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之保家卫国(楚阳为之则易)_亮剑之保家卫国全文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亮剑之保家卫国》,是作者“为之则易”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楚阳为之则易,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楚阳一觉醒来,穿越到了亮剑的世界
“叮,系统已激活杀敌可以获得相应积分,积分不仅可以兑换各种物资,还能抽奖!”
楚阳望着系统里琳琅满目的武器装备,暗下决心: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小说:亮剑之保家卫国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为之则易

角色:楚阳为之则易

看军事历史文,千万不要错过“为之则易”的《亮剑之保家卫国》。概述为:“哼,又是这个李云龙!战场上抗命,这次我非要好好治治他不可!”八路军总部,老总狠狠地将皮带扔在了会议桌上。“通知丁伟,学习计划取消,来总部报道。同时命李云龙交出指挥权,滚到边区被服厂当厂长!”……新一团团部。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八路军战士们正在休养。楚阳,柱子,虎子,张大彪四人则围坐在炕上喝酒……

评论专区

我在明朝当国公:两个字,很差,尤其是描写现代部分,极其土鳖。少写点现代戏,你完全不擅长

[综英美]平行的死亡:这本怎么说呢?嫖的人好多都是我的男神,所以很心水。。。但是女主消极厌世的情绪是真的很影响阅读快感。。。大家可以试一下水吧。。Ps:第二人称视角,注意

银河英雄传说:田中老贼

亮剑之保家卫国

第4章 交易

“哼,又是这个李云龙!战场上抗命,这次我非要好好治治他不可!”

八路军总部,老总狠狠地将皮带扔在了会议桌上。

“通知丁伟,学习计划取消,来总部报道。同时命李云龙交出指挥权,滚到边区被服厂当厂长!”

……

新一团团部。

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八路军战士们正在休养。

楚阳,柱子,虎子,张大彪四人则围坐在炕上喝酒。

“我说楚阳,团长不是只赏给你半斤地瓜烧吗?你这怎么有两瓶?”

王承柱一口花生一口酒地问道。

“嘿嘿,这还用问?当然是团长看我仗打的好,额外犒劳的呗。”

楚阳的语气十分嘚瑟。按理说新兵蛋子刚入伍时最好夹着尾巴做人,否则免不了吃老兵瓜落。

但楚阳身边这三个平时眼高于顶的老兵油子,此刻却不敢以俯视的姿态看楚阳。

原因很简单,三人扪心自问,自己还是兵的时候根本比不上现在的楚阳。

这样一个牛人,谁敢小看?

张大彪脑子里一直有个疑问,如今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 :“楚阳,你缴获的那把怪枪我今天早上试了试。好家伙!比小鬼子的92式还要重上好几公斤!可你小子却能端着它冲锋陷阵!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这家伙就是个牲口!炸坂田指挥部的时候,这小子撞了我一下,好悬没把我肋骨给撞断!我这胸口到现在还疼呢。”

“柱子,你咋把好心当成驴肝肺哩?要不是我那一下,你小子现在能在这儿跟我们喝酒打屁?”

楚阳白了柱子一眼,接着说道:“张营长,实不相瞒。我入伍前曾在少林寺干了几年杂活,算是少林寺半个俗家弟子。虽然没有学到什么功夫,但强身健体的底子打的还算牢靠。因此力气也就比平常人大一些,不足为奇。”

这一套说辞也是楚阳提前准备好的。除了抢了和尚的台词,有些对不住他外,一切都很完美。

“原来是个练家子!失敬!失敬!楚阳,你以后也别管我叫张营长了,听着生分,叫我老张就成!”

“老张这话说的敞亮!楚阳,苍云岭一战后咱们就都是过命的交情了!来,干了这杯酒,就当是对你来到新一团的欢迎!往后我们一起杀鬼子,打胜仗!”

一旁的虎子已有几分醉意,但他的话仍让楚阳热血沸腾。

“杀鬼子,打胜仗!”

“铛~”的一声碰杯后,四人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

与此同时,丁伟也已来到了新一团团部,并向李云龙宣布了总部对他战场抗命一事的处理结果。

“——啪!”

