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小说罗信李妘娘完整版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罗诜 角色:罗信李妘娘 简介:意外穿越到唐朝,家徒四壁,眼瞅着日子就不好过, 却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哑巴妻…… 也罢,他向来就是迎难而上,哪里有压迫,他反弹得更猛! 小刁民他一路高歌,入侵朝野、迎娶公主…… 至于这天下……呵呵,不好意思,也是他的!

书评专区

黑客:6章弃一股子小家子气的行文。主角和其死党又是好色猥琐的屌丝模板。认识的两个女的也是莫名其妙。主角逢人就说自己是石头哥。还自称石头怪。脑子有问题? 仙道求索:与其说仙道求索不如说人道求索。作者完全没有过多地定义仙,何为仙,而是在说人,什么样的人。如果力量不那么强,你甚至与可以把它看成武侠,仔细想想也没错(是的,因为那些谋略写出来给人的感觉不是雄才大略而是勾心斗角,连阴谋诡计都算不上)。人物还是刻画还是不错的,不论是boss张虚圣还是婷儿。作者喜欢伏笔,有时会让人眼前一亮。有些剧情有问题。比如过渡不自然。在设定里人寿命有限,总是会死去的,于是引发了一个长生的问题,按照标题和前面百来章来看,求长生会是主题,但是越到后面却越是看不着了。这需要一个过渡吧?而且长辈的死给主角的触动是很大的,但是随着主角登上高位,这些都没了。作者半途改了大纲吧 超凡大航海:按西方的起名方法,其实同名的可能多的很,但同姓的,真的没几个,主角父亲的好友,根本不会误以为主角是个同名同姓的 整体上来说算是个干草吧 ,虽然有很多老套路,但也没有什么大毒点 ,就是大后期画风有点怪 ,魔导科技 ? 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

《人在大唐,我是最强驸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8章


太平椅就是官帽椅,罗信给它重新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毕竟官帽椅四平八稳,人坐在上面也十分安稳,叫太平也很贴切,而且对于刚经历战乱的人们来说,太平是他们心中最大的念想。

“太平椅?”

一听到这太平椅的名头,两名管事眼睛不由得一亮。

那程管事当即指着平板车上用茅草盖着的椅子问:“小哥,你说的太平椅就是这两个物件?”

罗信点点头,走过去将茅草都掀开,接着四周众人不由得发出声声惊叹,阵阵惊奇。

这太平椅的造型是他们前所未见的,人在看到新鲜物件的时候,肯定都会发出各种惊讶的声音,也使得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罗信并没有将太平椅放下来,而是对着程管事说:“这两张太平椅在下花费了很多时间构思,是专门给家里头年迈的长者制作。”

两名管事点点头,显然他们也想到这一点了。家中的老人毕竟行动不方便,想要找地方坐,一般都是在胡床上,但人不可能总坐在胡床上,天气好的时候,到院子里遛一遛,有张太平椅坐着,晒晒太阳,那滋味肯定很美。

大唐以孝治天下,罗信这个举措很自然引得了四下所有人的赞赏。

因此,罗信还是没有开价格。

程管事对着边上的中年男人说:“萧管事,不如咱们俩分了如何?”

“好。”

这时候,两人同时取出锦囊,程管事从中拿了一粒碎银子,而萧管事则是两粒,分别递到罗信手中。

银子在一般百姓眼里可是稀罕物,很多人纷纷踮着脚尖要看,不过罗信动作迅速就塞入怀里,笑着对二人拱手。

萧管事很快就叫来几个仆人将物件都搬走,临别的时候,他还特意吩咐,等罗信什么时候有新的器物,让他可以直接去宋国公府找他。

就萧管事的身份,罗信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只是个卖货的人,再说他也不认为自己会因为这几件木头家具就能跟宋国公攀上关系,毕竟这年头工匠的地位并不高。

至于程管事,他给罗信留了一张纸,结果打开一看,也是有些发懵,竟然是卢国公府。

得,第一次在大唐制作的家具,竟然进了两个国公府。

这天下读书人对于宋国公萧瑀还是十分熟悉的,萧瑀乃是前朝萧皇后的亲弟弟,同时也是梁朝的皇子,出身高贵不凡,更是以刚正不阿、不畏权贵闻名于世。

至于这卢国公,罗信脑子里没什么印象,前任那书呆子平时日除了读一些之乎者也的书之外,满脑子都是崔家小姐。

回去的时候,罗信往平板车上放了不少食物,还在路边摊买了一个小簪子,是要送给小娇妻李妘娘的。

出了长安城,在拐入小道的时候,见周边没什么人,王大宝这才将怀里已经捂热的铜钱递给罗信。

罗信给王大宝数了两百文,结果王大宝连连摇头:“这时间还没到呢,俺不能要这么多。”

