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林有财钟淼无弹窗,压棺人最新章节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压棺人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小三胖子 角色:林有财钟淼 简介:压棺也叫坐棺,是指死人出殡时需要一个人坐在棺材上一起上山
但不是每个棺材都能坐的,因为好心,我帮人坐了一次棺,却没想到招惹上了.....

书评专区

老鼠拖木楔子:前两主角第一人,第三个主角第三人称,居然让作者驾驭住了,剧情也是很有脑洞了,人工智能加生物电脑,这里预言下,第四个主角就是第一个人工智能 重生之小玩家:这本书最大的优点在于真实,让读者看到一个真正的草根在餐饮行业的创业故事,其中涉及的各方面细节和技巧值得看看,作者应该从事过烧烤行业,不然里面的一些细节是外行写不出来的,这点上来说可以算仙草;但是。。。但是这本书有两点不太好:一是非常失败地塑造了一个女主,越到后面越失望,这女主不论智商情商灵性啥都没了,连充当花瓶的意义都没有了。二是作者有意无意地在表达“读书无用论”的观点,当然可以辩解说和主角的层次太低有关,但确实有些贻笑大方。 无限之神座无敌:一本标准的,简单粗暴的龙傲天小说,行业标杆,经典套路,主角无敌推土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遇女神推女神绝不脚软,霸气无双,一路狂拽酷炫吊炸天,连推女都推的屌炸天,在众多小白文看到女人就跪舔文中堪称一股清流。没错,后宫文就得这么写,推女就得这么推,一屌扫天下,无脑后宫文。 压棺人

《压棺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阴亲保命


很多传说之中都有说,人有三盏火,两肩和头顶各一盏,这三盏火旺盛的话就代表人的阳气重,脏东西不能近身,所以很多大人都会教导小孩子,要是有人晚上,山里或者一些特殊的地方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别答应也别回头,因为一回头,带起的风就会吹灭肩头上的火,有些脏东西就会乘虚而入。

我不知道这传说是不是真的,可爷爷让我别回头我就真的不敢回头了,向前走了三十米不到,我就走不动了,因为我觉得背上实在是太重了,这不单单是背着个人了,我觉得我背了一座山。

爷爷,我走不动了,我说话都已经带着哭腔了,停下来对爷爷说道。

爷爷一脸的凝重,停在我的身边,手上死死的捏着桃木剑,爷爷停顿了一下,低吼道“女娃子,你有冤我理解,可是我孙儿是无辜的,他是被人蒙骗了才挡了你的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不去找他们,找我孙儿做什么”

爷爷低吼完就等着回应,可背后除了呼呼的夜风之外什么都没有,那风一吹,路两边的树木一阵摇晃,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反而觉得更渗人了。

而我也没感觉背后的重量有所减轻,我额头已经开始滴下大滴大滴的汗水了,站都快站不住了。

爷爷见我撑不住了,那东西又没回应,顿时大怒,桃木剑一轮,就从我背后刺过去,而另一只手则夹着一张黄纸符,在我胸口用力一拍。

我本来就要撑不住,被爷爷这一拍,更是惨叫一声就扑倒在地上,顿时觉得胸口钻心的疼,疼得我说不出话来,眼里簌簌的往下掉。

财子,你怎么样了,爷爷连忙把我拉起来。

我真的想说一句,爷爷,你坑孙啊,这样打我,我没被那个东西弄死,先被你打死了,可我现在已经说不出来了,我只好摆摆手,表示我没死。

没事就好,我们快走,爷爷一看,顿时嘀咕了一声,然后拉起我就走。

被爷爷这么拉着一跑,我更加觉得肚子里翻腾不已,胸口疼得厉害,猛翻白眼,差点就要晕过去了。

还好,这里距离我们家已经不远了,没多久我们就到了家里,一回家,爷爷就撒手不管我了,立马拿出香火来给祖师爷上香,还找出很多灵符把家里贴了个遍。

做完这些,爷爷才回来问我怎么样了,我差点没被气死,本来都好惨的,被爷爷拉着一跑,差点骨头散架,所以我很不爽的盯着我爷爷。

爷爷好像领会到了,讪讪的摸摸头笑了,然后倒了一杯水给我,喝完水,我才觉得胸口通了气,好多了。

爷爷,为什么不灭了她,一能说话,我就立马对爷爷说道,那东西都差点要我命了,难道不应该灭了她吗。

什么灭了她,爷爷反问一句。

当然是那个跳楼死的女学生啊,她都要我的命了,难道你看着你孙子死?我大声说道。

爷爷听了之后,脸色慢慢的严厉起来,说道:财子,爷爷再跟你强调一遍,我们是风水先生,做的是定穴下葬,让死人安生,让活人舒心,但我们不是位道士,对于阴人也不能喊打喊杀,即使他们得罪了我们,我们也只能送他们走,而不是灭了他们,那是要损阴德,沾因果的事情知道吗。

