医院受到唾骂是围观的人说的话,又泄了气,从怀里掏出了二十块钱递给了张兰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