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筱筱杨誉衡(我早就喜欢你了)_(谢筱筱杨誉衡)全本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我早就喜欢你了》,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不是甜文!!!分类的时候不小心分错了】

临近大学毕业,谢筱筱被男朋友劈腿了,无处可去的她只好投靠自己的好朋友杨嘉嘉
杨嘉嘉家里只有一个即将上大学的弟弟杨誉衡……

小说:我早就喜欢你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南有乔木

角色:谢筱筱杨誉衡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我早就喜欢你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有乔木”。书中精彩内容是:为了能够挤上地铁,谢筱筱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杨誉衡还没醒,谢筱筱怕打扰到他,就没做早餐,反正早餐店大把多。谢筱筱顺利挤上了地铁,也许是她起得早,没碰上高峰期。在地铁上的谢筱筱也没有闲着,她在手机上找了找租房资料,但鲜有合适的。那些房子要么距离太远,要么距离太远,要么价格昂贵……

评论专区

我穿越成一个国:怎么说呢,无极这本书显然是小白化了,设定有创意,写下来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人类大脑牧场:很尬,好久没看过这么尴尬的小说了

泰坦无人声:科幻+恐怖,秒杀99%悬疑灵异

我早就喜欢你了

《我早就喜欢你了》在线阅读

Chapter 3.

为了能够挤上地铁,谢筱筱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杨誉衡还没醒,谢筱筱怕打扰到他,就没做早餐,反正早餐店大把多。

谢筱筱顺利挤上了地铁,也许是她起得早,没碰上高峰期。

在地铁上的谢筱筱也没有闲着,她在手机上找了找租房资料,但鲜有合适的。

那些房子要么距离太远,要么距离太远,要么价格昂贵。

哎,找房子太难了。

谢筱筱内心哀嚎。

刚到公司,谢筱筱就收到了杨誉衡发过来的信息。

杨誉衡:【怎么不叫我。】

他的意思是怎么不让我送你上班。

谢筱筱:【今天起早了,不想打扰你。】

杨誉衡:【晚上过去接你。】

谢筱筱有心推辞,但是一想到昨晚的事,就觉得杨誉衡来接她也是件好事。

谁能知道陈杭会不会躲在哪个角落等着她呢?

她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杨誉衡对她说的话——注意安全。

嗯,确实是需要注意安全。

每个人每天都有可能会遇到一些无法预知的危险,提高安全意识和警惕性都是很有必要的。

谢筱筱:【好。】

······

接下来的几天,陈杭都没再出现过。这让谢筱筱舒心了不少。

她把全身心都投入了工作。

谢筱筱一向是个有野心的人,她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软件项目经理,当然,这个过程会很艰苦,但她从来都是一个意志力坚强的人,她不会轻易放弃的。

谢筱筱这段时间过得很充实,顺利完成了项目,自己的经验也在不断地积累。

一想到明天就是周末,谢筱筱不由地高兴。

这几天,她已经找好合适的房子了,就在西江区的北湖路海棠小区。

较花苑小区,离公司远点,但也没有远到哪里去。

总的来说,那里还算是不错的,就是有些偏僻,人群较为稀疏。

她想明天就过去看看房子,合适的话最好不过,不合适的话她就继续找。

她给杨嘉嘉发了个信息。

谢筱筱:【嘉嘉,我找到房子啦~】

谢筱筱;【我打算明天过去看看】

杨嘉嘉先是回了她一个大大的问号,随后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杨嘉嘉:【我家住不习惯?】

谢筱筱:【不是不是,我住得习惯。】

杨嘉嘉知道谢筱筱不会在自己家住得太久,但是她走得也太快了吧。

细细算来,也才过了半个月。

更何况,独居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比较危险的。

她不太同意谢筱筱这么做。

她家里的房子虽然不多,但是也不缺谢筱筱那一间。

杨嘉嘉:【要不等我弟开学再说?】

杨嘉嘉:【你先在我家住着嘛,这样我弟也有个照应。】

杨嘉嘉:【而且,你一个人住的话,所有事都得亲力亲为。】

杨嘉嘉:【在我家,我弟还可以帮你一些】

杨嘉嘉:【还有就是安全的问题。】

杨嘉嘉:【一个人住很危险的。】

为了能够劝住谢筱筱,杨嘉嘉还特地将网上有关于独居女性的负面新闻给她发了过去。

谢筱筱知道她在担心自己,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

她住在杨嘉嘉家里,确实过得会顺心不少。

但是,独居是她迟早得面对的事。

如果她习惯于当下的生活环境,那么她到时候就会难以接受独居的生活环境。

这对她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她是铁了心地要搬离这里。

到最后,杨嘉嘉实在是劝不住她了,只好任由她去。

杨嘉嘉:【那你先过去看看房子。】

谢筱筱对西江区还不太熟悉,也没有去过北湖路那边,她打算让杨誉衡带她过去。

当天晚上,谢筱筱就和杨誉凡提了这件事。

“你要搬走?”这件事对于杨誉凡来说是始料不及的,没有人和他提起过。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中却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吃惊与失落。

“嗯。”面对杨誉凡的质问,谢筱筱好像没有什么底气,说话的声音也就有些弱。

她确实是没什么底气。

这半个月里,杨誉凡一直在精心地照顾她,送她上下班,给她准备早晚餐。

可她倒好,连要搬走这件事都没有和人家商量。

她有些心虚地敛了敛眸,不敢和他对视,只是低着头吃饭。

“为什么?”他说话的语气有些冰冷。

“之前没找到合适的房子。”

如今找到了,自然是要搬走的。

杨誉衡目光一沉,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我不同意。”他的语气十分坚决。

???

