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孟婉仪南宫念深小说免费资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带着萌宝守寡,消失的王爷回来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川久 角色:孟婉仪南宫念深 简介:好家伙!孟婉仪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是两个孩子、没了丈夫的寡妇! 她以为自己可以混吃等死当一条咸鱼,每日只要抱着钱笑醒,没想到婆婆想要自己手里的权力,小叔一家想把自己赶出去…… 后来,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夫君凯旋归来,所有人都想招揽他,地位飙升、封侯拜相、一代权臣
孟婉仪:“啊,你不要过来啊,我只想当一条咸鱼
” 南宫念深:“那本王陪你

书评专区

巨星从网络主播开始:小清新的娱乐直播文,还不错,先养养。 补评:太慢热了,太慢热了,感觉作者陷入大纲的瓶颈了,希望能早点找回状态。 联盟之魔王系统:竟然6.1。我真的怀疑智商了。把主角名字换成李相赫剧情没一点毛病。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花钱看你来百度百科。除了李哥的部分,现实就是一滩剧毒,对一滩 十界梦见:后面人物太多了,尤其是那个名字多的一比的死神,真亏作者能分清各个人的名字和关系 带着萌宝守寡,消失的王爷回来了

《带着萌宝守寡,消失的王爷回来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梁丘雅宁


在西苑待的这几日,孟婉仪也没瞧见李氏来看自己的孙子孙女,搞得孟婉仪都怀疑自己出现错觉了,这李氏并不是南宫念深得母亲。

孟婉仪原本想的这日子也算太平,不用管这些事。

可西苑这边才打扫好,东苑就有几名侍女冲了进来,惊呼声传遍整个院子。“不好了,不好了,王妃不好了。”还在煮茶的孟婉仪吓了一跳,这手中一套需百两的茶具险些毁于一旦。

孟婉仪将茶壶放好,埋怨道:“一天天咋咋呼呼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话虽说出去了,可侍女依旧在惊呼,甚至拉着孟婉仪就往外头跑,一边跑一边说:“王妃真的不好了,镇南王妃带着二三十人直接打到东苑去了。”

这镇南王妃名为梁丘雅宁,生性残暴,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她可听说了,梁丘雅宁生于梁丘家,是京城最大商户之女,祖辈有数不尽的财富。

明明是一个泼皮破落户,非得装作天真烂漫的样子,引得镇南王多番派媒婆提亲,如今倒好,与镇南王不睦,还是京城出了名的妒妇。

这样的人杀进来,对东苑的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

多大点事。

孟婉仪将手甩开,慢慢悠悠地整理自己的衣襟,回到亭子下边,与跟在身后的侍女说:“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你们可得小心些。”

她坐在那,把余下的茶细细品尝完,才往东苑走。

东苑的人让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头,何必急着给他们解围呢,再说,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异姓王的寡妇,得罪了镇南王妃,哪还有好果子吃。

一路周转,刚进入东苑,就听到梁丘雅宁的声音。

“老娘倒是要看看,今个谁敢上来!”

“报官!报个屁的官!”

“笑话,我梁丘雅宁出自商贾之家,还需要懂规矩!来人,给老娘往死里打!”

孟婉仪快速地走上去,那梁丘雅宁看着她,就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诉说自己的冤屈。“这些个孙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以为能欺负你,就能欺负我,老娘可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

“你确实受委屈了,来人,看座。”孟婉仪牵着她的小手,掏出袖中的药膏,抹了抹,笑着说:“瞧瞧,这小手多嫩。”

“你这个无知妒妇!平日里算计老娘,如今喊来这个泼妇!就为了把我踩在脸上!”李氏看到孟婉仪,这怒火冲上了天,直接用茶盏朝孟婉仪的脑袋砸过去,好在孟婉仪有点本事,避开了。

一旁的徐敏芝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快速走到孟婉仪身旁,哭喊道:“妹妹,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放你娘的狗屁!”梁丘雅宁一把将孟婉仪扯到身后。“你算哪个乌龟王八蛋,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我南朝得晟王妃,谁与你称姐道妹的。”

