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奇谈最新更新陈泥匠那沙沙小说怎么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诡异奇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洛小阳 角色:陈泥匠那沙沙 简介:自小跟我一起生活的爷爷去世了,他却怎么都不肯安息…… 从此以后,我也踏上了一条阴阳路,身边诡事不断,阴鬼缠身,各种隐秘也慢慢浮出水面……

书评专区

巫师世界:巫师流开山作,黑暗向的经典。作者塑造了一个诡异神秘,却魅力十足的巫师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路上的鹦鹉都可能会说话,桌子说不定都有思想。在这里知识和力量决定了一切。主角性格并不能被大部分读者喜欢,他为了获得知识和力量可以舍弃一切,刚开始还像个正常人,在逐渐了解到巫师世界的残酷规则后,他逐渐剥夺自己的善良与人性。他假扮一女巫失散多年的儿子学习巫术。甚至为了力量投靠异界成为被人唾骂的带路党,最后又为了更大的利益背叛其并借助梦魇世界入侵其他世界来强大自身。主角的信条就是力量,在成为无法被世界容下的强大存在后再次离去寻找新的力量。黑暗向,厌恶主角性格的别勉强,个人粮草+,分数分化严重不好打,具体看个人 法师故事:开始粮草,中后干草,综合干粮。当年我怎么看下去的。 莽荒纪:其实番茄的书,如果不要写的那么长,还是不错的。 前期干粮+,但番茄为了赚钱,该结束不结束,一直拖到实在写不下去,所以变成毒草。就本书而言,三界篇 结束就完全够了。 后面的内容,如果愿意写,可以单独开一本不是很好嘛? 诡异奇谈

《诡异奇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陈先生看我没跟上去,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发现陈泥匠的遗照立刻恢复了正常。我没把这件事说出来,因为就算我说了,陈先生也不会相信。所以我低着头,紧紧跟在陈先生的身边,半步都不敢离开。

就在我们要出院门的时候,院门被推开,却是我们找了半天没找到的我二伯走了进来。他问,你们怎么又回来了?不过你们来的正好,我大哥不见了。

我一听,心想完了,会不会又像我爸那样,被抓到坟里的棺材里去了?

陈先生问,咋个回事?

我二伯讲,我送完你们回去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就没看到大哥。我以为他屙尿(小便的意思)去了,就在院子里等了会儿。大概十几分钟,他都没回来,我想,就是窝屎都窝完了,肯定是出事了。所以就到附近找了哈,没找到人。准备回来拿根棍子,再出去找,就看到你们咯。

陈先生低头想了想,讲,拿棍子没得用,你们一人拿只鞋子。

说着,陈先生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两只鞋子,给我和二伯一人一只。他讲,这是阴鞋,要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你们就拿这个抽他,记到打脑壳!

我二伯问,那我们现在到哪去?

陈先生低头想了想,讲,去你爷爷坟地。

二伯带路,我一手提着煤油灯,一手紧紧拽着陈先生给我的鞋子走在中间,陈先生走在最后。他还是和之前一样,走三步拍一下鞋子,嘴里面似乎还念念有词,但是我听不太清楚,所以不知道他在念什么。

而且,我一直很好奇,明明晚上的月亮这么大,路上的情况看的都很清楚,为什么还要点一盏煤油灯带在身上呢?我很想问陈先生,但是现在的时机似乎有点不大对,所以我也只好跟着默默的往前走。

从村头到我爷爷的坟地,和从村头回我家,距离是差不多远,按照道理来说,就算是晚上路不好走,最多十几分钟就能走到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走了大概十五分钟之后,竟然又回到了陈泥匠的院子门口。

很明显,又是鬼打墙!

陈先生不得不在前面带路,和之前的方法一样,拍一下走三步。但是之前很管用的方法,这一次竟然失败了。我们从陈泥匠的院子门口往左手方向走的,没想到走了一段路之后,竟然又从院子的右手边回来了。

陈先生骂了一句,然后穿上左脚的鞋子,右脚的鞋子拿在手里(左鞋为阳鞋,右鞋为阴鞋)。他对我说,小娃娃,你带路。

我走在最前面,心里一直默念着不要拐弯走直线、不要拐弯走直线。可是走了一段路之后,我们竟然又从陈泥匠院子的右手边回来了。

陈先生有些恼火的讲,继续走,不要停!

我有些不明白,明明我走的一直是直线,为什么又会回到陈泥匠的屋子呢?

