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剑修太逆天陈渊陈无敌主角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这个剑修太逆天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林羽彦 角色:陈渊陈无敌 简介:【热血+横推+剑修+剧情+诸天】 天无知,人无畏,斗转乾坤,逆势而上
自天弃走出,往诸天而去,这轮大世,我为主宰
我陈渊,势以手中三尺长剑,镇压世间一切强敌!

书评专区

地师:小说前面部分还是保持了徐公子正常水准,但后期没意思,仍然是战斗力膨胀太快,主角各种装逼。这是第一部读不完的徐公子的书。 地球唯一玩家:挺有趣的,剧情流畅,脑洞大开 回到明朝当海盗:莫名其妙的对穿越的家人各种有感情,对弟弟莫名其妙的各种原谅,剧情各种无脑,各种不符合历史,还帮别人带老婆,感觉被戴了绿帽一样,剧毒!!! 这个剑修太逆天

《这个剑修太逆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一剑破云


不再理会,陈渊将惊鸿握住,刹那间,风云雷动,天空乌云变幻,狂风骤起,飞沙走石,迎面而来的狂风吹得他的青衣飞舞。

下一刻,一道寒光拔地而起,势如破竹之威,划破天穹,破开云层,紧接着化作漫天剑雨落在地面。

全场震惊!

这一剑,似如九天之云下垂,似如四海之水皆立,风云雷动,变幻无穷。

“敢问,这一剑,你能接否!”

陈渊朝着公孙瓒喝道,没有鄙视,有的只是傲慢,傲视群雄的傲气。

公孙瓒此刻,还沉浸在刚才的剑光之中,那漫天的剑雨,仿佛可以撕碎他的身躯一般,令他感到无比的恐惧。

“我,不能……”公孙瓒颓废的低下头,此刻他能清楚的感知到对方的修为处于阳实境圆满。

同为阳实境圆满,对方却能一剑开天,而自己……

“堪比武极之力,小家伙,你很不简单!”老管家发出咯咯笑声。

以阳实之躯,堪比武极之力,岂是常人所为?

“小家伙,刚才老夫观你一剑,心中顿有所感,你已入剑王之境!”老管家捋着胡须,脸上笑意满盈。

说着,老管家将盒子拿出来,递给了陈渊,“为至弱冠,阳实之修,臻至剑王之境,实属逆天之绝才!这是你的奖励,拿着吧。”

说着,老管家又拿出一个须弥戒,里面是大赛第一名的奖励,陈渊接过随后丢给了武逆。

道:“拿着,这是你的报酬。”

“为何给他?你不需要吗?”老管家狐疑。

陈渊坦然一笑,“身外之物罢了,他为我解决那两个宵小之辈,这点东西,给他又何妨。”

听到这话,老管家对陈渊更满意了。不仅实力高强,而且不喜功名,正是城主府想要的女婿。

“小家伙,随我来,城主想要见你。”

陈渊点了点头,对武逆说道:“世界不大,有缘再见。”

说着,便随着老管家一同离去。

看着陈渊的背影,武逆握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会去珈蓝学府找你。”

说罢,武逆扭头离开,现在他手中的资源,足够他修炼很久,不用再担心没有丹药辅助。

进入城主府内阁,这华丽的装修,就连陈渊也不由得动容,这些加起来,没有百万灵石下不来。

不仅如此,他还感受到了灵气加速和浓郁度提升的感觉,看来这里还存在一个聚灵阵法,并且品阶不会太低。

片刻之后,老管家领着陈渊进入了一间书房,里面正坐着一个面相憔悴,却十分祥和的中年男人。

“城主,人给你带来了。”老管家吱了一声之后,在中年男人的示意下退出了书房。

“你就是大赛夺魁之人?”说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陈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错,未至弱冠,已有阳实之修,更是臻至剑王之境。此等天赋,便是放在珈蓝学府也是绝无仅有,就算是整个东荒也极为罕见。”

“城主过奖了,在下就是一散人,喜好游山玩水。”陈渊笑了笑,打趣道。

“既然你夺了魁,那便是我城主府的女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会尽力满足你。”男人脸上尽显沧桑,勉强挤出笑容,显得却是那般无奈。

“要求暂且搁置,不知城主为何事所困,才能到如今境地?”陈渊开口询问。

“你不知道?”男人一怔,有些狐疑。

“在下今日才来到此地,正巧遇上比赛,为了珈蓝学府的名额,也就斗胆顶上了。”陈渊没有顾虑,直接说出了事实。

“原来如此。”男人低喃一声,随后说道:“三年前,小女苏媚儿为邪宗所害,被下了一个可怕的诅咒,身负重伤,双眼失聪,寒毒入体,命不久矣。

我好歹也是珈蓝学府的长老,一身修为臻至王境,却无法拯救小女,只能依靠每日长达八个时辰的注入灵力才能缓解寒毒发作。

可就算如此,每月十五,寒毒发作,小女便会生不如死,我也心如刀割。

直到那日,一位闲游的野鹤到此,算了一卦之后说,若是能够招亲招到一位绝才,便能挽救小女。

自那日开始,我便筹备良久,并按照那位的要求于昨日开展,只求卦象是对的吧。”

听完男人所言,陈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算卦也能算到这样,还能准确的算出时间,想必实力已经超脱世俗。

“城主,不妨带我去看看,没准我有法子。”

“真的?”男人脸上露出兴奋和激动的表情,眼里的血丝也在这一刻退散,“如若你能救小女,我苏擎天愿拿出一切交换!”

陈渊摆了摆手,道:“倘若我能救她,只希望城主答应我一个要求就可以了。”

“事不宜迟,现在就随我去吧!”苏擎天一把拽起陈渊,快步来到书房后的一个小院子里。

此刻,院子内,一位妙龄女子正坐在亭子内,绣着花,脸上布满笑容,没有一点因寒毒困扰的忧愁。

女子感知到有人靠近,便蜿蜒起身,行礼,“父亲。”

“媚儿,这是你未来的夫婿,名叫……叫什么?”苏擎天顿时想起,自己似乎还不知道对方名字,有些尴尬。

陈渊毫不在意,轻声道:“在下陈渊,兴许有救小姐的法子,请然后把一下脉。”

说着,苏媚儿伸出手,陈渊轻轻把脉,神念在苏媚儿体内游走,最后发现,寒毒竟全部聚集在了苏媚儿的心脏之处。

若是等寒毒从四肢百骸全部流到心脏再发作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最轻也会成为植物人,还要整日遭受寒毒发作之痛。

过了一会,陈渊低声喃道:“原来如此。”

“怎么样了?有办法吗?”苏擎天满脸焦急。

“小姐体内的寒毒已经快要全部汇聚到心脏之处,短时间没有发作全是因为城主以强大的修为压制,可若是不祛除,一年之内,必会丧命,若是想要祛除,便只有一个法子。”

“护心草,护心花,鸡冠蛇王的蛇胆,烈火巨蜥的妖核,以及生机花和生机草。这些可以炼制一种灵阶丹药,名为生机丹。”

陈渊话刚刚说出口,苏擎天便一下瘫坐在地,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没救了。”

“鸡冠蛇王的蛇胆和烈火巨蜥的妖核还好说,可那些材料,无一不是天材地宝,品阶全部都灵阶,甚至还有王阶生机草,短时间怎么可能弄得到。”

说完,苏擎天抱着苏媚儿,失声痛哭道:“媚儿,是为父对不起你,是为父没用,都是为父的错。”

点击阅读全文