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最新更新秦大小姐夏烟小说怎么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锦墨疏影 角色:秦大小姐夏烟 简介:前世,她被太子算计,本要走进王府的花轿变成了太子府,由璃王妃变成了太子侧妃; 还傻乎乎地拼尽全力扶太子继位,最后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重生一世,她提剑出嫁,新婚当天脱下嫁衣,怒救璃王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奸人得逞,还要断了渣男的美梦, 让渣男血债血偿,改扶自己的夫君登上王位! 某璃王感动不已:“救命之恩,本王定当以身相许,可皇帝命短,本王只想和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

书评专区

火热的年代:前面看了点还行吧,一个人穿越到俄罗斯装作美国教授的弟子到处忽悠,爽点主要集中在指点江山被认可这一处上,出现的刁蛮女人我也可以当做为了迎合最白的小白不得不做出的牺牲,能有个三星左右。但是在第六十四章,主角反驳别人批评我大清政治落后的时候说了这么一段话:安德罗夫先生,您说我没有从事政治方面的才能,我是能够接受的。不过您说我不了解政治,我就有些不敢苟同了。所谓政治,除了操纵、阴谋、幕后策划、回避事实、煽动群众和贪赃枉法之外,还有别的吗?如此日式的缺少教育的言论对我造成了相当的伤害,倒扣二十万星,但是最低只有一星,我就给个一星好了 逆龙道:血红作死作!作死就会死!优点:1.讲故事的水平还是有的。2.带动情绪的功底非常棒……呵呵呵。缺点:1.牛头人剧情,主角的青梅竹马,当着主角的面给反派口XXX……我勒个擦,这也行?2.把上一本书的主角拉出来锤!你这是在作死!3.自此拉黑这个作者!血红因为成功作死,导致嘭~一下人气爆炸,不然还有张威什么事?笑出声……血红大概后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一次作死,就和年收入上亿,人大代表失之交臂! 鹿鼎记:看书单顺手评了,查包衣 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

《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父亲,我知道您不喜欢姨娘,也不喜欢女儿,可是这一次您得给女儿做主啊,不然女儿真的没法活了……呜呜……”

秦云依人未到声先至,那尖锐的声音听得秦父直皱眉。

“要死回你的院子去死,别在这里找晦气。”秦父是真的不待见这个女儿,说他无情也好,不负责任也好。

他让她和她那个姨娘在相府衣食无忧还有下人伺候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

秦云依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当着璃王的面都一点儿面子也不给自己,见到她就直接劈头盖脸地骂,当即委屈又屈辱,眼泪一串一串地往下掉。

之前是装的,现在是真的伤心,她从出生就不受自己的父亲待见,一年到头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她的姨娘早几年还想利用自己博得父亲的几分怜惜,只可惜她姨娘越是折腾,她父亲越是厌恶她们娘俩,最后干脆连她也不让轻易出偏院,她姨娘也因此经常打骂她,直到她搭上了太子殿下的线,才又对她好起来。

为什么同是相府的女儿,凭什么秦落染就可以金尊玉贵地活着,吃穿用都是最好的,而她呢,连秦落染身边的大丫鬟都不如!

想到这些,秦云依更是悲从中来,哭得更狠了!

“来人,把她带下去!”她这一哭,秦父更是不耐烦,连二小姐都不愿意叫!

秦父一发话,立马就有下人上来拖秦云依,秦云依一边挣扎一边不管不顾地大喊,“为什么,父亲,为什么同样是你的女儿,秦落染就可以住最好的院子,用最好的东西,而我却只能住在偏院,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秦落染她一回来就打死了女儿的丫鬟,女儿只想让你还女儿一个公道,您都不如此不愿吗?”

秦云依说完还怨毒地瞪了秦落染一眼,秦落染认真地品着茶,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今天是秦落染回门的日子,璃王也还在,秦云依一再这样大喊大叫的,着实让秦父没脸,厉声道:“给本相堵着她的嘴,赶紧拖下去!”

