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戏精王妃只想咸鱼小说(萧景炎苏芷染)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完整版戏精王妃只想咸鱼)萧景炎苏芷染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完整版戏精王妃只想咸鱼)

苏芷染不知该怎么和连翘解释这事吃瓜看戏,是人的本能更何况萧景炎这么—个完美的人物身上,竟然也能衍生出八卦来而且石锤就在手里,还不是微博上的那些锤人又没证据的小作文这让苏芷染怎么能够不兴奋?“这只不过是—点红花,如何能证明有人给王爷带了绿帽?许是府中下人私通……”苏芷染摆了摆手指:“你看这个红花,质地干燥,毫无水分,却色彩艳丽,红艳似火,显然是极品红花,普通下人怎么用得起?”半夏与连翘看着苏...

点击阅读全文

戏精王妃只想咸鱼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戏精王妃只想咸鱼》,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甜宠、穿越、作品,围绕着主角萧景炎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被猫。《戏精王妃只想咸鱼》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54章 明晴雨流产了,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10299字。

一、作品介绍

《戏精王妃只想咸鱼》小说是网络作者被猫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萧景炎。主要讲述了:苏芷染不知该怎么和连翘解释这事吃瓜看戏,是人的本能更何况萧景炎这么—个完美的人物身上,竟然也能衍生出八卦来而且石锤就在手里,还不是微博上的那些锤人又没证据的小作文这让苏芷染怎么能够不兴奋?“这只不过是—点红花,如何能证明有人给王爷带了绿帽?许是府中下人私通……”苏芷染摆了摆手指:“你看这个红花,质地干燥,毫无水分,却色彩艳丽,红艳似火,显然是极品红花,普通下人怎么用得起?”半夏与连翘看着苏...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4章 西太后是个仙女

第5章 完球!当朝皇帝要弄死我

第6章 又TM玩替身梗,你们皇帝是不是都有病?

第7章 修罗场去死吧

第8章 吃瓜者,人恒吃之

四、作品试读


帝京街道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人潮汹涌之间,却见三条人影,逆流而行。

仔细一看,不是苏芷染主仆三人是谁。

三人走走停停。

苏芷染脸上满是好奇惊喜,半夏脸上面无表情,连翘脸上却满是担忧。

路过馄饨摊时,小贩招呼着:“这位姑娘,来尝尝我家的馄饨吧!又大又香,京城一绝!”

苏芷染是南方人。

她住的宿舍楼下有一个小吃摊。

老板是个上海人,做的馄饨又大又好吃。

老板做人做事厚道,可惜儿子不那么听话。

她儿子看上一个有夫之妇,硬要做对方的小三,她劝不过,最后只能请苏芷染出马。

苏芷染一番调查之后,劝老板随他去。

为什么?

因为这儿子压根就什么事都没有。

他就是单纯不想结婚,所以来了一招声东击西。

你逼我婚,我就去做别人小三!我们来个鱼死网破!

苏芷染解开了两人的心结,从此在他家吃馄饨免费。

看到馄饨,苏芷染想起以前的回忆,便坐到馄饨摊前,招呼老板道:“要三碗馄饨,一碗不加葱,一碗多加葱,一碗寻常。”

等三人坐定,连翘看了看身边没有人。

她压低声音,小声问苏芷染道:“小姐,我们今日所作所为,是否欠缺妥当……”

“怎么说?”

“薛青虽与小姐有过节,可他父亲终究是户部尚书,若被其父知道,恐有祸事!”

苏芷染拔出筷筒中的筷子,拿帕子细细擦了。

其实这筷子洗得干净,并无需要擦拭的地方。

只是苏芷染还是由着过去的习惯,细细擦拭着……

“他不会告诉他父亲的。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责打本就是丢脸至极,更何况,是被人丢入青楼中呢?”

薛青此人并非什么聪明人,一个不太聪明的男人,必然是要面子的。

昔日韩信胯下受辱,却鱼跃龙门,项王不堪其辱,却乌江自刎。

成功者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知道活着的可贵。

而很多时候,为了活着,人需要舍弃许多东西。

“更何况,你真的以为,他害我这件事,只是他一人所为吗?”苏芷染默默反问。

连翘脸露错愕:“难道不是?他与小姐私定终身,后小姐要嫁给靖王,他为了摆脱小姐,才假意说要与之殉情,可小姐却并未喝下毒药。”

苏芷染笑笑:“像薛青那样的蠢人,如何会制定出这么恶毒的计划?”

