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宫后,病娇暴君撸秃了我的尾巴)姜娆儿墨揽风_(入宫后,病娇暴君撸秃了我的尾巴)整本免费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入宫后,病娇暴君撸秃了我的尾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夙未眠 角色:姜娆儿墨揽风 简介:[娇软狐女X病娇暴君,附带一只穿书的系统,男主重生,宠妻黏人,1V1双洁齁甜~] 为报灭族之仇,小狐狸姜娆儿奉大祭司之命下山,惑乱江山,颠覆朝纲,刚一下山便阴差阳错绑定祸国妖妃系统
本以为拿的是苦大仇深的复仇剧本,谁知道剧情走向却越来越……甜宠?! “坏蛋,放……放手啊呜~” 小狐狸窝在暴君的怀里,泪光点点,我见犹怜
暴君握着九条柔软的狐尾,眼神缱绻:“娆儿乖,再给哥哥摸一下,命都给你!” 小狐狸却是一爪子拍过去:“狗皇帝!口口声声说爱我,我看你就是馋我的狐狸尾巴!” 病娇暴君天天摆烂,不务正业,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蹂躏她的尾巴,当她的尾巴挂件! 小狐狸委屈屈,她明明什么都没来得及干啊qaq~ * 他确实是馋她的狐狸尾巴
前世,为了他的江山,她九尾尽断,背上祸国妖妃的骂名
今生,就算倾覆天下,也要护她周全,一条尾巴都不能少!

书评专区

召唤系主宰:按说是爽文,可是根本看不到扮猪吃老虎的爽点,看着别扭,二星差评 仙庭封道传:想强行救一下书慌然后欣欣然阅读开头能忍 但是主角说话一副熊孩纸的跳脱太出戏了,这是古典修真啊喂傻乎乎的斗智弃了 游戏开发指南:只看了开头就放弃了。想不明白一个著名游戏团队的研发负责人,在没有财务或道德污点的情况下,竟然会沦落到去参加小公司的校招?猎头们都瞎眼了吗? 入宫后,病娇暴君撸秃了我的尾巴

《入宫后,病娇暴君撸秃了我的尾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沦落慎刑司


好不巧的,直接闯入小狐狸的房间。

小狐狸看到白天追杀她的人,下意识的有些从心。

“诗诗。”

小狐狸将徐若诗给扶了起来。

李统领看到眼前的这副阵仗,心里大抵有了数。

但是女人之间的宫斗撕逼跟他没有关系。

他直接问道:“有没有见到一只白猫?”

“没……没有。”

赵蕊儿看到凶神恶煞的御林军,心里有些直打鼓。

毕竟,她刚才仗势欺人来着。

“当真?”

李统领看着明显有些心虚的赵蕊儿,目光怀疑。

“真的。”

赵蕊儿连忙说道:“我没有看到什么白猫。”

李统领盯着赵蕊儿看了半晌,指着她的袖口说道:“这是……”

赵蕊儿今日穿了一件烟霞色的裙裳,银白色的动物毛发挂在她的袖口,格外的显眼。

“我……我不知道。”

赵蕊儿在看到自己袖口沾染的银白色的毛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当今天子病弱娇贵,患有哮喘之症,尤其是毛茸茸的动物……

“来人!”

李统领直接下令:“将她带走!”

“我是被冤枉的。”

赵蕊儿不复方才的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好不可怜:“我没有养过宠物,我也没有见过什么白猫,真的没有……”

“真相到底如何,你还是去慎刑司解释去吧!”

“不!”

赵蕊儿一听到慎刑司,脸色都变了。

慎刑司向来喜欢用重刑,最为擅长屈打成招,一般去了慎刑司的人,九死一生。

最算勉强撑得过慎刑司的酷刑,出来以后也不成人形了。

“我父亲是当朝丞相,你不能这么对我!”

情急之下,赵蕊儿将自己的父亲给搬了出来。

李统领闻言,却是阴笑道:“那本统领倒是想问问丞相大人,将自己的女儿送入宫中也便罢了,竟然还敢夹带私货,到底意欲何为?是不是丞相做腻了,想往上走一走了?”

丞相本就是文官之首,当朝一品,若是再往上走,那岂不是……江山易主?

“!”

“不!”

赵蕊儿吓得浑身颤抖,哭着摇头:“家父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啊!”

李统领却是抽出雪白的长刀,一脸的阴鸷。

赵蕊儿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就这样,赵蕊儿被带走了。

姜娆儿看到这个变故,整只狐都傻了。

还……还可以这样吗?

(°ー°〃)

【嗯哼~】

【本系统厉害吧?】

【跟本系统绑定,你肯定不会吃亏的!】

但是小狐狸哪里还顾得上系统,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受伤的徐若诗。

“诗诗,对不起。”

小狐狸一脸愧疚,如果不是她,诗诗根本就不用遭这份罪。

“小主,奴婢没事。”

徐若诗怎么都没有想到,为了她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奴婢,姜娆儿竟然愿意受此屈辱。

以前她投靠姜娆儿,只是出于利用之心。

毕竟,姜娆儿的模样身段太过勾人,肯定会得宠,若是能成为她的心腹,肯定能为徐家翻案。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姜娆儿此人太过单纯,在这深宫之中,根本就活不长。

虽然觉得姜娆儿有些不靠谱,但是她并没有另投新主的打算。

但是经此一役。

不靠谱又如何?

