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这个红楼很危险小说贾瑞贾代儒完整版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越:这个红楼很危险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贵白白 角色:贾瑞贾代儒 简介:穿越成为贾瑞,大周朝内忧外患,王熙凤人美心黑,秦可卿弱不禁风,薛宝钗年华正好
王熙凤是必须追求
秦可卿是必须要救
宝钗怎么办,我好难!

书评专区

流浪地球:受到 流浪地球 事件的影响,广电局全面封杀....动漫电影资源站挂了好多....这电影还是赶紧讴歌 加膜拜吧来段赞美诗....我愿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黑夜里,我们需要黎明,我和你,终会消失,但星辰,永远光明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前期粮草,后期……呵呵哒;好好写有封神的可能性,可惜了】要不是它灌了一桶又一桶的水,必为仙草啊!冥府决战时,明明十几章可以写完的硬是拖了百来章! 设定自成体系,世界观足够宏达瑰丽,大概参考了琥珀之剑、wow等;节奏很稀烂,虽然有大纲,但是作者不知为什么非要瞎灌水,把系统当吐槽机用,你TND不想写就不要写啊!描写有点无力,该爽的时候爽不起来,不得不说作者的笔力需要提升。(嘛,当然比我强得多啦……)一流的设定,一流的大纲,二流的文笔,不入流的写作人品。这本书要是在冥府之战之后就完结,再把整本书那泛滥的洪水排干净,应该能成为琥珀流爱好者的神作! 诡异流修仙游戏:主角智力低也就算了,毕竟作者都明文说主角是弱智了可是游戏和其他玩家都特别配合主角,这就让我有些受不了了这情节还不如作者上本书呢就第一个情节,主角重伤,只有3点血,然后女鬼给了他一碗毒汤,主角灵机一动,就按着女鬼给她灌了半碗毒汤,然后这女鬼力量有多大呢?文中描述是,女鬼手一挥,主角就高高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到了一根柱子上,就这力量主角你能按着给女鬼灌了半碗毒汤?然后这下撞柱子主角掉了多少血呢?1点血,没错1点血。更搞笑的是主角接着踢了地上的铁锅,因为脚踢痛了,又掉了1点血。作者你这是在逗我?这两个伤害都是1点血?毒死女鬼后主角马上得到了一个天赋,好家伙,一个呼吸血就回满了100点。我???旁边一个小孩吃了女鬼的残骸,成了新生鬼,然后撞了主角一下,主角又飞出去了,这下主角掉了95点血!那刚刚掉1点血算什么!?我反正是不想吐槽了,真是整个世界陪着主角弱智。 穿越:这个红楼很危险

《穿越:这个红楼很危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与此同时荣国府,贾琏院里。

贾瑞死而复生的事情,可以说是今天最大的新闻了,再加上当时天有异象,黑云压城,电闪雷鸣,那些跑回来的贾家亲朋一传十,十传百,说什么的都有。

一直到传到王熙凤的耳朵里,便是什么贾瑞之所以没死,是因为阎王爷知道他有冤情,特意放他还阳好了解宿怨的。

说的人只是图个嘴快,听的人却是有心了。

平儿见她吃饭的时候也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便劝解道:“奶奶有啥子好担心,贾瑞自己脏心烂肠的起了歪心思,就算奶奶出手整治他也是半点错处也没有,媳妇婆子们不知那里听来的闲言碎语,那里能当了真去!”

王熙凤虽觉平儿的话说的在理,只是这死而复生的事,却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说不怕那便是自欺欺人了。

王熙凤道:“虽然我们是占了理,但毕竟他也差点丢了性命,这次又不知怎么的居然又活过来了,这鬼啊怪的,一想起丫鬟婆子的话,我心里头便发慌。”

平儿嗤笑道:“奶奶还真相信人能死而复生啊?我看奶奶是当局者迷。”

王熙凤道:“难道是另有隐情?”

平儿道:“隐不隐情的我是不知道,不过我想着,便是贾瑞本就没有死,或是气息微弱,丫鬟婆子们没有察觉,当死了报给代儒太爷。

他家太爷年纪大了,一时查辨不明也是有的,稀里糊涂的装了棺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听了平儿这一番剖析,王熙凤才感觉身子骨暖了点。

王熙凤道:“老话说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结,虽说是他脏心烂肠的,起了那样的脏心思,不过他也因此大病了一场。

我想着蓉儿那里敲了他五十两银子,明天你拿五十两送过去,就说是知道他久病床前,亲戚之间互相帮衬。”

宁荣街,贾代儒家。

贾瑞回了房,便吩咐红儿道:“你去给我寻些香烛来,再拿个香炉。”

红儿不明所以问道:“少爷要这些有什么用。”

贾瑞道:“这次少爷大难不死,又得国公爷传授炼体之术,如此厚恩,少不得要祭拜一番,你快去取了来就是!”

