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权臣小说(夏景昀夏云飞)全集免费阅读_夏景昀夏云飞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绝世权臣小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夏景昀夏云飞,《绝世权臣小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军事历史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江安县城郊的劳工营中,罪囚苟延残喘。头顶的烈日,手中的土筐,监工的鞭子,一点一点,煎熬着寿命。直至一道来自另一时空的灵魂到来。于是,一人镇朝野,两手压南北,四面俯首,八方敬畏,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大夏第一权臣,夏景昀,字高阳,号“大夏王朝不落的太阳”。...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绝世权臣小说》,是以夏景昀夏云飞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夏景昀”,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无需那般客套。”“这不是思念阿姊的心按捺不住嘛!”夏景昀笑了笑,然后起身致谢,“多亏阿姊威名,此番回去,一切顺利。”德妃摆了摆手,“我又没做什么,是你们自己行得正坐得直,无需谢我。”“哎,之前千头万绪,这一下子把什么事情都了结了,还有点不适应呢!”德妃笑容玩味,“你不是在青楼赎了个姑娘吗?还怕寂寞啊?要不要我给秀云放一天假?”......

绝世权臣小说

阅读最新章节


脑子里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夏景昀不知何时沉沉睡去。

一夜安眠,第二天起来,夏景昀简直是神采奕奕,生机勃发。

说得玄乎点,那就是家仿佛有着奇特的魔力,能让人身心放松;

说得简单点,就是如今诸事完备,不必劳神牵挂,自然心神恢复得快。

一看夏家其余人,也都是笑容满面的样子,将外面的秋色都衬出了几分春意。

一起陪着家人吃了早饭,又聊了些请丫鬟、护院之类的事情后,夏景昀跟夏云飞便和家人们依依惜别,带着队伍动身离开。

在万福县,这些事情用不着他们两个小辈操心。

至于说未来之事,等娘娘走后再说。

回程没了马车和货物的拖累,众人一路扬鞭策马,中途还休息了一次,只花了半日就赶回了江安城。

到了城外,夏云飞带着他的那支小队回无当军军营复命,夏景昀带着另外一支小队直接去了云府。

府中守卫如今都认识他,没有阻拦,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德妃的院子。

值守的宫女前去禀报,不多时冯秀云走出来,瞧着他,笑容便下意识地出现在美艳的脸庞上,“娘娘说了,让你在正厅稍候,她一会儿过来。”

“好!”

夏景昀自然知道瓜田李下不能落人口舌的道理,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却发现冯秀云也跟着他朝外走去。

“你不用回去?”

“我出去办个事。”

夏景昀如今是大事都已经解决了,一身轻松,原本整日操心,如今也不必多心。

闻着身侧飘来的幽幽香气,心猿意马间,顺势笑着调侃道:“话说你都要走了,咱们不花前月下两日,你就不怕到了明年,我变心了吗?”

冯秀云站定,美艳的脸上挂着一如往常的果决,“愿赌服输,变心了就当我瞎了眼。”

夏景昀忽然伸手,在她臀儿上轻怕了一下。

“诶?”冯秀云赶紧四处看了看,一脸慌乱的紧张。

“别那么绷着,累。”夏景昀微笑道:“放心,我不会负你。”

冯秀云瞬间破功,羞红了脸,“不和你说了!”

夏景昀在正厅里坐了一会儿,很快就等到了德妃。

看着风尘仆仆的夏景昀,德妃笑着道:“你也是,都不去梳洗一下,我们之间又无需那般客套。”

“这不是思念阿姊的心按捺不住嘛!”夏景昀笑了笑,然后起身致谢,“多亏阿姊威名,此番回去,一切顺利。”

德妃摆了摆手,“我又没做什么,是你们自己行得正坐得直,无需谢我。”

“哎,之前千头万绪,这一下子把什么事情都了结了,还有点不适应呢!”

德妃笑容玩味,“你不是在青楼赎了个姑娘吗?还怕寂寞啊?要不要我给秀云放一天假?”

咳咳,差点忘了高高在上的皇妃本质上也是少妇,跟亲近之人说起话来也是有点生冷不忌的猛劲。

夏景昀尬笑两声,“不用不用,阿姊正事要紧。”

德妃笑着白了他一眼,然后收敛神色,“秋闱可马上就要来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夏景昀嗯了一声,“定不负阿姊期望。”

接着两人又聊了些州郡的大事,夏景昀这才知道,无当军一路横推的剿匪行动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再有个把月,就能竟全功。

同时,钱粮自外源源不断地调运而来,各郡同时展开的赈灾安民举措也在有条不紊地推广。

另外不少州中官吏因为贪腐被拿下,按照皇命和中枢意见,被德妃宣布暂代州牧之职的礼部侍郎李天风,在认真听取了德妃娘娘指示之后,委任了一个个暂代之人,只待德妃回京之后,补全他的州牧任命,这些任命便再无程序问题,将被帝国正式承认。

这些人都将在某种程度上,算作德妃一系的人。

而因为看到德妃做好了这样大事,认可德妃能力而会考虑下注的各方大人物,更是可以预见的。

夏景昀忍不住感慨道:“只此一事,便能为阿姊积累多么巨大的政治资本啊!”

德妃微微点头,绝色姿容上依旧不见憔悴,但语气却有些疲惫,“但确实也累,四面八方的事情都要汇总到此处来,再加上人心鬼蜮,日日算计,处处提防,本宫有时也难免在想,何必活得如此辛苦!”