有些傲娇的梁丘雅宁炫耀道:“这可是老娘的姐妹。”

“是是是。你的你的。”孟婉仪笑得很是开心,她就晓得梁丘雅宁是过来给自己出头得。

“就你好欺负。”梁丘雅宁很是不爽地看着李氏,她很清楚眼前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四年前,孟婉仪难产病重,又没有夫君陪伴左右,这李氏从自己这里坑骗不少的药材,还打着受寒不宜见客的名头,不让自己进去。

之后,梁丘雅宁才知道,那些药材都被李氏倒卖出去,填补府内亏空。

此次梁丘雅宁从南边刚回来,就听到孟婉仪回到晟王府,这本是喜事一件,可孟婉仪又被李氏、徐敏芝轻看了,梁丘雅宁在三年前吃了亏,今日定是不会。

她带着几十号人,直接冲入晟王府,直入东苑,就是要为自己的好姐妹出口恶气。

李氏气得险些昏了过去,她用木拐不停敲着地板。“报官!报官!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就不信,这世间没有王法了!”

“笑话!”梁丘雅宁冷嘲了一声。“这是哪!晟王府!你们苛责晟王妃,当真以为这消息传不出去!若不是婉仪手底下的人在城内买了不少的东西,本宫当真想不到,你们连张椅子都不给他们留!”

在李氏看来,梁丘雅宁就是仗着自己人多、地位高,欺负自己这把老骨头!若只有孟婉仪,她定然会拿出家法,好好地伺候伺候她。

李氏黑着脸,为自己辩驳。“这些个粗制滥造的桌椅哪还用得着,我可听到念深要归府的消息,自然要用新的物件等他归来。”

“啊呸!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

可这梁丘雅宁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见李氏都这般胡搅蛮缠,直接放出狠话。“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你要是欺负婉仪,便是与我过不去!别怪我这人不讲仁义道德,像我们这些个小门小户出来的商女,没一个是好惹的!”

“好啦好啦,咱不生气了。”这戏也看够了,孟婉仪就出来当和事佬。

梁丘雅宁在她这,也算是听话的主,可她不怕李氏,当着李氏的面。不满地说:“看到这一屋子的人,我就想抽她!老的老的不行,小的小的也不行!”

“梁丘雅宁!你真以为官府是摆设吗?”李氏也气得不轻,她要击鼓鸣冤,让皇帝给自己做主,这委屈可不能白受。

梁丘雅宁看了她一眼,笑道:“怠慢晟王妃,当着我的面,对我吹鼻子瞪眼,你赶着去见阎王爷?”

她转过身对孟婉仪说:“宝儿,我们走,今天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还算客气的,按照老娘往日的脾气,不废了她们的双手双脚,我还是梁丘家的大小姐?”

一旁的李氏、徐敏芝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拿起砍刀,直接要了梁丘雅宁的狗命,居然来自己府上,羞辱自己!

“好好好,我知道了,请你喝茶行不行?”孟婉仪心里雀跃万分,早就想恶心李氏了,可这些日子没这个闲工夫,不愿搭理她。

“去哪?去你那?一堆新木头凑在一起,别提有多难受了,搁我,我就一把火烧了晟王府,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晟王府吗?盖新的,成不成!”

孟婉仪推着梁丘雅宁往自己的院子走,见她还不打算放过东苑的人,她赶紧说:“月儿和祈晔还等着见你了,前几日还嚷着要见你这个姑姑呢。”

“当真?”一说起孟婉仪那两个宝贝,梁丘雅宁脸上都带着笑,她可是对这两个孩子爱不释手。“诶,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讨人喜欢,瞧见的都是最好的一面,不像我们府上的那些个小兔崽子,没一个懂事的。”

“你说的是。”孟婉仪好不容易把梁丘雅宁推到外头,低声叹了口气,她倒是不担心李氏、徐敏芝针对自己,就怕东苑会有更多的人被梁丘雅宁打的下不来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