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免费小说漂亮军嫂随军后,禁欲军官失控了(江景帆迟夭)_漂亮军嫂随军后,禁欲军官失控了(江景帆迟夭)好看的完结小说

主角江景帆迟夭的古代言情《漂亮军嫂随军后,禁欲军官失控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花臂茶茶”,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架空 年代 军婚 空间 双洁 日常 先婚后爱 甜宠 多胎】倒霉是什么?倒霉就是第一天上夜班就遇到抢劫犯,被噶了之后意外来到了八零年代,爹不疼妈不爱,还是个丑八怪!这能忍?那是不可能滴!她迟夭要虐渣渣!她一手的技能,还有空间加持,她不当富婆谁当富婆?为了一千块彩礼要她去给老男人的孩子当后妈,可以嫁,就是这个彩礼嘛,听着有份,他们五个人是一伙的,她自己是另一伙的,要个五百不过分吧!等等!这哪里是老男人,这分明是可以成团出道的美男子!嘴角一翘,缘分就到!只一眼,迟夭便确定了,对方是她的后半生,“直接喊老公还是走程序?”——江景帆:媳妇,给我生个崽吧!迟夭:可我怎么记得某人信誓旦旦地说过不会要孩子?江景帆开启不要脸模式:谁说的?我没说过!...

点击阅读全文

漂亮军嫂随军后,禁欲军官失控了

网文大咖“花臂茶茶”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漂亮军嫂随军后,禁欲军官失控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江景帆迟夭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这话她说出来,自己能信吗?说完,周盼儿淡淡地睨了一眼江旭,就看到他的脸冷得吓人,沉默良久,淡淡吐出三个字,“报公安!”看江旭那架势不像开玩笑,周盼儿这下是真的有些慌了,上前拉住江旭的手腕开始求饶,“别报公安,旭哥,我错了!这样,你说给多少合适,我也不多要,你看成吗?”江旭一把就甩开了周盼儿,“你要钱...

漂亮军嫂随军后,禁欲军官失控了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这话她说出来,自己能信吗?

说完,周盼儿淡淡地睨了一眼江旭,就看到他的脸冷得吓人,沉默良久,淡淡吐出三个字,“报公安!”

看江旭那架势不像开玩笑,周盼儿这下是真的有些慌了,上前拉住江旭的手腕开始求饶,“别报公安,旭哥,我错了!这样,你说给多少合适,我也不多要,你看成吗?”

江旭一把就甩开了周盼儿,“你要钱我们好商量,可你伤害了阿窈,那很抱歉,我们没话可讲!”

示弱也没用,周盼儿也不打算装了,又恢复成那副跋扈的模样,“不给钱,那我就要把她带回去了!”

“那也告诉你,你们谁也别想把阿窈带走!”江旭很是霸气地说道,“阿窈早就跟我们景帆领了证了,那她就是我们江家的人,跟你们没有半分关系!”

见局势不妙,迟岁安哭得梨花带雨,“姐姐,奶奶虽然打你,可那也都是为了你好啊,你不会嫁出去就对我们不管不顾吧!”

还想道德绑架她,想都没想!

只要她没道德,谁也绑架不了她!

适时,迟夭从空间中拿出那份断绝关系协议书,亮在周盼儿的眼前,“这个东西你们应该不陌生吧!”

只一眼,周盼儿便知晓那是什么,伸手便要去夺,但迟夭反应很快,没让对方得逞。

迟夭继续输出,“当初你们签下这份东西的时候考虑过我吗?”

不用等江家人说什么,这过分程度,就是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这不就纯粹是把她当做赚钱的工具嘛!”

“这妮也是太可怜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

“你们这么坏,会遭报应的!”

“报应不是已经来了嘛!要不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突然就变成这痴呆的样子?”

……

周盼儿怒吼,“闭嘴!都给我闭嘴!”

到现在,她还是不承认自己有错,短短一句话,就把所有的错全都推给了迟夭,“分明就是这个丧门星作祟,我家升儿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说着,又打算扑上前拽迟夭的头发。

千钧一发之际,江景帆闪现在迟夭跟前,替她挡住了纷扰。

“你们对她这么好,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周盼儿被拉住,就开始说各种难听的话,“她就是一扫把星、丧门星,迟早有一天你们江家也会死在这个女人手里的!”

“住口!”

本来看在老迟的面子上,没有打算真的报公安,但现在看她这发疯的状态,要是不报公安,可能会无差别伤人。

很快,公安就来了,周盼儿被以故意伤人罪带回了所里拘留。

当初说让迟夭的家里人一同过来就是一个错得不能再错的决定,江旭看着吕文芳她们就头大,“景帆,明天天一早,就安排人把他们送回去!”

“是!”

通过这件事,迟岁安算是看明白了,江家对迟夭真的很好,明天就要回去了,取代迟夭的计划得加快了!

她要母凭子贵!等生米煮成熟饭了,江家就是想赶她走,也没办法!

宴席结束,江景帆果然被灌醉了。

迟岁安眼瞅着江景帆踉踉跄跄被王文博扶进婚房,她就一直守在外头等待时机。

屋里头。

江景帆只感觉浑身燥热,明明没喝多少酒,怎么就有点上头了?

坐在桌前猛灌水的江景帆渐渐意识到不对劲,是他妈!

沈青棠端过来的那杯酒有问题!

一定是这样!不然解释不通!

坐在床前的迟夭自然也发现了端倪,看这架势,沈青棠一定那么做了。

小说《漂亮军嫂随军后,禁欲军官失控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