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智聃混清道人《蝶生怨》全集在线阅读_《蝶生怨》完结版免费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蝶生怨》,是以董智聃混清道人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混清道人”,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沈香亭北倚阑干~”巍峨大气的紫禁城坐落于北平这座繁华之都金光耀天,繁花锦绣,锦衣对歌,花柳光景之下,无限美好真不愧为天朝上国,天子脚下而就在大明皇宫内,皇家园林之中,有一俏女子正手捧诗卷,微眯凤瞳,青涩的女音唱着悠……

小说:蝶生怨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混清道人

角色:董智聃混清道人

悬疑惊悚小说《蝶生怨》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混清道人”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她上齿死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但不争气的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老妇人的木杖直指着夏梦蝶,神色暴怒无比,仿佛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战乱!咱们家没粮给你吃了,给你卖佟老爷家,你还能吃上点好的,我们也能有钱去买口饭吃,要不然,我们一家都得饿死!”…

蝶生怨

第叁章 前文—新鸯恨 在线试读

雨真好无情,以倾盆冲刷人间。

如猛兽般冲泄而下,冲飞了地上的蚂蚁,将花朵冲刷成泥。林中的蝉哭泣着,压抑地哭泣着,雨水却慢慢盖住了其弱小的呻吟………

“不,我不!”

“蝶儿,不是娘和奶奶要卖你,实在是…………”

“别说了,我不会的…………”

“住嘴,夏梦蝶,我们没有和你商量!”

一栋茅草屋内,一个老妇人抡起了一根破旧的木杖,重重地打在了夏梦蝶的身上。夏梦蝶在这年纪本该秀丽的手却长满了老茧,死死抓紧老旧的裙摆。

她上齿死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但不争气的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老妇人的木杖直指着夏梦蝶,神色暴怒无比,仿佛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战乱!咱们家没粮给你吃了,给你卖佟老爷家,你还能吃上点好的,我们也能有钱去买口饭吃,要不然,我们一家都得饿死!”

说罢,老妇人把木杖指向一扇破木门,这扇门很烂很腐,还有几只虫在门上爬,时而有几声虚弱的咳嗽声从里面传来………

那是夏梦蝶的弟弟,今年只有六岁,却身患寒疾,终日咳嗽啖血。夏梦蝶的父亲与哥哥为了给他治病,远出寻药,却死在了兵匪手下…………

“你就算不为我们着想,也该可怜可怜你弟弟啊。佟老爷已经说了,花十两银子买你,这可是十两银子呐!

咱们家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有了这钱,你弟弟的病就有着落了!

你弟弟才是我们夏家的根啊,你爹爹哥哥要是知道你不顾你为了一已私欲不顾弟弟的性命,他们得多恨啊,啊?”

夏梦蝶转过头去,看向那扇门,听着弟弟一声比一声弱的咳嗽声从门里传出来,她心头一痛。但还是死咬着嘴唇,不肯屈服。

良久,夏梦蝶轻声呢喃:“他会来的,等他回来就好了,就好了………”

她的声音很小,小的几乎听不见,却充满着底气。

“他。”老妇人轻蔑一笑,把一张纸丢给了夏梦蝶,“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夏梦蝶看向那纸,一股不安感涌上心头。

那是一张长方纸,写了不少字,非常工整。当初夏梦蝶跟着那个人学过不少字,看到字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是他的笔记。

她拿起纸,看了眼,然后,她哭了………

她双手颤抖着,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中喷薄而出,顺着淡黄的脸颊落下。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他答应过我的………”

只见这张纸上,白纸黑字写满了整张纸,而最为醒目的便是开头两个大字……

【休書】

“答应个屁!”老妇人一副恨铁不成钢:“人家现在是仙威将军,蒙圣上赐婚,马上就要迎娶郡主的驸马爷,还会在乎你一个田地里的丫头?”

说到这,老妇人突然用一种苦口婆心的语气说:“蝶儿,你不要怪奶奶,实在是咱咱们这种家世,能好好活着就不错了,不要老想着去高攀。去佟家,你会活得比现在好的。

奶奶也只是希望,大家都能过得好好的。

你说说吧你,就你那点蒲柳之姿,就是一小麻雀,咋和人家天家的凤凰争?”

老妇人说罢,又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盖着一个大印。

“你看,这是今早,县太爷加急送到咱们村子,勒令村长亲自送到我这个老太婆手上的。

你自己看看,这是啥?朝廷礼部的文书啊,人家的婚事,那已经是要昭告天下的了!这老赵家不送,老李家不送,偏偏先往咱老夏家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老妇人把文书递给了夏梦蝶,闭上眼睛,一副不忍的模样。

夏梦蝶此刻已经泪流不止,但她还是不相信,一把夺过文书,大声地嚷嚷着:

“假的,都是假的!”

但在看到印章的那一刻,她懵了。

那确实是礼部的大印,她认识……

当初的那个人教她认的。

此刻的夏梦蝶浑身颤抖,死死的攥住文书,哭声越来越嘶哑,双目空洞无神,只有一句又一句的呢喃: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老妇人见此情景,哀哀叹了口气,对着门外道:“两位爷,你们把她带走吧。”

话音未落,从门外闯来两个家丁打扮的壮汉。

他们其中一个怒骂了一声:“呸,夏家老太婆,劝个人劝那么久,让俺们在门外吹了那么久的凉风,你个老太太真不知羞耻!”

