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智钦差》南红鱼喜欢二次元的宅熊_《绝智钦差》全文免费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绝智钦差》是由作者“喜欢二次元的宅熊”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南红鱼喜欢二次元的宅熊,其中内容简介:练武?太累,学医?晕血,天文地理?不懂不懂
武林中人非要习武才可吗?在下铁齿铜牙一副,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手到擒来杀人何须用刀,张口便可
行走江湖,何须用武绝世宝剑,寒铁宝刀,敌不过一口铁齿铜牙

小说:绝智钦差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喜欢二次元的宅熊

角色:南红鱼喜欢二次元的宅熊

武侠修真小说《绝智钦差》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喜欢二次元的宅熊”。精彩内容:黄昏的时候,南宫雨柔终于从练武场回来了,南宫鸿宇还在客厅前站着,双腿颤抖,手臂也低垂着,明显已经抬不起来了,身上的汗早被风吹干了。南宫雨柔心疼地道:“鸿宇哥,你要不要休息休息啊,二叔没说不可以休息的。你一直不好好练武,突然站这么长时间,身体会受不了的。”“不了,雨柔。我没力气说话,你快回去休息吧……

评论专区

神秘支配者:欣赏不来,自嗨,故作神秘弄的莫名其妙

炎之无限:妈了个蛋的,怎么也就前几年的书,就看不下去了。矫揉造作的文字,要了我的老命。

华娱之黄金年代:奥斯卡得主回来演楚乔传 你不觉得很掉价吗..

绝智钦差

《绝智钦差》在线阅读

第5章 神犬以德(上)

黄昏的时候,南宫雨柔终于从练武场回来了,南宫鸿宇还在客厅前站着,双腿颤抖,手臂也低垂着,明显已经抬不起来了,身上的汗早被风吹干了。

南宫雨柔心疼地道:“鸿宇哥,你要不要休息休息啊,二叔没说不可以休息的。你一直不好好练武,突然站这么长时间,身体会受不了的。”

“不了,雨柔。我没力气说话,你快回去休息吧。”

南宫雨柔摇了摇头,坐在了台阶上,“不,鸿宇哥,我陪着你。”

下午,祖奶奶赵芳懿来了。

看到祖奶奶,南宫雨柔立刻扑了上去,摇着她的手,道:“祖奶奶,您不要让鸿宇哥站了好不好,他都不休息,就那么一直站着。他站不了那么长时间的。”

赵芳懿揉了揉南宫雨柔的头发,对南宫鸿宇道:“鸿宇,说话做事,是要本钱的。你冲突了长辈,该怎么罚,就得怎么罚。”

南宫鸿宇答道:“祖奶奶,我知道,鸿宇没想偷奸耍滑。我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惩罚。”

“好。”

赵芳懿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是聪明孩子。”她伸手亲昵地揉了揉南宫雨柔的头发,道:“小雨柔,有时候,男人家的决策女人是不能反对的,就算帮不上忙,也不能拖后腿。好了,回去吃饭吧。”

南宫雨柔摇了摇头,道:“不吃,我要陪着鸿宇哥。”说完,南宫雨柔松开赵芳懿的手,坐在了台阶上。

赵芳懿乐笑道:“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月明星稀之时,又来了一人,竟然是铁翠兰。

她径直走过来,也坐在了南宫鸿宇面前的台阶上。

南宫鸿宇翻了翻白眼,铁翠兰笑了笑,道:“好小子,知道周围没人,就肆意妄为了?”

“四婶言重了,我只是站久了有些发晕而已。”

铁翠兰挪了挪,将南宫雨柔揽在了怀里揉捏着,南宫雨柔无奈地苦着小脸。

“下午,我试了试晴雪的轻功。轻功精妙,乃我生平仅见,虽未大成,但也足以和当时二流高手媲美。”

南宫鸿宇有些无奈,心道:“这关我屁事,我还为此挨了一巴掌,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铁翠兰看着南宫鸿宇道:“照豪哥的说法,你应该是那种偷奸耍滑之辈,在这里站了两个多时辰了,纹丝不动,这和他们说的可不一样啊。”

“四婶,若世上的事都能偷奸耍滑,人就不用活的那么辛苦了。”

铁翠兰微微一怔,认真地看向南宫鸿宇,南宫鸿宇却闭上了眼睛。

铁翠兰犹豫片刻,忽然道:“晴雪的事,能再和我说说吗?”

