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刀,贪天道屠神明》(楚狂秦宇)_楚狂秦宇整本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有一刀,贪天道屠神明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喵星原住民 角色:楚狂秦宇 简介:【凡人流+无系统】 他,本是小家族收养的奴隶,但却被一件阴谋改写了命运! 中州圣地秦宇,设计夺了一代天骄仙子楚君婉的元阴; 本该香消玉殒的楚君婉,用秘术与天强夺几年生机喘息,将他收为徒弟; 最终一代仙子,抵不过天道,香消玉殒,只留他满怀恨意,誓要学习无上刀法! 有朝一日,杀上太阴圣地,为师傅向着天下,讨一个公道! 他,楚狂,一介庸才,只凭心中的一口不屈之气,定要将这人间乾坤颠倒 “我只有一刀,不可一世,威压众生!”

书评专区

拼搏年代:写的很踏实,看腻了回到过去就翻云覆雨的写法后觉得这样看着很清新。 法师驾到:游戏异界,DND设定,女主是妹妹,个人感觉去海岛后的剧情水平明显下降,干粮 浪迹在诸天:主角以永生世界开头,穿越各界非常棒 我,有一刀,贪天道屠神明

《我,有一刀,贪天道屠神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改名换姓


三天后,夜半子时,圆月当悬于半空之中,漫天星辰像是在预示着什么

这一夜显得特别的寂静,鸟雀昆虫都不敢做声响,只有楚君婉和少年相对坐在院内,寂静无声。

小院子之中,楚君婉躺在摇椅上,身边的小少年则是双眼猩红地看着她,泪水却在眼眶之中打转

这三天,她已经将自己最后的武学全都倾囊相授,并且在她的须弥戒之中,还存有每一种武技的心得,而这枚戒指则挂在少年的脖子上,楚君婉抱着冰霜长剑,依依不舍地摩挲着,她有看着这把剑气无力地说道:

“这柄冰霜极魄剑,算是我唯一一件拿得出手的真宝了。虽说是真宝,但陪我多年,已经有一丝法则蕴含在其中;若是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想必现在已经成就法宝了吧。唉,是我辜负这把剑。”

“等我死后,这把剑就留给你,算是这些年的陪伴与师徒一场的谢礼吧。”

“但这柄剑属阴,又是为女子量身定做的,并不适合你。而且我教你的剑法,也都是走轻灵巧劲一路的,这剑和剑法同脉,也都不适合你。现在也只能如此了,如今你用来防身尚可,但以后还是需要转修其他的路子。”

“但为师觉得以你的性格,并不适合用剑......”

楚君婉抬起苍老褶皱的脸庞,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明月,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向往与羡慕,她痴痴地说道:“你应该练刀。”

“练纵横天下的刀!”

“练斩尽不平的刀!”

“练笑傲世人的刀!”

“练不可一世、威压众生的刀!练一刀即出,天下间再无人敢抬首直视你的刀!

“从此以后,一人一刀,天下人都将记住你的名字。方才不负你我这一丝师徒的名分!”

“但刀法我教不了你了,只能你自己去找,或许有个人能教你,但为师撑不到了。”

“希望真的有那么一天,届时记得到了寒食日,为为师上一炷香,即便我死后魂归六道,也会在地狱里为你笑出声。”

“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就请你替我向这人间,讨一个公道。”

少年坚定地看着她,说道:“一定!”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讲好。”楚君婉看着少年,面带笑意地说道。

“师父您吩咐,我一定给您办好。”少年强忍着悲伤的情绪,但泪水还是不争气地一滴滴落下。

“不要哭啊,你可是我楚君婉的亲传大弟子,要有点大弟子的气派,以后有机会替为师多收几个徒弟,开宗立派什么的,才符合你师父我的名头!记得同门之间不得...手足相残!这条门规,你要永远记得!”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狗娃子,你得改个名字。”楚君婉郑重其事地说道。

“不然以后出去被人说,那个名动大明域的大修士,就是曾经极煌域中州楚君婉的弟子,狗娃子。”

“徒弟,师父在下面也要面子的。”

“你听过哪个宗门宗主,或者圣地掌教叫狗娃子、二丫子的嘛?”

