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大佬婚后宠妻无下限(岑沅妧迟景淮)_《禁欲大佬婚后宠妻无下限》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岑沅妧迟景淮是现代言情《禁欲大佬婚后宠妻无下限》中的主要人物,梗概:【禁欲霸总 先婚后爱 甜宠】岑沅妧以为,婚礼是她人生的转折点,至此她可以拥有一段美好的婚姻,虽然谈不上幸福美满,至少也能相敬如宾,而岑家也能度过这次危机事实上,这场婚姻却带走了她至亲至爱的人,这场婚宴,成了她的噩梦
复杂的家庭,极品的婆婆,不作为的公公,作死的小姑子,她一个也不伺候
岑沅妧将离婚协议书甩到迟景淮面前:离婚,本小姐只想躺赢,回去继承亿万家财
迟景淮抬眸,平静无波的凤眸折射出一丝冰冷的气息,随后迟总冷笑一声:离婚?不可能,想也别想

小说:禁欲大佬婚后宠妻无下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拾贰画

角色:岑沅妧迟景淮

《禁欲大佬婚后宠妻无下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拾贰画”。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岑家二房不请自来,岑沅妧对此并不在意。岑家在江市影响力很大,岑家家主突然逝世,所有都始料未及,其中不乏有惋惜的,还有幸灾乐祸的。岑家二房就是幸灾乐祸的典型,他们不仅乐于听到大房败落的消息,还会想尽办法从岑氏分一杯羹。岑沅妧躺在浴缸中,想着泡泡澡,以消除多日来的疲惫,或许是因为实在太累了,岑沅妧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里她回到了婚宴的那个晚上,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赴宴……

评论专区

天生教师命:犹豫是放在男主文库还是女性向文库,虽然男主文,但是一点也不日天,基本上是平淡生活的碎碎念,可能更投女性读者的口味。男主科举文。言情。从一而终。

傲慢与偏见之简·贝内特小姐的囧人生:已完结,补星。

重生之寒门贵族:前期五十万字有种围坐火炉听大叔讲那过去的故事,文风平实,看得出作者阅历很足,而我也期待可以成为第二部水途。后来基本跳过看妹子。唯一的嗨点是主角什么时候横推蹂躏丈母娘。

禁欲大佬婚后宠妻无下限

第6章 噩梦

岑家二房不请自来,岑沅妧对此并不在意。

岑家在江市影响力很大,岑家家主突然逝世,所有都始料未及,其中不乏有惋惜的,还有幸灾乐祸的。

岑家二房就是幸灾乐祸的典型,他们不仅乐于听到大房败落的消息,还会想尽办法从岑氏分一杯羹。

岑沅妧躺在浴缸中,想着泡泡澡,以消除多日来的疲惫,或许是因为实在太累了,岑沅妧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梦里她回到了婚宴的那个晚上,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赴宴。本来以为的婚宴,却被迟家说成的家宴。

父亲对于迟家想要隐婚,并且将婚宴说成家宴的行为嗤之以鼻,最后不得不顾及两家的脸面,忍气吞声。

爸妈离开时,还要求迟景淮答应,以后一定会补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转瞬间,就看到了一辆疾驰的货车逆行,撞上了爸妈乘坐的白色小轿车,然后是一地的鲜血,鸣响的警车,急促的救护车接踵而至。

“爸妈……”

岑沅妧从睡梦中惊醒,面色苍白,身体不住的颤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大小姐,您在里面吗?”直到外面响起厨房阿姨王妈的敲门声,岑沅妧如梦初醒。

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岑沅妧数不清了。她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格悲伤,她要把肇事者找出来,还要把集团稳住。

“我在,进来吧。”岑沅妧起身,穿起浴袍,出了浴室转身进了衣帽间。

王妈端着托盘走进来,见岑沅妧正好从衣帽间走出来,身上穿着一身宽松的真丝睡衣。

王妈将一碗红枣小米粥放在桌子上,说道:“大小姐,这粥是宋伯吩咐给您送过来的,您趁热喝了吧。”

“嗯。”岑沅妧声音沉静,好像刚刚的噩梦从来没有发生过,除了眉宇间疲惫的神色,好似一切都如往常一般。

岑沅妧见王妈还立在一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还有事吗?”岑沅妧抬眸,淡淡的声音问道,如果仔细听,还能从岑沅妧的声音中听出一丝轻颤的音调。

