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姜绅姜丰民无弹窗,都市之仙君归来最新章节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都市之仙君归来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言哥 角色:姜绅姜丰民 简介:仙君意志降临都市,彻底改变了苦逼少年姜绅的命运
“以后我的人生只做三件事,数钱,恋爱,和揍人”

书评专区

口袋之数据大师:写的啥… 已经有代沟了 骑砍战争之风:最大的问题就是剧情安排,作为一本种田流,在最开始重点就是围绕基地建设活动,最好不要有远行,而且还是长时间的远行,合理性堪忧,有金手指的穿越者,有选择的时候,非拒绝不了的诱惑就不应该远行,因为这和本书的基调不符合。然后就是必须安排一趟出行,那也要快速进展,而不是几十章都在写这一趟冒险,你这不是冒险流,是基地流啊。然后就是关于主角的心性心态,作者安排九十几,完全没必要,因为并没有写出让人信服的九十几岁的状态,感觉就是三十来岁比较有想法的人。当然,年纪不代表心性,思想,但是看小说的自然会对主角有要求,有想象,没谁会想象一个极其普通的人是主角。主角都是有一些比较好的特性的。然后就是说教,可以借助主角的口说一些主角自认为的道理,但是不要上帝视角频繁的讲私活,太容易让人反感了。而真正分数上不去的一个大原因就是文字能力,各种描绘稍微有写生硬,剧情不够突出,文笔不够的弱点就比较明显,没有足够的吸引了,战斗也不够精彩,还喜欢刻意营造危险,没有一步一个脚印的有把握的战斗来得让人信服,这是个有金手指的穿越者,频繁冒险实在是不符合设定,每次都需要爆种,需要进入到“决胜时刻”,有点糟糕的煽情手法,新读者或者会觉得惊险刺激,稍微看过基本类似小说的,就会觉得主角自找的,有病。作者安排的太巧合,无趣。而本书让人点进来的原因就是兵种升级,辅助种田,但是核心却变成了冒险流,这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了。七八十张,种田剧情除了提一嘴,基本没有,兵种升级规划也没有,完全是手上有什么,就做着,其他提都没提。我不知道后面有没有种田有没有规划,前期写崩了,写乱了,看不到后面,后面再好等于没有,无用功。倒是本书对于几个角色人性的塑造,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比如主角在用地精肉换掉香肠的时候,因为那个贵族的袒护而觉得欠别人一个人情,这种是在是没有必要,但是可以理解,毕竟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都不一样。 四次元道具:不明觉厉 都市之仙君归来

《都市之仙君归来》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善良母女


身穿毛线衣的姜绅走在街上,剌骨的严寒对他来说完全无效。

他觉的全身火热,有用不完的力气。

只要自己精神一集中,甚至可以听到百米之外某一个人的说话声音。

他觉的世界太奇妙了,有种整个世界都在自己掌握中的感觉。

他一路走,一路试验,然后发现,只要自己注意力放在某一个人的身上,最远可以听到两百多米外的某人,在轻声的聊手机。

这大概就是古书中的千里耳吧?

他得到纳兰不败的记忆,在纳兰不败所在星系中,他们都叫玄士,玄士之上就是传说中的神仙。

纳兰不败生前,已经是相当强大的神仙。

他最后的意志和记忆全部都留给了姜绅,姜绅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神境一重的玄士。

神境一重,是纳兰不败眼中最差的境界,姜绅不知道这神境一重有多强大,但是他现在觉的,自己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

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学会纳兰不败的法术,这才是我纵横世界的倚仗,姜绅边走边想,体内不停的运转着纳兰不败传给他的一门神通术。

然后突然就觉的自己饿了,非常饿,很想大块大块的吃肉。

他看过小说,古代的高手,武功越强,胃口越好,听说传艺东土的达摩,一顿能吃掉一头牛,就是因为他功夫高,消耗也大。

“油条烧饼,油条烧饼――豆浆油条――”

“油条烧饼,――豆浆油条――”

路边不远处,两个不同的声音,却都很好听,像软绵绵的情歌传进姜绅的耳中。

他转过头去,大概两百多米外,有一个摆在巷边的早饭摊。

“好饿啊。”姜绅摸摸肚子,然后摸摸口袋。

五百块整钱付了医院,右捞右掏,终于摸出两个硬币。

可以吃点东西,他快步过去。

走到前面仔细一看,眼睛又是一亮。

两个女子,应该是母女两人,其中一个三十多岁,容貌秀丽,肌肤雪白,看上去非常有成熟少妇的风韵,尽管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仍然掩盖不了她成熟迷人的身材。

