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情似一把刀,我刀刀暴击全文在线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情似一把刀,我刀刀暴击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槑好的一天 角色:白谨川槑好的一天 简介:身边照顾日常起居的贴身丫鬟,竟然和他有着深仇大恨? 数千年前,家族老祖弑杀,这仇人除了人间的还有天上地下的? 地狱鬼王:“见白谨川的第一面,我这仇便放下了!” 天庭神主:“越是和他接触,越是感觉他身上的光芒无与伦比,我等惭愧!” 阿修罗族长:“虽然我知道他是在忽悠我,但我就喜欢被他忽悠!” ...... 沾六道,触因果, 一人持刀,八方来朝,纵横世间,不见高山!

书评专区

门 徒:怀念下牛笔上柱香 极度尸寒:只看了前两卷,剧情乱不说,写法上先抑后扬的过了,翻牌章节爽度也并不够,这就造成了前面几十章主角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聒噪个不停,严重影响阅读快感,正不正邪不邪的两面不讨好。 全能大歌王:抄袭歌王比歌王更烂 情似一把刀,我刀刀暴击

《情似一把刀,我刀刀暴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大宅


在小翠的带引下,上山的路果真畅通无阻,

白谨川默默地跟在身后,大气不敢出,只是大脑还在不断疯狂的运转记着路线,

绕过灌木、踏过溪水、迈过山岭,

一路上除了潺潺的流水声,

就只有零星的几声不知什么小兽的低吼和脚踩枯枝落叶的瑟瑟,

伴随着月色的凄冷,属实有些渗人。

不知走了多久,夜色越发漆黑,白谨川腿脚已经有些发酸,

按奈不住小声询问小翠何时才到,得到的答案是快了,

终于穿过一片松树林,来到了一处清水潭,

清水潭柳树环绕,潭内满是荷花,碧波荡漾,煞是好看,

而一旁果真有一座十分突兀的大宅子,

这大宅子虽比不上白家那百院齐聚,鳞次栉比的雄伟壮阔,

但也算得上古色古香、别具特色,

可能是因为已经到了后半夜,

站在外边看不到一点亮光,

在这深山中有这么一座宅子,看着实在有些感到背后发凉,

如此崎岖险峻的地方,这宅子是如何搭建的?

巧夺天工?仙人道法?还是妖术邪功?

“少爷,你.....你确定进去吗?里边的老祖可是巴不得你死!”小翠深呼一口气,神情凝重的问道,她是知道那老祖对白家人有多恨的,每次提起白谨川都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

当白谨川提出这个荒诞的想法时,一开始她是拒绝的,这和羊入虎口有什么去区别?

白谨川看着大宅眉头皱了皱,吧唧着嘴,又点了点头道:“放心。”

其实说不紧张是假,地底爬出来的这几字的分量,可不兴说啊,

但富贵险中求,不来他也迟早得死,况且他来这的目的可不仅仅是治病那么简单。

见白谨川如此笃定,小翠也就不再劝他,只是内心暗暗立誓,要是白谨川出了事,她一定挡在他前面。

咚咚!

小翠敲响了宅子的大门,

过了一会,点点淡幽蓝色的光亮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

吱~~紧闭的大门伴随着丝丝的摩挲声开了,

门虽已开,但没有人出来,

小翠见怪不怪,而是转过头又看了一眼白谨川,

白谨川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于是小翠搂上了白谨川胳膊,推门而入。

大宅院毕竟是大宅院,月色下的院子也别有一番风味,只是缺了些人气,

走进去后,幽蓝的火光照亮着他俩,剩下的便是寂静,静得有些可怕!

小翠带着白谨川,穿过爬满奇珍异草的长廊,便看到了大宅子的主厅,

主厅是白谨川感到唯一一个正常的地方,远远的就能看到烛光,

空气中还弥漫一股奇特香味,

当二人刚刚走到主厅前时,

瞬间主厅内接二连三的冒出七道倒影,

有的体态丰韵、有的婀娜多姿,有的娇小玲珑,有的手拿旱烟,姿态各异,

吱~

主厅房门打开后,

七位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子从房内走出,

一看到白谨川便立马扑了上去,毫不客气的对着他上下其手,

“哟,小翠啊,居然知道心疼姐姐们,带个男人过来~”

感受到阵阵香气涌入鼻腔的白谨川,不禁咽了咽了口水,

这么刺激的吗?说好的只有老姬一个人,怎么变七仙女了?

这种香艳的场景他是没想到的,而且几个女子的穿着也比较单薄,若隐若现,

但单薄归单薄,作为正人君子的白谨川自然坐怀不乱,

况且,他发现,这七人对他的好感度都是,

【???——好感度(0)萍水相逢】

【实力差距:大相径庭】

“姓名未知,好感度0,萍水相逢,实力大相径庭.....。”

姓名什么的无所谓,但小翠可是说过这老姬是想让他白家人死的,

所以这好感度怎么会萍水相逢?

在集市上买东西的时候,白谨川就特意留意过,

因为他在北流的“名气”不小,所以尽管很多人没见过他,但基本上好感度或多或少都有几点,

再者由于他样貌出众,好感度增加且暴击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虽然暴击都只是一倍两倍,

而这几个女子是0,

这不可能啊!她们不恨白家人?不恨他?

“小翠,你这几位姐姐,好像太热情了!”

白谨川一边扒拉开那几双在他身上游走的手,一边说道,

而小翠此事却松开了本来紧紧拽这白谨川的手,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不言也不语,

“小翠!小翠!”

白谨川又喊了两声,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唉哟这位公子,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嘛,来,随姐姐进屋,陪姐姐们,解解乏~”

一妖艳女子在白谨川耳边,呢喃着,

话音一落,只感到一股推力,白谨川就直接被推进了厅内。

嘭!