王妈在岑家做工多年,心知岑家一家人都是好相处的。特别是以前的岑沅妧,性格活泼,天真无邪。对待自己,就像对待亲人那般。

全家人最喜欢的就是听见岑沅妧那不含一丝杂质的笑声,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岑沅妧笑起来,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她的笑容十分有感染力,让人见了,不由自主的跟着笑。

可是现在的她,神色淡淡的,整个人愈发沉静,如同古井一般的眼睛里,再没有当初的灵动。让王妈不由得心疼。

王妈敛了敛心神,开口道:“宋伯让我来跟您说一声,医院来电话了,说小小姐后天就能出院了。”

岑沅妧搅拌着碗里的粥的手一顿,又想到了那个令人崩溃的雨夜。父兄当场身亡,嫂嫂在生下侄女后的午夜相继离世,母亲还在医院昏迷不醒。

因为侄女是早产,所以不得不放在医院的保温箱里,这一住就是半个月。

“行,我知道了。”岑沅妧放下手中的碗,“我吃饱了,你把碗收走吧。”

王妈看着几乎没有动过的粥,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没有立场劝小姐节哀顺变,也说不出让小姐要打起精神一类的话。

岑家遭难,连他们做下人的都接受不了,何况是小姐呢。

第二天一早,岑沅妧依旧早起,宋伯已经等在餐厅了。

“大小姐早。”宋伯跟岑沅妧打着招呼,一边吩咐王妈把早餐端上来。

岑沅妧点头,走向餐厅。

岑沅妧坐在餐厅,是她平时坐的位置,恍惚间,似乎看到了爸爸坐在沙发上喝茶看报纸,妈妈与嫂嫂并肩而坐,讨论嫂嫂肚子里的宝宝是男是女,要叫什么名字。哥哥坐在自己对面,一边嫌弃自己吃早餐太慢,一边又督促自己多吃点。

也就是一瞬间,那温馨的场景湮灭,只留下这满屋子的白棱。

岑沅妧如鲠在喉。

一顿早餐,岑沅妧吃得很慢,似乎这样,时间就能过的慢一点,她还能再享受温馨家庭的余温。

早餐吃完,岑沅妧才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宋伯和王妈。

“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我吃早餐不需要你们伺候的,对了,你们早餐吃了吗?”

宋伯见岑沅妧终于注意到自己了,他笑了笑:“大小姐,我们都吃过了。”

岑沅妧点头,旋即想到什么,她放下手中的餐具,擦了擦嘴,开口说道:“小小姐明天出院,月嫂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她明天会去医院然后同小小姐一起回家。素箐一直在医院照看着小小姐,大小姐您可以放心。”宋伯回答。

杨素箐是王妈的女儿,今年27岁,也一直在岑家做工。前年结婚,嫁给了岑家的司机,梁军。已有四个月身孕。

“我记得素箐好像也怀孕了吧,怎么安排她去医院照看。”岑沅妧皱眉,不认同地看向宋伯。

王妈见岑沅妧似乎要生气,她马上解释道:“当初先生他们出事,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活,素箐和少夫人感情好,她不放心小小姐,便主动提出要去医院照看小小姐。”

岑沅妧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是我疏忽了。素箐到底是有身孕的人,需要休息,不能过度疲劳。等她回来了,让她好好休息。另外,家里的白绫撤了吧。”

宋伯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问为什么,直接点头:“是。”

岑沅妧环视周围的白绫,她不管这么做对不对,也不管外人怎么说。祭奠逝世的尊长,是在心里,而不是在这些形式上。

至于小侄女,她是岑家新生的希望。

“大小姐,这小小姐的名字,要不您想一个。”

岑沅妧:“我记得,哥哥说过,希望孩子健健康康长大,一生平安顺遂。就叫予安吧,岑予安。我想,哥哥会喜欢我给小侄女取这个名字的。”

“岑予安?”宋伯听后,不由得露出纯粹的笑容,“这个名字好,小小姐以后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王妈也跟着笑了。

岑沅妧看着两人的笑容,不由得也嘴角上扬。

心中暗道:岑家不会成为过去,我一定会岑家重新在江市立住脚跟,不管会经历多大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