“你要想个威风点的名字,以后出刀也会更厉害!”

闻言,狗娃子眨了眨眼睛,憨憨地问道:“难道起个霸气点的名字,出刀会更快嘛?”

“不会更快,但会更帅!”楚君婉意味深长地回道。

“......”狗娃子平复了一会心情,说道:“请师父替我取个名字吧。”

自从他长大以来,就被称作狗娃子,所以自己现如今他只好求助楚君婉。

“那就跟你师父我姓楚吧!”楚君婉笑着说道,随后想了想,“叫什么好呢。”

“楚狂。”

楚君婉看着少年,兴奋地说道:“刀客楚狂。我楚君婉的弟子,刀客楚狂。”

“徒弟,记住修行之道,修为可以不高,但腔调一定要有!有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很帅?!”

“弟子楚狂,谢师父赐名!”楚狂跪在地上,朝着楚君婉连连叩首。

见状,楚君婉难得地笑出了声,她躺在摇椅上放声大笑,好像笑尽了她这一生的不甘和罹难,她伸出苍老的手指向高悬九天上的月亮,对着楚狂说道:

“哈哈哈哈,好!楚狂吾徒,去修炼吧!去成为不可一世的大能吧!去让世人敬仰你的威名吧!”

“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请你代为师看一看那九天之上、人间之外、大道的尽头!”

“到底...是什么?”

话音一落,楚君婉那指着圆月的手也颓然放下,从这一刻那个明艳动人的楚君婉,再也不会出现在人间了。

只有,院子里这个名叫楚狂的少年,才会永远记得她,曾经的冰霜仙子楚君婉真的活过,她真的曾经来过这凉薄人间。

楚狂在楚君婉的身边跪了三天三夜之后,才按照楚君婉的要求,用无名火焚烧了她的尸体,为了抹消掉最后一点她的痕迹,也是为了不再给楚狂留下后患,无名火将她的尸体烧成了一颗骨丹,楚狂将这颗骨丹放进玉制的盒子之中,然后利用一道真符将盒子封死,然后将这盒子埋在了这棵桃树之下。

当然,这也是楚君婉的心愿,以后能够每年伴随着花开花落。

几天后,楚狂特意选了一对凡俗夫妻,丈夫是做木工的,女的则是做针织的,两人暂住在城外一处茅草屋之中,两口子为人直率热心肠,于是楚狂声称这是自己去世外婆的遗愿,将院子以一文钱的价格转让给了这对夫妻。两口子感觉这是老天在照顾他们二人,但楚狂有两个条件就是院子不能转手,院子里的桃树不能移走。对于这两个条件两口子表示完全没有问题,便很快的在牙行办好了手续。

楚狂离去的那天,还恋恋不舍地看着那棵埋葬着楚君婉的桃树.......

在两口的热情送别之下,楚狂背着包裹,逆着人群走出了这座他生活了八年的城镇,他出城的那一刻回首望着城里的景象,仿佛看尽了人间百态,这人间囊括了一切,但就是没有一个人人都需要的公道。

人人都活在此间,人人也都渴望修仙成仙,离苦得乐,但人们却忘了这人间,本就是凡人的世间。

又何须有仙凡之别?或许也正也因为有了仙与凡,才有了无穷尽的**与罹难。

林林总总,森罗万象。这人间,又该如何评说?

楚狂转身离去,不再看身后的都城,望着前方崎岖的道路,迈着脚步,一边走着一边哼道:

“莫须有,莫须无,莫须仙道与凡俗。”

“人间本是茅草屋,奈何人心不知足;”

“功名利禄皆贪图,残害愚鲁做无辜;”

“纵使千里埋冢骨,尔何命短我何毒。”

“尔何命短...我何毒。”

声音越来越小,楚狂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道路之上,前路茫茫,也不知他又会往何处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