在听到“被服厂厂长”这五个字的时候,李云空再也忍不住了。他将桌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

“我不就是没按命令突围吗?朝哪突围不是突围?老子正面击溃坂田联队,连坂田都给干掉了。整个第二战区打听打听,有过这样的战例吗?结果不嘉奖也就算了,还让我去当什么被服厂厂长?那是男人干的活吗?这不是逼张飞绣花吗?”

李云龙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吐沫星子都快溅到丁伟的脸上了。

“老李,老李!你先别急,你听我说。”

丁伟十分理解自己这位老战友的心情,这事搁谁身上都不好受。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抱怨也已于事无补。

“老李,你被撤职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到最后不都官复原职了吗?现在正缺干部,我跟你打赌,要不了多久,总部肯定会把你调回来的。”

“哼,你小子净拣好听的说。不干了,下回再给我个师长我也不干了。大不了我回大别山编我的筐去,我就不信了,离了八路军咱老李还能饿死不成?”

丁伟即使知道李云龙说的都是气话,但他看见李云龙现在的模样心里仍不是个滋味。

“嗨,也罢!老李,别发牢骚了!临别前,我送你一份礼物,重礼!”

“礼物?哼,你丁伟穷小子一个,能送我什么?”

李云龙开始并不以为意。但当他随后听说万家镇有一个伪军骑兵营时,顿时心花怒放!。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就等着他李云龙张嘴接呢。一时间,李云龙被撤职的委屈似乎也减轻了几分。

“丁伟,还是你小子够意思。既然你爽快,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也有份礼物送给你。”

“哦?你小子给我送礼?谁不知道你李云龙是有了名的雁过拔毛,吃鸡不吐骨头的主?你会主动干这赔本的买卖?”

丁伟不可置信的望着李云龙。

“你小子别不识好歹。我这也是一份重礼!实话告诉你,上次苍云岭之战我的一个兵缴获了一把重机枪。这把枪的做工非常漂亮,简直不像我们这个时代的产物,威力也比小鬼子的92式大了不少。

最关键的是它配备的子弹!这种子弹以前从未见过:它的弹头不再是传统的椭圆形,而是由一根乌黑的金属柱替代。这种子弹一旦发射,穿透力极强,打透20公分的实心钢板都不成问题!”

“不可能吧?忽悠我?什么材料能制成这么硬的子弹头?”

丁伟压根不信李云龙所说,就算真有这种宝贝,他李云龙舍得送给自己?

李云龙就知道丁伟不会相信,他反手就掏出了一块二尺见方的钢板,在钢板中心,一个边缘光滑的圆孔十分显眼。

“这……”

丁伟在亲眼目睹这块钢板后,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十分意味着这种子弹在战场上意味着什么。

如果部队能大批量装备这种武器,那么以后小鬼子的步战车,和坦克都将形同虚设。

说其能改变一场战斗的走向也毫不为过!

“这样的子弹有多少发?”

丁伟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的兵说这种子弹是从鹰国进口的,叫什么钨芯脱壳穿甲弹,造价十分昂贵。原本是用来做坦克的穿甲弹的,后来经过小型化处理,极少的一部分钨也被用来做子弹。所以数量十分稀少,我手上现在一共只有800发。”

“800发?还行,勉强够重机枪两个基数,我全要了。说吧,你下这么大血本,想从我这弄走点什么?”

丁伟直接开门见山。

李云龙嘿嘿一笑:“老丁,还是你了解我。你放心,我别的不要,只要四个人!万一我哪天调到别的部队,这四个人得和我一起走!”

“不行!你小子一下把所有的营长都带走,我到时候还怎么开展工作?一把枪就想换走所有的军事骨干,你这是狮子大开口!”

丁伟断然拒绝。

“你看你,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我告诉你,我选的这四个人只有一营长张大彪是唯一的干部。其他三人都是普通战士,有一个还是入伍才三天的新兵!”

“真的?我就纳了闷了,什么新兵蛋子能这么入你的眼?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少废话,这买卖你干不干吧?”

“成交!”

丁伟懒得操心李云龙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他做买卖向来不管别人,只要他觉得值,那就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