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柔莫潇娅全文在线阅读我在银行工作的那些年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在银行工作的那些年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莫潇娅 角色:莫柔莫潇娅 简介:毕业后进入银行开始工作,从基层网点开始到最后的阴差阳错进入地市分行
期间经历遭人算计,嫉妒,孤立
性格逐渐孤僻;换到地市分行法务工作,查出篡改原始凭证、违规放贷、非法集资、侵吞国家资产、银行行长被双规自杀等真实事件
不懂节制,没有规划造成负债前行;长不大,导致生活丰富多彩,婚姻失败
银行职员间的是是非非
所描述的均为真实发生,没有任何加工
案件类事情均可在相关网上查到新闻报道
仅以此来纪念那段逝去的,不堪回首的岁月
银行工作期间,见证过无数的与客户的是非曲直
对错留给大众评价,不做解释
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生活的不同
愿每一个银行工作者或即将步入银行的新人,能避雷,少走弯路
只要作者依然还在银行工作,就不会完结

书评专区

地下城玩家:设定不错,写得很烂。另外不得不说主角没什么个人魅力,土著恶魔代入感很差。 我真的只是玩游戏:一般吧,游戏映照现实,游戏部分不是很吸引人,现实部分也写的太乱 伏天氏:看到开头的套路一口血喷出,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扑面而来,不知道多少小白文都用过。开头一间教室,睡觉的主角,大胸的年轻女教师,然后用知识装逼打脸。 我在银行工作的那些年

《我在银行工作的那些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2章 简单的了解同事


昨天下班回家后,母亲问我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我端着饭碗心不在焉的说:“我感觉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坐在那里看你那些老同事干活,一天下来也没见几个人去。”

母亲接着说:“现在没有以前好了,以前提起滨河支行,那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来存钱的人很多的。对了,给你分到什么岗位了?”

我扒拉着两口饭,快速的吃完了。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岗位,就是从里面往外面数第二个桌子,一个叫黄洁,一个叫张荣的阿姨旁边。”

母亲笑着说:“那还好,她俩是出纳,只要不是储蓄就行。”

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这么厌恶储蓄这个岗位,我也不懂为什么,只是知道母亲在那里干了一辈子,这么说肯定有她的道理,便不再接话。心里想那个李霞不是说先让我们学习么?谁最后在什么岗位还不一定,既然母亲这么说了,那我就争取不去储蓄的岗位吧。

吃完饭和母亲聊完一天简单的工作便出去网吧去玩游戏了,谁让家里没有电脑,总是要去网吧。

第二天早上被家里的毛毛(我家的一只小京巴)给舔醒了,我一脸无奈的看着它,对它说:“你在喊我起床么?”

这时候母亲的声音传过来。“赶快起来了,你还要上班,别迟到了,刚上班就迟到,留下的印象不好。”

满是困意的我还是挣扎的起床了,刷牙,洗脸一气呵成,伴随着母亲喊我喝点水的话音走出家门,骑着母亲的自行车迎着夏日早晨的风,一路走向离开学校外的另一个将会伴随我很久的地方。

从家里到单位呈一个“L”型路线,路过这个城市新老最繁荣的商业区。一路上我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买了盒烟抽了两根,毕竟在家和在单位是不敢抽烟的。

八点半准时到单位,这时候押运车已经来到,单位的同事都出来迎接,有的还拿着狼牙棒。

我心里笑着,这个狼牙棒拿在一个四十多岁阿姨手上,即使真的来了劫匪,怕是没什么用处的。

这时候李霞出来看到我在停车,对我说:“赶快进来吧,来的已经不算早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不是太舒服,才八点半啊,离九点上班还有半小时呢,怎么能叫来的不够早呢?

这时候,其他三个人陆续来到单位,李霞无奈的看着我们四个人,便招呼我们进去。

等到接完押运车送来的钱箱后,李霞便在这个狭长的大厅中对我们四个人说,今天早上给你们开个小会,说个事情,因为你们是刚到单位上班,很多事情不知道,就不追究了。今天你们在款车(银行人对押运车的俗称)来后再来,就算是迟到了,我们每一个桌子是一个岗位,每个岗位每天都要打扫大厅的卫生。以后你们必须要在款车来之前来到单位。

我们四个人全部都莫名其妙的,便一起问:“银行不是早九晚五的上班么,我们来这么早干什么?”