南宫鸿宇有些不耐烦地答道:“四婶,我觉得这事儿你不应该问我。”

铁翠兰微微一怔,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说的也是。”说完转身离开,向着南宫晴雪的住处而去。

一直站完三个时辰,南宫鸿宇才开始挪动脚步。

他腿不是麻了,是感觉都快断了。眼前发黑,胳膊和腿完全动不了。

第二天,铁翠兰和铁枫琅走了。

临走时,南宫豪和南宫晴雪一起送的他们,看来,这母女之间的感情,比原来强了些。

但南宫鸿宇惨了。昨天只是胳膊和腿疼,第二天简直浑身都疼,连床都起不来。上个厕所还要提前半个小时行动,然后再晚半个小时出来。吃饭从热饭吃成凉菜,简直苦不堪言。

他无数次地问自己,昨天自己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狗拿耗子去挨那一巴掌?他是不是闲的蛋疼?

日上三竿,南宫鸿宇还趴在床上看书,书名《红枫芙蓉帐》,它是一本难得的好书,为什么是好书呢?因为他会让男人兴奋,女人脸红。

“咚咚咚……”

“谁啊,睡觉了,明天再来。”

门一下被推开,南宫鸿宇抬手便要将手里的手藏起来,胳膊动作厉害,立刻疼的和刀割一样。

白裙,竟然是南宫晴雪。

南宫晴雪将手里两个药瓶放在了桌上,南宫鸿宇翻了翻白眼道:“我可不需要你来感谢。”

“我也没打算感谢你。”

南宫鸿宇冷笑不说话,南宫晴雪对他的厌恶,他自己知道,他也没指望她能感谢他,但亲口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今天来是告诉你,弄脏汤药的事,我们两清了……”

声音戛然而止,南宫晴雪怔怔地看着房子啊南宫鸿宇枕头上的那本《红枫芙蓉帐》,紧接着,俏脸便像冬日里皑皑白雪上点缀的粉红梅花,娇艳动人。

南宫鸿宇立刻咳嗽一声,将书遮挡起来。

“下流。”

“你上流。”

南宫晴雪暗暗捏了捏拳头,南宫鸿宇立刻转移话题,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道:“那这一巴掌呢。”

“你活该。”

说完,南宫晴雪向门外走去。

“南宫晴雪。”

她脚步一停,站在门口。

南宫鸿宇看着她,冷冷地道:“我真的很讨厌你。”

“谢谢,我也是。”

南宫晴雪走出了门外,南宫鸿宇暗自生气,干脆就那么睡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南宫雨柔正蹲在床边,手里还拿着拿着一本书。

他眨了眨眼睛,定眼一看,吓了一跳,立刻道:“雨柔,你看什么呢。”

南宫雨柔俏脸红的和朝霞一样,立刻将手里的书扔到他的身上,道:“鸿宇哥,你……你下流……”

说完,便蹬蹬蹬地跑出了房间。

南宫鸿宇翻了翻白眼,这破事儿,怎么一个赶着一个。

这破书,真坏事,要之何用!

南宫鸿宇抓起那本罪恶的《红枫芙蓉帐》将它压在了被子底下。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足足过了一个星期,南宫鸿宇终于又活蹦乱跳起来。

有沈碧茹的推拿按摩,加上南宫晴雪送来的药,他用了五天就好了,硬生生磨蹭了两天,就是为了逃过练武场的武管家。

什么?有本事别用南宫晴雪送来的药?傻不傻,他是和南宫晴雪过不去,又不是和自己过不去,能好的快些为什么不用。

下午,南宫鸿宇来到练武场看热闹。场中人头攒动,大家都聚集在一起,南宫晴雪和祖奶奶赵芳懿竟然也在。

这可倒是稀奇事,走近了一看,一人手持长扇,文质彬彬的模样,不是铁枫琅又是谁。

再看场中,呵!好一只黑白交错的大狗。足足有半米多高,站起来怕是有一人高了,四只爪子和胸脯雪白一片,霎是好看。

那狗处在人群之中,昂首而立,威风凛凛,不可一世,视众人于无物。

“鸿宇,快来看看。”

出声的是铁枫琅,他走过去,揉了揉南宫鸿宇的头发,南宫鸿宇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摸我头干什么。”