不多时,小红取了香烛,香炉等物来,贾瑞又吩咐小红先出去。

等小红出去后,贾瑞将一对红烛点上,又点了三根香,持香对空拜了三拜后道:“贾兄啊,你放心的走,哥哥已经想到了破局之法,只是这追求女子需要一些耐心。

好在兄弟我读过红楼梦,知道贾琏是个偷鸡摸狗的,只要是女人不管脏的臭的,都往人家床上爬。

到时候他们夫妻感情破裂,正是兄弟我插足的良机,到时候必然要让兄弟得偿所愿。”

祷告一番,等香烛燃尽后,又叫红儿收拾了出去。

不多时红儿又端了一盆水进来对贾瑞道:“少爷,奴婢伺候你梳洗。”

虽然贾瑞生长在红旗下,但是对古时候腐败生活还是很向往的,也不推脱,任由红儿施为。

红儿是贾代儒配给他的丫鬟,模样虽然不能和荣国府,贾母处的那些一二等相比,但也称的上是小家碧玉。

洗了脸后,红儿又给他洗脚,素手亲亲褪下袜子,将脚放入温热的水中。

少女修长的手指,在脚背,脚心处滑动,贾瑞只觉说不出的舒坦。

垂眼望去,俄有汗珠顺着耳垂滑落,滴在那洁白细腻的粉颈上,再往下看时,峰峦叠翠处却还未显山露水,贾瑞不觉暗骂自己无耻,居然对十五六还未发育完好的小花朵起了歪心。

又叹贾代儒治家严谨,这身子的主人,居然以前也没有上手,因为贾代儒有交代,没有进学之前,贾瑞不得近女色。

虽然明知是给他暖床的丫鬟,但从来都是只能瞧不能吃。

到了第二天,天还未明,约莫凌晨五点左右,贾瑞听得正房有动静,知道必是贾代儒老爷子醒了,自己便也起了。

梳洗一番后,他便到了正房,贾代儒看见他说道:“我不是说了叫你将养身子骨吗?怎么这么早起了来,红儿怎么服侍的?也不给你加件衣服。”

贾瑞笑道:“爷爷,我身体已经大好了!不要怪红儿了,是我自己悄悄起来的,我想着她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便没叫她了。”

贾代儒看他行走之间精神面貌很好,也知是好了的,又听见他疼爱红儿的话,便以为他想要和红儿圆房。

换在以前,贾瑞若是没有考中秀才,贾代儒是不愿意答应的,如今倒是起了传宗接代的心思。

贾代儒道:“你既然疼爱她,便收了吧,以前想着等你中了秀才才好,现在既然想要走武职的路子,我也便不拘着你了。”

贾瑞知道爷爷误会了,但是他也不想解释。

这时张嬷嬷端了早餐进来,笑道:“我在厨房听见太爷和少爷说话,便又多煮了两个鸡蛋,少爷可要多吃点身体才能养起来。”

贾瑞谢道:“还是张嬷嬷想着我。”

吃完早餐后贾代儒道:“你既然好了,今天便跟着我去趟荣国府吧,你那神游见了两位国公的话,切莫等他们派人来叫去问的好。”

贾瑞不解道:“爷爷不是说怕惹麻烦吗?怎么想着过去说?”

贾瑞道:“有没有麻烦都要去说,你以为你不说他们就不知道了?再说你以后想走武职,又那里缺的了这国公府里贵人的帮扶。

别的不说,贾赦平日里就帮人买官买爵的,到时候求了他去,还怕弄不来个武职?”

听了贾代儒的话贾瑞才知老爷子是动了给他买官的心思,虽说这大周朝已经立了快百年,已经是文贵武贱,但是谋一个武职四五百两银子也是要的。

贾瑞知道家里若是倾其所有最多也就是一二百两。

贾瑞道:“爷爷,我们家虽然也还过的去,但是一时又去那里拿这么多银子来活动?”

贾代儒将手中拐杖对着地上杵了两下道:“我这张老脸还值得几个银子。”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