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叶亮不吃猫的鱼在线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大唐:长乐,为夫真没私房钱了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不吃猫的鱼 角色:叶亮不吃猫的鱼 简介:【大唐+系统+车车+多位女主(介意的请移步)】 穿越大唐贞观年间,叶亮绑定了私房钱系统
种玉米,开酒楼,做报业大亨,叶亮在致富之路上震惊众人
通过系统奖励抽卡,叶亮给从天而降的长乐公主,献上爱的鼓掌奖励! 情蛊附体有女人缘就罢了,诗才绝艳的他成了教坊司 众花魁的梦中情郎
就连身边的两个大丫鬟都追着自己求抱抱,叶亮感觉腰疼不已
长乐公主意识到夫君的独特女人缘,为了不让他继续逍遥,死死管住对方的私房钱才是硬道理
叶亮哭着说道:长乐,为夫真没私房钱了!

书评专区

楚氏春秋: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红楼琏二爷:在众多红楼文中写的比较有内味 赤城:一个修行者居然被普通人用蒙汗药放倒,真是无语 大唐:长乐,为夫真没私房钱了

《大唐:长乐,为夫真没私房钱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叶亮气定神闲地走到了程处默三兄弟的桌前,他粗略观察这桌公子哥的穿着,发现衣服颜色以绿色青色为主。

唐朝可以用衣服颜色定级官职的尊卑的,紫、绯、绿、青四色分尊卑,天子着黄色。

三品以上服紫色,四品深绯,五品浅绯,六品深绿,七品浅绿、八品深青、九品浅青。

虽然不认识,叶亮知道对面最起码是七品的官职。

这长安城里卧虎藏龙,叶亮在摸不清楚对方底牌之前,会让自己保持极度理智。

程处默本就因为酒价太高火气上涌,再瞅着一陌生男子处在自己面前打量,气的怒目圆瞪。

“你谁啊你?你瞅啥?!”

叶亮脸上带笑,心里mmp吐槽,恨不得来一句:瞅你咋滴?

但是理智和冷静让叶亮把情绪控制的很好。

“几位客官稍安勿躁,某乃滋味馆的东家,有什么需求可以和我说。”

“你这黑心的商户,1斗酒卖1贯铜钱?你知不知道这价格相当于普通百姓一年的收入了?”

程处默上前,佯装要揪住叶亮的衣领,他鼻子里愤怒的热气,全部都喷洒到对方的脸上。

“实在是冤枉啊,我这酒定位并不是卖给普通百姓人家的,它的受众是你们这些贵族公子哥,我又没强买强卖。”

叶亮的身躯微微后倾躲过了攻势,脑门被迫抵着程处默攥紧的拳头,但是他仍然临危不惧。

程处默、秦怀玉和尉迟宝林听了后更加义愤填膺,敢情他们官二代就是冤大头,活该被骗钱的傻子吗?!

“就是你这种无良商家太多,抬高了长安城的酒价、物价!今天程某必须要给长安城的百姓一个交代!”

程处默说罢就想拎着叶亮去见官,他虽然行事简单粗暴,但也知道要利用好官二代的资源,可不能主动打人给自己老爹脸上抹黑。

滋味馆还在吃饭的顾客见到此情此景,虽惧怕于程处默的权势没敢上前,但也有明事理的人为叶亮打抱不平。

“叶老板可是心系天下苍生的好人!要不是他白送我们的玉米,推广的玉米种植技术,我家四口人早就饿死了!”

“程公子,这叶老板可不是你说的黑心商家,你仔细看看菜单,除了酒价高些,其他菜价可都是普通菜价!”

“是啊是啊,叶老板卖酒又没把刀架你脖子上逼着你买,不想喝这新酒,完全可以不买的!”

“以前我还觉得程公子为人仗义疏财,没想到今天竟然嫌弃酒贵刁难叶大善人,真的是看走眼了!”

程处默三人听到人群里的议论声纷纷傻眼,还真的是想不到这初来乍到的叶亮,竟然在百姓心中威望不小,并非籍籍无名之辈,事情瞬间就变得棘手起来。

“是驴是马拿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我这酒可是经过九九八十一道程序蒸馏而出的烧刀子,并非你们以前喝的甜酒,尝尝就知道它值不值这个价了!”

叶亮挥挥手摆定不安躁动的氛围,接着说道。

“今天是本酒楼第一天开业,所有客官都可以免费品尝一杯烧刀子,这酒入口比较烈,回味很浓厚,请慢慢品尝。”

这话一出,滋味馆里的食客纷纷叫好,这么贵的美酒连老板都舍得给免费品尝,还要求那么多干啥?

程处默虽然暴脾气容易上头,遗传他爹程咬金,但是此刻叶亮礼貌的态度,就像一团棉花般,把他的脾气给卸了。

“哥几个咱们尝尝再评价也不迟,有免费品尝不喝白不喝!”

秦怀玉看出了程处默的骑虎难下,赶紧笑着来打圆场。

程处默当这烧刀子是以往的白酒,直接一杯入喉,呛的他猝不及防地咳嗽起来,但是眼睛里却折射出异样的神采。

首先是味蕾受到的极度刺激,火辣的感觉在口腔里蔓延,回甘悠长,多层的酒香韵味慢慢发酵让人迷醉。

接着就是胃部火辣的灼烧感,暖洋洋的感觉在整个人的身体中徜徉,心情跟着变得愉悦非凡。

再看秦怀玉和尉迟宝林,这两个人并不比程处默好上多少,还没习惯烈酒的他们一杯入喉都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酒的确是好酒!叶老板你这烧刀子是多少度的?”

程处默的态度谦恭了很多,他是知错能改的那类人。

“目前受制于蒸馏技术和器具的限制,这酒度数是42度。”

叶亮不无遗憾地说道。

“怪不得这么呛口呢!我们平时喝的黄酒只有十来度,这42度的酒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叶老板今天是我们唐突了,还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你这烧刀子当之无愧是长安城第一美酒,有谁质疑就让他来卢国公府找我程处默一战!”

听到烧刀子的度数之后,程处默是真的被折服了,他虽然是粗人一个,也是知道人才利国的重要性,态度越发地谦和起来。

“哈哈,多谢程兄抬爱,正所谓是不打不相识,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的奇妙非凡。”

叶亮溜须拍马起来压根就不用打草稿,听到对方自报家门,立即就知道这是卢国公程咬金的大儿子程处默。

这人物在历史上可是非常有名气的顶级富二代,那放到后世来说,简直就是王思聪一样的存在啊!

“好酒好酒!哈哈哈!给我来上十斗!喝不完带回去给我爹和弟弟尝尝鲜!”

程处默从怀里掏出十贯铜钱放在桌上,他其实没必要买这么多烧刀子的,主要是误会叶亮的愧疚感在心中挥之不去。

“程兄待会儿我直接派人送几坛酒去你府上,钱就不要给了,就当是我报当年的一饭之恩!”

叶亮笑着回答,视金钱为粪土看都不看,其实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叶兄,这这这,没想到你和家父之前是旧相识,还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

叶亮坚决不肯收钱,三言两语就把程处默给整迷糊了,真以为对方是当年受到父亲救济来报恩的,一时间也不好推辞拒绝。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