罗信拍着王大宝的肩膀说:“没事,你就拿着吧,下午咱们俩手脚快一点,将八仙桌和长凳都做出来,后天一早送到卢国公府去。”

王大宝憨笑着收了钱,对着罗信说:“信儿哥,你真厉害,俺以后跟着你,指定能很快就娶上媳妇。”

罗信人虽然瘦,但个子很高,一把笑着揽过王大宝的肩膀:“好,咱们多赚钱,到时候你娶上一个圆溜溜好生养的媳妇,我再包一个大红包!”

然而,罗信和王大宝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已经就有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悄悄跟了上来……

回到家里,李妘娘正细心地喂着两只不到拳头大的小鸡仔儿,眼见罗信和王大宝推着一个装满货物的平板车进来,不由得愣了好一会儿。

罗信对着李妘娘笑着说:“妘娘,从现在开始,咱们家每天吃三顿,我一定要把你喂得圆圆润润,然后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娃。”

在说这话的时候,罗信还下意识地朝后边看,还好,村长正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没有过来,不然又要开口就骂“横子”、“竖子”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穿越过来时候身上染了童子尿的骚气,现在的罗信也愈发得浪了起来。

他当着外人的面跟李妘娘说这样的话,脸不红心不跳,就像是在说一句很随便的家常话一样。李妘娘脸儿可嫩着呢,听着这话儿,不由得两颊升绯,娇艳水润。

王大宝在外边搬运货物,罗信则是牵着李妘娘的手儿进了里屋,李妘娘正纳闷呢,罗信就笑着说:“来,把手伸出来。”

虽然不知道自家夫君要干什么,但李妘娘还是乖乖地把那小手儿摊在罗信面前。

接着,罗信就从怀里取出了三颗指甲盖大小的碎银子,放在李妘娘的手心。

李妘娘一开始还没认出这是什么物件,以为是罗信从路上捡的石头,可仔细一看又不对,这石头似乎有些重量,再仔细一看,她那好看的杏眼儿立即瞠圆,呆呆愣愣地盯着手心里的物件,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眨巴着眼眸子定定地看着罗信。

尽管李妘娘没有见过银子,但她却是猜到了几分,罗信见她这样,不由得笑着说:“以后啊,那些粗活你就不用干了,就跟着我打打下手,养几只小鸡仔儿,再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就行咯。”

本就是农村娃的罗信也没啥大出息,虽然是穿越者,但他的想法却很简单,就是安安分分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守着自己的小幸福。

说着,罗信就从怀里取出从地摊上买的小簪子。

一百文,对于劳作的农人来说的确是有些贵了,而稍稍富贵人家却是觉得此物一文不值,唯独罗信觉得簪子上有一朵小花儿,那是山中的幽兰,与李妘娘的气质十分符合,所以罗信毫不犹豫就买了。

李妘娘头顶上本来是插着一根木签子,罗信将这木签子取下来的时候,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就如水流一般扬洒而下。

不得不说,对于自家媳妇的先天基因罗信还是相当惊叹的。虽然她出生于平凡农家,而且还有些先天不足,但老天似乎还赠予她其他更加美好的事物,比如这精致到如同匠师精心镌刻出来的面容,还有眼下罗信手中如丝绸般柔顺的黑发。

将李妘娘的头发重新盘起,罗信拿起小簪子慢慢深入,固定住。

李妘娘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际遇,泪儿一直在眼眶中打着转,一不小心就满溢了出来,顺着如白玉般的肌肤垂下,滑过线条柔美的下巴,最终滴在了地上。

罗信的手轻轻地、柔柔地,抚过李妘娘娇嫩的肌肤,带着笑、还有别样的柔情,亲吻着李妘娘嫩嫩、冰冰的脸蛋,轻声宽慰:“傻丫头,以后可不许你哭鼻子了,我要你天天都开开心心的。”

李妘娘微微颔首,这一次就连罗信将她抱入怀中,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挣扎,反而顺着自己心思,完全倚靠在罗信身上,感受着他虽不宽厚,却逐渐变得坚实的胸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