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小神医小说李俊逸李潇潇完整版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王牌小神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楠宸 角色:李俊逸李潇潇 简介:掌握惊天医术,身具至强武功,融仙尊记忆,这一世,注定要纵横无敌,执掌一切,登临苍穹之巅!

书评专区

我的光影年代:看了半天才发现是老徐的书,书里骂自己,认错道歉也可以了,总不能不让人活了,这几十章吐槽挺有趣的,还是那个味,就是不能开车少了一大乐趣,还有老徐是真喜欢杨幂和唐嫣 外卖至世界尽头:好吧……日常流的轻小说 绚日春秋:据说不错,起点下架,百度。我没有看完,或者说只看了开头,貌似不是穿越,阅读的兴趣便消退了。但就阅读的部分来说,文笔卓越,但故事叙述略微青涩,总的来说很不错。 王牌小神医

《王牌小神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 快去请夜先生


“贺老爷子,您这寒气入髓,待会施针可能会有痛苦。”白徽取出针袋,对贺长风开口说道。

贺长风寒气太盛,如附骨之蛆,不施重针当真难以拔毒。

“白家老头子我信的过,尽管施针。”贺长风笑了笑。

这些年他饱受寒气折磨,还有什么痛苦是不能承受的。

白徽六合针法虽然没有大成,但也略有小成,银针刺穴,百汇、神道、命门.一气呵成。

“这就是传说中的六合针法,果然令人大开眼界,白老后继有人呀。”贺子昂在一旁大加赞赏。

“我们白家是中医世家,自然不是一些野路子能比。”白惠很是倨傲,稍带着批一下夜不归。“贺老,现在感觉怎么样?”

施完针,白惠略有些疲惫,但也难掩兴奋。

贺长风吐出口寒气,僵硬的骨头略微能活动了,兴奋道:“小友妙手回春呀,这把老骨头舒服多了。”

转头朝着贺子昂道:“给白家转一千万,作为谢礼。”

“贺老太客气了,爷爷和贺老是朋友,这次打个八折。”

看到没,这就是白家,两百万说不要就不要了。要不是怕破了规矩,这八百万也是象征性收一下。

“替我像白老问好。”贺长风容光焕发,他感觉自己很快就能站起来了。

“额”

话刚说完,贺长风脸色突变,眸子上浮了层寒霜,整个人在瑟瑟发抖。

“爷爷.”

“爸”

贺子昂和贺铭赶紧上前,一碰到贺长风,嗤的一声缩回了手,感觉就像碰到了冰块。

“快,把空调打开,拿衣服来。”贺子昂慌忙大喝。

“白徽,我爷爷怎么会这样?”贺铭一把揪住白徽,作势便要发作。

“贺铭,住手!”贺子昂冷喝道。

白家是中医世家,多少达官贵胄都受白家恩惠,白老爷子在社会上更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能轻易得罪。

“白小侄,我爸这是怎么回事。”

贺子昂的语气已经略有些冰冷,若不是看在白老的面子,早将他暴打一顿了。

“反噬,寒毒反噬。”

白徽一把脉,整个人顿时怔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猛烈的反噬。

寒毒不仅没拔尽,反而雪上加霜,看贺长风的情况,撑不过一个小时就会鲜血冻结而死。

最关键一点,被夜不归给说中了,瞎猫碰到死耗子?

“怎么治,快说!”贺铭爆吼道。

白徽汗如雨下,初出茅庐就出问题,丢尽白家脸面,贺老爷子出了问题,济生堂的金字招牌就算砸了。

“或许.刚刚那个人可以.”白徽确实黔驴技穷,不知道该怎么做。

虽然不想承认,但夜不归能一眼看出寒毒反噬,说不定有挽救的方法。

“你他妈”

贺铭刚欲要再发作,被他爸一把拉住,喝道:“快去将他找回来,老爷子坚持不住了。”

贺家全靠贺长风撑着,他们解决不了的事,老爷子一句话就能摆平,无论人脉还是手段都不是他们能比。

贺家能在徽州市珠宝行首屈一指,全赖贺长风。

贺铭看了眼面目扭曲,浑身颤抖的爷爷,也顾不得白徽,直接冲出家门。

“没事把家建在山上,真是闲的蛋疼。”夜不归忍不住抱怨一句。

贺家逐客,自然没人送他,只能靠着两条腿回去了。

“滴滴!”

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汽笛声。

夜不归回过头,就见贺铭火急火燎的从车上下来,伸出手,忙道:“先生,快救救我爷爷。”

夜不归双手插兜,不咸不淡说道:“有济生堂在,用不上我这个野医生吧。”

之前是你们坚决地赶我走,现在让我回去?

贺铭悻悻地将手收回,想到了早上他对夜不归说的握手礼仪,不禁有些尴尬。

听出夜不归还在生气,咬了咬牙,说道:“先生,之前是我莽撞了,我向您道歉,现在人命关天,恳请您跟我回去。”

说着,向夜不归鞠了一躬,态度谦卑再没之前的倨傲。

“先生.”

见夜不归还在犹豫,急的他都快哭了。

夜不归点了点头,人命关天不能见死不救。

一进门,贺长风嘴唇发紫,身上盖了厚厚的几床被褥,依旧在瑟瑟发抖,贺子昂急的踱来踱去,不时冷眼瞥着站在一旁的白徽。

“先生,我为之前的鲁莽向您道歉,请您救救我父亲。”见到夜不归,贺子昂立马主动迎了上来。

“贺先生放心,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

夜不归走到贺长风面前,掀开他身上厚厚的被褥,顿时一股寒气冒了出来,定睛一瞧,衬衣早就与肌肤粘在一起,结冰了。

“结冰了”

几个人都傻了眼,人体是有温度的,再厉害的寒毒,也不至于成这样吧,看起来就像是人被塞到冰箱里一样。

“白白什么来着。”

“白徽。”听到夜不归喊自己,白徽阴沉着脸回道。

“借你针袋用一下。”

夜不归有针袋,但和济生堂的比起来,简直是狗屎。

“没用的,贺老浑身血液都快凝固了,针扎不进去。”

在夜不归来之前,他就尝试着给贺长风施针,但贺老身躯僵硬,针根本插不进去。

“别废话,叫你拿你就拿,没本事救人还在这墨迹。”夜不归尚未开口,一旁的贺铭直接将针袋抢了过来。

这会他对白徽没有半点好感,倒是对夜不归尊重有加,恭敬将针袋递上。

铿!

夜不归抽出七根银针,指间散发出一股微淡的气流,轻轻一摩,银针顿时通红如火。

“七星夺命针法?”

白徽大惊,这针法他只是听老爷子提过,号称可与阎王夺命,可惜早就失传了,没想到这小子竟会施展失传的针法。

手法娴熟,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是早就锤炼百年。

嗤嗤!

银针刺入,贺长风身上顿时哧哧作响,顺利刺入穴道。

同时,微不可察间,有股气流从夜不归指间顺着银针进入穴道,

七根针呈北斗之状,插在贺长风身上,而他身上的寒毒正在如潮水般退去,不消片刻就恢复常色,身躯也不再颤抖。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