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她成了满级帝后唯一的公主》童瑶齐卿卿小说免费阅读【已完结】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越后她成了满级帝后唯一的公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茱枳 角色:童瑶齐卿卿 简介:上一秒还在电脑面前组团打游戏,下一秒童瑶就麻溜的穿越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木屋里
看着自己肉乎乎的小手,童瑶有些崩溃……“我的纤纤玉手!我的妙曼身材!我的大好人生啊!” “只差一步我就蹭着大佬到王者了啊!” 这边童瑶还陷在自己的emo情绪里呢……突然一抬头就看到……自己那个刚刚还一本正经的娘亲现在好一副哭唧唧的小白花做态,三言两语把上门找事的人耍得团团转! 崇拜的看着便宜娘亲的背影,童瑶觉得自己又可以躺了!

书评专区

圣母:无Cp一股清流 盗梦宗师:接近400章的时候弃了,不是不好看,脑洞是挺大,挺无厘头的那种。只是自己过了看这种书的阶段了。 面壁者:谁都想破我的壁:有趣 穿越后她成了满级帝后唯一的公主

《穿越后她成了满级帝后唯一的公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你不配纳贵妾


板着脸说着这话,齐卿卿已经懒得和他们周旋了。

从刚刚的试探中齐卿卿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一个信息。

她是良籍。

从这个媒婆对自己不耐烦,但是还是要以劝说为主的态度可以猜到,自己不点头她应该也没有办法强迫自己的。

古代也并非没有律法的,除非真的是运气倒霉至极。

遇到一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官,而且还得有一个权势滔天的对家可以打动那个狗官。

不然强抢民女的事情一般不会发生在底层群众中。

上下打量着这个张员外的模样,齐卿卿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蛮自信的。

这应该就是个靠钱买了个员外头衔的酒囊饭袋。

不足为惧。

果不其然,看到齐卿卿态度强硬地拒绝。对面的俩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过了好一会,张员外小声地和媒婆娘子说了几句话。

媒婆娘子脸上的笑瞬间勉强了起来。

“齐娘子,员外说了,你若实在舍不得娃娃。张员外可让你带在身边当个小丫鬟……”

此话一出,齐卿卿瞬间怒不可遏。

看着周围人惊讶感叹自己遇到了个好人,竟然愿意接纳拖油瓶。

而齐卿卿不由冷笑一声,连演都不想演了,直接冷言冷语招待。

“恕难从命,妾身为良籍,妾的夫君亦是良籍。妾与夫君的女儿也是良籍!

即便夫君不在了,妾亦要为他护住他唯一的血脉!夫君自是读书人,满身傲骨无人疑。

我身为他的遗孀,何故要自甘堕落贬为贱籍?我们的女儿又为何要被纳为奴籍供人差遣!”

齐卿卿此番话落,窝在她怀里的童瑶简直要拍案叫绝了。

一番话,不卑不亢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又提起了她爹读书人的身份。

要知道,古时大多数人对读书人都好感爆棚。

再加上年代的缘故,对贞节牌坊这种东西有强烈的追捧。

现在齐卿卿的话就完美的对上了这个路子。

一个死了夫君的年轻女人抵抗住了荣华富贵的诱惑,言语不卑不亢地表示要独自一人守着夫君唯一的血脉。

这一番话下来。

在场之人,无一不动容。

男人带入了夫君的角色,想象着有这么个自己死了还不忘记自己的媳妇,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女人带入贞节牌坊的荣誉,由心地敬佩着这个不卑不亢立于人群中心的女人。

童瑶开心这个老男人自己娘亲不喜欢之余,又有些担心的抬头看着娘亲。

这个年代女人的思想真的很固执。

自己只是开心她不喜欢这个老男人而已……

如果……娘亲要是因为这些框里的规矩。

因为自己这个拖油瓶的缘故,一辈子有所顾忌,给自己老爹守寡……

那自己这不是害人不浅吗?

想着这些,童瑶瞬间陷入了一个沉思的大动作中。

脑海里两个想法在互相打架。

一是,美人娘亲有我就好了,不需要其他臭男人来碍眼。

二是美人娘亲到底是一个古代女人,指定封建思想,没有依靠会郁闷的。

这边奶娃娃的沉思并没有人注意到。

因为,旁边站着的张员外一行人在听完齐卿卿的话后也很动容。

特别是看到围观群众的反应后,心里暗叫不好。

若是平时,遇到这么个硬茬,为了自己着想他也不会再强求。

毕竟强抢贞洁烈妇这种名头落在自己头上,光是那些文人墨客的口水就能把自己淹死。

只是……在亲自见到这齐娘子的风采后,张员外已经理智离家出走了。

满脑子都是齐卿卿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我要她!”

“齐娘子不必多言,我已同意你带着这娃娃一同进府你还不愿。

不愿娃娃变奴籍?那我收娃娃为义女如何?良籍女,娇养长大,将来定为她寻个好人家!

这般好待遇,便是她亲爹在世也不能给她吧。穷酸书生,乱世中连妻儿都护不住,这般无用又何须挂念?”

张员外此话一出,童瑶都震惊了。

自己娘亲这容貌杀伤力比自己想象中还大啊,娘亲都说得这样绝了,他还是不放弃。

而且……这个张员外怕不是脑子被自己吃了吧。

从他这理智都快被美貌冲击给勾没的情况下,还不敢提一句许娘亲正妻之位就可以看出,他老婆不是个吃素的。

但是,这种情况他还敢许个自己一个义女的身份。

还对自己好?

要不是他在画大饼,要不是有什么打算……

童瑶能想到这些,她这个心眼八百个的娘亲自然不会想不到。

嗤笑一声,齐卿卿有些无力。

她们娘俩现在就如待宰的羔羊,浑身都有他们需要的价值。

若自己没有穿越过来,现在在这里的是这个孩子的亲娘。

难保她在经历了苦难后,听到这些天花乱坠的承诺,脑子不清醒就把自己和孩子的一生给交代出去了。

就凭这个张员外是看上自己的容貌非要纳她为妾就可以看出,他对女儿的心思也不是那么单纯。

她知道,古时,一些人家会从小收养一些女孩。

花重金培养,将来送与高官巴结攀附。

她齐卿卿人生如戏半辈子,在那个娱乐圈的大染缸里是永远的常胜将军。

什么人是什么想法,她一眼就可以看出。

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里只有贪婪,扫向娃娃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算计。

以色侍人,色衰而截。

她不信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永远只有自己手里握住的才最可靠。

仰人鼻息这种事情如果齐卿卿干得了,她就不会是那个万众瞩目的**影后了。

“张员外不必再说,我话中所说不愿为贱籍,便是拒绝的意思。

以张员外的身份,纳贵妾不过是嘴上说得好听而已。

若还不知进退,我便也不再给你留颜面,你还没有资格纳良家女子为妾。现在这番逼迫我为妾,是在逼良为娼!”

这段犀利的话语从齐卿卿嘴里说出,让作为几个听到这话的人都惊呆了。

这还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娘子吗?

怎得这般强硬?

童瑶星星眼的看向自己娘亲,小手捧心。

心里疯狂的刷弹幕,娘亲好帅啊,哎嘿嘿……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