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战神最新章节苏尘陈霄在哪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都市战神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剑在白云深处 角色:苏尘陈霄 简介:大争乱世,天骄并起
孤儿苏尘,戎马十年,以燎原之势,踏天而行
少帅苏尘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书评专区

影视世界中的旅行者:十二章就带回来一个土著,之后就放飞自我,成了完全的自嗨文 [综]阿波罗:这本书的作者写的文都超好看,唯有一个缺点,后劲不足 萌娘三国演义:情节干,人物脸谱,文笔一般,实在无聊时杀杀时间,扔了也不可惜的书。 都市战神

《都市战神》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从李叔家离去后,苏尘直奔长义镇。

义父死后,义母和红豆,便搬回那里。

到了地方,苏尘独自下车,往一处小巷走去。

黄花巷,他长大的地方。

深秋季节,巷中黄花开到荼蘼,暗香浮动。

抬眼望去,石板小路,木质吊脚楼,不时飞过的飞鸟,都还是幼年模样。

时间在这座古镇,并未留下太多痕迹。

“一二三,不准动。”

“别跑,我马上抓住你了。”

“藏好了没?我就要来找你们了哟!十九八七……”

有几个稚童正在玩闹,是他熟悉的乡音,好像风儿,吹开尘封的童真。

他小时候其实很熊,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

一个打六七个同龄孩子都不带怂的,还往往把他们打得哭哭啼啼。

当然回去后少不了被义母祭出藤条,一顿拾掇。

红豆这丫头,每次看他挨揍,都在旁边咯咯发笑。

这丫头自小就喜欢看他吃瘪,也不曾叫他一句哥哥。

苏尘十多岁就离家参军,妹妹对他的排挤和不喜,是直接原因。

不过许多年过去,苏尘心中那点委屈,早就放下。

他是当哥哥的,怎能跟妹妹一般见识?

走到旧楼,苏尘深呼吸好几下,敲了敲门。

顷刻门开。

“你是?”

门口站着的中年妇人,目光有些呆滞。

很难把眼前这个气度雄伟的男子,跟自己孤僻瘦削的养子联系起来。

“义母,孩儿……回来了。”

“尘儿?”

“义母,孩儿不孝……”

苏尘上前,将妇人拥入怀中。

感受着义母佝偻苍老的身体,他心中蕴满苍凉。

时光啊时光,求你走慢些吧。

好让他弥补这十年缺席带来的亏欠。

……

客厅。

母子二人相对而坐。

突然之间的沉默。

也许是有太多的话想说,不知该从何说起。

“义母,红豆呢?”

苏尘打破沉寂。

“应该就快下班了……”

打开话头后,母子二人便开始闲聊。

“您是说……苏氏倾覆,义父身死,是从冯伯泄密开始的?”

苏尘蹙眉。

冯文辉,苏家大管家,义父发小。

在他记忆中,是个慈眉善目的微胖中年。

他是真没想到,冯伯会出卖义父,在义父背后狠狠捅刀。

“他将定方的商业机密泄露给四大家族,四大家族从中侵入。起初我们还不知道,我是后来才听说,冯文辉与四大家族勾结,从中得到一大笔财富。”

“哎,冯文辉算定方最信任的人了,竟没想到,他会出卖定方。”

徐凤仪叹息。

“算了,陈年往事,不提也罢。儿子你回来便好,以后咱娘仨好好过……”

苏尘又变得沉郁。

其实早就想回来。

奈何帝国外患不断,实在脱不开身。

更压根不知家中发生如此变故。

“义母,家中发生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徐凤仪叹道:

“你义父说不能影响你的前途,怕你得知他的事后当逃兵。”

“你义父可了解你的很,莽撞的小鬼。”

苏尘长叹:

“义父一向如此,将所有的事都埋在心中,抗在肩上。”

“都怪我,该早点回来的。”

徐凤仪拉着苏尘的手:

“傻孩子,你回来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四大家族哪里是我们孤儿寡母能够对付的……你义父在天有灵,也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义母,我……”

母子二人就谈到这里——

门突然被推开。

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子。

身材高挑,娟秀长发,十分清丽。

身边还跟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

苏尘起身,跟女子打招呼。

“红豆……”

苏红豆看着苏尘,整个人都呆愣在那里。

跟徐凤仪一样,他也很难把眼前雄伟如神、优雅雍容的男子,跟记忆中的苏尘联系起来。

“丫头,傻眼了?他是你尘哥哥。”

“苏尘?”

苏尘点头:“妹妹,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苏红豆脸色逐渐变得寒冷。

“爸爸死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和妈妈被那些无耻之徒追债,落魄到几乎绝望,你又在哪里?”

“你这个白眼狼。”

苏红豆满脸怒意,看着这个所谓的哥哥,看着这个曾经在家备受宠爱的男人。

爸爸被人逼到跳楼自杀,他连个影子都见不到。

现在还好意思回来?!

“我……”

苏尘十分难堪,不知如何回答妹妹的问题。

是啊,他身为人子,可有尽过一丁点孝道?

义父四顾茫然、无比绝望之时,他又在哪里?

他心中、抑制不住、一下一下的刺痛。

“你这孩子,你哥哥刚回来就要和他吵架?”

徐凤仪呵斥。

“苏尘,你倒是说话!”

苏红豆不依不饶。

苏尘不发一言。

对不起?

