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沈月秦江小说免费资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农家酿酒师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青丘铃兰 角色:沈月秦江 简介:沈月是随母亲改嫁到沈家的,但因为是女娃,沈家并不待见她,亲娘在有了弟弟后,也不在管她
秦江,是秦家村秦老汉的二儿子,因为腿有些残疾,至今没有娶到媳妇,秦老汉就想给这个二儿子买个媳妇
沈家有心卖,秦家有心买,就这样,沈月进了秦家门,虽然是买来的,但是秦家人对沈月特别好,也让沈月很感恩
秦家在买完沈月后,也没多少银两了,可是沈月有一手没人知道的好手艺——酿酒,从此沈月带秦家走向了幸福小康的生活

书评专区

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男主外表有点太宰治人设,但芯还是挺正常的。背景里有干过被卧底欺骗,钱全拿去买豪宅,宅子还被炸了后疯批爬埃菲尔铁塔撒卧底骨灰。 血精灵崛起:由此书你可以看出联盟是有多想选血精灵种族;作者虽然一直立牌坊说没有立场,但最近一章写希瓦和凋零者有一腿还是暴露了 文化前线:看了几章 尴尬 农家酿酒师

《农家酿酒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首乌薏苡仁酒


“弟妹,你也买肉啦!”袁氏看到牛车上的包着猪肉的纸说道。

“大嫂,你也买肉啦!你买了多少?”沈月问道。

“我买了5斤,还买了点大骨头,你这看着好像也是5斤的样子。”

“嗯,我也买了5斤,还买了6匹布,正好一人裁一身衣裳。”

“对啦,我给你买了针头线脑,过日子是要用到的。”袁氏说完,就把东西递给沈月。

“谢谢大嫂,你不说,我都忘了,花了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给什么钱?也没花几个钱,再说了,你还给我买布料呢!这么一比,我可是占了大便宜呢!”

说说笑笑中,牛车在中午吃饭前回到了家。

“娘,我们回来啦!”秦婉兴奋地喊道。

“回来啦!有没有听话。”

“娘~”

秦海把牛车赶进院子,把东西卸下来,就去村长家还牛车了。

吃过午饭,秦江把买黄芪剩下的银子拿了出来。

“娘,黄芪一共卖了2两6钱银子,现在还剩2两5钱多银子。”秦江把钱袋递给秦母说道。

秦母接过钱袋,给袁氏和沈月各500文,说道:“这黄芪是老二媳妇发现的,你们去挖的,所以我各给500文,剩下的就留在公中,老大媳妇绣活得来的钱还是自己收着,以后你们也是,只要是自己做的,就不用上交,大家一起做的,就各分一份,其他留在公中。”

“娘,我买了6匹布,正好一人裁一件新衣裳,小妹还小,应该能裁出两件。”

沈月把6匹布进行了分配,秦婉看着6匹布,说道:“我怎么没看到我的啊!”

“你、我、大嫂,三人两匹布,你能得两件新衣裳呢!”

沈月选的颜色三人都适合穿的,分别是浅蓝色和浅绿色。

分配完布匹,沈月对那10斤猪肉有点发愁。

“娘,我和大嫂都买猪肉了,有点多了。”

沈月打开两包猪肉,秦母看了一眼就笑了。

“不多,你大嫂买的是五花肉,做红烧肉最是好的,你买的肥肉比较多,可以用来炼猪油,吃油渣。”

“晚上娘给你们做红烧肉,你大嫂炖猪骨汤是一绝,晚饭还吃二和面的馍。”

下午,沈月在厨房烧了一锅热水,秦江帮忙把热水拎到院子里。

沈月用热水给每个刷完得酒坛子浇了一遍热水,并阴干备用。

又把制首乌和薏苡仁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二嫂,你这是要开始制药酒了吗?”秦婉好奇地的问道。

“嗯,等酒坛子阴干了,没有了水气就可以啦!”

“婉儿,过来,别打扰你二嫂。”秦母喊道。

“娘,小妹没有打扰到我,看情况得晚上还能制药酒呢,到时小妹愿意看就过来看。”

“这是你的独门手艺,怎好泄露!”

