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田甜李灵云全章节在线阅读_(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和师傅一起跌到凡间后,大运来袭》,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田甜李灵云,文章原创作者为“望心灵韵”,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九重天玉矶仙子田甜,一时脚滑携同师傅灵云仙子跌落到了凡间
成为了一名被家暴后浑身是伤的尘世中人田甜和她的母亲李灵云
弊着这口窝囊气,玉矶仙子田甜在凡间开启了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一路开挂的生活
脚踢渣男,手撕白莲花,大展拳脚后深藏身前身后功与名,重回九重天上,继续自己不食烟火的仙人生活

点击阅读全文

第一章 灵云仙子怒怼田大嫂

张兰英咋能不清楚自己这婆婆的脾气,就是个只进不出的貔貅。

每个月都让各房给她交钱,你要用点钱朝她借,非把你骂的怀疑人生不可。

这去看老二媳妇,又是她让去的。

张兰英可不得逮着机会要点钱嘛!

虽然只给了二十,那也比没钱强。

家里还有上次回老家时拿回来的,一些米面,明天少装点带去医院,不空手就行了。

想好了,把钱往自己兜里一装,对着周大花说道:“娘,天也不早了,你今天也挺累的,我去给你拿床被子,你去那屋和家壮一屋睡啊!”

田家老大家里是个男孩,这宝贝孙子可是周大花的心头肉。

有点什么好东西都会给自己这孙子留着。

各家每月给她的钱,也有一大部分让她这孙子糊弄走了。

拿上张兰英给她的被子,周大花特拉上自己的鞋,去到旁边的那间屋子里了。

要说这田家老大租住的这平房,就在城郊的一个小村庄里面,村子离的市里近,人们就把自家的房子分割开按着单间租了出去。

老大家租的是这平房的西厢房,给自家儿子租的是西厢房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周大花走进小房间,看到自家孙子,躺在床上已经睡了。

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床不大,大孙子呈大字躺在床上,只剩下窄窄的一个边,周大花不忍心叫醒大孙子,只好半边身子躺在床边溜边躺了下去。

要说这半夜到底掉下去几次,就不好说了。

只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周大花走起路来,腰都直不起来了。

张兰英则趁着婆婆没看到,自己装了点米面,揣到怀里,偷摸着走了出去。

到了大门口,才朝着院里喊了一嗓子。

“娘,我去看弟妹了。”

等周大花出来想要嘱咐两句时,张兰英早不知道哪里去了。

张兰英在市里打工也待了好几年了,对路也很熟悉,不一会儿就骑着自行车到了医院。

存好自行车后,就走进医院去了。

张兰英别的长处没有,但是这嘴上功夫绝不是盖的,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病房。

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还真叫她找到了李灵云住的病房。

打开房门,张兰英四下一看,朝着李灵云的病床,兴高采烈的走了过去。

“弟妹,大嫂来看你了。”

“哎哟,快让大嫂看看,弟妹呀,你可真受委屈了,老二也真不像话,咋个能动手打人哩,等回家后大嫂绝不饶他。

弟妹,老二呢?咋不在跟前伺候你,这太便宜他了,你可不要狠不下心来使唤他。

叫我说,还是得把他放到眼么前,好好的看着他,要不又不定到哪给你惹事去了。”

叭叭叭,张兰英这张嘴从进病房就停不下来。

原来的李灵云,现在的灵云仙子李灵云,看着眼前这个妇人在自己面前呱噪个不停,心里不由的有些愧疚。

想自己在田甜面前好像就是这么个样子,是真的挺讨人烦的。

但自己可是灵云仙子,这人是谁。

胆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喋喋不休,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咳咳——

李灵云清了清嗓子。

“既然你叫我弟妹,那你就是我的大嫂对吧。

请停止一下你的表演。

嗯,对,闭上嘴巴。

非常好。

这你说的老二,是不是就是那个叫田荣升的男人啊?”

看到张兰英点了点头后,李灵云继续说道:

“啧啧啧,这田荣升都把我打死了,我还让他来我跟前伺候我,我怕不是个傻子吧。

你别张嘴。对了。

放心,这个田荣升我会让他从此远离我的视线范围,再也不允许他有殴打我的情况发生。

当然,之前的事情,他也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李灵云在田甜面前虽总是以柔弱的形象,讨得田甜的心软,但也仅限于田甜。

自己虽然没有仙力,但看这女人的面相,也知道这是个爱沾便宜,又喜爱偷懒耍滑的人,对这种人李灵云一向是怼你没商量。

“弟妹,你,你,说话怎么这么顺溜了。”

张兰英惊讶的听着李灵云滔滔不绝的话语。

自己那个一棒子打不出一个字的弟妹,现在说话如此的流利,让她根本就没听明白说了些什么。

“谢谢大嫂夸奖哈,怪不好意思的。”

李灵云右手轻捂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虽穿着病号服,也露出了别样的风情。

这一举动,更加把张兰英震住了。

这还是自家的弟妹吗?低眉垂目,从不敢与人对视,笨嘴拙舌,同人说话都是磕磕绊绊的。

现在这自信的表情,还有铿锵有力的表达。

张兰英真有些摸不到头脑。

“那个,弟妹你没事吧?”

“有事呀。”

听到这句话,张兰英心里松了口气,弟妹这肯定是被什么东西附了体了,这不承认了吧。

“你没看到我浑身都是伤吗?真是的,也不知道关心关心我的身体。

我说大嫂,你看我伤的这么重,这田家也没让你给送点补偿过来吗?

算了算了,就田家这小气劲儿,我看还是得让法院判。”

张兰英刚松的口气,被李灵云几句话,心都又提了起来。

“弟妹,咋还去法院了?

咱这都是家务事,两口子之间,吵吵闹闹的谁家没个磕绊,让老二回家给你认个错得了。

弟妹你们这都十多年夫妻了,俗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哪有马勺不碰锅沿的。

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这说的个啥呀。

我说大嫂,那不如让大哥也把你打个半死,再让他给你认个错?”

“他敢?”

张兰英大喝一声。

“啧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嫂,好话谁都会说。

这罪可不是谁都能受的。我这也受了这十几年的罪了,这回我也想明白了,往后呀,谁愿意做这个被打的锅沿,谁去做,反正我是不做了。”

哇哦,李灵云内心给自己鼓了无数次的掌,自己这演技真的是太棒了,想自己堂堂一个上神,在下界要扮演一个苦情的妇女,这跨度可是相隔着九重天呢!

张兰英被怼得说不出话来,揣在怀里的米面也没有掏出来。

喘着粗气转过身去就离开了病房。

“大嫂,慢走哈。”李灵云在身后高声的喊了一句。

我真棒,哈哈哈,灵云仙子在心中为自己又竖起了一个大拇哥。

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的灵云仙子,很想去找自己的小徒弟炫耀炫耀。

不巧的是,刚刚起身想要叫人帮助坐轮椅离开的时候。

病房里进来了两个**。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8月12日 pm8:20
下一篇 2022年8月12日 pm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