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长生狂婿小说萧夜玄夜神完整版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最强长生狂婿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金佛 角色:萧夜玄夜神 简介:长生三千年的至尊夜神意外失智,成了豪门赘婿,众人眼中的窝囊废!今日驱狼吞虎威震四海的夜神归来,是恩要还,是仇当报!通俗版:一个活了三千年的长生者在都市搅动风云,还恩报仇,扮猪吃虎的故事

书评专区

食戟之大美食家:这书看了两章感觉智商哗哗忘下掉,以龙友们的口味评分不可能会这么高啊,反正剧毒。 道君:这书不绿,我直播吃翔,先给个干粮,等绿了再改1星 PS1:看样已经要开始绿了,女将军已经送上去了,还没恶心到我,改毒草。 等上架我估计就要绿了,到时候一群人吐槽XX章绿的时候我就可以放心的看免费章节和订阅正常章节了 武家栋梁:不知道谁推荐的,这书文笔也太次了,干巴的要死,根本看不下去。。。 最强长生狂婿

《最强长生狂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萧夜玄带着柳烟云走出何家老宅。

柳烟云的小手还被萧夜玄紧紧握着,往出走时,众人眼神如芒背刺,她倒是没觉得什么。

此时空阔下来,感受着萧夜玄大手的温度,顿时红了脸,将手抽离了出来。

“为何要扛着爷爷的棺材来这儿!”柳烟云拢了拢头发,俏脸红彤彤的却难掩愁云。

“我要给他讨个公道!”萧夜玄沉声道。

柳烟云鼻尖有点酸,三年来,嫁给一个民工,脑子还有点问题,多少委屈只有她自己知道!

可此时,也是这个傻子,一句讨公道,让她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现在的何家,庞然大物难以撼动。你今日这样做,不但讨不回公道,只会平白丢了性命!”

柳烟云抿了抿嘴,感动归感动,理智归理智!

“你走吧!趁现在何家还没有反应,离开江南!走得越远越好!”沉默了片刻,柳烟云又说道。

萧夜玄哑然失笑,张了张嘴有些事却也不知从哪儿说起。

三年夫妻,其实一直是有名无实,加上柳烟云性子冷,他又忙着寻回记忆,两人之间真有一点陌生的尴尬。

“我不会走的。这个公道我非要不可!”

“你,你这是执迷不悟!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除了你,也是要柳家其他人跟着陪葬?”

“那应该如何?和你离婚,让你嫁去何家?柳子尘怎么死的?老爷子为何自杀?”

萧夜玄反问,目光灼灼看向柳烟云。

柳烟云一时哑口无言,恼羞的跺了跺脚:“那也不能像你这样疯狂吧?你知道打了何家父子的后果吗?

你明天就可能横尸街头!你力大无穷?扛着棺材很厉害?

何家的财富随时可以找出几百个杀手!随时可以让柳家全家死绝!”

“你怕了?”萧夜玄淡淡一笑。

柳烟云要气疯了,刚才还觉得萧夜玄是真男人,此时就觉得这货是厕所的石头,又臭又硬!

装什么装?非要被弄死了才承认今日行为就是莽夫?

“随你的便!”柳烟云恼怒的掉头就走。

萧夜玄只觉得这是小女儿姿态娇憨可爱,嘴角微微一扬,径直扛着棺材没入夜色!

柳烟云坐进车里直接懵了,这家伙竟然自己扛着棺材,就走了?

……

柳家别墅,棺材已经放回了原来的位置,萧夜玄独坐沙发上。

柳烟云的房间时不时传出砰砰的声音,让他摸着鼻子尴尬不已。

到家后,柳烟云又一次劝他离开,他拒绝后,小丫头就气鼓鼓的回屋了。

然后就不断听到这样诡异的“砰砰”声,也不知是在摔什么东西泄愤!