太苍白。

男人做事,没必要说出来的。

氛围变得十分尴尬。

直到跟苏红豆一起进来的年轻男子打破。

“苏尘,还记得我不,方兴。小时候你可把我揍惨了,也怪我那时候太皮,老喜欢欺负红豆。”

“没想到吧,我现在是红豆的男朋友,以后咱可就是一家人,我还得管你叫大舅哥。”

苏红豆疑惑道:“方兴,苏尘还跟你打过架?”

方兴诧异道:“红豆、你居然不知道?小时候咱黄花巷但凡有孩子说你坏话、欺负你,苏尘都会把别人揍一顿。他打架是真厉害,一个打七八个,都能把人家全都揍趴下。”

“这……”

苏红豆再仔细回想。

记忆中,是有许多次,苏尘浑身伤痕跑回家,问他跟谁打架也不说。

默默躲进房间,舔舐伤口。

像头受了伤的孤狼。

往往第二天那些欺负过她的大孩子,就会跑来跟她道歉。

她当时没多想,反而生气。

动不动就跟人打架,真是个野孩子。

现在终于知道真相——

可这许多年,他为什么从来不解释?

“既然回来了,就多陪陪妈妈。我……我去炒菜。”

苏红豆眼中有了些歉意,但冷漠依旧,换上围裙,走进厨房。

徐凤仪说道:

“我去帮红豆洗菜。方兴,尘儿,你们俩聊聊。”

便也进了厨房。

客厅就只剩苏尘和方兴。

“苏尘,这次回来,还走么?”

“暂时不走,有些事要处理。”

“我记得苏伯在的时候,不止一次说过要把红豆许配给你,你是不是还贼心不死?”

方兴脸色突然变得阴冷,死死盯着苏尘。

苏尘皱眉。

“红豆是我妹妹。”

“你觉得我会信?”

方兴满脸鄙夷。

“不过我劝你放弃。”

“你个大头兵,能在岳城买房,让她有生活保障?看你这穷酸样,怕是厕所都买不起。”

方兴他爹二十年前就身家百万,现在资产过亿。

这话他说得底气十足。

苏尘突然没有任何跟他说话的兴致。

方兴却还在喋喋不休。

“看到没有?这是我送给红豆的宝马车钥匙,这车,你怕是连个车轱辘都买不起。”

方兴拿出一串钥匙,摆在桌面上。

好在徐凤仪在叫吃饭,让苏尘得以解脱,不用再听这只苍蝇聒噪。

苏红豆厨艺还算不错,一会功夫,四菜一汤上桌。

边吃边闲聊。

主要是徐凤仪问,苏尘答。

长辈嘛,总是改不了啰嗦的毛病。

“尘儿,还走吗?”

“义母,暂时不走。”

“那就好,有住的地方么,工作呢?”

“义母,我有住的地方,您不用担心。至于工作,还没找过。”

徐凤仪放下筷子,目光落在方兴身上。

“方兴,你家公司不是要上市了吗?有没有适合尘儿的岗位?”

方兴有些为难:

“伯母,公司即将上市,所有职位都在进一步完善,就连最低级的岗位,根据公司规定,必须要本科以上文凭。但大舅哥似乎连高中都没毕业……”

“你可是公司的领导,就不能走个后门?”

“伯母,现在加人进入公司,真有点困难。要不这样,门卫处倒是还需要人,像大舅哥这种当兵退伍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工作轻松,又不需要文凭。”

“看大门?”

徐凤仪脸色有些难看。

“伯母,看大门总比去搬砖强吧,大舅哥确实只有这个能力……”

“妈,苏尘又没文凭又没其它能力,能有个稳定工作养活自己就不错了。”

苏红豆插了句嘴,转头望向苏尘:

“你别嫌工资低,要知道你什么能力都没有,这已经算你的机会。而且妈都开口让方兴帮忙,方兴也愿意帮你,你就别为难方兴和妈。”

“大舅哥,你这条件,也只能去当门卫,我也没办法。”

方兴连忙附和。

“不必。”

苏尘拒绝。

这顿饭,他很难再吃下去。

“义母,孩儿过段时间再来看您,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对徐凤仪行礼,便起身告辞。

“妈,看看你这个宝贝儿子,全家都在为他着想,他就这态度。”

苏红豆冷声道。

“伯母,我已经尽力了,可是大舅哥,他不领情!”

方兴满脸委屈。

徐凤仪叹气。

她就不该开这个口。

“妈,我去送他。”

苏红豆起身去追苏尘。

夜色如水,冷月悬空。

门口。

苏红豆叫住苏尘。

“苏尘,你好意思?”

“妈为了你的前程,撇下脸面去请求方兴,而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就这么走掉?”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你是不是觉得做个门卫,让你觉得丢人?伤及你的自尊心?”

苏尘摇头。

“那是为什么?”

“我并没有退役,休完假便会回去。这次回来,我是要为义父报仇。”

“报仇?”

苏红豆冷笑。

“爸爸死的时候那么惨,你以为我不想复仇?”

“但四大家族势力庞大,是我们能够撼动的?”

“爸爸死得时候你没回来,现在说这些风凉话,几个意思?”

“我没有说风凉话……”

“闭嘴!”

苏红豆冷冷盯着苏尘、满脸怒意:

“苏尘,你太让我失望了!”

“十年了,你还是那么狂妄自大,一点长进都没有,其实什么?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更不会信!”

她说完便转身回家。

只留下苏尘,站在长天冷月之下,沉默又孤单。

…………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