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年楚毓昙奴数百年在线资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数百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昙奴 角色:姜年楚毓昙奴 简介:姜年死后意外在一百多年的大卫复活,前世她爱而不得,郁郁寡欢而亡
重生后却意外收获了·家人友情·
重活一世,她听到了许多她死后的故事,其中最离谱的·史书记载她与死对头楚毓琴瑟和鸣,相濡以沫
不久后的无头尸案将京城变得人心惶惶,在与楚毓的一同破案后才发现事情的矛头指向了前世所爱之人——魔王成霍霄
一切的阴谋诡计犹如山雨欲来,却意外道出了数百年前的真相

书评专区

成道者:只看作品开头两三章就草草丢下一两句牢骚的书评真是不少。本书的剧情展开稍逊,设定和文字却很好。不是快餐化的产品。如果愿意点开一部作品,至少留下了解它的耐心吧。 九天:方行又回来了,哈哈,你的毒药,我的仙草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令狐重出江湖,养肥中。大概是很久没写网文,开头不怎么抓眼,要素不多,爽点也一般。唉:-( 看后续作者的复健情况吧,毕竟长处是感情戏。 数百年

《数百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沉香卷 前尘


此时的姜穆突然裂开了大嘴,嘴角开到了耳朵,从身体中冒出来的,是一条巨大的绿蛇。

姜年大骇,刚要出声便被大蛇卷起来消失在了巷子中。

一阵绿烟散去,留下的只有姜年头上的小银花发簪。

姜年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架子上,四下还有不少新生的小蛇。

绿色的大蛇见她醒了,“嘶——嘶——”地吐了吐猩红的信子。

巨大的眼睛与人头一般大。姜年被他盯着,都快吐了出来。

这时大蛇说话了“醒了妙啊,老子就喜欢吃活的人肉,新鲜。”

姜年都快急哭了,没想到自己刚重生不久又要死了。

绿色的大蛇头猛的朝她袭来,阴冷的感觉让她一阵恶寒。

她害怕的闭上眼睛,脸上却传来一阵温热。

腥臭味的液体粘在她脸上,血……是血。

她睁开眼睛,背对着洞口的阳光,她依稀能看见

身姿如松柏的青年一身白色长衫,黑发束冠。他单手执着长剑,血顺着剑刃流下。

大蛇的鲜血将白衣染得斑驳鲜红,他缓缓朝姜年走来。姜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他生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黑色的双眸犹如星辰般深邃。高挺的鼻子上那点微小的痣在白皙的皮肤上夺目。嘴角那抹血痕被他用力抹过,仿佛女子的口脂划痕。

她意识涣散道“楚毓,我是不是又死了。”

昏睡前她又听到了那声清脆的声音

“你还活着”

楚毓帮她解了绑,看着她手上的勒痕不由得心疼。他背着她从洞口出来。

“快雪”

他手中的长剑飞了出来,在空中转了一圈似乎问他有什么事。

“送我们回西京江煜的将军府。”

寒光硕硕的冷剑瞬间变大,楚毓扶着姜年,坐着快雪回到了江府。

长剑飞逝多落地,楚毓抱着姜年下了剑。快雪剑瞬间变回了普通剑的大小。飞舞了一圈回到了剑鞘中,清脆的回鞘声引起了葵娘的注意。

她走到前厅,一看竟看到一位浑身是血的青年抱着自家的女儿。

葵娘脸都下白了,管家此时也吓到了“来人啊,抓刺客!!抓刺客啊!”

江煜却说“没事,他不是刺客。”

楚毓将昏迷的姜年送到了江煜身旁,葵娘小心翼翼的给姜年擦着脸,哭泣道“每次跟哥哥出去,准没好事。”

江煜吩咐下人“这位公子救了我女儿,不是什么刺客,你们都知道了吗?”

“是,老爷。”下人们纷纷行礼。

葵娘赶紧问道“煜哥,这位公子是?”

“他是你女婿。”

葵娘震惊的看着楚毓“这位就是楚相爷?”

