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肃贰关全章节(玩儿计谋的修行者心都脏)全文免费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玩儿计谋的修行者心都脏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贰关 角色:高肃贰关 简介:阴曹地府
“道友别气,你看这茫茫人海,都是些绝艳天骄,和你一样,都死于高肃之手
” “哼!若不是我中了他的奸计,遭到了暗算,岂会来这破地方! 诶这位道友,你莫非是人人见之都要退避三舍的天魔道人? 据说道友一身天魔道体修炼至大成,已达到万法难侵,万宝难破的境界,想必也是遭了高肃奸贼的陷害了吧!” “不,本道人,嗐,是被他活活捶死的
引以为傲的肉身碎成渣渣,只剩一丝残魂逃到这里
” “嘶——”倒吸冷气的声音似波纹散开
“不过,本道人见你也好生面熟,莫非是精于算计、善于布局的谋天道人?高肃实力强横也就罢了,算计也竟这般恐怖?” “嗐,不得不说,他那一手连环计做得可真绝,瞒天过海,釜底抽薪,调虎离山,隔岸观火,趁火打劫,环环相扣,此人对人心的把控妙到毫颠,对大局的走势洞若观火,对计谋的运用炉火纯青,各方各面,已至登峰造极境! 服啦!” 这时,金光一闪,地府来了名新人,却一眼定到了谋天道人身上! “谋天!你何故害我!” “哥哥?亲哥哥,别打了,我们都中了高肃的离间计啦!” “你放屁!高肃大哥心思至善,与我互为知己,关系已亲如兄弟
哪像你一样,算计这个算计那个,连亲哥哥也不放过,给我纳命来!”

书评专区

兵锋无双:优点:不明觉厉的雇佣兵味道,主角智商在线,配角性格鲜明,尽管战战战biubiubiu,也不影响故事性槽点:更新拙计,另外,我其实更想看《重生之出人头地》 高科技军阀:呵呵,不怕毒的就看看,剧毒无比 星空克苏鲁:不是,我就是好奇为什么只有三个评价,所占比例会差别这么大?打一星的是版主吗喂? 玩儿计谋的修行者心都脏

《玩儿计谋的修行者心都脏》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敌暗我明,危机欲起


“修士作战依仗的是体内法力,而练气修士体内法力来源于丹田气海。

原主本有练气一层的修为,可自从我的灵魂取代了这具躯体,无论如何也感知不到气海所在。

是需要某种契机吗?”

高肃轻叹一声,还好有系统的帮助,施展功法不用运转法力,否则真是穷途末路了。

他闭上双目,细细感知起系统来。

[功法:天阶下品瞒天功、黄阶上品残身斩。]

[武器物品:黄阶上品雷纹匕,尚未转化,不可使用。]

[自身属性:

综合实力——练气四层。

肉身强度——普通。

拳脚功夫——普通。

剑术剑法——普通。]

高肃又迷惑又惊喜:“雷纹匕应当是插入原主心脏的那柄匕首,这说的过去。

可综合实力在练气四层是怎么评价出来的?”

脑海里没有思路,高肃遂不再多想,他心念一动,将雷纹匕首转化。

[雷纹匕已成功转化为主胚,每十二个时辰自行凝聚出一柄可供使用的雷纹匕首。]

高肃右手一摊,是一柄巴掌长、寸许宽的几近凝实的匕首。

之上银白色雷纹密布,虽不甚规则,但看起来还是颇为美观。更有细微电弧于刀身上游走幻灭,能听到轻微的噼啪声响。

“嗯,很不错。这匕首反倒像以法力凝成的一样,不仅蕴含雷霆之力,还可汲取敌人生机。

而且一天凝成一柄,并无上限,就算威力不大,对战时也能以量压制敌人。”

“我回来喽——”

突闻门外一声畅笑,高肃不动声色地将匕首翻掌收起,目光寻去。

却见胡彪一只手提着“咯嘎”乱叫的鸡鸭鱼,另一只手提着两坛美酒踏入庭院,看到高肃正在等候,嘿嘿笑道:“你先屋里坐着,一会儿菜就好了。”

高肃一笑,就要上前帮忙,却被胡彪给挡了回去:“诶?说好的啊,这些东西我来动。

顺便尝尝我的手艺,看你忘了没有,没准就能恢复你的记忆呢。”

高肃拗不过胡彪,只好坐到桌旁细细思量功法之间的配合,以及这一个月的详细计划。

……

“糖醋鱼呦——”

“嘿嘿,烤鸭也好啦!”