“唉唉唉~几位姐姐,有话好好说啊!”

刚被推进主厅,门就自己关了起来,白谨川就猜到肯定没好事,

不丢点什么东西,今晚怕是出不去了,

“好好说~”

“一定好好说~”

“对啊,公子您先坐嘛!热不热,要不要把衣裳脱了?”

七名女子又开始对着白谨川**,

上下其手,嘴吐热息,

白谨川也很疑惑,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榨干?榨死我?

这可不行!

“够了!”

白谨川怒吼一声,拍掉身上的咸猪手,挣脱几名女子柔软的束缚,连连后退,

接着双手抱拳,对着几位女子躬身道:

“几位姐姐控制一下,在下白家,白谨川,听小翠说,贵宅内有位关家前辈,好像对我们白家有些误会,因此特持诚意而来,希望解除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还望,前辈能出来和小子一见!”

此话一出,七名妖艳女子先是愣在了原地,随后爆发出阵阵悦耳的笑声,

“哈哈哈~~”

“公子说笑了,我们这都是黄花大闺女,哪来的什么前辈啊!”

“对啊,公子你怕是听错了吧,小翠说的应该是有七位独守空房、待字闺中的姐姐吧!”七位女子你一言我一语,边说边走向白谨川,

见她们又打算上来,白谨川一把抄起了身旁的椅子,对着几人叫嚣道:

“你们别过来,我白谨川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是来谈事情的,不是来泡妞的,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们再这样别逼我动粗!”

“泡妞?来泡我啊~”

“哟~要对我们动粗呢~”

“我就喜欢你动~粗~”

一字一步,七字一落,一女子就来到了白谨川身后,没等他反应过来,就从背后搂上白谨川的腰,

下巴抵在白谨川的肩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接着兴奋的喊道:“公子~你太香了!”

“我也要!”

“我也要!”

紧接着剩余的六人也朝白谨川冲了过去,反应过来的白谨川二话不说开始挥舞着椅子对着几个已经看上去有些疯癫的女子扫去,

但两人被击中后,如若无事般继续朝白谨川冲去,

“被打了,好感度还是0?”

这时的白谨川,心里已经默默有了答案,

抄起椅子直接砸向了主厅内香案上的香炉!

只听一声清脆,

叮!

香炉被白谨川打翻在地,

一息过后,

白谨川全身上下传来无比的剧痛,

“嘶!!”这疼,痛入骨髓,嚎都嚎不出来!

腿脚一软,让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原来,身上哪有什么美女轻抚,

明明就是七具白骨尸骸在刮他的皮!啃他的肉!

那价值百两的内甲也成了碎布,石灰粉同样洒落一地,也就匕首还别在腰间,

看着已经流了一地的血,

白谨川艰难的拔出匕首朝白骨砍了砍,除了留下一些白印,毫无效果。

而那香案旁的紫檀雕云龙纹宝座上,是一位衣着如雪,发黑如墨,长身玉立,婀娜多姿,坐姿流畅而华美的女人,

不过可惜的是,这女人看不清容颜,她的脸上始终弥漫着一层雾气,

女人翘着二郎腿,慵懒的坐在宝座上,

“白谨川,你胆子也是真大啊,居然自己送上门。”

“本来看在你自投罗网的份上,想让你死的舒服点。”

女人起身,掸了掸自己的白衣,走到白谨川面前,俯身蹲下后,伸出纤纤玉指沾了沾白谨川滴在地上鲜血,摇头道:“可惜你不知趣啊!”

【???——好感度(-100)至死方休】

【实力差距:????】

白谨川看着眼前的女人,他知道他猜对了,

老早他就闻到一股香气,这股气味就是从香炉散发出来的,

主要是,那七个女的在他身上乱动时,他闻到几人身上的都是一样的味道,

以他一年来天天去勾栏听曲,寻花问柳的经验来说,

这不可能!万万不可能!哪有女的能忍受有人和她香味一样的,还是那么多个!

再联想到那不变的好感度,他就猜到这几个女的肯定是假的!

多亏了他经验丰富,要不然卡片都没用上就死了。

不过说好的老姬,怎么变成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女人,肤白腿长,就差个貌美了。

“前辈就是关家老祖吧!”白谨川强忍着身上的疼痛问道,

“没错!”女人点头道,

“老阴逼!死老太婆!他妈的,老不死一个还装嫩!”白谨川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指着女人大骂道,

关家老祖愣了愣,她没想到白谨川如此勇猛,都快死到临头了,还出言不逊!

“呵呵,白家人,果然该死!”关家老祖语气如冰霜,抬手间一股无形之威凝聚于掌心,

她打算杀了白谨川!

白谨川见状,直接动用了那张好感度临时满值卡!

先过嘴瘾再用卡,刺激!

【叮!好感度临时满值卡已生效!】

【关衣澜——好感度(100)至死不渝】

【倒计时——9:59】

啪!

关家老祖,也就是关衣澜,抬手一击还是打在了白谨川的身上,

“啊~”

这闭眼挨了一掌,白谨川却十分舒爽的发出了一声**!接着便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小翠清醒过来后,发现身边没有白谨川的踪影,她立马推开了主厅的门,

“呀!”

可推门一入,哪有什么血迹和白骨,只看看到白谨川正被一个长相十分俊美、温婉的女子搂在怀中,

一脸的享受,

这让小翠顿时心生醋意,亏她那么担心,白谨川居然在这和别的女子卿卿我我!

“少爷!”小翠娇嗔的喊道,

白谨川隐约能听到有人叫她,不过现在却无法动弹,也不想动,

因为他现在正在享受着关衣澜的治疗、爱抚,

一股股奇特的气正在他的体内乱窜,所到之处皆是新生。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