至于秦云依说的秦落染打死了她的丫鬟这事儿,则被秦父自动忽略了。

下人见秦父生气了,急忙架起秦云依就要往外走,这时,一直不做声的秦落染终于开口了,“等一下!”

听到秦落染的声音,秦母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落儿,这种晦气的东西你理她做什么!”反正她是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无端打死下人的,她的女儿是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

“无碍的,母亲。”秦落染对秦母乖巧一笑,“妹妹刚刚说我打死了她的丫鬟,这事还是说清楚一些的好,不然别人还不以为我心狠手辣,残暴狠毒,已经出嫁了都, 连庶妹身边的人都容不下。”

秦母听秦落染这么一说,也赞同地点点头,“也是,是应该说清楚,万不能叫这恶毒的名声落到了你的头上。” 说着转过头去看着秦云依道,“既然落儿开口了,你就给你个机会,说吧。”

“……”秦云依没想到自己能说话还是因为秦落染开口,心中的怨恨更深了,看秦落染的眼神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秦母见状怒声道:“你这样看着落儿做什么,要说就说,不说就滚下去!”真是上不了台面,要说事情不好好说,动不动就一副谁都欠她多少东西一样。

“妹妹怎么不说话呀,你刚刚不是说我让人打死了你的丫鬟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秦落染喝了一口茶,好整以暇地开口。

“对,父亲,秦,姐姐她今天一回来就让人打死了柳儿,柳儿跟在女儿身边这么多年,是女儿身边唯一贴心的人,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姐姐,然姐姐下这般狠手……呜呜……”秦云依说完用帕子擦擦眼角,眼泪又一串一串往下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多在乎她的丫鬟呢。

秦落染微微摇摇头,放下茶杯,“妹妹只说我打死了你的丫鬟,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你为什么不说呢?”

“什么原因你也不能打死她啊,她是我的贴身丫鬟,犯了错姐姐按照府里的规矩处置就是了,又何必直接打死,姐姐这样未免太过心狠手辣了,就不担心璃王殿下……”秦云依说着偷偷瞄了一眼离君彦,这一看,差点儿移不开眼,连要说什么都忘了。

秦落染注意到秦云依的动作,心里直犯恶心,这秦云依还真是跟她那个姨娘一样,看见个优秀的男人就被移不开眼,也不动动自己那猪脑子想想那是不是自己能肖想的。

离君彦嫌恶地皱了皱眉,一记冷眼过去,吓得秦云依差点儿腿软。

“妹妹说话还是那样避重就轻,既然你不说,那就我来说吧!”秦落染说着站了起来,看着跪在地上狼狈的秦云依,“父亲已经明令规定,偏院的人不得随意进出更不准到主院这边来,柳儿不但出了偏院,还跑到了凌烟阁,鬼鬼祟祟的,见到本王妃不但不行礼还出口顶撞,我惩治一下不应该吗?”

“那姐姐也不能直接打死她啊!”

“私自乱跑,又冲撞王妃,打死都不为过,何况姐姐只是让人打了她三十大板而已,又没有让人直接打死,你可不要乱给姐姐扣帽子,不然姐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呢。”

秦落染的话音刚落,秦云依就不甘示弱地道:“姐姐让人打她三十大板跟直接要了她的命有什么区别,一般男子三十大板都能要了半条命,何况柳儿只是一个弱女子,哪个女子能受得住三十大板!”

“妹妹这话就不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云姨娘也是挨了三十大板的吧,现在不也好好的吗,若她扛不住,又哪里还会有妹妹你呢!柳儿被送去偏院的时候不也好好的吗,怎么这才一顿饭的功夫,人就没了,莫不是妹妹为了栽赃姐姐……”

“你胡说,柳儿是我的贴身丫鬟,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秦落染猜中了,秦落染的话还没说完,秦云依就炸毛了。

“有没有妹妹自己心里清楚,若那遮羞布不要,姐姐我不介意帮你揭下来!”秦落染的声音不轻不重,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秦云依却感到脚底发寒,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怎么感觉现在的秦落染有些让人害怕呢。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