我之所以这么确定我一直走的是直线,是因为我是看着天上的北斗七星来定位的,北极星的位置位于正北,我爷爷的坟地也是那个方向,所以只要跟着北极星走,肯定不会错。

可是如果我走的是直线没有错,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了。在这条直线的道路上,有无数个陈泥匠的屋子,我们经过的陈泥匠的屋子,其实并不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一个,而是一座新的宅子。

我们又绕了回来,二伯喊陈先生先莫急着走了,这么走下去,没有尽头,哪个都吃不消。

我晓得二伯的意思,他讲的吃不消,不是身体上的吃不消,而是心理承受能力的吃不消。因为每经过一次陈泥匠的屋子,我们的承受能力就会减少一分,对走出这个怪圈的希望也会减少一分。与其这样,那还不如不走。

陈先生答应了,然后我们三个站在院子门口想办法。哪个都没有进院子的想法,似乎是潜意识里在排斥这座一直绕不过去的院子一样。

陈先生突然开口问我,小娃娃,你之前讲陈泥匠的遗照斜着眼睛看你,是你真的看到了,还是你眼花咯?

我讲,我是真的看到了。

这个时候,我二伯也开口讲,我也有这种感觉。你们两个回去之后,我和大哥坐到灵堂前,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我。我没敢问大哥,不晓得当时他有这个感觉没。

陈先生讲,我晓得问题出到哪里咯。

说完之后,陈先生一脚踹开陈泥匠的院子门,急匆匆的走了进去。

我和二伯对视了一眼,也跟了进去。

只见陈先生从左鞋的鞋垫下面取出两枚铜钱,放在手心里用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捏着,然后嘴里念了些东西,念完之后,他走到陈泥匠的遗照前,用铜钱贴到陈泥匠遗照的眼睛上。按照道理来讲,陈泥匠遗照上面有一层玻璃,铜钱是无论如何也贴不上去的。但是陈先生松手之后,那铜钱就好像是有磁力一样,紧紧的吸到玻璃上面,没有掉下来。

弄完之后,陈先生讲,走!

我们跟着陈先生出了院子,再一次出发。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因为每次都是这个时候出现陈泥匠的院子滴。我很担心又看到陈泥匠的院子。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滴,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不远处我爷爷的坟地。

是的,我们走出来了。

我问陈先生,为么子会这样?

陈先生有些得意的讲,陈泥匠生前和阴宅打交道太多,眼睛沾了很多阴气,等他死了之后,他那双眼睛就有些作怪。刚刚我们以为我们是在用我们的眼睛在看路,其实,是陈泥匠的眼睛在替我们看路。说白了,我们其实就一直围到陈泥匠的院子打圈圈。哼,这个家伙,死了都不安生,等我找到你大伯了,回去就收拾他。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爷爷的坟地边缘。

然而,眼前的一幕,纵使是经验老道的陈先生,都被震惊的难以呼吸了。

爷爷的坟地方圆十米,堆积着密密麻麻的老鼠尸体,它们全部趴在地上,头朝着坟的方向,两条后腿伸直,和尾巴平行。而两只前爪却各自握着两侧的胡须,胡须的方向,指着天空,就好像是虔诚的信奉者,趴在地上给他们信仰的神灵敬香一样。但是,这些老鼠已经全部死了。

在老鼠尸体之间,还有着各种各样的昆虫尸体,不计其数。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那还能够让人接受。可惜的是,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不仅仅只是这些。

除了这些老鼠昆虫的尸体外,在这个圈子的最里层,还有二十八位年轻的壮汉,他们的形体姿态和老鼠的一模一样——他们趴在地上,两腿伸直,甚至连脚背都贴着地面,他们的额头紧紧贴在地上,双手前伸,两掌贴着地面。他们二十八人,刚好把爷爷的坟围成一圈。

除了他们姿势一样以外,这二十八人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挖过我爷爷的坟!

在这圈人的外面,我看到了大伯,他跪在我爷爷墓碑的正前方,头颅低垂,一动不动。

惨白的月光洒在这些人的身上,我从他们的身上看不到虔诚,只看到了一种感受,赎罪!

我敢保证,如果不是二伯和陈先生在我身边,我一定会被眼前的这副诡异场景吓死。有那么十几秒,我知道我是停止了呼吸的,那是因为,恐惧!

“五体投地!居然是五体投地!”陈先生在我旁边颤抖着身子喃喃自语道。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