楚毓朝葵娘点了点头“夫人好。”

“楚毓,这到底怎么回事?”

楚毓叹了叹气“被蛇妖捉去,差点一口吞了,幸亏我及时赶到。”

葵娘气极了“又是那妖族,成天做那吃天上掉馅饼的梦,当年吃不到我如今还要吃我女儿?”

“祸福相依,若不是那右角君那奇怪的晦气。我好奇前来探查,才发现是姜年。”

葵娘冷哼着,眼中充满不屑。

楚毓捏着一个净水决,伴有柚子香味的两指宽度的泉水便奔向了少女。

只见一个瞬间,涓涓的水流从少女脸上卷走,恢复了那张雪白干净的小脸。

而血染长衫的青年,也恢复了那身白雪银辉的模样。

江煜看到他一愣。“楚毓,你身死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毓接过葵娘递来的西湖龙井道“没什么,只是到天上做了神仙。这次发觉异样,过来看看罢了。”

江煜吹了吹胡子说道“口是心非,你明明是担心我的乖女儿。”

葵娘磕着瓜子,看着这两人一句对一句的。

期待着他们说下去。

此时姜穆赶回来了“娘,不好了不好了,妹妹不见了,只剩下这个簪子。”

葵娘磕着瓜子看向他道“这不在这里么”

楚毓这时笑了笑“真的好像”

姜穆握着银簪疑惑地看着他道“像什么?”

葵娘扔了扔瓜子道“他说你和妹妹长得像。”

姜穆得意地说“那是,咱们是双生子,当然像。”

葵娘拍了拍吃瓜子的手道“像是像,脑子可就天差地别了。”

姜穆皱着眉头奇怪的看向葵娘“娘,你怎么骂人呢。”

下一秒他就被葵娘拽着头发出了门。

“娘,别拽头发,疼疼疼。”

楚毓看着沉睡的姜年,伸出手还是想碰碰她的脸,却还是收回了手。

“老师,我先走了。”

江煜看向他道“走了?不多坐一会?怎么叫老师你以前不是叫爹的吗?”

话音刚落,青年就踩着快雪消失在了庭院中。

江煜无奈道“小兔崽子。”

江煜望着夕阳,云霞似被火烧过般绚丽夺目。橙红色的云彩

似芙蓉的花瓣,层层叠叠,绵延不绝。

子夜

皓月当空,庭院还传来蝈蝈的叫声。

一旁的姜年幽幽转醒,四下无人。

看到庭院中葵娘拿着竹编刷姜穆

的场景不由得疑惑“娘,你们在干什么呢?”

葵娘一听姜年醒了,放下竹编,走进房里看她“妹妹醒了?有没有哪不舒服。”

姜年摇了摇头,她一看到姜穆,还有些后怕的说“哥,我看见那个蛇妖从你身体里爆出来了,吓死我了。”

“哪会啊?就算我在土里睡了那么多年也百毒不侵啊。你见过哪个人参体内爆蛇的?”

姜穆一愣“你是说那个蛇妖冒充我?”

她点了点头。“下次不想跟你出去了。”

姜穆欲哭无泪“别呀,下次你跟紧我不就好了,这种蛇妖来一次我打十个。”

“哦,对了。刚刚有个奇怪的男人说我和你好像。”

葵娘拍了拍姜穆的手“什么奇怪的男人,我女婿明明长得丰神俊朗,日月失色。”

“女婿?”

她隐约记得昏迷前好像看到了楚毓,这家伙是不是听了那个说书的乱说从地府爬出来了?

“是不是……叫楚毓。”

葵娘疯狂点头“对对对,娘亲记得,你跟他是夫妻对吧。”

姜年沉默了一会说道“不是。”

葵娘和姜穆相视一笑“好吧,那咱们便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吧。”

待葵娘姜穆走后,姜年起身。披着雪白色的长袍到了梨花木雕花的窗边。

她轻轻打开窗户,圆润的月亮落下幽冷又低暗的光线。

月色散落在她的梳妆台,勾起了她年少的回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