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止金翎燕《沧溟遗剑》全章节在线阅读_白止金翎燕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沧溟遗剑》,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白止金翎燕,故事精彩剧情为:长凌王朝,五风城秋风卷起落叶,纷纷如雨镂花朱窗外,青色屋瓦前,冷冽的风穿堂过巷,刀割一般刮过城里的深宅旧院少年布衣褴褛,苍白饥瘦,屁股下的稻草铺子和身前的破碗是他所有的家当他是个要饭的,可在这破败旧宅的巷子里又能乞讨到几分钱呢?但可笑的是,就连要饭这个行当你若没三两本事,也难在繁华酒肆富贵朱门外站稳脚跟这落魄少年衣不蔽体,如今这般,恐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三两落叶流连在青石板路上,不愿离……

小说:沧溟遗剑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九月泠河

角色:白止金翎燕

小说《沧溟遗剑》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奇幻玄幻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月泠河”。文章精彩截取如下:“我听闻江湖传言,能赢下霜尘仙子者,便可与之结为仙侣。”白止不紧不慢地走向泉水边,饶有趣味地看着水中的仙子,“那今日我赢下了你们整个月痕宫,又该如何说呢?”泉水清澈,不时便有倩影闪现。霜尘仙子抱着粉秀香肩蜷缩在水里,低眉侧头,轻声说道:“白公子这般修为,想必不是轻信江湖传言之人吧?”“哈哈哈~”白止…

沧溟遗剑

第6章 结账 在线试读

“凭什么!”雨彤秀拳紧握,她身为月痕宫首席弟子,哪里受过这般轻蔑,心中极其不甘。“你今日这般轻薄我等,休想就这么离开。”

“那众仙子还想如何啊?”白止问道。

雨彤虽是生气,但也拿白止没有办法,遂一把夺过师父的衣物,咬牙站在原地。

“我听闻江湖传言,能赢下霜尘仙子者,便可与之结为仙侣。”白止不紧不慢地走向泉水边,饶有趣味地看着水中的仙子,“那今日我赢下了你们整个月痕宫,又该如何说呢?”

泉水清澈,不时便有倩影闪现。

霜尘仙子抱着粉秀香肩蜷缩在水里,低眉侧头,轻声说道:“白公子这般修为,想必不是轻信江湖传言之人吧?”

“哈哈哈~”白止爽朗一笑,单手招出背后仙剑,转而飞身一跃,立于剑上,又看了眼月痕宫众人,拱手道:“诸位仙子,告辞了。”

说罢,化作一抹剑光飞去了。

雨彤见白止飞走,紧忙将衣物递还给水中的掌门霜尘仙子,转而回过身去,有意挡在了她身前。

霜尘仙子接过衣物,缓步走出泉水,内力激散身上水露,在周遭自主形成一片雾气,让人看不真切。

然而雾中身影明显顿了一下,当即恼道:“雨彤,你即刻带领门人寻找白止下落,一同分告天下门派此人无耻作为。”

雨彤明显一惊,未曾想到掌门竟如此武断,她稍有疑虑,低声道:“掌门……”

此时,霜尘仙子已穿好衣物,自薄雾里走了出来,脸上多了几分威严,对着雨彤和一众门人,说道:“月痕宫门人听令!此人光天化日之下轻薄我整个月痕宫,我等与之不共戴天!没什么可迟疑的,当即告知天下门派,白止这等无耻之徒早晚是仙林祸害,必须人人得以诛之。”

话毕,月痕宫一众门人按掌门旨意便已分头行事。

没几日,白止轻薄了整个月痕宫的传言便在江湖上流传了起来。

…………………………

中土,苏山脚下,一个普普通通的歇脚客栈里,三两人聊得兴起。

“也不知这是刮了什么风儿,月痕宫的门人竟是大多数都下山了,近日在这左近门派我都不止一次看见月痕宫的仙子们了。”

说这话之人看似也是个修士,不过话语里带了几分挑逗。

“哈哈,张兄,你就不必垂涎那些仙子们了,我听说是整个月痕宫的门人被一位无名散修给击败了,若按江湖传言,这整个月痕宫都得被那位高手收入门下才对。”

“哈哈哈~~那不如直接当月痕宫的掌门得了,只收女子的门派,来个男的当掌门,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客栈里顿时哄笑一堂,众人三言两语的继续逗着焖子。

店小二端着一碗山菇做浇头的油香素面,紧步走来,面上起着腾腾热气。

“客官,您的面来了。”

坐在店里旁桌的白止即刻从竹筒中取了副长筷,看着刚出锅的面食,脸上不禁挂了几分期待。

素面上桌,白止便快速将面拌匀,随之嘬了一大口面条,动作这才缓了几分,抬眼看向店小二,眼中多了几分肯定,随着点了点头。

“哈哈~这山菇是店里早上刚从山上采下来的,新鲜的很,客官慢用。”说罢,店小二挂着笑容,欠身离去。

白止只觉得吃得太快,有些噎着了,急忙倒了杯茶水,一口灌下。

肚中饱了三分,心也随之歇了下来。

周遭旁人议论的声响一点点淡去,众人的注意力反倒是被门外吸引而去。

“那人好似月痕宫的雨泠仙子吧。”有人小声说道。

顺着众人目光,一袭绿影手持灵剑,身后带着四五女弟子,已是快步向着白止而来。

白止抬眼微微看了一眼,赶紧吃下碗中面条,心中嘀咕道:“真是穷追不舍。”

正这般想时,雨泠已是带着几人来到客栈门口,定眼看去,目光已是锁定住了坐在旁桌上的白止。

下一刻,灵剑出鞘,数人飞身逼近白止,似要成合围之势。

可眼见白止抬头,嘴里竟是嘬着一根长长的面条,他顺势将沾满汤汁的面条向周遭一甩。

月痕宫的女弟子都是爱美之人,自然也极爱干净,但见白止将面条汤汁甩向她们,一众仙子都不自觉的回避开来,但还是没能躲过,众人身上或多或少都被溅上了污迹。

白止只将这最后一根面条下肚,手背一抹嘴,大声说了句:“美味!”

说罢,已是闪身至门外。

“可恶!”雨泠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冲出店外。“你别走!”

说话时白止已然运起轻功,三两步便已飘飞出十余丈远,只留下一句:“众仙子记得帮我结账。”

再看时已是不见踪影。

雨泠顿时气得跺脚,然而客栈里的旁人亦是刚发觉,原来刚刚逃离那人就是月痕宫要找的白止,只是此刻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几名仙子的美貌所吸引了,虽都故作姿态,却还是时不时将目光飘向几人身上。

雨泠注意到周围目光,眼神扫过周边数人,几缕寒媚内息飘出,个别修为较低之人竟是已被迷住,一时已经移不开目光,胸中一股欲热几乎难耐。

“那……那个,诸位仙子,刚刚那位少侠让你们结账。”店小二的声音在雨泠身后怯生生响起。

她脸上带着些许惊讶,慢慢转身,似是稍微端详了一眼这店小二,转而在腰间锦囊内摸出些许碎银,缓缓落入店小二掌中。

“够吗?”

“够啦,够啦,仙子真是大方。”

盈盈眼波似水一般飘向眼前之人,可眼前这名店小二却是对此毫无反应。

雨泠心中了然,未想到这荒山野岭的小店中竟也藏有高手。

几里之外,白止已是停下了脚步,他头昏昏胀胀的,再也运不起丝毫功法,眼看便要栽倒在地。

不远处,几人快步前来,手法利落地背身锁住了白止双手,一同卸下了他身后仙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4日 pm3:13
下一篇 2022年12月4日 pm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