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周志强周娜无弹窗,点石成玉最新章节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点石成玉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北狗 角色:周志强周娜 简介:赌石圈里有一句话叫做“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我的人生就是赌出来的!

书评专区

港综1986:作者自已就一港灿吧,就么热衷于黑大陆?一分送上,其实想给0分。 我的知识能卖钱:开头颇有趣味,一个卖掉了自己大半人生换取一座别墅的青年,脚踏实地重新成长的故事。但是从中间,大概是超凡体系出现之后,故事就在显著下滑。等到什么异世界指导者出现之后,整个故事的格调已经惨不忍睹。总的来说算是干粮,前面仙草,后面毒草…… 带着忍术做东京魔神:起点 有点不知道咋说,刚开始感觉配角杀的人确实该死,但是后来主角让配角暴走,杀了无辜的路人,有邪神的感觉了这种主角高高在上,掌控杀戮,满心享受的样子,代入了主角的会感觉挺爽,代入了路人的会很讨厌和晋江《我创造了人类神话》不一样,那本几乎都是以主角视角,或者神眷者视角来写,普通人视角少,也不是毫无理由莫名其妙地狗带的,就很容易让人站边主角。这本我的感觉就是,路人莫名其妙被牵连,死的不明不白,然后主角继续淡定地开店,奇奇怪怪,弃了 点石成玉

《点石成玉》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我连夜坐动车到瑞丽,下车之后直奔姐告,找到了我爸跳楼的那家赌石店。

这家赌石店确实豪华,其他的店顶多两三层高,而这家店足足五层楼高,接近二十米的高度,从上面跳下来,运气好的话死不了,但我爸就是死了。

我至今不愿意相信我爸是想不开跳楼的……

虽然有五层楼高,但只有第一层和第二层有卖石头,第二层还是会员专区。

我攥了攥兜里的钱,一头扎进了原石区。

赌石分原石和成品。

原石就是毛料,未经过任何加工的石头。

而成品就是已经动过的石头,或切或磨或擦,往往能在表面看到色,水,种等。

同样大小的石头,成品注定比原石贵。

我不去看成品,一是因为我买不起,二是我爸说买成品的人都是门外汉,算不得赌石。

还有我爸说成品非常容易造假,容易遇上“鬼料”。

但这并不是说原石就没有造假的,我爸的笔记里提到过他看到过一个接近一吨重的原石造假,切开里面全是人造绿……

想要赌石,首先要学会选“场口”。

场口就是开采原石的具体地名,坑口,不同的场口石头的质量,外观都有明显差别,里头藏玉的概率也不同。

世界上有十大名坑,例如木乱干新厂,开采最早的帕岗坑,石头颜色鲜明的灰卡场口等等。

赌石的行话“不识场口,不玩赌货。”就是这个意思。

会选场口之后,赌石的成功性就高了许多,但光凭推断场口是远远不够的,只会凭场口选石头,那还是凭运气。

我怎么可能相信我的运气,这些年我家发生的事情让我很难将自己的运气称之为好……

赌石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我爸笔记里说,他估计现在市面上的石头,二十块能见到一个绿就很不错了,大部分都是废料。

我时刻谨记着我爸的话,小心小心再小心。

我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最终,我挑中一块椭圆形巴掌大暗红色的石头,偏小,我掂量了一下,应该不到三斤的样子。

很明显,这块石头就是来自名坑木乱干,水足底赞,一般木乱干的石头都是暗红加紫的搭配,但这块是纯暗红的,皮非常薄。

唯一的缺陷是石头上裂纹有点多。

表面的裂纹容易走进石头里,成为绺裂。

绺裂就是翡翠裂开了,对翡翠的价值影响极大,对一块好翡翠而言,绺裂的出现绝对是致命的。

但这种石头其实并不罕见,不说随处可见也是很普遍的一种,可赌性只能说是一般。

除了色和皮之后,我看上的是这块石头的雾和莽带。

雾是指翡翠的皮和翡翠内部经过半氧化微风化形成的硬玉,其实也是翡翠,是从壳到肉的一个过渡带。

雾分白、黄、红、灰、黑等色。

白雾说明这块石头内杂质少,“地”干净,也说明“种”老,极大地增加了可赌性,有白雾的石头,是非常受欢迎的。

若雾是黄色的,经过化学反应,会导致石头里的翡翠从绿色往蓝色走,价值有可能涨也可能跌,具体要看情况。

红和黑就是一个比一个烂,石头里面就算有翡翠,都要被这两种颜色的雾吃完,行话称“雾盖绿”。

而我选的这块石头,底下就有黑雾。

我感叹了一声,黑色啊,到哪都是不吉利的,但我却指望这黑雾给我带来绿色……

我很有把握,原因在于石头上成片的“蟒带”。

“蟒带”也叫“索”,是在翡翠毛料表面上出现的,由沙粒排列而成的,一条甚至一片缠绕大半个石头的形态,因为像蟒蛇或绳索而得名。

蟒带的形态、颜色、走向、倾向,是判断翠料颜色变化的重要标志。

成色好的蟒带主要有白蟒、带蟒和丝状、点状或条状蟒等,而如果蟒带中绿黑相伴,则可能出现癣加绿的情况,石头里的翡翠都被癣给吃掉。

很不凑巧,我这块石头的蟒带还是成片的黑色。

黑色的蟒带加上黑色的雾,可以说我选的这块石头触了“鬼料”的所有霉头。

但我爸的研究说,就是这样的石头,里面必然出色,我爸不是没有根据的,他笔记里说极其这些条件的石头,就没有见过黑的,里头起码出一个色。

我选择相信我爸。

我拿着石头去结账,称了一下,居然有三斤出头,一斤350,花了我1050块。

付完了钱,我身上只剩下三十块钱了……

我暗骂了一句,妈的,赌输了我连回都回不去了!

接着我去排队等切石头,店里生意很火爆,排队切石头的人很多,有专业赌石的,也有很多游客。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石粉的味道,我咳嗽了两声,石粉吸进肺里跟第一次抽烟的感觉很像。

但我现在却并不讨厌,反而觉得很香,很像是钱的味道……

这时,我听到旁边有个人在大喊,“出!出!出!”

我和其他人一样,不禁侧目。

那是一个油头垢面的消瘦中年男人,虽然衣服陈旧破烂,但依稀能看得出来是价值不菲的名牌货。

师傅正在帮他切石头,那是一个脸盆大的石头,看皮壳应该是南齐的料子,我初步估计得要五六十万。

这料子松花太盛,长到石头里,我判断应该出不了货,有翡翠也是脏的,值不了钱。

果然,石头一分为二飞,师傅拿水冲了一遍,抛光,咬着烟说,“蒙头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那男人呆呆地看着石头,大叫着不可能,情绪极其激动。

众人都见怪不怪了。

随后店里的安保人员就过来了,要把他赶出去,防止男人寻死在店里。

寻死他们不管,但老板都不愿意让人死在自己店里,不仅要被警察盘问,影响生意,还晦气,影响出绿的概率。

然而来不及了,男人竟然挣脱了束缚,一头撞向那切成两半的石头,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死了。

众人这下才慌了,跑了许多游客,我看得也是触目惊心,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为赌石死的人……

我突然想到了我爸……

我站在一个角落,哆哆嗦嗦地抱着手里的石头,那人的死反而坚定了我赌石的决心,一刀穷一刀富的那命运,是由自己争取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