谢筱筱有些云里雾里。

她,好像,不是来征求他的意见的……

但是一想到自己是理亏的一方,谢筱筱也不敢说什么反驳他的话出来。

只是说了一句:“我已经和嘉嘉说过了。”

言下之意就是,我已经和她商量过了,她已经同意了,就没必要再和你商量、征求你的意见了的意思。

杨誉衡沉默了许久。

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安静。

谢筱筱如坐针毡。

“一个人住太危险了。”

“更何况你是个女生,”

“很多事情做起来会很麻烦。”

杨誉衡说得不无道理。

“还有你前男友,你确定他不会去骚扰你?”他说得有理有据,毫无破绽。

谢筱筱并不是没有想过陈杭会去骚扰自己。

她会在搬过去之前解决好这件事,确保陈杭不会再纠缠着她。

她会尽力排除一切能够排除的危险。

“我会解决好这件事情再搬走。”

谢筱筱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和杨誉衡商量。

“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你能应付自如吗?”

这是一个很实在的问题。

看似平常的日子里,实际上每天都潜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

“别太小瞧我。”谢筱筱不太满意他这么问,语气有些不悦。

他这样,就感觉是一个大人在教导小孩一样。

她已经是成年人了,生活阅历比他的要多得多。

她有能力去解决某些突发事件。

杨誉衡停顿了一下,想要说出口的话瞬间咽了下去。

她这是,一定要搬走……

杨誉衡缄默了一会。

“在哪。”杨誉衡让步了。

“我明天带你过去。”

谢筱筱被他突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他刚刚不是还说不同意?

现在怎么就说带她过去了?

“北湖路那边。”

她悄悄地打量了一下杨誉衡,墨玉般的碎发肆意地抵在他的额前,凌乱而不失风雅,一双妖冶的眼眸冷冷的,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更加俊美。

他好像是生气了,谢筱筱从他此刻的神情中猜测。

是她哪句话惹他不快了吗?

她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并没有不得当。

是因为自己没和他商量要搬走这件事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会生气也合乎常理。

可谢筱筱并不觉得他是这么小心眼的人,会因这种事生气。

但愿是她想多了吧。

谢筱筱又埋头吃饭了。

两人都没再说话,就这么保持着尴尬。

……

第二天。

俩人一同前往目的地,路上,俩人都没有和对方说话。

也许是他还没消气,整张脸都在绷着。

谢筱筱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到达地点后,他们跟随中介人员参观房屋。

抵达房屋现场后,谢筱筱才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做图片与实物严重不符。

自己在网上看的和实际看的房子,根本就不是同一套。

她钟意的那一套房子的阳台是朝东的,而现在这一套,是朝南的。

“我之前看中的不是这一套。”谢筱筱看着眼前的中年中介。

她现在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心中不免有些怒火,说话的语气也就冷厉了一些。

不料中介听到她这么说,竟然没有一丝歉意,反而是理直气壮地说:“现在租房哪能只看网上的图片呢?”

她在网上看中的那一套早就已经租出去了。

“况且,这个房子也很不错,满足了你的租房要求。”中介扯了扯领带,颇为自信地说。

很不错……

谢筱筱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发黄的墙壁,破旧的家具,仿佛一扯就会掉落的窗帘,以及头上随时会掉落的白色墙皮。

房子采光也不好,阳台的视线被对面的商品房覆盖了一大半。

房内很潮湿,不分季节的那种潮湿。

这也叫做不错?

幽暗潮湿的环境,令她难以忍受。

谢筱筱强忍着即将爆发的怒气,尽力平和地对中介说:“这并不满足我的租房需求,我想要租赁的只是之前那一套。”

“既然这不是我想要的那一套,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谢筱筱并不想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

“你这小姑娘,现在正值毕业季,能有房子租就不错了。”中介开口力辩。

“怎么还挑三拣四的。”

“这房子应有尽有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中介苦口婆心,一副父亲劝说女儿的架势。

“况且,这房租比你之前看中的那一套便宜多了。”

他觉得毕业生资金紧缺,低价房租最能够吸引人。

不料谢筱筱并不吃他这一套。

她一口回绝:“对于这一套房子,我哪都不满意。”

阴冷潮湿的环境仿佛要将曾经封尘的记忆慢慢剥落开,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中介见谈判不成,也就没再坚持。

反正他没有任何损失,她不租,别人会租。

自始至终,杨誉衡都没有干涉两人的谈话,只是在一旁环视着房内的环境。

回去的路上,谢筱筱情绪低沉。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过往曾经就犹如奔涌的潮水,在脑海中冲击着,拦也拦不住。

被中介戏耍已经很头疼了,曾经的一切又涌上心头,疲惫感瞬间席卷而来,惹得谢筱筱身心俱惫。

她揉了揉发疼的眉眼,无力地将头倚靠在车上。

杨誉衡早就注意到了她的异样。

离开那里之后,她的情绪就变得低落了。

是因为不能如愿搬走么?

还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