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最新章节许秀许秀哥哥在哪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麻雀上梧桐 角色:许秀许秀哥哥 简介:【系统+玄幻+游戏+单女主】 穿越的许秀蓦然发现
前世游戏的英雄种族,真实的存在这方世界中
远古诸佛迷惑众生, 漫天的妖族肆意横行, 上古神道体系重临人间, 传说中的修罗邪神即将苏醒
伫立人间,眼看山河破碎的女帝内心一片凄然
【恭喜宿主,获得青莲剑仙李白,SS级,功法青莲剑歌,是否融合?】 于是剑仙附体的许秀
一手女帝,一手青莲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书评专区

美漫之哥谭黑暗教父:高开低走 前期情节让人还算比较期待 后期强行降智 每天一水 就沦为带毒干粮 推荐看到不想看的时候就丢 穿越从武当开始:就算是个电视剧同人也好啊,一拍脑袋想当然就给个设定,也是6。 轮回掉线之后只好去踢球了:仔细看了看文风,这莫不是小约翰可汗写的吗?口头禅和风格太像了,把球员、球队换成国家就一样了。好玩儿,但作者一定不要让主角加入英国队啊,还是要回国家队才好,不要做绿茵叛徒。 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

《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一柄柄小剑凌空飞舞,自许秀神庭而入。

入百汇而过檀中,行至大周天。

安静的太平宫殿中。

许秀全身气息鼓荡,一缕缕剑气自体内迸发而出。

沛然莫之能御。

熟睡的女帝蓦然惊醒,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许秀哥哥。

感受到怀中佳人的异动。

许秀收敛了气息,空中狂舞的剑气缓缓没入神庭。

"醒了?"

"嗯。"

女帝迷糊的神态中依然残存着震惊。

"许秀哥哥,你是剑修吗?

"以前不是,现在应该是吧!"

废话,如果传说中的青莲剑仙都不算剑修的话,那其他用剑的都是渣渣。

"剑修弟子不是都在南海剑城中吗?"

许秀的回答让女帝更加的迷惑,继续不解的问道。"剑修的法门从不外传,许秀哥哥你以前是儒家弟子,你怎么学会的啊?"

"想学吗?"

"嗯!"

"我教你。"

"好啊!"

宫殿内西处的角落中一道身影缓缓散去。

许秀微不可查的瞥了一眼。

……

雨后的天空格外的泛蓝。

许秀独自走在京都皇城的大街上,心神沉入意识深处,看着脑海上方的英雄商城,心头仍然止不住的震惊。

"灵点不知道如何才能获取啊!"许秀有些疑惑。

"灵点可由宝物、元石、黄金兑换。一块下阶元石兑换一个灵点,十两黄金兑换一个灵点。宝物经由商城鉴定之后再给予兑换数据。"

突兀的机械声音冷不丁响起,吓了许秀一跳。

"我靠,这系统能看到我心里的想法?"

一阵狐疑,许秀点开了图鉴列表。

【兰陵王:掌控空间之力,可隐匿于虚无空间,高于自身境界者会被勘破。SS级,售价五万灵点。】

"图鉴可赠予别人使用,也许……"一个模糊的念头在许秀心中浮现。

"看来,得尽快搞到灵点才是。"

来到这里的许秀,满打满算才一天的时间。

却仿佛匆匆忙的度过了一生。

自己的死而复生,昨夜的温柔,修为的尽复和青莲剑仙的传承。

让他产生了如在梦境的错觉。

这是一个修行者的世界,曾经话本上的朝游北海暮苍梧,在这里成了现实。

至少,他曾经的老师便可以做到。

修行六境,言出法随的大儒啊。

不知不觉中,周围的嘈杂声便多了起来,打断了许秀的思绪。

许秀抬头看向了前方,一座富丽堂皇的茶楼矗立在街道的右侧。

烟雨楼。

沉思了片刻,许秀踏步走进了茶楼之中。

作为京都最繁华的几个茶楼之一,上至朝堂显贵、下至穷酸秀才,无不是这里的常客。

甚至皇城之外的江湖中都有慕名而来的大修行者。

是以,蹲了半年铁窗房的许秀,早就无人再识。

从进门至二楼靠窗坐下,也仅仅只是一个楼中小二在招呼着,更没有人将他和昔日的许尚书独子联想到一起。

许秀也徒得安静。

茶,一如既往的味道。

楼下,却传来不一样的声音。

只见烟雨楼中的大掌柜,此刻正对一群人弯腰行礼,充满歉意道。

"这位客人,三楼雅座如今确实已经客满,在下给您在二楼挑一个安静的位置,今日茶水费用全免,您看这样可好?"

"大胆,这位大人是楚国的使者,还不快去三楼腾出雅间出来!"

一道尖锐的声音自掌柜面前的人群中传出。

说话之人许秀认识。

康云,曾经也是见面就把许哥挂在嘴边的人物。

无他,因为他爹是他爹的顶头上司。

当然,这只是曾经。

如今他爹却是坐上了曾经他爹的位置。

弯腰的掌柜没有起身,在等待着眼前这位楚国使者的决定。

"就在二楼吧,引路。"

楚国使者并没有和一个掌柜的为难。

对于他而言,堂堂楚国的大使者,和一个掌柜的过不去。

格局太小。

一群人在掌柜的引路下上了二楼。

剑仙入体,修为尽复后的许秀,浑身散发着飘逸如仙的气质。

故,刚刚从二楼楼梯口冒头的康云,现在的康大尚书的嫡长子,一眼就望见了许秀。

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康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再睁眼,看着窗边的许秀。

"鬼啊!"

