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沈卿卿小兰无弹窗,重生后,我打翻了王爷的醋坛子最新章节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后,我打翻了王爷的醋坛子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曲梨瑶 角色:沈卿卿小兰 简介:她,一名现代古武世家出身的中西医全能圣手,竟然穿越了
成了王朝某位嫡长女,天生左脸有块蝴蝶形状的黑斑,被人嘲讽为丑女
穿越时,她被赐婚,嫁给了手握兵权却双腿残疾的七王爷
传闻这位七王爷杀伐果断,性格冷漠无情,还好天无绝人之路, 她好歹有个空间在手,保证她衣食无忧乐逍遥,更不必看人脸色度日
某王爷却黏糊糊地跟在她身后,她差点想骂街:“是哪个王八蛋说七王爷不近女色的?”

书评专区

武侠直播:希望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作者被性侵就太可怜了!如果是真的,希望作者尽快报警! 全球诸天时代:说实话,装的恶心,造作。 黑魂提督:火的时代已经终结,水的时代却已开启。很神奇的把黑魂的世界观和舰娘的世界观联系到了一起,完全没有违和感,本人没有问过黑魂,然而这本书把黑魂写的逼格简直不能再高了,看的时候有种看异界史诗的感觉,强推~ 重生后,我打翻了王爷的醋坛子

《重生后,我打翻了王爷的醋坛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唐氏脸色惨白,这么多年,她不争不吵,为了女儿,她隐忍了沈万山和潘氏,却不曾想到在她怀孕时,潘氏就想除掉她。

“卿儿,是潘红莲,我和她前后半年进的侯府,我怀你的时候只有她进了侯府,其他姨娘都是后来才进府的,那时候她还经常给我送些点心来。”

“母亲,您还留恋这侯府吗?这么多年了,父亲对您不闻不问,根本不曾在意您。”

“孩子,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隐忍到现在,这侯府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只是,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母亲,只要您想离开,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以后,您就跟女儿一起生活。”

“这怎么行,你现在是有夫家的人了,我这里还有些家底,买一处宅子住着,你经常来陪陪我我就知足了。好了,先出去吧,别让王爷久等。”

沈卿卿不禁感慨,这个妈妈真是通情达理,又温柔善良。

母女俩刚从内屋出来,夜子渊就说道:“夫人,收拾收拾东西,随我们到宁王府小住几日如何?”

夜子渊内力深厚,耳力更是不凡,母女俩在内屋的谈话声音虽小,却一字不漏的落入了他的耳朵里。

沈卿卿惊讶的瞪大眼睛,这个男人今天怎么这么好?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不管了,正好可以接母亲出去。

“母亲,走吧,去收拾收拾,随女儿去小住几天。”沈卿卿把唐氏推进内屋收拾东西。

走出内屋,沈卿卿对夜子渊道谢:“今日多谢王爷相助。”

“不必谢,帮你是有条件的。”夜子渊玩味的看着沈卿卿。

“什么条件?”沈卿卿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必须想办法帮我从皇上手里拿到千年血参!”夜子渊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尼玛!

沈卿卿气得差点暴走,这特么的比让她从老虎嘴里拔牙还困难,这个该死的腹黑混蛋,我说今天怎么那么好心,原来是无利不起早啊!

“换个条件如何?”

“你没得选,别忘了你母亲要随你去宁王府小住。”

沈卿卿:“......”

算你狠!你给我等着!

唐氏提着一个包袱从内室出来,沈卿卿接过包袱,扶着她准备出门,沈万山急急忙忙的跑来,疑惑的道:“夫人这是要去哪儿?”

“我跟女儿去宁王府小住几日,侯爷有事吗?”

“你要去宁王府小住,为何不与我商量?”沈万山面带怒色质问。

“商量?我为何要与你商量?这些年来,侯府的大小事你与我商量了吗?你把我赶到这西厢房一住就是十六年,你与我商量了吗?沈万山,在你眼里,我不是你的妻子,卿儿也不是你的女儿,我们和离吧!”

“你说什么?和离?你休想!今天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能去。”

“凭什么?”

“婉儿受了伤,大夫给她检查发现她患有隐疾,需要卿儿的血做药引才能治好,你和卿儿今天谁都不许走。”

影子推着轮椅走到唐氏和身前,夜子渊脸色阴沉的问道:“本王来接岳母去王府小住几日,沈侯爷不放行还想将本王的王妃留下是几个意思?”

沈万山身子一颤,怎么把这煞神给忘记了,等等,王爷叫唐氏岳母,却叫他沈候爷,这是不认他这个岳父啊!

沈万山不甘的道:“这是臣的家务事,王爷插手不太合适吧?再说,下官也只是想要问卿儿要点血而已。”

“卿儿是本王的王妃,沈侯爷要放卿儿的血,这是你的家务事?还是本王的家务事?沈侯爷是当本王是个死人吗?”

沈万山心里一个哆嗦,完了,得罪这冷面阎王可是比得罪皇上还要可怕。

“下官不敢,请王爷恕罪!”

这时,沈卿卿突然开口说道:“想要我的血,也不是不可以,父亲就拿和离书与侯府的一半家产来换。”

沈万山瞬间血压飙升,怒不可遏的道:“孽女,老子养了你十六年,你却忘恩负义,要你点血你还要候府一半家产,要本候与你母亲和离,老子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畜生?”

“父亲难道忘了原来侯府是如何起家的吗?若非母亲娘家扶持,你能有如今的成就?而外公一家落寞了,父亲就以母亲生了我这个丑女为由将母亲赶到西厢房不闻不问,我忘恩负义,那父亲岂不是比我更胜一筹?”

“你……”

“据我所知,东郡律法不允许宠妾灭妻,不知皇上若是知道父亲的行为会不会被判入狱呢?”

沈万山被气得直喘粗气,却又找不到话来反驳沈卿卿。

“我把母亲接到王府小住,父亲考虑清楚了,可以带着和离书和家产到王府找我,时候不早了,我们还得赶回王府呢。”

“母亲,我们走。”沈卿卿说完,扶着唐氏跟在夜子渊身后出了侯府大门。

沈卿卿和唐氏坐上了那辆豪华宽大的马车,马车里更是奢华,纯白色的狐皮垫子,地毯也是白色,四方的小桌上放着一套精美的茶具,茶壶里茶香四溢。

沈卿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夜子渊倒了三杯茶,递给唐氏和沈卿卿各一杯,便自顾的喝起茶来,一路无话。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