铁枫琅轻笑出声。

南宫雨柔也走了过来,指着那黑白的狗,道:“鸿宇哥,快看看,这是什么狗啊,好大哦,凶巴巴的,听说还有狼的血统呢。”

铁枫琅走到场中,道:“这是西什么犬,具体名字我也记不得了,是前些日子有人来拜访我姐姐的时候送来的。这狗很暴戾,不怕人,把铁家的那些狗咬了个遍。我姐姐不想要它,但又是朋友所赠的珍惜物种,就让我牵过来看看南宫家有没有人能降伏了它。当然,谁能降伏了它,它就是谁的了。”

南宫鸿宇翻了翻白眼,心道:“一条破狗,谁稀罕。长得再高也是狗,送东西还送条狗,真不知道铁翠兰到底怎么想的。”

南宫雨柔立刻眼中冒出了许多小星星,拉着南宫鸿宇的胳膊道:“鸿宇哥,我好想要哦,那狗好好看。看家护院,再好不过了。”

看家护院?南宫鸿宇微微一愣,看了不远处的南宫信和南宫泽一眼。

对啊,他要是有了这条狗,再遇到南宫信和南宫泽,直接放狗,就算是南宫晴雪那个丫头片子,惹急了把狗往药房里一赶,然后关门……

“嘎嘎嘎……”

“鸿宇哥,你笑的好可怕哦。”

南宫鸿宇回过神来时,南宫信已经手握两根半尺长的大骨头,蹑手蹑脚地往那大狗那里移动。到了大狗身前,他将其中一根骨头往狗身前一伸。

那狗立刻紧紧地盯着大骨头,张嘴流哈喇子。南宫信立刻面色一喜,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回头看向南宫晴雪,南宫晴雪只盯着那狗,视他无物。

南宫信将手里的骨头往狗面前一丢,那大狗将骨头放在身下,然后就撅着屁股在练武场上刨土。

南宫信一步步走过去伸出手去摸大狗,手指尚未触碰到,那大狗忽然不动了,趴在地上呲牙咧嘴的哼哼。

南宫信僵在原地,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

铁枫琅摇了摇头,这简单的办法,他们早就试过了。

南宫信犹豫片刻,壮着胆子伸出了手,那大狗猛地回过头来,锐利的银牙毫不犹豫地就向南宫信的手指落去,铁枫琅一把抓住南宫信将他抛到一旁。

那大狗咬了个空,也不追击,转过身继续撅着屁股刨土。

众人也意识到,这狗确实不似寻常人家的狗。

南宫信浑身颤抖,脸色苍白,手里另外一根骨头也气急败坏地丢了出去。

下一个出场的,是南宫泽。他端了一盘子生肉,骨头不行就换肉。除了吃的还能干什么,总不能给些水喝吧。那狗似乎也不渴。

南宫泽不像南宫信一般,他先将盘子里的肉丢了一块给狗,那狗立刻爬过去闻了闻,然后津津有地吃起来,等吃完了,南宫泽又抛了一块。如此往复几次,那狗吃的差不多了,竟然张了张嘴趴在地上,一只爪子搭着另一只,四处眺望。

南宫泽这才缓缓走向狗身边,大狗似乎并不抗拒。

有戏。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南宫信上,南宫信也自信满满地冲南宫雨柔一笑,南宫鸿宇偏过头,南宫晴雪正在看南宫雨柔,见他看来,立刻双手抱胸,摆出一副高冷的模样。

南宫鸿宇翻了翻白眼,冷笑一声。

“汪汪汪……”

场中大狗忽然狂吠了起来,两只爪子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对南宫泽狂叫。

南宫鸿宇无奈地摇了摇头,向铁枫琅走去。

大狗狂吠,南宫泽不敢再尝试,缓缓后退,他退一步,那狗身躯就压得更低一些。一人一狗僵持了数个呼吸,南宫泽冷汗直流,转身便跑,那大狗撒丫子就追。

南宫烈猛地窜出去,一拳就向大狗打去,拳头带着风声,那大狗极为机警,四只爪子在地上划出长长的痕迹,然后站在了原地,南宫烈的拳头打了个空,大狗不屑地瞥了南宫烈一眼,高傲地扬起头颅,摇摇晃晃地又走回去了。那步伐一步三晃,任谁见了都忍不住要赞叹一句:好一只贱狗。