一声惊叫,响彻二楼,在座的宾客瞬间回头看向声音来源的楼梯口。

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康云回了回神,再次凝神向许秀看去。

靠窗而坐的许秀,在阳光下拉长的影子,让他心里顿时安定了下来。

踏步向前,行至许秀跟前。

一声冷笑。

"呵,我道是谁啊,原来是许公子,不是说昨日已经死在诏狱了。"

"怎么,还有银子来烟雨楼啊,看来陛下杀你满门绝对是无比英明的决定。"

康云的话顿时激起了二楼其他客人的回忆。

许秀啊,曾经的许尚书独子,更是儒家圣院的亲传弟子。

偌大的京都,多少人望其项背,想跟在后面吃屁都得排队。

能和他凑一桌喝酒的人都超不过五指之数。

"许秀?他怎么放出来了?"

"不是说终生囚禁在诏狱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有消息说女帝登基的条件就是赦免许秀。"

"嘶…不会吧?这厮在吃着牢饭都能和女帝有一腿?"

"啪…"

说话之人脑门顿时挨了一巴掌。

"楚国使者在这你也敢胡咧咧,你不想要命了就到旁边坐着,别打着灯笼找死。"

被打之人恍然大悟,额头冒出冷汗,连忙道谢。

窗边的许秀听着闲言碎语,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如今的许秀,毫不客气的来讲,半年前还有人能和他凑一桌麻将。

如今斗地主的人都凑不够。

看着眼前一脸得意的康云,许秀笑了。

"世人都说,人越缺什么,越想要什么。怎么,康大公子还不满足?还想往上爬一爬,去楚国做尚书公子?"

许秀的话让康云一脸通红。

"你懂什么?楚国使者来访大周,朝廷钦点我为使者接风洗尘,要最好的雅间这是大周礼仪,以彰显帝国的胸怀。"

说完啐了一口。

"你懂个屁,没格局。"

周围嘘声四起,显然对他的所作所为也是看不上眼。

奈何人家爹是尚书,索性埋头喝茶,不再理会。

许秀当然也不会再去跟他争辩什么,自顾的喝起茶来。

没人理他,楚国使者尚在一旁等候,康云也不想在楚国使者面前丢了分寸,遂指向东边靠窗的位置,转身对身后的楚国使者道。

"萧大人,这边请。"

一群人鱼贯而去。

夜晚的皇宫依旧亮如白昼。

许秀回到了太平宫,如今的修为皇城守将无人能发现他的行踪。

当然,影没在暗处的老头子除外。

看着眼前的老头子,许秀一阵无语。

老头子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的修为恢复了?"

"嗯,昨夜恢复的。"

"不错,不到二十的四境知命,不多得啊!"老者的声音略微有些感慨。

"不过这还不够,如今的天下,和以往不一样了。"

老头子的话语,似乎话中有话,许秀便问道:

"你可是指太平的处境?"

"陛下的处境目前尚不担心,有我这把老骨头在,天塌下来还砸不到陛下。"

听闻此言,许秀更是疑惑,这老头子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真想给他一剑。

"那你为何昨夜不拦着太平?"

"陛下要做的事情,我不会阻止。"

"只是,他们要来了!"

"他们?是谁?"许秀疑惑问道。

"你可知千年前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似乎知道许秀压根就不清楚,没等许秀回答,老头子继续道。

"这是一个人神并立的世界,也是一个万族的世界,如今你所见到的只是大战残存后的冰山一角。"

"而现在,他们就快要来了。"

话毕,老头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摆了摆手,转身消失在墙角。

……

和老头子交谈完的许秀回到了殿中。

脑海里还在思考老头子今日和他谈论的话语。

女帝一人独坐在窗台,摇曳的烛火一如既往的照亮着她清美隽秀的容颜。

不同的是,今夜的女帝愁容不在。

隽秀的容颜在烛光的照耀下,清冷迷人。

许秀缓步上前。

"太平,怎么还不休息?"

闻言,女帝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我在等你"这类的话语终究是说不出口的,便改口道。

"今日下午楚国使者已经抵达了京都,明日便会入朝了。"

女帝说完从身前的桌台上拿起一份折子,递给了许秀。

"这是楚国使者萧山递上来的折子。"

许秀接过折子,打量了一下便翻开了折子。

"朝会比试?"

折子上的内容让许秀有点惊讶,本该隐藏行动,待到朝会上突然发难从而占据先机。

此刻却大大方方的写在折子上,这是赤裸裸的轻视。

许秀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

"这次随行而来的除了萧山,还有东华书院最富盛名的弟子萧然,两人文武兼备,都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说到此处,消失的愁容重新聚拢在女帝的眉宇上。

许秀见状连忙上前。

"无碍,有哥哥在。"

声如春风,抚平了女帝不安的心。

更如宽广的大海,充斥着无边的包容。

又是一夜春风,恰似狂潮岸无边。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