此话一出,连翘与半夏脸上露出了一丝恍然大悟的表情。

“利用?”

“不错!”苏芷染点了点头,脸上是一副孺子可教的微笑,“必然是有人在利用薛青!”

“难道有人与小姐有仇?”连翘不解。

苏芷染苍白柔软的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不是和我有仇,是和靖王有仇。”

脸上略是沉默,沉默半晌后,她亦回答道:“连翘不懂……”

“我若是死了,这第一要问责的人,就是靖王!我活着时候,是相府不受宠的嫡女,我若死了,那可就是死了苏丞相最受宠的靖王妃,到时候,必然有许多人会为我讨回公道!”

“众矢之的!”

苏芷染的眼神辽远,看向远方,人潮汹涌,澎湃前行。

她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她才开口道:“是啊,有人想利用我的死,来向靖王发难!”

此种连环计,若是成功了,以此为开端,便可将权倾朝野的靖王扳倒。

哪怕失败了,死的也不过是一个不受宠,且身后毫无背景的嫡女罢了。

谁会在乎?

或许紫藤苑的那位年近七旬的老妇人会在意。

可,那又如何呢?

难道要她拖着这把老骨头,去滚钉板,告御状吗?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靖王的计划!

哪怕自己,也是这个计划里的一颗小螺丝钉罢了。

苏芷染心中对萧景炎升起一种奇妙的敬意。

我本以为我已经够缺德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苏芷染这些年拆的CP没有千对也有百对。

虽然还没到人人喊打的地步,但她身边朋友、亲戚谈起她,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仿佛苏芷染会拆散他们的婚姻一般。

可现在,苏芷染却要将这“第一可恨”的位置让给萧景炎。

这货每每都是一副超然世外,冰肌雪骨的冷漠样,原来背地里,这么招人恨!

此时馄饨上桌。

苏芷染将那碗没有葱花的推到半夏面前,一碗多葱花的推到连翘面前,自己则吃那碗普通的。

连翘疑惑道:“小姐是如何知道半夏不吃葱蒜,而我喜欢葱蒜的?”

苏芷染答:“一个桌上吃饭的,哪能不知道。”

半夏吃着馄饨,默默说了一句:“心细如尘。”

三人默默吃着,可连翘脸上,却依旧是忧心忡忡。

她老妈子属性不减,总是操心这个,操心那个。

苏芷染哪能不知道连翘心事。

便又让摊主再给连翘加了个卤蛋。

末了,怕半夏觉得她厚此薄彼,也给半夏加了一个。

三人吃完饭,便默默沿着小路,回到了王府中。

照例,走的还是王府花园里那个狗洞。

可刚钻进去没走几步。

半夏却猛地回头,捂住了苏芷染与连翘的嘴。

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声说道:“有人!”

狗洞所在的位置,是在花园假山之后,假山靠着墙壁,平常罕有人至,尤其是现在,深更半夜的,更是应该一个人都没有。

可应该是应该,事实是事实。

假山外传来了稀稀落落的脚步声,两人在夜中窃窃私语,声音极轻,让人听不真切。

片刻之后,那声音消失不见。

脚步声渐远而后消失,三人也从假山后面出来。

周围都是黑乎乎的,半夏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早已经看不到人影。

她走到那两人所在的位置,从地上捡起一根如花蕊一样的东西。

苏芷染走到近前,仔细看着。

只见此时干瘪枯萎,鲜红欲滴,宛如几根染了棕色的红线一般。

这东西看着是药材,可苏芷染却认不出。

这时,半夏缓缓开口道:“红花!”

苏芷染心中大惊。

这玩意她知道!

毕竟看了那么多宫斗宅斗电视剧,这红花,可是流产落胎的神器!

难道,这宅邸里有人怀孕了?

怀着兴奋忐忑,三人回到了栖梧阁。

苏芷染将门一关,十分兴奋地对半夏与连翘说道:“有人给靖王,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连翘脸上露出一丝怪异:“有人给王爷戴了绿帽,为何王妃这般开心?”

小说《戏精王妃只想咸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