“就是啊,要是打扫卫生的话我们四个人一起也是很快的,用不着来这么早的吧?”

李霞说:“你们不理解吧,银行的早九晚五是对外的,也就是来办业务的只能在这个时间里来,超过这个时间银行不对外办理任何业务,但是我们是在银行里面工作,早上要准备一天的工作,接受款项,准备印象、图像等,差不多一个小时也就结束了,这个时候不是刚好开始对外办理业务么?”

听到她这么说,我们四个人便不再说什么。李霞继续说:“各位老师,今天开始,要让他们四个人开始办理业务,用你们的工号,要看住了,不能出差错,该教什么就教什么,以后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你们的责任。”

于是,本来坐在电脑前的是黄洁,她立马站起来对我说:“主管发话了,你来吧,有什么不懂得直接问,别客气,这不是客气的地方,这里的业务比较简单,就两个交易码,一个2611,一个2612,主要是把钱查对。”

我应声便开始坐在电脑前左看看,右看看。早上也没有什么业务。

不一会,这些阿姨们就坐在一起开始聊天,什么昨天晚上看上什么衣服,吃的什么饭,孩子的学习等等等等。

我也不想干坐着,就对着在储蓄桌子上的同事问:“你叫什么?咱们只是认识,还不知道名字呢?我叫莫柔。”

那个在储蓄桌子前坐的同事说:“我叫王宾,我是接我母亲来的,你的名字有点女性化啊,不过很好听的。”

就在我俩准备打开话匣子的时候,坐在会计桌子前的两个新同事走了过来,胖的同事说他叫王侠,女的说她叫刘岚。

我们四个人都是一样的,都是接各自母亲的班来这里的。早上刚刚九点的银行是没有人办业务的(这里先写明省的大家说,我所在的是城市商业银行,在本地没有中农工建邮政的业务多,所以早上一般是没有人来办理业务的)

我说:“我们都在这里聊天不好吧,万一一会来人看到我们在这里聊天,会不会不好看?”

我说完后王侠和刘岚准备回到自己桌子的时候,李霞刚好出来,见我们还有些拘谨。说:“没事,别凑堆,来人了赶紧回去就行了。”

于是,我们四个人便和阿姨们分成两组开始互相乱侃,聊着聊着我知道这个女同事刘岚,原来就是那个小时候印象里和母亲比较走的近的阿姨的女儿,说是光屁股长大的吧也差不多。

王侠的母亲我没有见过,也没有印象。王宾长得比较瘦高,外形非常帅气,他的母亲我也不清楚。

简单的了解了其他三个一起进单位的之后,我便开始和坐在我面前的两个阿姨聊了起来。

想要去了解些单位的情况,但总是不得要领,只是了解到了一些诸如以前我母亲在单位开会的时候,黄洁看着我和她的孩子。

坐在对面的老师叫张荣,总是一脸的微笑看着我和黄洁聊天也不说话。看来从她们的话语里是了解不到什么信息了。

王宾的岗位上坐着两个年轻的女孩,称她们为老师我觉得有点贬低自己,说不上为什么。

王宾也是内向的人,没有和她们说的太多。刚好赶上开工资。

我们四个人惊喜的觉得第二天上班就把工资开了是件极其幸福的事情,可事实证明我们想多了(其实还真不是我们想多了,只是我们想的简单了)。

王侠和刘岚倒是和他们桌子上的两位老师聊得特别欢快,通过李霞对她们的话里,我知道一个叫王镜,一个岳丽。

那个桌子离我还是隔了一张桌子,慢慢的注意力也就没有再往那边去,在我后面还有一个桌子坐着两位老师,不过我没有听到她们的名字。

算了,慢慢的总归是要了解的。

漫不经心的我们四个人过着早上打扫卫生,拿着笔记本记录着办理业务的交易代码。

感到无聊但同时也对新的环境充满好奇。我们四个人私下里聊过,看来各自的母亲都告诉我们要争取去信贷部门工作。因为在那里可以学到银行真正的精髓。

在营业大厅,是学不到任何有用的知识的。虽然那个时候我还不能完全理解母亲们的话,但四个母亲同时这么说,我相信这一定会是真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