另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虽然很小,却和母亲一样已经是个美人胚子,可能是放了寒假,在陪这少妇一起做早餐。

“油条烧饼,――豆浆油条――”小女孩学着大人一样,不停的叫喊,帮母亲收钱,收拾桌子,甚至端弄递送。

姜绅看了一眼,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十岁的小孩,就算是自己也正在母亲的爱护下享受童年,这个小女孩,这么冷的天,没有懒觉睡,还要陪母亲出来做生意。

“老板娘,两块钱可以买什么?”姜绅找个位置坐下,笑吟吟的问。

“啊――你不冷啊,快,快,先来一碗热豆浆。”少妇一看姜绅穿着毛线衣,就吓了一跳。

“双儿,快点,给大哥哥盛一碗热豆浆。”

少妇说着,手中已经拿着两根油条,两个烧饼端了过来。

姜绅一看,按东宁市的物价,这油条和烧饼就不止两块钱,忙道:“老板娘,我可只有两块钱。”

“呵呵,算大姐送给你的。”老板娘看着文弱,说话倒很是爽快。

“大哥给,豆浆,我们自己磨的黄豆,自己做的。”小女孩放下豆浆,甜甜一笑转身走了。

姜绅也正饿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口就吃,狼吞虎咽,没一会功夫,两根油条和两个烧饼就被他干掉了,一碗豆浆也底朝了个天。

“大哥哥,双儿送给你的,嘻嘻。”小女孩又端了一碗豆浆上来。

这怎么好意思?姜绅已经是占了别人偏宜了。

“没事,下次,你记得带过来补上就行。”老板娘笑笑,不是白送的,你将来可以补上。

你真会做生意,姜绅也笑了,就她这态度,这生意一定做的长久。

小女孩话音刚落,姜绅后面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板娘,给我一百根油条,两百块烧饼。”

刷,老板娘的脸色顿时变的更白了。

“快走,快走。”小摊上其他几个客人纷分起身,有的还扔下了钱,有的钱都没扔直接逃走。

姜绅回头一看,四个地痞一样的青年,有的嘴里叨着烟,有的拿着火机,还有一个拿着一把瑞士军刀在挥来挥去。

其中一个头发有一搓是小红毛的,抬起脚来,叭的一下踩到其中的一张桌子上。

“快走,你先走。”老板娘急的看了看姜绅。

姜绅好像没听见一样,回过头看着那四个青年。

“看什么看,吗的,还不走,我草,挖了你的眼睛——”叨烟的呸的一下,把口中的烟吐到桌上的一碗豆浆中去,作势就要冲上来给姜绅一拳。

“东哥,东哥,别别”老板娘三步并两步,一下子冲到姜绅面前:“有话好说,这是我表弟,不懂事,不懂事,你别见怪。”

“表弟,快,向东哥说对不起,你还不上学去,站这里干什么。”

“吗的,你个死寡妇,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表弟出来?欺我们没上过学?放寒假了,上什么学?”东哥推了老板娘两下,一双贼手不时的想摸老板娘的屁股。

老板又羞又急,连忙向后退了两步:“这个月的钱不是交了吗?”

“东子。”小红毛一看东哥动手动脚,勃然大怒,老大还没上过,你就想上?找死是不?

东哥被他一叫,回过神来,嘿嘿一笑,后退两步,然后想起什么,狠狠瞪了姜绅一眼。

“红毛哥,小寡妇太漂亮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是你想念的吗?”小红毛就叫红毛哥,是城东这一带的地头蛇,混混称的上,黑道还算不上,最多就是欺负这种孤儿寡母的。

不过他的老大可不得了,城东一带有名的混子,别人都叫大华哥。

“你上次交的是大华哥的费用,难道我红毛哥的这份,你不用交?”小红毛说着,抓起一根油条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道:“这个月就少一点,三千块,快点拿了,我们好走人,不妨碍你做生意。”

“三千?”老板娘眼泪都快出来了:“红毛哥,我一个月才挣多少,大华哥要一千,你要三千?”

“嫌多啊?那就不要干了,跟着王少,吃香的喝辣的,每月反过来给你三万。”东哥银笑起来,王少真有眼光,就是三万有点贵了,要是我的话,最多出五千。

不过,王少是有身份的人,换成是我,直接拖到车上,一毛钱都不要出。

女人不就是这样,上床之前装腔作势,尝到了滋味,就踢了踢不走了。

东哥还在YY之中,边上一个声音轻笑起来。

“吗的,老子两天没来城东,什么时候换了老大?”姜绅叭的一声,学着小红毛一脚踩到桌子上。

全场一片呆滞。

那四个痞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姜绅。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