“娘,这可不是什么独门手艺,会医术的都会制药酒的,只是没有我会的多而已,小妹要是想学,我就教家,以后找婆家,也有安身立命的本钱。”

“哎,你说的这些,娘都清楚,可是这是你沈家的东西啊,被外人学了去,沈家还不得找麻烦啊!”

“娘,这方子可不是沈家的东西,现在县城里的酒坊可没有药酒可卖,以前我爹在世的时候,药酒也不是随便卖,沈家可不知道有药酒这个东西,这是我爹从一本书上学来的,不属于沈家的。”

“如果娘怕麻烦,可以说是相公在书上看到的。娘,我希望小妹将来能找个好婆家,有一门手艺傍身,错不了的,就看小妹愿不愿意学了。”

“二嫂,我真的可以学吗?”

“当然可以啦!这又不是多难的东西,药酒、果酒、花酒都不难学的。”

吃过晚饭,趁着天还没有黑,沈月带着秦婉在院子里开始制首乌薏苡仁酒,沈月一边做,一边给秦婉讲解步骤和需要注意的事项。

最后,在秦江的帮助下,把一坛高粱酒倒入放有草药的酒坛里,进行密封,并放入阴凉的地方。

“二嫂,这就制完药酒了吗?”

“没呢,还要等14天,之后要过滤去渣的。每种药酒的等待时间都是不一样的,这需要小妹学一些药理啦!小妹好学吗?”

“好麻烦啊,但是好像比绣花容易。”

“喜欢呢,就比绣花容易,不喜欢,就会感觉难如登天。”

“先和我学一段时间吧,今天只制这一坛祛风湿的药酒,还剩一坛高粱酒呢!我在想想要制哪种酒?准备卖钱,这样,大哥、爹就不用出去打零工,以后在家制酒卖酒。”

“媳妇,该回屋了睡觉了,小妹,你也该回去了。”秦江送完酒坛回来说道。

沈月和秦江分别洗漱完上床后,沈月问道:“相公,如果你腿好了,你想参加科举考试吗?”

“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去县学读书了,课业都荒废了,在家也只是抄书挣点钱。”

没等秦江说完,沈月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相公,我有看到你读书哦!撒谎不是好孩子。”

的确,秦江有自己看书学习,课业其实并没有落下,他虽然不是夫子最看好的学生,但也是很关心的那种了。

“等能治好腿脚后,再说这些吧!安心地睡觉吧!”

今晚,沈月没有在撩拨点火,秦江也心疼她,所以一夜无话,安稳睡到天亮。

第二天,众人吃过早饭,秦海和秦老汉带着干粮进山打猎,秦江还是在书房看书抄书,偶尔出来帮帮忙,等都忙完了,女人们开始裁衣裳,做衣裳了。

“婉儿,你的针脚太大了,你自己的衣服,缝成这样,你怎么穿?”秦母看到秦婉手里正在缝制的衣服,开口说道。

“娘,我才10岁,做不好也是情有可原的吗?”

“10岁,不小了,你问问你俩位嫂子,多大开始给自己缝制衣服的。”

“娘,小妹的确还小,可以慢慢教的,我学缝制衣服的时候都过10岁了。”袁氏一边缝一边说道。

“娘,别着急,小妹这已经很好了,这个年纪,哪个不贪玩啊,小妹能坐下来缝制衣服就很不错了。”沈月说道。

“你们就替她说话吧!”秦母无奈的地说道,但脸上却是笑容满面。

“二嫂,你是何时学缝制衣服的啊?”

“我啊,有点早,7岁开始学女红,9岁开始学制衣服,但是制药酒就是打小在我爹身边一点点学的。”

“二嫂,好厉害。”

“小妹,你开始识字了吗?”

“认得一些,还是娘教我的。”

“娘,您还识字呢!”

“以前在做工的主家和小姐学的。”秦母笑着说道。

“大嫂呢!”

“弟妹,咱家都是识字的,爹也识字的。”

“识字好,这样做买卖才不会被骗。”

“二嫂,你学了这么多,不累吗?”

“累啊,那时我娘是天天逼着我学,想把我培养成大家闺秀,可是我爹心疼我,总是想办法把我带到酒坊去。”

说说笑笑,就到了中午,简单地吃过午饭,众人又在院子里开始缝衣服。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