足足到夜半,才彻底安静下来。

柳夏河和柳连平两家人都没有回这老别墅来。偌大的房子格外的宁静。

这时一道身影擦过夜色从大门口窜入。

在看清萧夜玄的瞬间,这身影骤然单膝跪地,难掩激动的一声低吼:“夜神大人万安!夜神殿江南殿主座下胡猛见主!”

“起来吧!”萧夜玄伸手一扶。

胡猛三十来岁模样,明明一个扎莽壮汉,可此时却激动得嘴角直哆嗦!

“夜神大人,收尸时我已经核实过,的确是神庭神将!已上报夜神殿!”胡猛低头沉声汇报。

“你帮我查一查,何家跟柳家之事有何内幕,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萧夜玄缓缓开口。

胡猛一愣,随即想到了些什么,忍不住问道:“夜神大人这三年难道真的是在柳家?”

“是!”

只一个字,就让胡猛打了个激灵:“那需要通知夜神殿解决何家吗?”

“不用了,柳家的事情我会亲自解决!你帮我查一查,我觉得何家的事情,和我的行迹暴露有关系!”

萧夜玄这话才露了个苗头,胡猛就面露惊骇。

“难道有人发现夜神大人在柳家,却不敢露面,以何家,柳家做饵来验证?那就当真是其心可诛了!”

“先查一查!”

“是。属下一定会上报夜神殿尽快查实!”胡猛说道。

萧夜玄沉吟了片刻,又道:“让‘无所不知’也去查证。”

胡猛闻言眼皮都一跳。

夜神殿三千年传承,奉夜神为尊,势力之大,无所不能,超乎想象。

九大殿主,如今也都是执掌一方的大人物,为夜神大人分忧,护卫夏国神秘的方外战场。

而无所不知却是夜神大人亲自调教的一只耳朵,以无所不知命名,足见其能力。

竟然让这两个组织同时行动,是夜神大人的重视?又或者有其他令人深思的缘由?

夜神大人行事,自然不容他去揣测,胡猛只是脑中一晃这想法,便赶忙低下头不敢多思多问。

“我在江南期间,你留下打杂吧!”萧夜玄一摆手,示意胡猛可以退去了。

胡猛满脸惊喜,连声道谢:“多谢夜神大人栽培!”

能为夜神打杂,成为夜神亲随?这是多少顶级大佬求都求不来的美差!

……

夜如墨,何家的热闹演变成一场闹剧。

何家上下都气坏了!

“文锦,你在柳家三年,难道就没有看出点什么?”何尹荣一边用冰敷着高高肿起的脸颊,一边问道。

“他是柳老爷子带回来的,第一年时有点傻,后来治好了,但常常外出。柳老头的说法是老战友的孙子。

老头儿对他有种怪异的……态度!”何文锦秀眉皱起回忆着记忆里的萧夜玄。

“怪异的态度?”何尹荣不明白。

何文锦想了一会儿措词,才犹豫道:“像是敬畏!”

“对一个傻子敬畏?”何尹荣更懵了。

“我也说不好。我当时就让你们调查过他。你们调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如今看来,是早有人做过他的身份档案了。

普通人哪儿能一个人扛着棺材满地跑?”何文锦揉了揉额头。

原以为吞并柳家后一切尘埃落地,现在却杀出个程咬金?

何尹荣想起刚才跪在棺前,就像是有种巨力压在肩上,让他差点匍匐在地,就一阵后背发凉。

“柳家老二柳连平是个色厉内荏的软蛋,但柳夏河却是个狠角儿。

我看逼柳夏河一把,让他去解决萧夜玄最好!”何文锦想了想说道。

“这个容易,柳家的债务随时能逼得柳夏河狗急跳墙!不过我怕柳夏河的力道不够!”

何尹荣边说边赞许的看了眼女儿,他有两子一女,只有眼前这个女儿行事最像他。

“那就多添几把火!如果他是个废物,几把火就足够烧死他了。哪怕真有意外,咱们也能有个筹备!”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