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带我去城郊放纸鸢)扶光望舒全集在线阅读_他带我去城郊放纸鸢全章节免费阅读

《他带我去城郊放纸鸢》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扶光望舒,《他带我去城郊放纸鸢》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三座城池关外战事吃紧,却兵马不齐,粮草不足文武百官无一有良策,圣上气得五官都变了形,吵着要御驾亲征百官齐呼:“万万不可”圣上气得大骂:“不可不可,你们倒是说个可以的法子来啊”在众皇子都躲得远远之时,扶光上前献上了计策,三言两语间就解决了粮草问题只是兵马不足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圣上又吵着要亲征,鼓舞军中将士的勇气圣上年纪已不轻,而……

小说:他带我去城郊放纸鸢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南墙

角色:扶光望舒

作者“南墙”的热门新书《他带我去城郊放纸鸢》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圣上气得大骂:“不可不可,你们倒是说个可以的法子来啊。”在众皇子都躲得远远之时,扶光上前献上了计策,三言两语间就解决了粮草问题。只是兵马不足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圣上又吵着要亲征,鼓舞军中将士的勇气。圣上年纪已不轻,而且让一国之君身临险境,反倒显得百官无用,百官又齐呼:“万万不可…

他带我去城郊放纸鸢

第4章 在线试读

三座城池。
关外战事吃紧,却兵马不齐,粮草不足。
文武百官无一有良策,圣上气得五官都变了形,吵着要御驾亲征。
百官齐呼:“万万不可。”
圣上气得大骂:“不可不可,你们倒是说个可以的法子来啊。”
在众皇子都躲得远远之时,扶光上前献上了计策,三言两语间就解决了粮草问题。
只是兵马不足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圣上又吵着要亲征,鼓舞军中将士的勇气。
圣上年纪已不轻,而且让一国之君身临险境,反倒显得百官无用,百官又齐呼:“万万不可。”
扶光上前自荐:“儿臣愿代父皇出征。”
于是,圣上大笔一挥,亲笔御书封扶光为太子,代君出征,阿爹和兄长带军随驾。
出发之日,我戴着他送的玉簪,早早等在了城门口。
“这是我去庙里求来的护身符,定能佑你们平安。”
我把护身符一个一个亲手给他们戴上。
阿爹沉声叮嘱:“照顾好你啊娘。”
我福身应是:“爹爹千万保重。”
兄长手持长枪,立于马前:“待兄长归来,给你带关外的特产。”
我笑盈盈地回兄长:“我不要什么特产,我想要一个嫂子。”
兄长刮了一下我的鼻梁:“你如此调皮,也不知太子知不知?”
我转头看去,扶光一身铠甲,墨发高束,颇有少年将军的飒爽英姿。
我走到扶光面前,亲手将护身符挂在他的腰间。
他抬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手指顺势滑下,捏了捏我的脸颊,再次承诺:“你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娶你。”
众目睽睽,如此亲昵的动作,我羞红了脸:“你一日不归,我便思念一日,千万平安,我等你回来娶我。”
.他说回来便娶我过门。
这句话,我从未怀疑。
我一边等他,一边绣婚服,一针一线都是思念。
每月一封的书信,让我知道他和阿爹,兄长都平安,也缓解了我的挂念。
只是,后来,信每月一封,变成了三个月一封,再后来,半年一封。
两年半过去了,上一封信,还是八个多月之前的。
阿爹和兄长音信全无,阿娘担心得日日以泪洗面,我如何安慰都无用,恨不能换上男装,骑上高头大马,到前线去看一看。
我每日都去城墙上站几个时辰,一瞬不瞬地看着远方,希望他们能出现在道路的尽头,凯旋而归。
草长莺飞四月天,又是一年踏春好时节。
齐明山的桃花都快开败了,我的婚服也已经绣成了,可他还是没有回来娶我。
在齐明山的桃子成熟的时候。
我日日担心的亲人,我心心念念的少年郎,终于归来。
我一早等在城门口,看到大军的那一刻,远远地就迎了上去。
然后,我看到了他身旁站着的那位姑娘。
一身白衣,简单麻花辫,粉黛未施,阳光落在她的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的光晕,如同落入凡尘的仙子,美得惊心动魄。
姑娘胆小怕生,娇滴滴地缩在他身旁,紧紧抓着他的衣袖。
他像是看不到我,只关心那位姑娘,温声细语地哄着她:“有我在,莫怕。”
我没来得及弄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便被人告知,阿爹和兄长受了重伤,一路昏迷不醒。
阿娘胆子小,担不了事,一听到消息就面色煞白,昏了过去。
我顾不得扶光,也顾不上那位姑娘,匆匆吩咐下人把亲人都带回了府上。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一位神医隐世在城中,恰巧与我是好友,我匆匆去请了他过来。
一番忙碌,阿爹和兄长终于情况安稳,好好养着几日便能醒来。
阿娘无助地落泪:“幸好有你在,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三日后,阿爹和兄长还没醒来,我却等来了扶光要与我退婚的消息。
闺中密友阿沁匆匆来找我,说她听她阿爹讲,今早上朝时,扶光跪在大殿上,恳请圣上退了我与他的婚事,他要迎娶他的救命恩人为妻。
他的救命恩人便是他带回来的那位农家姑娘。
圣上气得把茶杯砸到了扶光脑袋上,砸得鲜血直流,骂他白眼狼,忘恩负义。
他轻敌,中了敌人的圈套,是我阿爹和兄长拼死营救,他是得救了,可我阿爹和兄长,身受重伤,至今未醒。
要说有恩,我阿爹和兄长,甚至是我,哪一个的恩情都比那位姑娘的大。
可扶光说,他伤了脑袋,早已忘却前事,他不爱我,不能娶我,他爱那位姑娘,要给那位姑娘幸福。
吵了一早上,最终各让一步,圣上允许他娶那位姑娘,但太子妃之位,依然是我的,那位姑娘,只能是侧妃。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0日 pm12:5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0日 pm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