夏景昀轻声道:“我们算计许多事,终究是为了不算计那么三两件事。”

德妃一愣,颔首微笑。

夏景昀抬头看着德妃,“希望我未来能成为阿姊可以完全信任和依靠的人。”

德妃心头微暖,笑看着这个越看越喜欢的男人,“好,那阿姊等着那天。”

跟德妃这边聊完,夏景昀又去找到了云老爷子。

苏师道这几日知道自己在这儿碍眼,便出去跟好友喝大酒去了,正好夏景昀跟云老爷子可以单独说点事。

他将去路上的情况说了,然后严肃道:“师父,你说这郑天煜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如果要动手,昨日和今日都是难得的机会,为何不动手,难不成想要在城里刺杀我?那不是更容易暴露吗?”

云老爷子也神色严肃,沉吟道:“关键的问题是,我们都不知道郑家小子为何要对付你,无从防范。”

夏景昀无语道:“可不是么,我想破头了都想不到什么时候招惹到这样的人了,还只能等着对方出招,难受啊!”

看着夏景昀跟那儿抓耳脑袋,愁眉苦脸的,云老爷子也安慰道:“也别想那么多,这世事无常,福祸相依。”

“就像是当初你们被陷害,抄家发配,固然可怜,但也因此有了这番际遇,成了我这个老头子的徒儿,更成了娘娘的义弟。”

“就像咱们这个县城,之前若不是县令大人逼着史县尉出去剿匪,这史县尉也不至于那么倒霉地死了,也就不会换上新的县尉,现在也就没有县里这个安稳无事的好局面。”

“且等着吧,注意防范,终究会露出马脚来的。”

夏景昀也只好点了点头。

-----------------

江安城中,离着南田巷不远的一处小院,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正和新买回来的婢女伺弄着一盆盆的雏菊和盆栽。

当敲门声响起,两人都望向门口,目光充满着警觉。

婢女十分忠心,因为这种一买回来就把卖身契还给了她,并且还对她很好的主子简直世上难寻。

于是她主动勇敢上前,隔着门喊了一声,“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我是夏景昀的人。”

院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宫装的美人,容颜美艳,高冷之中透着几分娇媚,目光平静地看着她们。

冯秀云看着对面的青衣女子,打量了一下她那婀娜的身段儿,清丽脱俗的面容,不倨傲冷漠,但也不微笑亲近地开口道:“你就是他赎回来的那位姑娘?”

谢胭脂的心里咯噔一下,她并不知道冯秀云的身份。

夏景昀曾说过他是并未婚娶的,但也有可能骗她。

毕竟眼下这太像私藏的外室被正妻找上门的样子了。

婢女也看明白了这出戏,勇敢地挡在谢胭脂身前,“你有何事?”

冯秀云看着忠心护主的婢女,轻笑看着谢胭脂,“我想跟你聊聊。”

谢胭脂没有犹豫,点了点头,“请。”

在屋中的桌旁坐下,谢胭脂亲自给冯秀云倒了一杯水,“请喝水。”

冯秀云微笑道:“你好像不怕?”

谢胭脂平静道:“你的眼里没有恶意。”

“不愧是他看上的人,倒是敏锐。”冯秀云轻笑一声,“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冯秀云,是宫中尚宫台的一名主事,如今是德妃娘娘的随侍女官,同时,德妃娘娘前几日已经将我赏赐给了夏景昀。”

她看着谢胭脂,“今日我找你,是以一个妾室的身份,来见你这另一个妾室。”

谢胭脂的脸上登时浮现出难以自持的震惊。

冯秀云自嘲一笑,“怎么,你觉得我应该是他的正妻不成?”

谢胭脂想了想,点了点头。

冯秀云笑了笑,“想什么呢,他注定是有大前途的,他的正妻或许是朝中大员的嫡女,要么是勋贵世家的千金,那个位置,我们都不要有非分之想。”

这一句,似自辩,又似敲打。

谢胭脂立刻表态,“胭脂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能够陪伴在公子左右,哪怕一个侍女也是心甘情愿。”

冯秀云满意地看了她一眼,“再过两日,我便要回京了,未来半年到一年,希望你照顾好他。饮食起居、穿衣出行、素手烹羹,红袖添香,甚至于......”

她微微有些脸红,对于一个处子而言,有些话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要她说出口还是多少有些难为情。

谢胭脂自然也听懂了,但她故作懵懂,疑惑道:“甚至什么?”

冯秀云幽怨地瞪了她一眼,你一个青楼出来的,跟我装什么装?

谢胭脂心头自嘲一笑,“原来姐姐说的是那个啊!”

“嗯。”冯秀云点了点头,红着脸,声音一低,“但是也需节制,他在劳工营中伤了本源,还需温养。”

怪不得,我就说怎么我都那样了他还能忍得住的。

“请姐姐放心,其实不用你吩咐,我也会照顾好公子的。”

谢胭脂也没再故意装傻,她自己就是一个女人,知道冯秀云的这番行为,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爱意。

虽然心里难免有一股浓浓的酸溜溜的感觉,但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一个被赎身的青楼女子,在这个有点钱就想着三妻四妾的时代,是没有资格去幻想独占夏景昀这等惊才绝艳之辈一生的。

“那便好。时候不早,我就不多打扰了。”

“姐姐稍等。”谢胭脂站起身,看着冯秀云,意味深长道:“姐姐说你还有两三日才离去,这两三日,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我随侍娘娘身旁,须不得空!告辞。”

看着红着脸落荒而逃的冯秀云,谢胭脂掩嘴窃笑,活像个得逞的小妖精。


小说《绝世权臣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