爷爷的话让我有些沉默起来,这个理论爷爷不是第一次说了,而且也是这样做的,这么些年来他除了定穴下葬的事情别的基本上不沾,今晚这事要不是涉及到前几天那场丧事,爷爷都肯定不会去做的。

理由就是损阴德,沾因果,风水先生属于道门一脉,而道门讲究五弊三缺,爷爷正是沾了鳏,钱两项,一辈子忙活到老,积攒不下钱来,也最终成了一个孤寡老头子,连我,也只是他收养的一个孤儿。

所以爷爷对我这方面要求极其严格,学了风水,但从来不碰阳宅风水,只做阴宅,会一些方术,但也从不理会活人的事情,只帮死人安生,因为爷爷说,定穴下葬是积阴德好好事,除此之外,他一概不让我去碰。

对此,我只能问爷爷,接下来该怎么办。

爷爷还没回答,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嘶,嘶”的声音,有点像是鞋子在地板摩擦的声音,有人在走路,和那走路声一起响起来还有风声,呼呼的刮着,吹得窗户都在簌簌作响。

这样的动静要是别人早就吓尿了,我和爷爷却不会很怕,只是都拿着桃木剑以往万一而已,现在家里贴了符,那些东西是进不来的,但是得预防风吹坏窗户,我们的房子可是土木结构的老房子,而不是现在流行的砖房。

明天我去找人帮你看看,他应该会有办法。最后爷爷对我说道。

我听了之后心中一喜,我就知道爷爷不会放任我不顾的,而且爷爷要找人帮忙肯定不会随便找那些屁都不懂的江湖神棍,肯定是厉害的人物。

我问爷爷要找谁,可爷爷没说,告诉我明天就知道了。

我和爷爷就这样一直等到天亮,天亮之后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我起来给爷爷做早饭,吃完了之后又去村里借了一辆单车,我和爷爷两人出了村。

我们要去的地方在二十多公里外,我和爷爷骑了两个多小时,累的浑身是汗,到了集镇的时候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然后爷爷买了一些礼品,然后才开始找人。

最后爷爷在一家很漂亮的小洋房门口停下来,大喊:三爷,于三爷,你在家吗。

喊了两句,一道人影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走路带风,我还没看清人脸,就听见那人大喊“老财,是老财吗”

随后我才看清人,是一个看起来很是健朗的老头,胡须头发都已经花白了,但是脸色却十分的红润健康,一看见爷爷很是激动,一出来就来个熊抱。

爷爷和他寒暄了几句,这于三爷才看见了我,顿时就眉头一皱,然后在爷爷肩膀上用力一拍,道:好你个林老财,我说今天你怎么会来看我呢,原来是有事求我,你说,这是谁,随便的人我可不看。

爷爷赶紧告饶,然后介绍了我,听完之后于三爷脸色有些凝重,说道:老财,你可不地道啊,收养了娃却不告诉我,要是早跟我说有这事吗?

爷爷解释说:三爷,我这孙子耳根子软,是被人蒙了,要不然也没这事的。

于三爷这才没说什么,赶紧把我们迎进家里,然后开始泡茶说事,爷爷仔细把前后都说清楚了,于三爷拿出烟来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等他抽完一根烟,才开口说道:老财,不是当哥哥的说你,要是你一开始就镇了她,那就没这事了。

爷爷听了,脸色也开始严肃起来,道:三爷,这可不行,有冤伸冤,有仇报仇,这可是规矩,我要是一开始镇了她,那我不是助纣为虐了吗。

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估计爷爷早就知道那女学生有冤情,所以根本没施展手段,为的就是让她自己去报仇,只不过没想到他们会坑了我。

于三爷一听,立马就说了,“老财,看你样子也下不了狠手灭了她,那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阴亲保命。

阴亲保命,我一听顿时目瞪口呆,爷爷也顿时急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