“哈哈……”

赵芳懿乐的哈哈大笑,众人也不禁跟着笑起来。

南宫晴雪冷哼一声,忍不住道:“吃了东西翻脸不认人,看这狗的贱样,和某些人简直如出一辙。”

众人微微一愣,南宫鸿宇正和铁枫琅说着什么,手里还比划着,场中忽然安静下来,见众人都向他看来,勃然大怒,瞪着南宫晴雪就喊道:“你才和狗简直一模一样。”

南宫晴雪冷冷一笑,“我几时说你了?”

南宫鸿宇气得牙根痒痒。

不得不说,这狗真的好看,南宫雨柔越看越喜欢,她也忍不住走了出去。

她什么也没拿,缓缓地走到,大狗身边,亲昵地道:“狗狗不要怕哦,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叫南宫雨柔……”

这个傻白甜竟然和大狗说起话来,还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所有人的心都在一刹那悬了起来,南宫雨柔可是南宫家的宝贝,加上她的柔软的性子,天生讨人喜欢,南宫鸿宇也紧张地盯着南宫雨柔。

那狗缓缓抬起了鼻子,南宫雨柔洁白的小手向它的鼻子摸去。

大狗动着鼻子,轻轻触碰到了她柔嫩的手掌,南宫雨柔面色一喜。所有人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终于放了下来。

这丫头果然是人见人爱,就连这么凶的大狗对她都如此和善。

南宫雨柔面色一喜,咯咯咯地娇笑出声,转而伸手去摸大狗的头,岂料那狗忽然将头低下,又一次呲牙咧嘴起来。

众人放下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南宫雨柔缩回手,小脸上立刻浮上了一抹苦色,她微微退后几步,然后走到南宫鸿宇身边,眼巴巴地看着他。她嘟着小嘴,眼眶微红,就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南宫鸿宇摇了摇头,道:“放心,看我怎么治它。”

南宫鸿宇走了几步将南宫信丢的那根骨头捡了起来,南宫信立刻出声道:“刚才我试过了,骨头没用。”

南宫泽也嘲讽道:“鸿宇,你可慢着点儿,你武功稀碎,估计也打不过这条狗。”

说完,二人哈哈大笑起来,南宫雨柔双手叉腰,柳眉倒竖,便要出声为南宫鸿宇伸展正义,南宫鸿宇走回来,伸手抽出了南宫雨柔腰间的长剑。

南宫雨柔虽然腰间配着一把长剑,但实际上,她练得是软剑。剑名:雨知。是他父亲南宫震天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宝剑,切金碎玉易如反掌。她腰间的长剑,是她这几日为了练习一种剑法而随手从兵器库里找的,虽是如此,也锋利异常。

南宫鸿宇扛着长剑,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那大狗的面前,他鼻孔朝天,神色倨傲,颇为不屑,那大狗也扬起头颅,没把他放在眼里。

南宫晴雪忍不住道:“真是一模一样。”

“放屁!”南宫鸿宇忍不住怒骂出声,南宫晴雪并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四周人也是一阵哈哈大笑,就连赵芳懿都忍不住点了点头,低声道:“是有点像。”

“祖奶奶~”南宫雨柔拉着她的手撒娇,赵芳懿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不像,不像,一点都不像。”

南宫鸿宇忽然伸手将骨头扔在地上,那大狗立刻趴下身子呲牙咧嘴起来。

南宫鸿宇冷冷一笑,忽然举起宝剑,大喝一声。

“呀——”

长剑让他使得和巨剑一样,咣咣咣三声巨响,溅起一片灰尘,半尺长的骨头生生劈成了三截。

巨大的声音让那大狗连退三步,南宫鸿宇和关公一样威武,抬手擦了擦鼻子,用长剑指了指大狗,又指了指地上的骨头,然后又高高举起长剑,和抡锤子一样,再次连劈三下。

“咣!咣!咣!”

其中一节骨头凌空飞起,落在了大狗身前,大狗再次向后退了几步,发出了嘤嘤之声。

众人心中暗惊,这狗,怕了?

南宫鸿宇捡起一根骨头,吹了声口哨,然后晃悠了几圈,向着远处使劲抛出,接着手一指,高喝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