“啊哈哈哈哈,鸡汤来喽——”

胡彪将鸡汤放到桌上,大喇喇地与高肃对坐,见他一脸不自然地盯着自己,问道:“怎么了?这菜不合胃口?”

“没,就是想问问,你觉得以我练气一层的实力,对上练气四层的修士,会有胜算吗?

比如,加上我的武技以及剑术。”

高肃想得知系统因为什么而给出的练气四层评价。

胡彪与高肃碰了碗酒,一饮而尽,咂了咂嘴巴道:“练气和筑基修士的实力,除了本身的修为之外,还看拳脚功夫、以及修士掌握的功法了。

结丹以上为大修,结丹以下为小修。

小修看中的是综合实力,就拿你来说吧,拳脚功夫、剑术、暗器的使用,对你实力的提升可谓巨大,甚至远远胜过你的修为。

江湖上,凭借精湛的武艺以弱胜强不在少数,甚至练气杀筑基,也时有发生。

但这都是结丹以下的,结丹以及元婴,便是看中修士的修为、肉身强度。

武艺这些东西,只作锦上添花之用。

当然了,以弱胜强也得看情况。

这里的弱仅仅指的是修为,如果敌人修为胜于你,且拥有与你不相上下的武艺,想以弱胜强,那是难上加难啊。

就好比两人打架,你赤手空拳有武艺加身,敌人却手持大刀,身披铠甲,要想赢,只能赌他不是练家子。

就这,还得小心翼翼躲着他的夺命刀呢,挨上一下,非死即伤啊。

你看看我,劈头盖脸对着张三一顿招呼,就是给人家挠痒痒,他娘的不小心挨了此人一拳,立刻昏死过去不知人事……”

“那这么说来,练气和筑基之间,每一层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了?”高肃纳闷,这与自己在地球看的小说不一样啊。

“呃,算是吧。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不过你虽然修为不强,武艺却快要赶上我了,就是不知,失忆的你忘没忘。”

……

二人吃着佳肴喝着酒,在各方面都有所交流。

趁着这段时间,高肃也确定好了修炼计划,并在下午打造了数十柄与雷纹匕外观、重量、手感相似的精钢匕首,处理完毕各种繁杂琐事。

从第二天开始,他的时间被各种安排挤得满满当当。

天将亮未亮便起身,在庭院里练习拳脚半个时辰,随后与胡彪切磋。两者均靠肉身博弈,从不释放法术。

拳脚功夫上,胡彪可以称得上是高肃的师父了,毫不夸张的说,若是单比武艺,筑基期的天才修士都得惧他三分。毕竟他修仙资质不行,只能在这方面下苦功夫。

[综合实力正在稳步提升。

肉身强度正在快速提升。

拳脚功夫正在快速提升。]

这是每天切磋时系统响起的提示语。

而高肃也自然而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强度,正在进行潜移默化的改变,遂不由得大喜,干劲十足。

一开始,高肃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及胡彪。

可随着他拳脚功夫的日益强盛,胡彪压力越来越大。

更甚至打在高肃身上有种肉疼的感觉,这让他有些狐疑,总觉得高肃背地里嗑锻体之类的丹药了。

若是发现胡彪累了,高肃便会停下切磋,在庭院里投掷匕首,以各种姿势,各个角度,精益求精。

等胡彪不注意的时候,高肃便会施展瞒天功和残身斩,加快对两道功法特性的熟悉,并尝试搭配各种杀招。

一个月的时间,因为过得相当充实,可谓转眼即到。

高肃随着人流,来到一处禁制阵法前。

环顾四周,己方二百余名练气子弟,大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女,要比高肃矮上好几头。