徐若诗决定,她要用自己的真心与性命,拼尽一切守护姜娆儿,帮她完成心愿,成为陛下的宠妃。

“诗诗,你疼不疼?”

小狐狸哭得梨花带雨的,别提多招人疼了:“瞧我问的这是什么傻话,赵蕊儿打得那么用力,又红又肿,怎么可能不疼?”

“真的不疼。”

虽说赵蕊儿那一巴掌打得很用力,但是赵蕊儿只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娇小姐,手上并没有多少力气。

徐若诗的半张脸虽说看着吓人,疼也就是那么一阵,等会用凉水冰敷一下,一晚上就消了。

“小主,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徐若诗按住姜娆儿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说道:“赵蕊儿被抓进慎刑司,她肯定不会乖乖认罪,定会推卸责任,肆意攀咬你,你很有可能会被带进慎刑司,但是你不要害怕,只要你咬死了跟你没关系就不会丢掉性命。”

姜娆儿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好。”

人类世界也太可怕了叭?

如果不是为了完成大祭司交代的任务,她才懒得下山呢!

主仆两人刚说完话没多久,李统领便去而复返,死死地盯住小狐狸,面无表情的说道:“姜小主,得罪了!”

说完,便直接下令:“来人,带走!”

“我自己跟你走。”

姜娆儿可是亲眼看到赵蕊儿是如何被带走的,便提出要自己走。

小狐狸也是很要脸面的。

李统领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姜娆儿如此配合,便微微曲臂:“请。”

姜娆儿前脚刚走,徐若诗后脚也跟着离开。

但是她去的不是一个方向。

徐若诗跑到一个古朴院落,哭着敲门:“陈嬷嬷,救命啊!”

没多久。

房门被打开,露出一张不近人情的老脸:“何事?”

咣当一声。

徐若诗直接便给陈嬷嬷跪了下来,哭着说道:“求陈嬷嬷救我家小主一命!”

“你家小主……姜娆儿姜小主?”

陈嬷嬷一提起姜娆儿,那张老脸便拉得老长:“她又惹什么祸事了?”

“这一次,真的不关我家小主的事啊!”

徐若诗哭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也没有添油加醋,在陈嬷嬷这种老人精面前,只能说实话。

只有说实话,才能说动陈嬷嬷去救人。

别人不知道,但是她却知道陈嬷嬷不是寻常人,她是当今天子的生母寿康皇太后身边的旧人。

“我家小主在宫中无依无靠的,性子纯善,也不知道赵宝林为何偏偏要与她过不去,甚至还将她给弄到了慎刑司。”

徐若诗继续哭:“您也知道慎刑司是个什么地方,若是小主被用了重刑,就算最后查清楚与我家小主无关,但是在慎刑司走这么一遭,等她出来以后,怕是早就不成人形了……”

当初,寿康皇太后最初进宫的时候,也是无依无靠的,她出身低微,也不是正经选秀入宫,她是先帝微服私访被带回宫的美人。

姜娆儿现在的情况,跟当初的寿康皇太后多像啊。

没有靠山,无依无靠,任人欺凌。

但是当初的寿康皇太后有帝王的宠爱,但是姜娆儿却连陛下的面都没有见过。

陈嬷嬷闻言,向来冷硬的老脸,忍不住有些动容。

“明明是赵宝林养的猫,她明明知道陛下患有哮喘之症……”

说到这里,徐若诗停了下来,继续上眼药:“我家小主人微言轻,不像赵宝林那般有一位做丞相的父亲,现在只有嬷嬷能救她的命,求嬷嬷出手相救!”

徐若诗磕了好几个头。

赵丞相在先帝在位的时候就不安分,将赵蕊儿送入宫中,明显是冲着后位来的。

谁知道,却在赵蕊儿的身上发现了猫毛。

难不成……

陈嬷嬷的脸色越来越冷,缓缓开口:“堂堂秀女,陛下的女人,若是动用私刑,难免有些过了。”

“我腿脚不好,你帮我跑一趟。”

陈嬷嬷写了一封信,又拿出一枚令牌一并交给徐若诗,面目阴冷:“希望你家小主是干净的,若是被查出来此事与她有关,本嬷嬷必定扒了她的皮!”

“是是是。”

徐若诗自是连连保证,谢过了陈嬷嬷,便匆匆向着慎刑司而去。

陈嬷嬷的那一封信,并不是让慎刑司将姜娆儿给放了,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脸面,只是让慎刑司不要对姜娆儿动用私刑,该走的流程还得走。

毕竟,姜娆儿本就没有什么内涵,全靠那张脸入选,若是毁了容,一生都毁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