另外一个也骂:“就是就是,我们兄弟俩平时帮老爷买奴婢,二两银子就够了,别家还点头哈腰,急匆匆地把女儿送过来,还会给我们兄弟俩孝敬上一壶酒嘞!

难得咱老爷大发慈悲,看在你家姑娘姿色还算不错的份上,给十两银子呢!还给你们粮给你们药,你们还说三倒四慢慢悠悠,白瞎了咱老爷的活佛心!”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些碎银,用手称了称重丢给了老妇人:“诺,你的银子。”

老妇人见到银子,赶忙丢拐杖上去捡,却一个不小心,闪到了腰。

但她却什么也没说,强忍着痛,清点银子,点完之后脸色大变,急忙抓住家丁的手问:“爷,这,这只有三两银子啊,说好的十两呢?”

“屁个十两!”家丁一脚踢开老妇人,眼里尽是鄙夷,“让咱们兄弟俩等了这么久,这七两银子就当赔偿了,给你们三两就不错了,屁民!”

家丁看着还在发愣的夏梦蝶,大手一挥,道:“带走!”

另外一个家丁听了,连忙抓起夏梦蝶的胳膊,就要将她带走。

夏梦蝶也不反抗,只是抓着“休书”和文书,嘴里不停地呢喃………

“咳……咳……你们是谁?”

一阵咳嗽声传来,那扇腐烂破旧的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布麻衣,整个人面黄肌瘦,虚弱无比。眼睛却充满了光彩。

他转了转头,看见了刚拿起银子站起来的老妇人,面带惶恐逐步走向他的母亲,以及被两个家丁抬起来的夏梦蝶………

“你们是谁……咳……快放开我姐姐!”小男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确定自己的姐姐有危险,赶忙跑过去阻拦家丁,拳头打在家丁的身上。

“滚开,小畜生!”家丁一脚踹飞了男孩。

“天儿!”他的母亲急忙冲上前去,抱住了被踹飞的小男孩。

她把小男孩抱起,却又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在了他的脸上,连摸带爬跪在了家丁面前,狠狠地磕了几个响头,“两位爷,小儿不懂事,贱妇给你们赔罪,赔罪了。”

“赔罪。”为首的家丁仔细打量着她还算不错的身材和脸蛋,脸上浮出一抹邪笑,“赔罪的话,一边说去吧!”

说着就拽起她的头发,往内门拖去………

“啊——!”

“娘!”

小男孩想要再冲上去,却被老妇人紧紧地抱住。小男孩流着泪,手脚齐动,想要挣脱老妇人。

“奶奶,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救娘,去救姐姐!”

老妇人死抱着小男孩,一双老眼也泛出了泪花。但她还是不肯放开,只是不停的重复着:

“天儿,你娘你姐这是为你好,你以后就明白了……以后就明白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家丁从内门走出,脸上尽是忿懑的神色。他的胳膊上、脖子上、还有大腿还有几道很深的牙印。

他看向以仇恨眼光盯着他的小男孩,不屑地吐了口口水:“狗,儿是狗,娘也是狗,一家子的狗!”

然后踹开大门离开。

老妇人终于松开了小男孩。

小男孩急忙冲向内门,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哇哇大哭起来。

此刻,在小男孩的眼里,他的母亲瘫趴在地上,眼珠滚白却流着泪,身上的衣裳被撕得稀巴烂。屁股上、脸上都有几个红的巴掌印,身上满是青色的伤痕。四肢扭曲不自然,脑袋边散发着腥臭的尿味,脖子上还有一道血红的勒痕………

他的母亲死了。

“娘!”

小男孩急忙跑过去,推了推他的母亲。他使劲的推呀推呀,却推不动他的母亲。

小男孩明白了母亲发生了什么,跪在地上,趴在了母亲身上,痛哭流涕……

“娘!!!”

茅草屋外。

家丁愤懑地走了出来,对着另外一个家庭打招呼,问:“货装好了吗。”

“装好了。”另外一个家丁笑着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红色箱子,这个箱子花纹很漂亮,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佟”字。

“这“休书”还真有用。以往我们抓奴婢装箱子,这些贱人都得好一番挣扎,没想到这女的动都不动一下,乖乖就让我装进去了。”

家丁提到这张“休书”,突然笑了,问:“大哥,你说这贱人不会真和什么仙威将军有关系吧?”

“怎么可能,那可是仙威将军,平定了无数叛乱外贼的存在,怎么会看上一个贱丫头。

而且就算真有关系,那也肯定是旧情。你说有哪个男人会放着国色天香、背景雄厚的郡主不要,跑来田里找个贱丫头。”

“哈哈,说的也是。”

“走吧,雨停了,再晚回去老爷要骂了。”

两个家丁拉着板车,朝着往家的方向走去。路上,时而有几个骨瘦如柴,面色苍白的人向他们讨要食物,被他们一脚踹开,死了。

然后就有一群更加骨瘦如柴的人冲了上来,就地啃食这些人的尸体,鲜血染红了他们的身子。

家丁不屑的撇这些“贱民”,加紧了脚步想要离开,免得染了晦气,却不知有一只紫色的蝴蝶,默默的飞到了盒子上,静静地驻足…………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4日 pm3:10
下一篇 2022年12月4日 pm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