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世大陆彭子辛欧阳叶桦小说【已完结】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越异世大陆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欧阳叶桦 角色:彭子辛欧阳叶桦 简介:新人首作,如果有人看就继续写,没人看就自己找个厂去上班了
开头穿越流,后边玄幻派
不习惯写小白文,文章都是剧情向,尽量去逻辑去串,不会因为爽而爽,有什么意见可以多跟作者提一下

书评专区

大逆之门:客家人表示这个作者名字就有点毒了 :) 裙下之臣[快穿]:评语:苏嫖文,作者文笔蛮好的,喜欢校园篇和拜金女这两个故事,男主很讨喜很好吃(情书那一段真实的心动感觉了这两个故事可以四星,但是其他故事还是比较套路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看了几本同人就敢写同人了。 穿越异世大陆

《穿越异世大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画物成形


“这!娘…”彭子辛急忙往关着的门往外看,看起来似乎没人在外面偷听,突然想到刚刚门外偷听的人不会是娘亲的人吧,到头来被娘亲误会了!?

“哟?这么大的人了,还害羞呀,我特别嘱咐了芳芳,让你没事多看看,看上了哪家姑娘,就上门去提亲。”

“提亲?这本子上画的是给我相亲的呀?”想来那本图册中的女子除了面容娇好,身材婀娜,但似乎并无不妥的画面。

“当然了,还是为娘亲自画的像,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没,孩儿…孩儿当然是惊讶,看到那图画工精湛,孩儿以为是哪位大师所画,没想到是出自母亲大人之手。”彭子辛笨拙地拍了一手马屁,企图蒙混过关。

“那些大师算什么东西,多给几钱就帮忙画好看点,给少了那画的都不成样,画师这一行都被搞臭了。”

彭子辛前世虽有相机,相亲网站图片极个别还是被美图,P图改得妈都不认识,没想到这里仍有这种风气。

“对了,娘亲,孩子有一事不明,为何孩儿还未醒来,娘亲就知道孩儿恢复了神智?”这也是彭子辛最大的疑惑。

“之前你得了怪病,额头上长出奇怪的标志,失去了神智,如今额头上的标志消失了,为娘就知道你的神智恢复了。”

听了此番话彭子辛心中仍有疑惑,如此大事仅凭一个标志笃定恢复了神智,且连房间物件都换了,感觉都不给后路。

但母亲不愿细说肯定有其道理,继而问道:“如果只是母亲知道,为何不隐瞒此事,这样也省了不必要的麻烦。”其实主要是能让自己扮猪吃老虎,好不容易穿越一次,搞得大伙都知道了,还怎么装…怎么给之前三少爷出口气。

母亲却叹了一口气,“江湖中人自然能隐瞒得住,但王座上那位,恐怕你一恢复,他就知道了。”

“朝廷那边?母亲是说朝廷那边一直在监视着咱们?”朝廷不是一直跟彭府还不错的吗?

“那王位来路不正,自然坐得不是很安心,对谁都提防着一手。”母亲谈论起王上也像八卦村口的事一样自然,感觉对朝廷之事也了然于胸。

“可孩儿怎么听说朝廷跟彭府一向交好,还时常有往来?”

“朝廷与彭府又不曾交恶,自然相安无事,彭府向朝廷上交贡品,朝廷也时常送一些物件和人过来,看看彭府的情况。”

“朝廷还送了些人过来?”

“明里暗里都有,你那通房丫鬟就是朝廷送过来的。”

“她不是被彭家所救,来报恩的吗?”原来芳芳还有这层身份?

“都是做给下面的人看的,上面边的人,都心知肚明。”

“娘亲既知道她是朝廷之人,为何还要把她收进府内?”

“她既然是朝廷的眼线,那她看到的也是朝廷看到的,拒绝了只会让朝廷埋下更深的暗线,也会对彭家起疑心。”

“那娘亲,您明知她是朝廷的人,为何还将她安排为孩儿的通房丫鬟?”

“那丫头也没其他什么本领,但红颜祸水呀,单凭她长相和身材都是万中无一,彭府中哪个男人能对她没点想法,凭这一点就能给彭府弄出不少麻烦。为娘干脆就指认她为你的通房丫鬟,让众人都死了这条肝。况且这丫头长得可不比青楼女子差,也省得以后你去烟花柳巷之地。”

“额娘,孩儿怎么会贪图花天酒地?”只是这芳芳竟然会是朝廷的眼线,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会就好,倒是随了你爹,不过你爹…哎,罢了罢了,不提他了,来看看为娘的新画作。”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毕方,穷奇,精卫以及种上古神兽在娘亲手下唯妙唯肖,活物一般,不过好像都缺了一角。

“娘亲,您不仅画美人手法了得,画神兽也是栩栩如生呀。”

彭子辛正看傻了眼,一支笔递过来:“来,让为娘看看你的水平。”

作为一个现代人,能用毛笔作画的能有几个,更何况是在如此大家面前,奈何经不住母亲劝说,艰难地画出一只小猫。

娘亲也没有嘲笑,用的是行动,她用两三画就画好了一只小老鼠,接着两张纸一抖,小猫和小老鼠就活过来一样,在虚空中奔跑,打闹,彭子辛画的小猫似乎还打不过小老鼠,两人也被这一画面逗笑了。

“娘亲,如果把那这些神兽写全,会不会都活过来?”

“既然辛儿想知道,何不自己练练?”母亲这个回答终于让彭子辛知道房间里那笔墨纸砚有何作用了,不过这时空也真是有趣,画物也能成真。

彭子辛想起有事要办:“对了,母亲,孩儿尚有事情未处理完,就先告辞了。”

“你所说的,可是吴家之事?”

“此事因我而起,就由孩儿去解决吧。”

“哎,吴家呀,”母亲叹了一口气,“说起来咱们家刚来这镇上,与吴家也是互相扶持了好长一段时间,可等各自门面大了,也疏了联系,再见面时,却要争个你死我活,真是事事无常啊。”

彭子辛也感慨,原来与吴家昔日是同一阵营的战友,今日针锋相对,实乃造化弄人。

“对了,娘亲,您说彭家和吴家按理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就算是家道中落寻找救助,也不应该如此做为呀。”吴家家道中落的事,刚刚也有听芳芳谈起过。

“那辛儿认为是为何?”母亲不正面回答,反问回答,显然是想看看“归来”的儿子,有几分智慧。

“依孩儿所看,没有利益冲突,就是受人指使。”

“不错,那辛儿认为是何人指使?”

“能指使吴家,要么地位颇高,要么有求于人,而且此般对彭家想必是不想让彭家好过,莫非是朝廷之人?”

母亲有点感慨地望着彭子辛:“哎,真是上天眷顾,真的是让我儿恢复了神智。”

彭子辛心里也不好受,如果此时告诉她自己并非她所亲生,而是另一世界之人,她应该会很难过吧?

于是彭子辛打消这个念头,既然上天要我接管这份使命,我定不能让母亲失望,也不会让彭府失望。

母亲擦干眼角,接着道:“近年来各种门派崛起,也没多少人去苦练拳法,再加上吴家义女吴清兰,身中体寒之毒,四处求医,散去不少银钱,如此危难之际,彭家理应出手相助,但与吴家交往过近,又会让朝廷以为彭家勾结江湖人士。真是进退两难呀。”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