就算是和高肃年龄、身高相近的,都很识趣地聚到一堆,凑到一起,蹲下身子窃窃私语,不想引人注意。

不出意外,高肃凭借着他那无人不知的名气,鹤立鸡群的身高,以及能够将小姑娘迷得神魂颠倒的容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些少年三个一堆,五个一伙,私下交谈着什么,从他们饱含不屑的表情以及时不时投来的挑衅目光,一定将高肃贬低地一无是处。

那些少女可就不一样了,眼光若触若离,粉红的小脸上大都饱含惋惜,却无一人凑上来搭讪,正是害羞的年纪。

高肃则相当淡定,无论是贬低的恶语还是周围的慕意,都没让他的内心掀起什么波澜。

他突然感知到了什么,歪头一瞥,发现青龙派的人乌乌泱泱地朝这里赶来。

这些人约有两百口,队形似锥子,由三名模样在十一二岁的少年打头,从他人崇敬的目光中可以看出,这三人的资质应该很是不凡,修为应该更加强悍,最起码也得是练气九层的修士,差一步便可迈入筑基了。

不过最令高肃在意的是之后一人,和自己的身体特征一样,也是十八九岁的年纪,相貌普通,面带笑意。

虽说此人一直在注视眼前的三名修士,可高肃总感觉自己被他盯上了。

本想朝他竖个中指看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稍一琢磨,还是算了,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高肃只是死死地将这四人的容貌印在脑海中,随即回过头,慢慢等待着秘境的开启。

……

“三位师弟。”青年开口说话了,“掌门的吩咐,一定要牢牢记在心里。

秘境即将开启,进入秘境之后,先不要管里面的造化,优先向目标集合,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若是把事情办砸了,后果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

“知道了,刘运师兄~用不着你说。”

一名少年双手交叠拖着脑袋,语气中透露着满满的不以为意和丝丝的挖苦,他看向身侧的两名少年,嘿嘿笑道:

“一切按照规定的来,造化咱之前可都商量好了,都没有异议吧?”

一名手握长剑的高冷少年,目光始终望向前方,并没有答话。

而另一名粉雕玉琢的少年双手叉腰,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

刘运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皱,沉声道:“只要能完成任务,一切都还好说。

可一旦失败了,掌门可没那么好说话!

洪虎,尤其是你,最好听从吩咐,全力配合我等。

否则,出了什么岔子,我定饶不了你!”

洪虎嗤笑一声,对刘运的警告并不放在心上,向旁一扫,仅一眼,就将目光定到了高肃身上,随即轻浮开口:“外!俊俏的小娘子!”

看到高肃向这边望来,洪虎咧嘴一笑,朝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嗡。”

禁制发出的阵光将所有人笼罩,临传送进秘境之前,洪虎看到那沉默一息、面色严峻的高肃突然绽放了一个挑衅的笑脸,随即向自己竖了个中指。

唰!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洪虎出现在一片山林中。

粗略扫了一眼四周后,他缓缓竖起中指,盯着它,疑惑不解地自言自语:“这个,是什么意思?

呵呵,真是够胆!一个小小的练气下阶修士,竟敢挑衅于我?”

洪虎的咬肌一鼓一鼓,从怀中掏出一张由十数个玉片拼成的地图,看了起来。

他将手指放到玉片上比对了一会儿,突然咧嘴一笑:“上天竟这般眷顾于我,送你来到我身边?

哼哼,规定?若是此人死在我手,我为何均分他身上的资源?

他的造化,我洪虎全都要!”

说罢,洪虎辨认了一处方向,当即爆蹬在身后的一棵大树上,嗖的一声弹射出去。

而在一片乱石堆前,刘运不安地皱眉盯着玉片,突地破口大骂一声:“混账!果真还是高看了你,你最好能把他的尸首完整带回,出了丁点问题,我先宰了你!”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